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五章 允许

第六十五章 允许


                

虽然被打得七荤八素,但是毕竟也到了晚餐时间,所以夏尔也只得匆匆地重新打扮了一下,再带着艾格尼丝走了出去。

一路上,仆人看到鼻青脸肿的少爷,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但是看到夏尔神色不善之后,他们也都惊觉地垂头下,不敢再多看一眼——当然,在事后他们会怎么样私下传言,这种事就管不着了。

夏尔也没有心情去管他们在想什么了,他带着若即若离地跟在后面的艾格尼丝走到了餐厅前,然后推开了餐厅的门。

接着,已经坐在座位上的芙兰和特雷维尔侯爵同时将视线投到了夏尔身上。

虽然老侯爵尚且保持着镇定,但是他的妹妹就大惊失色了。

看见哥哥被揍得如此凄惨的模样,她的脸色骤然变得煞白,然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她转开了视线,放到了后面的艾格尼丝身上,此时的她目光中已经充满了怒火,下意识地,她手里也紧紧地攥住了餐刀。

接着,她朝艾格尼丝怒吼了起,“是您干的吗?您都干了些什么呀!”

这个吼声之大,仿佛是从胸腔当中冲出的一样,在整个餐厅当中回荡。

夏尔和特雷维尔侯爵从没有想到,向温顺的芙兰,有天居然会这样不顾仪态,一时间都有些愣住了。

片刻的惊愕很快就被平静和尴尬所取代了,夏尔连忙摆了摆手。“别怕,这只是我自己不小心而已!”

虽然得到了夏尔的解释,而且确定哥哥现在并不是被挟持的状态。但是芙兰还是恨恨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才重新将餐刀放回原处。

然后,夏尔也不再多说什么,坐到了自己平常的座位上,而艾格尼丝也坐到了长餐桌的底端——和正座的特雷维尔侯爵面对面的位置。

但是,虽然面对面,她却并没有同这家的主人寒暄。只是冷淡地轻轻点了点头,就算做打招呼。

对于这位包庇了儿子的凶恶行径、并且多年从未致歉过的老人,她理智上能够理解。但是感情上却完全无法原谅,更加别说笑面迎人了。

芙兰疑惑地看着这一幕,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原本已经沦为阶下囚的姨母突然又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而哥哥又怎么会变成被人暴打了一顿的凄惨样子。所以她担心地看着夏尔。

而夏尔则做了一个手势,叫她不用担心,先吃饭,于是她只好垂下头安心用餐。

就这样,特雷维尔一家今天的晚餐,就在这种压抑沉默的气氛当中开始了。一时间,餐厅当中只有餐具的碰撞声和仆人的脚步声,大家连眼神都不再交汇。仿佛全部都冰封了起一样。

老实说,夏尔的苦脸上勉强摆出笑容的样子看上去着实可笑。但是并没有人笑出,因为今天的气氛实在太尴尬了。

这种气氛,让艾格尼丝感觉颇为不自在,她不喜欢这种自己破坏了别人家庭和睦的感觉,但是,一考虑到姐姐当年受到了什么对待,她也就感觉心安理得了。

当大家吃得差不多了的时候,特雷维尔侯爵突然抬起了头,看着自己的孙女儿。

“芙兰,你已经见过了他没有?”

芙兰有些迟疑地看了艾格尼丝一眼,不太敢说。

“没关系,说吧,孩子……”老侯爵叹了口气,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见到了他,然后还聊了会儿……”芙兰咬了咬嘴唇,看上去有些伤感,“之后,我就按照哥哥的吩咐,告诉他之后我们不会再管他了,要他自己小心一点,如果……如果下次……下次还没有逃过去的话,我们就不会再管了……然后,他就说,他知道了,他会尽快离开……”

“很好,孩子,说得很好。”老侯爵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再说下去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你也把它忘了吧,孩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别怕。”

“可是……可是……爷爷……”芙兰好像还是欲言又止,“我,到底……”

“好了,我已经说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爷爷皱了皱眉,“对你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没人能够影响到你,明白了吗?”

在爷爷略显得凌厉的视线下,芙兰最终还是平静了下。

“好吧……谢谢您,爷爷。”

“好了,别担心了,一切都有我们在。”安抚了孙女儿的情绪之后,特雷维尔侯爵转头看向了艾格尼丝。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我们已经遵守承诺了,接下请您也遵守承诺。

艾格尼丝也轻轻点了点头,表示她已经知道情况了。

“芙兰,这些天艾格尼丝姨妈都会在我们家里做客,不会出去,所以可能有时候会很无聊……”夏尔不动声色地将艾格尼丝目前的处境隐约地透露给了妹妹,“所以,有空的话,你也多陪陪她解解闷吧?毕竟我们都比较忙……”

“嗯,好的。”芙兰点头应了下。

但是,虽然口上这么干脆地答应了,夏尔却发现她暗暗抬起视线扫了艾格尼丝一眼,既有恐惧也有还有一丝戒备。

这也是很正常的吧,因为在早上,这位姨母对她的态度实在太过于恶劣了。

算了,有些事情不能强求,他这样告诉自己。

“吃完晚餐后,您就去选一间客房吧,艾格尼丝。”他朝艾格尼丝笑着说,“这样的话,我就能够尽早吩咐仆人收拾一下。”

“怎么,您家还需要这样收拾吗?”艾格尼丝带着一点嘲讽反问。

“我们家当然不至于缺少客房了。只是……我想让他们按照您的喜好收拾。”夏尔仍旧笑着回答,“毕竟,您是我们重要的客人嘛。”

“没关系。随便吧,我不太讲究这些吧。您让仆人随便带我找一间房间就行了。”艾格尼丝摇了摇头,“这十年时间里我都在外面游荡,风餐露宿也好多次了,没这么多享受也没什么……”

夏尔微微一滞,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哦,没关系。既然这样,难得回一趟,您就趁这个机会好好放松下吧。”最后。他只能尴尬地说出这句话。

哪怕休息完之后她就又要去追杀自己的父亲。

“不用在意,我并不觉得受了什么苦,”也许是考虑到了夏尔的尴尬,艾格尼丝说了句话。“这些年我去过意大利。去过土耳其,还去过俄罗斯,见过的东西太多了,也算是一种游历吧,总比老是窝在家里要好玩得多。不过……”

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她又冷笑了起,“虽然我们找得很辛苦,但是那个人倒是过得有滋有味的啊。到处都能找到愿意养着他的女人……也许这是血脉的能力吧?总之,他倒是很舒服。就算回了。也有一个女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救他,哼,不然,他早就被我……”

祖孙两个人同时都皱了皱眉头。

但是因为他们理解艾格尼丝是心里有气要发泄,所以也同样只能沉默不语。

“这个家伙,恐怕到哪儿都不缺愿意为他花钱的女人。”特雷维尔侯爵恨恨地拿起酒杯,给自己灌下了一杯酒,“可惜也只有这一点像我了。”

虽然充满了尖刻和嘲讽,但是经过了这一轮的发泄之后,艾格尼丝的心情总算好了不少,而特雷维尔侯爵心中的芥蒂也放了下,于是餐厅的气氛也就稍微缓和了一些。虽然不能说是其乐融融,但是毕竟也成为了正常的晚餐,夏尔的心也随之放下了不少。

正当已经饥肠辘辘的夏尔,开始不管不顾地给自己用餐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异常的感觉。他连忙抬起头,然后发现正是自己的妹妹盯着自己。

他连忙丢过去一个探询的眼神。

芙兰则做了一个手势,那是他们小时候经常使用的暗号——您等下一下我的房间好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说。

啊,看这事还没有过去啊……夏尔在心里叹了口气。

好吧好吧,最难的都已经解决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吗?

他马上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

芙兰垂下了视线,然后喝下了一口汤。

接着,她站了起,向大家行了行礼,表示自己已经吃完了,然后快步走出了餐厅。

而夏尔也赶紧继续吃着东西,在过了一会儿之后也宣布告辞。

就在两兄妹都离开了房间之后,餐厅重新陷入到了之前那种异样的寂静当中。

艾格尼丝看也不看别人一眼,只是静静地用这餐,仿佛全部心神都已经放在了这些阔别已久的美食当中一样。

“这么多年,辛苦你了,艾格尼丝。”沉默了许久之后,老侯爵突然低声说。

“还好。”艾格尼丝冷淡地回答,“如果不是你们的话,我也不用这么辛苦。”

“哎……”老人长叹了口气。

接着,他重新看着艾格尼丝,“正如我的孙子所言,我们不会再管这件事了。”

“很好。”

“只要你别弄出当年孔代亲王的那种乱子就行了。”特雷维尔侯爵带着一种冷漠的神气回答,“而且,到时候不用通知我,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在1830年8月30日,第六代孔代亲王路易-亨利-德-孔代,被仆人发现勒死在了卧室当中,此案当即成为轰传一时的惊天大案。

但是经过多方调查,最后并未查出凶手,同时因为刚刚改朝换代(波旁王朝为七月王朝所取代),所以此案最终成为了一个悬案。

而因为亲王的独子在1804年即告被杀,煊赫一时的孔代家族也由此最终绝嗣。】

“好的,谢谢您作出了这个决定。我无权要求您更多了。”艾格尼丝也微微向他躬了躬身,“那么,我,代表我的姐姐,原谅您。”

“不用,我只是为了自己和夏尔考虑而已。”老侯爵放下了酒杯,“您不用对我们寄予太多期望,如果我们未需要对付您的话,我们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而如果下次您还骂我们不守道义的话,我就对您太失望了。”

“我当然清楚。”艾格尼丝微笑着回答,“您讨厌感情用事,不过您放心,我对您也毫无感情可言。”

“很好。”老侯爵站了起,然后朝她点了点头,“再见。”

接着,他转身离开了餐厅,虽然站得挺直而且态度高傲,但是他的背影却微微有些佝偻。

对这个摆明了要杀他儿子,杀他宠爱了几十年的儿子,杀他虽然不成器虽然让人失望到极点的儿子的女人,这已经是这个老人所能够摆出了最好态度了。

“再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