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五章 爱与命运(二)

第七十五章 爱与命运(二)


                

“没错,我要杀掉我的哥哥,而您,可以替我帮忙。~≡顶~≡点~≡小~≡说,w≧23w↖▼om作为回报,我可以作为您最好的朋友为您效力,让您如愿以偿!”

温暖和煦的阳光当中,森林和绿草将大地妆点得生机盎然。而就在这一片美景当中,一个打扮精致得如同人偶一般的少女,以一种令人震骇的平静,说出了以上的那一段话。

即使这种环境再怎么不协调,即使她说得是多么不当做一回事,芙兰领会到其中的冷酷含义之后,仍旧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杀死……杀死自己的哥哥?为……为什么?”

“您没有听错,我确实希望杀了他,”萝拉以一种从容不迫的语气回答,没有任何的迟疑,“不过,我当然不是为了喜欢杀人而杀人,这是一种需要,德-特雷维尔小姐。”

“而您希望我帮助您杀死他?”芙兰有些惊诧地看着对方,既是出于对方这种想法,也是出于对方居然能够把自己看成潜在的支持者——难道,我这么像是一个杀人犯吗?

一阵厌恶感突然涌上了她的心头。

“您将我看成是什么人了?不,不行!我奉劝您,为了您自己也好,放弃这个可怕的念头吧!上帝不会宽恕您的呀!”

虽然表面上十分抵触,但是她却并没有发觉,自己没有离开本身就是一种奇怪的表现——如果是一般的普通人,早已经捂着耳朵离开、再也不想听下去了吧。

然而。萝拉却能够充分地感受到如此令人鼓舞的暗示,因而,她的心中慢慢升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慰感,她仿佛看到了自己默默期盼的曙光,正在地平线上微微露出一道缝隙。

她知道,她在进行一场赌博,能赢的赌注有多大,所冒风险就有多大。正因为如此,她不可能找自己家的人当做帮手,她必须找到一个既有胆量又有求于自己的人。她甚至连找帮手的机会都没有多少——因为她透露的人越多。就越有可能背上对方告密的风险,而只要失败一次,她就再也没有了希望,整个人生都将彻底被践踏到污泥当中。

正因为如此。萝拉此时心情才会有如此激动——是的。并非害怕。而是激动。

每一个赌徒在将自己的全部希望压在一注上的时候,都会有这种可怕的激动。那是明知道毁灭就在身旁的激动,那是看到世界即将在自己手中的激动。

已经做到这一步了。那就绝对不能回头了,一定要干到底。我只要有一次走运就好,一次就好……虽然脸上只是微微泛红,但是萝拉的心中其实已经是充满了雷霆般的激情。

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功夫,她才勉强压抑住了自己的激动,重新平静地打量着芙兰。

“我将您看成什么人?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首先,我想要反问一句,您认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接着,她冷笑了起,“在我的眼里,您是一位意志坚定、认定了路就绝对要走下去的女孩儿;是一位绝对不向命运屈服、誓要将自己想要的东西夺到手里的女孩儿。但是,重点是,您是怎么看待自己的?您会不会比我想象的要脆弱得多?您会不会甘愿迎接被抛开的命运而不发一言?”

“不想杀人跟脆弱没有关系。”芙兰淡然回答。“您休想激我,我分得清好歹。”

她自己没有发现,此时她的表情已经变得冷漠而且生硬,语气也与平常大不相同。

“是啊,不一样,但是这只是因为您走运而已,有一个如此爱护您的哥哥。您不用去杀人,所以自然觉得自己不敢杀人。”萝拉冷笑了起,“但是,在我看,如果需要的话,您是干得出的。”

“胡说八道。”芙兰皱起了眉头。

“那么,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吧,看上去您好像不想放弃自己的爱意,一定要得偿所愿,对吧?”萝拉还是不慌不忙,“那么,您想怎样完成这个心愿呢?”

芙兰一时语塞。

“现在还是找不到办法吧?只是抱着绝不认输的心愿,含着那一口气,却一筹莫展,找不到任何的办法,对吗?”萝拉笑得更加浓厚了,“小姐,恕我直言,这不就是小孩子的赌气吗?”

芙兰紧紧地咬住了嘴唇,以至于不经意当中嘴唇都被咬破了。

吸取着那点点腥甜,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没错,确实我现在还没找到办法,但是我绝不会放弃的。”现在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经没有兴致再掩饰自己的想法了,“不管如何,这和我们谈的事情没有关系。”

“大有关系!”萝拉突然加大的声音。

成功地吸引到芙兰的目光之后,她继续说了下去,“像您哥哥这样优秀的人,想要留在身边的话,还能有什么办法呢?软语恳求您已经使用了吧?有用吗?您尽管求一百次,不会奏效的,我告诉您。那么……恐怕只有使用金钱了吧?没有什么锁链,比黄金更加紧密结实了。”

萝拉冷笑着继续说了下去,“虽然我只活了这么些年,但是我想我是有资格这么说的。所以,只要您帮了我这一回,我们就算是连在一起了,因为我们互相掌握了最为可怕的秘密,所以谁也不会背叛谁。这样,日后我就能帮助您把他击倒,拴在您的身边,让您完成自己的一切心愿……难道这不是一个很行之有效的方法吗?只要您帮我这一回,您就得到了一个最为忠实的朋友,她为了您、也为了自己,什么都敢做,什么都做得到。而这个人,将能够成为几亿法郎财富的唯一继承者!您说说看。到时候您将能够使用多么庞大的力量?到时候,只要我们稍加努力,就能够用金钱捆住您哥哥的手脚,然后将他拴在您的身边……您可以夙愿得偿,还可以拥有一切!只要杀了他,我们的幸福就唾手可得了——既然如此,杀掉他不就是理所应当的吗?”

在芙兰的注视下,萝拉平静地侃侃而谈,“您也知道,我们两家现在商业往很多。而且您的哥哥虽然厉害。但是终究精力有限,无法完全掌控这种商业合作。那么,未,只要我们想个办法。完全可以让他落入不得不有求于我们的境地。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可爱的德-特雷维尔小姐。不就可以一边搭救自己的哥哥,一边和他呆在一起了吗?当然了,这些都得是我们除掉了我哥哥之后才能发生的事情……”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啊。她心想。居然早已经在心里想了这么多可怕的东西……芙兰心中一凛。

“就为了独自继承家业,您就想着要除掉自己的哥哥?”她有些迟疑地看着萝拉。

处于她那种生长环境的孩子,自然无法理解一个人为什么居然会想杀自己的哥哥。

“是这样,怎么了?”萝拉理所当然地反问。

“就为了钱?去谋杀自己最亲的亲人?”

“什么叫做‘就为了钱?’,这个理由不是已经很充分了吗?金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尊贵的东西,也是一切力量的源泉,您居然胆敢用这种语气提到它,我都想让您向它道歉了呢……!”萝拉毫无顾忌地冷笑了起,“您是没有见识过,我的父亲,在金钱的帮助下到底拥有了多么可怕的伟力,人人都说财能通神您难道不信吗?!这股力量,可以排山倒海,可以心想事成,可以在这个世界上为所欲为!一旦见识过这种伟力,一个人怎么可能不想将它放入手中呢?我哥哥那样的无能者,只会使得这种伟力日渐削减最后消失,我怎么可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不,我决不允许!”

“可是您就算未出嫁,也会从家里拿一大笔嫁妆吧?那样还不够吗?”芙兰反问。“难道这笔钱还不够您未花用吗?”

“当然不够了!几百万的小钱能做什么?”萝拉像是怒叱似的大吼了一声,脸上密布着红晕,显然已经被激情所俘虏了,“如果只有几百万一千万,那只配呆在家里当个土财主,什么都做不了。当拥有几亿十几亿的时候,我们却能够改变整个世界!”

然后,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看着芙兰。

“我的父亲,借助金钱的力量,在西印度群岛开发庄园,在印度毁灭了一个土邦,在美国开发着金矿……他就是如此无所不能。他还有个计划,他想在未筹集资金,在非洲和亚洲的交界处挖一条大运河,沟通整个地中海和印度洋!看到了吗?这就是金钱带的力量,可以改变世界,影响整个文明!一个人,当看到如此可敬的伟力时,怎么能对此无动于衷呢?”

看着如此兴奋激动的萝拉,芙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奇怪的是,明明看上去有些癫狂,但是她的话却又如此理智,让人感受到了一种异常的不协调感。

不,不对,也许这个人本身就是异常的吧。

“所以,当能够改变世界的力量被放在身前的时候,人怎么能够不去取过?怎么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它离自己远去?我被嫁出去的话,只能拿着小钱滚蛋,只有我的哥哥死掉,我才能够成为父亲的唯一继承人,这是最理所当然的结果……”

在芙兰充满震惊的视线下,她昂起了头,直视着远方的苍穹,然后傲然宣告。

“我,才是父亲所建立的一切事业的最佳继承者,我才能够让他的理念发扬光大!上帝犯了一个错误,命运跟我开了一个玩笑,让我走了这么多年的弯路,但是……我无所畏惧,坚定不移,我必将克服这重重困难,纠正这个可悲的错误,让一切重新回到我的手中!”

这是她一次如此跟人敞开心扉,所以,哪怕是那么冷漠的性格。也忍不住激情澎湃。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了,任由风在茵茵绿草之间飘荡,吹得两个人都好像有些透凉。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沉默了良久之后,芙兰终于开口了,“可是,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必须得这么做。”

“您当然并不一定要这么做了,我只是一个提议而已。如果您觉得您还有其他办法,我自然不会强迫您帮忙,不过想在我如此诚意面前,您还是能够保持缄默的吧?”芙兰收敛起了自己刚才的激情。微笑地看着芙兰。“希望您能够早点想出一个好办法,我衷心祝福您能够得到一个幸福的未。哦,对了,您恐怕得快点想啊。因为留给您的时间好像不是很多哟……”

带着一种不知道是嘲讽还是怜悯的视线。萝拉盯着芙兰说。“想必您自己也知道的吧?您的哥哥已经就要结婚了,结婚了之后他就得另外去住了吧?您和他的联系还能有多少呢?更别说,您的爷爷已经那样一把岁数了。说句您可能不喜欢听的话——他还能活多少年呢?等到他故世之后,你们就得彻底分家,成为两家人了吧?那个时候您还能够见到他多少会呢?对了,我还忘了,听说您的那位堂姐不太喜欢您吧?那不是更加糟糕了吗?那时您还能见到哥哥吗?哎……我们可爱的特雷维尔小姐,到时候就被永远抛开了啊……一辈子孤苦伶仃……所以,赶紧想办法哦,希望您快点想到。”

无可抑制的愤怒,让芙兰紧紧地捏住了自己的手,她几乎全身都颤抖了。

这股愤怒并不是针对萝拉的。

片刻之后,她才恢复平静。

“再说了,我并没有什么力气,也没法帮您杀人。”

虽然这声音细如蚊呐,但是对萝拉却犹如天籁。

因为她知道,她这一次压上了全部希望的赌博,终于看到了一丝夺取胜利的曙光。

是啊,多年的梦想,就在前方,只要抓住它,抓住她……

“哈哈哈哈……”她的脸上浮现出了残酷的笑容,“这一点您不用顾虑太多,我也没打算让您亲自动手去杀人,这种事情我一个人干就行了,像您这样娇滴滴的女孩子如果拿起刀,我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笑完了之后,她继续说了下去,“关于杀死他的计划,我已经有了好几个了,我会看情况使用其中一个的,不过您放心,哪一种都不需要您动手。”

甚至不需要其他的任何人动手,因为,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她也找不到几个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您将要亲手杀死他?”

芙兰突然感到有些不寒而栗。这个女孩儿,应该不知道在多少个不眠之夜,仔细地思考了怎样杀死自己的哥哥吧。

“有的时候,人确实是需要为自己的理想亲自背负一些东西的嘛。”萝拉理所当然地回答,然后,她重新看着芙兰,“我想要您做的是,在某天,在我一偿夙愿的某一天,在我办完了这些事之后,您去告诉其他人,那一天我们一直呆在一起……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嘛。”

萝拉已经想得十分清楚了,对她说,重点不是杀死哥哥,而是杀死哥哥之后怎么保全自己,否则一切就是毫无意义了。所以,她必须为自己找到一个可靠的人,在自己杀死哥哥之后为自己证明,证明自己没有犯案的时间和机会——以便摆脱一切有可能的怀疑。

而这个人,显然必须有一定的可信力,最好还要有一些后援,使得旁人不能刨根究底。

漂亮、可爱、看上去娇娇弱弱的名门女子,不正是最为理想的人选吗?

“好朋友,我可不敢拥有您这样的好朋友。”芙兰略为嘲讽地回答。“所以,您的意思是叫我,在未的某一天为您的罪行做伪证?”

“伪证?不,根本不会有警察和法官讯问您,因为您是特雷维尔家族的小姐,您是不会说谎的。至于罪行……什么叫罪行?只有被逮住了之后才是罪行,而没有逮住之前,有什么罪行可言?难道其他人都没有干过坏事吗?不,只要没有被抓住,那么他自然可以衣冠楚楚地出现在所有人之前,难道您在社交界还没有见惯这种事吗?难道您的哥哥不是这样吗?难道您的爷爷不是这样吗?”萝拉冷笑了起,“事到如今,您可不用在我面前装糊涂了呢……”

眼见对方对自己亲人如此不敬,芙兰皱起了眉头。

“我不许您如此侮辱我的长辈,我不想再听了。”

接着,她重新转身离开,再也没有丝毫停顿。

而萝拉也没有再多话,只是微笑地看着她撑着伞的窈窕背影。

因为,她的回答是‘我不想再听了’,而不是‘我拒绝’。

“有空的话我们多联系啊,特雷维尔小姐?”直到芙兰已经走到了几步之外,她才悠然开口,“毕竟,留给我们两个人的时间,都并不是很多的哟……爱与命运可不会等待我们太久,它们都太调皮了,只能让我们亲自逮住它们……”

芙兰并没有回答,好像没有听见似的,径直地离开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