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六章 怒从心起

第七十六章 怒从心起


                

“快跑!快跑!”

“冲上去!冲上去!”

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呐喊声当中,一群赛马如同离弦之箭,在赛道上狂奔直突。f顶f点f小f说,ww○2±≌m这些赛马个个都经过了主人的精心护理,鬃毛油光发亮,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而骑在它们背上的身材矮小的骑手们,也紧紧地贴在马背上,驱策着这些难以言喻的生灵。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率先跑过重点,成为获胜者。此时,对他们说,其他的一切都好像失去了意义。

不光是这些骑手,赛马场上的几乎每个人也都被他们的激情所俘虏了,浑然忘我地注视着,欢呼着。尤其在那些已经下了注的观众中,那种原始的胜利**和赌博的激情交织在了一起,更加使得他们沉浸其中,纷纷对着自己下了注的赛马嘶吼着,为它们呐喊助威,声嘶力竭地要它们加快脚步,冲向最后的终点。

然而,正如世界上大多数事一样,无论这些骑手和赛马怎样努力,最后却只能决出一对胜利者,其他人和赛马的努力和汗水都将化为乌有,成为不值一提的往事。正因为知道这样一种残酷的现实,所以每个骑手都鼓起了自己最大的毅力,驱策着自己身下的骏马向前奔驰。

这种情景,不正是和萝拉的想法暗中契合吗?

面前只有满载荣光的终点,沿途坎坷荆棘丛生,要想成为最终的胜利者,就只能排除掉一切杂念。闭上心灵的窗户,拿出最大的勇气和决心,以碾压一切的气概向前冲去。

而正当此时,那位心高气傲的德-博旺小姐,还在布洛涅森林里对着特雷维尔小姐慷慨陈词,进行着她一生中最为重大的一次赌博。

上帝注视着这一切,但是祂总是不发一言。

其他的光芒都已经消失了,所有的目光都只能聚集到一处。快冲,快冲!胜利……胜利就在前方!

命运啊,你是何等残酷之物啊!

就在这时。站在包厢当中。紧张投入地看着赛马比赛的莫里斯-德-博旺先生,突然打了个寒噤,一种奇怪但是阴森的寒意,突然间涌上了他的心头。让他感觉全身都不舒服。这股寒意似乎能够钻入骨髓。犹如是某种有形的介质一般渗透了他的肌肤。一时间竟然都让他感觉呼吸有些困难。

怎么回事?

他感觉莫名其妙,然后他打量了一下四周。

很平常,并没有什么诡异的地方。

难道只是我多想了吗?

他心里苦笑了一下。然后重新将视线转入到赛场当中。

仿佛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一样,在这一团由赛马组成的方阵当中,慢慢地有一匹皮毛呈现出金黄色的马朝了出。先是探出了个头,然后一点点地扩张着领先位置,最后领先了半个身位。接着,在通过弯道的时候,依靠骑手的精湛骑术和马匹的优良素质,竟然在这群奔腾的赛马当中脱颖而出,丝毫没有减速地向前冲去,愈发扩大了优势。

在众人的视线当中,这匹骏马如同天空转瞬即逝的闪电一般从每个人的面前划过,只留下了一道模糊的金色残影。

赢定了,这个年轻人轻轻地握住了拳头。胜利后的喜悦冲走了刚才那种不祥的冷意,让他的心里重新振奋了起。

而仿佛是为了呼应他的喜悦似的,观众席上的人们也同样欢呼了起,为它的助威声几乎铺天盖地——这倒也可以理解,他的这匹赛马本就是赛前最被看好的赛马,因此虽然赔率并不高,但是下注在它身上的人依旧是最多。

看吧,这就是我的东西,总是最好的。

就在他的注视当中,这匹金色的骏马以一种无可比拟的气势冲过了终点,夺取了最后的胜利。

这是不是上天的某种预兆呢?谁知道。

带着一种快意,莫里斯转头看向了旁边的阿尔贝。

“看吧,阿尔贝,我就说我的金玫瑰没有别的赛马能够比得上,你看它赢得多轻松啊!我今晚可以到俱乐部里面好好嘲笑一下那帮人了,多么没眼光!”他的语气既自得又轻松,透着对自身地位的满足感,“当然,更加让我高兴的是,我还帮助您和特雷维尔先生赢了一笔钱。”

“哦,正是如此,我们果然没有白白下注。”阿尔贝微笑着回答,“我得替夏尔感谢您呢。”

“谢谢就不用了,哈哈!”莫里斯也笑了起,显然心情极好。

然后他拍了拍阿尔贝的肩膀,“,我们干一杯吧,正好我带了不少好酒,都是我们家在波尔多的酒庄刚送过的呢。”

“那敢情好啊!”

然后,不理会喧嚣的赛场,莫里斯和阿尔贝重新走回到了包厢内。然后莫里斯果然从一旁拿出了酒瓶开始给大家倒酒。

一等他倒满,阿尔贝毫不客气地拿起了酒杯,然后一大口喝了下去。“唔,不错,比刚才我们喝的东西可要好多了!”

“要不是最好的酒,我也不会拿过给大家喝啊!”莫里斯貌似理所当然地耸了耸肩,“既然好喝那今天你就多喝点吧,反正我这里带过了不少。”

“哎,我就说你够朋友啊,莫里斯。”阿尔贝长叹了口气,极其倾慕地看着莫里斯,“要是没有了你的这份儿豪爽劲儿,我们大家的生活该多么没趣啊!”

“哈哈,你这就说得太过啦!”莫里斯摇了摇头。虽然口中如此说,不过神态之中并没有多少谦虚,“我只是喜欢帮助朋友而已。”

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在上流社会享有大名,人人都说他是一个有教养、热情好客的时髦人物。他也确实没有辜负这个称号,自从少年时代开始,就以那种挥金如土的气派,博得了每个人的喜爱和赞赏,反正谁都知道他父亲的钱多得花不完。

作为同样的时髦人物,当年经常囊中羞涩的阿尔贝,自然没少从他那里打秋风,而他也确实慷慨,每次都不会让人失望而归。也正因为如此,莫里斯身边从都聚集着一大堆的纨绔子弟作为跟班。在他们不遗余力的吹捧下。仿佛真的让人觉得莫里斯又豪爽又聪明——就连莫里斯自己也这么看了。

因为兴趣相投,所以两个人热情地攀谈起了,反正巴黎有那么多供他们取乐的谈资。

“最近你倒是很少出现了,阿尔贝”喝了一会儿酒之后。脸色有些发红的莫里斯笑着问。“怎么了?发迹了之后就忘了大家了?”

“这话怎么说的!我怎么会忘记大家呢?呸。我现在天天怀恋着那时的日子好吗?”阿尔贝佯装生气了,夸张地喊了起,“现在的日子才过得不舒心呢。整天要到各地跑,还要办一些无聊时,要不是为了能挣钱,我才不干呢!”

“我倒没想到你突然这么想挣钱了啊……”莫里斯好奇地问,“我们的阿尔贝一向不是视钱财如同粪土的吗?”

“我没钱的时候当然得看不起钱啦,不然那得多可怜啊。”阿尔贝耸了耸肩。

“哈哈哈哈!”莫里斯忍不住又对阿尔贝的打趣大笑了起,“阿尔贝,你一直都是这么幽默啊,和你聊天真是太开心了。”

笑了好一会儿之后,莫里斯重新平静了下,“不过,你要是为了钱发愁的话,最近我倒是有一桩好生意想要介绍给你哦。”

“什么生意呢?”阿尔贝有些好奇地看着莫里斯。

“这生意可大着呢!”莫里斯挺直着了腰,严肃地看着阿尔贝,“一桩一千万的大生意,而且,保管你稳赚不赔。”

“嗯?”阿尔贝更加疑惑了。“这世上有稳赚不赔的生意吗?”

“当然有了。”莫里斯点了点头,“比如——结婚?”

阿尔贝的笑容僵住了。“你……你是说你妹妹?”

“没错,”莫里斯点了点头,“你知道的啊,我的妹妹萝拉,我们家现在在到处给她物色丈夫的人选,我感觉你到是不错的人选。”

然后,他挤了挤眼睛,“当然啦,我们家嫁女儿可绝不会寒酸了,我爸爸打算给她准备一千万的嫁妆……”

“一千万……?”阿尔贝咂了咂舌,显然是一下子被这个庞大的数字给怔住了。

“没错,就是有这么多。怎么样,阿尔贝?这是一笔大生意吧?”莫里斯回答,“而且确实稳赚不赔。你看,我的妹妹长得挺标志吧?又有这么多嫁妆,要不是看见你这么合我的性子,我才不会跟你说呢……”

阿尔贝呆呆地看着莫里斯,一直没有说话。过了片刻之后,他终于大笑了起。

“噗哈哈哈,莫里斯,你是在开玩笑吧?”

“我没开玩笑啊?”

“我这样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我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怎么样,你居然想要把我当成妹夫?”阿尔贝还是那种哑然失笑的样子,“再说了,你妹妹又不喜欢我。”

“朋友,我们相处了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吗?你可不坏啊,只是喜欢玩而已……现在谁不喜欢玩呢?你只要尊重萝拉,让她有自己的空间就行了。”莫里斯认真地回答,“至于萝拉,不要紧的,我和爸爸的意见就是最终的决定了,她怎么能够反对呢?以你现在的地位,只要我跟爸爸说一说,爸爸肯定会考虑的,到时候你不就能够做成这笔大生意了吗?”

“怎么,你好像很希望把妹妹嫁出去?”阿尔贝有些好奇。

“怎么会呢?”莫里斯连忙摇头否认,“只是萝拉现在年纪也快到了嘛,我们总得替她考虑一下……”

莫里斯这当然是谎话,他确实很希望将萝拉嫁出去。

因为,这个妹妹确实让他感觉十分不好。

在一片包围着自己的吹捧和奉承当中,莫里斯却总能够看到一片极不和谐的阴——那就是他的妹妹。

没错。他讨厌自己的妹妹。因为,在兄妹两个多年的相处当中,他纵使再怎么迟钝、不在意,也能够发现自己的妹妹看不起自己——尽管她嘴上从不说。而在平常的生活当中,萝拉聪慧的头脑和认真的秉性,也让父亲对自己愈发恼怒,经常拿妹妹的表现数落自己。

正因为如此,他非常希望早点将这个不讨人喜欢的妹妹打发走——也许,正是因为发现了哥哥的想法,萝拉才会愈发迫不及待地想要实现自己的计划吧。

最初他是想要推荐给夏尔。换取他离开夏洛特的。只可惜被那个人强硬地拒绝了。

然后,在最近他相中了阿尔贝。阿尔贝虽然平常过着轻浮无行的生活,在大多数人眼里自然不是什么好对象,但是却正好对了莫里斯的胃口。而且。阿尔贝再怎么样也是出自于贵族名门。最近还大有飞黄腾达的架势。勉强也够得上成为博旺家族女婿的资格。

平心而论,这个构想确实非常美妙。唯独没有考虑到的,只是阿尔贝和萝拉本人的想法而已。

然而。这就够了。

阿尔贝完全不想结婚,更加不想同萝拉那样性格傲慢唯我独尊的人结婚。在酷爱着浪荡生活的他看,娶了夏洛特那种女人的生活已经是苦不堪言了,娶萝拉那种女人岂不就是自己给自己判了刑?

虽然一千万的嫁妆非常非常吸引人,但是在如今已经发了财的阿尔贝眼里,也确实没有指名的吸引力。

正当阿尔贝还在考虑如何有礼貌地拒绝莫里斯时,莫里斯继续说了下去。

“所以,朋友,你看我对你多好啊?哦,不……”因为喝多了,他的脸已经密布红晕,“到时候咱们就该是一家人啦……”

“可是……”

“好了,别说这个啦,一切交给我就行……”莫里斯摆了摆手,“,再喝一杯!”

又给阿尔贝灌下一杯酒之后,他好像不经意间又想起了什么。

“说起今天也是奇怪啊,居然在这里碰到了特雷维尔先生!平常我可从没有碰到过他。”说着说着,他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不过,更加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原他也有这种爱好啊……哦,不,这也难怪……毕竟也是个年轻人嘛……谁不……谁不喜欢玩一玩呢……”

说实话,今天碰到带着女伴跑马场玩的夏尔,他确实感到了一些震惊。他完全没有想到,原看上去为人严谨、低调冷漠的夏尔,居然也暗地里还有这种爱好。

老实说,他对这位特雷维尔先生的印象也不是很好,因为最近几年,在父亲批评自己的时候,他也经常成为了父亲口中的正面教材。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不至于非要去找夏尔的麻烦,但是他总是对夏尔心里感觉有些不舒服。

“这事儿……这事儿我们刚才不是说好了,不要再提了吗?”阿尔贝重新看着莫里斯,“莫里斯,你刚才说的事情,我已经考虑过了……果然我还是……”

“妹夫,你说,要是夏洛特知道这事,会怎么样呢?”莫里斯打断了阿尔贝本想说的拒绝的话,而是没头没脑地又问了一句。“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一定会很生气的吧……你认为如何呢?”

嗯,确实会非常生气。阿尔贝在心里附和了一句。

“喂,莫里斯,你喝多了吧?”阿尔贝皱了皱眉头,不由得加重了语气,“他们都要结婚了!干嘛打搅他们的生活呢?”

“结婚,是啊,要结婚了,可惜……可是结婚了又怎么样呢?法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度……”莫里斯带着酒意回答,“就说你我了,碰过的夫人还少吗?好吧,她结了婚确实挺遗憾……但是,就算……就算这样,我还是……还是想要……”

这个人,还真是不听劝告啊。阿尔贝的心,渐渐地冷了下。

阿尔贝想起了夏尔离去前的叮嘱,那是他必须完成的事情。

一股酒意,混合着怒气,涌上了阿尔贝的心头。

他站了起,然后走到了莫里斯的跟前。

“阿尔贝?怎么啦?”莫里斯奇怪地看着阿尔贝。

阿尔贝没有回答,而是伸出了手。

然后,这只强而有力的手,揪住了莫里斯的衣领,然后粗暴地将他拽到了自己跟前。用劲之大,几乎扯断了整根蓝色的领结。

他冷冷地盯着这个年轻人,这就是他刚才笑眯眯地称之为好朋友的人。

也许是目光中充满了寒意的缘故,莫里斯竟然一下子不敢动弹了。

“朋友,我跟你说过两次了,现在我再跟你说第三次,你要是敢这么做,后果你自己知道!”

莫里斯没有回答,只是面色苍白地看着阿尔贝。因为他知道,阿尔贝是个决斗专家,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深怕激怒了这个已经失去了理智的年轻人。

接着,在站在远处莫里斯的保镖冲上之前,阿尔贝一把将莫里斯扔到了沙发上。

“去死吧,混球!谁做你妹夫啊,滚!”他恶狠狠地丢下了一句话。

然后,他带着酒劲,推开了走过的保镖,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包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