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九章 评头论足

第六十九章 评头论足


                

“砰!”

随着这一声枪响,在跑到边缘停着的一匹匹赛马,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极速地向前冲了过去,乘着风冲向远处的终点。

密集的马蹄声时起时落,犹如鼓点一般在地上敲响,一时间竟然好似让整个大地在颤动。

而在跑道的旁边,是海啸一般的欢呼声。看台上挤满了为赛马下了注或者纯粹只是看个新鲜的观众们,他们被这些疾驰的赛马所吸引,激情已经被调动了起,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这项经久不衰的赛事当中,要么为某匹赛马而呐喊助威,那么就发出那种声嘶力竭的怪叫,使得这种嘈杂声直冲霄。

在整个赛马场都被沉浸在了雷鸣般的欢呼声当中的时候,那些包厢内的人们也同样受到了感染,同样紧张地注视着赛马的纵横驰骋。

而夏尔,此时就呆在其中一间包厢里面。

他依靠在包厢的栏杆前,目不转睛地看着跑道上的赛马门纵横驰骋,好像真的在关注这一轮比赛的胜负似的。

其实,他并没有把心思放在赛马上面,而是借着这一次难得的机会,放松一下身心而已,毕竟,最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让他有一种身心俱疲苦不堪言的感觉。

如果每天都能活得无忧无虑,那该多好啊!迎着扑面而的、同时饱含着凉意和热情的风,夏尔深深的吸了口气。

片刻之后,他又自嘲地笑了笑——如果真的过上了那种日子。他恐怕又会觉得无聊吧……

“夏尔,既然玩了就好好玩,别这么冷清啊!”正当他还沉浸在漫无目的思索时。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拍,“难得出放松一下,怎么?这时候还要这么严肃啊?”

夏尔回头看了过去,然后发现他的好友阿尔贝正一手端着酒杯,微笑地看着自己。

正是因为前阵子“大家一起出玩玩”的约定,他们一起到了长野的跑马场当中消遣。

“是啊,先生。您好不容易出玩一下,干脆彻底放松一下身心嘛!”在阿尔贝的身后,一位坐在沙发上、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艳女子向夏尔媚笑着说。“最近的天气一直都这么好,难道您不想出去走走吗?”

一边说,她还一边自然而然地微微抖动了起,让本就已经十分暴露的胸脯愈发能够吸引人的视线。粉红色的花边再配上大片白腻的肌肤。确实散发着一种让人难以自抑的新引力。

她是阿尔贝今天带过的女伴,大概也是他最近新迷上的交际花吧。

“哦,当然了,小姐。”夏尔从旁边也拿起了酒杯,然后稍微抬了抬,示意了一下,“我们总要有女士相伴,才会感觉心情愉快。”

然后。三个人一起在哄笑当中拿起了酒杯,一起喝了一口。

“怎么样。我今天带的这个?”喝了一口酒之后,阿尔贝也走到了栏杆边,站在夏尔旁边,一起一边吹风一边看赛马,“还行吧?”

“确实还不错。”夏尔老实地点了点头。

“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最近我可在她身上花了大钱了呐!”得到了夏尔的认可之后,阿尔贝显得十分高兴,“话说难得跑出一趟,你怎么不也带一个出?”

“我这不是没人吗?”夏尔耸了耸肩。

“那……”阿尔贝朝夏尔挤了挤眼,“我这个,等下你去用用?就算我请你的吧。”

“呃……”夏尔连忙摆了摆手,“抱歉,不用了,最近我没什么心思。”

就算有心思,他也不想和朋友共玩一个。

“我说夏尔,最近你怎么变得这么无趣了啊?一点都不像个年轻人,年轻人不就是应该潇洒一点吗?”阿尔贝显然对夏尔的态度有些不满,“从今天过,你就闷声不响地站在那里,你这哪像是出玩的啊?”

“我这不就是出玩的吗?”

“那就好好玩玩嘛,难得我今天请客。”阿尔贝看着夏尔的目光中,竟然有些沉痛,显然是对朋友现在“沦落”到如此地步而感到十分痛心。“怎么?因为订婚了就准备收心了?你还真准备就这样和夏洛特厮守一辈子啦?除了她之外你就什么人都不碰?那也太可怜了吧?身为大好青年,哪能被人如此管束呢?哎,哎,所以说啊,我就压根儿也不想结婚……”

“是啊,先生,您不用怕。”他的那位女伴也笑着附和了起,“这里事情谁又会说出去呢?您大可以好好放松自己。如果您想的话,我可以给您介绍介绍一个朋友,恰好她今天也过了……”

然后,这位打扮妖艳的女郎,带着媚笑走到了夏尔的旁边,“当然,如果您想要找我,我也……”

一听话题突然转移到了奇怪而危险的方面去了,夏尔连忙在尴尬当中出言制止他们。

“等等,你们别闹了,我今天过还有其他的重要事情要办呢!”

他的这个回答,又惹起了那一对男女的大笑。

“寻欢作乐,不就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事情吗,先生?”笑得花枝乱颤的女郎回答。

“砰”“砰”“砰”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突然被轻轻地敲响了。

“是玛丽吗?快进吧!”终于得到了解围机会的夏尔,连忙大喊了起。

得到了他的允准之后,门马上被打开了。

然后玛丽-德-莱奥朗侯爵小姐轻轻地从门口走了进。

她今天穿着一件灰色的裙子,头发也被规规矩矩地盘在了脑后,这种保守的打扮,显得与这个激情澎湃的地方颇不相符。同时,她脸上未施粉黛,看上去神情也十分严肃,犹如是在参与什么正式场合一样。但是即使如此,这幅打扮仍旧无法掩饰那种跃动的青春活力。

她目不斜视地走了进,好像没有看见另外一对男女似的。

“德-特里沃侯爵已经在他的包厢里面等您啦,先生。”当走到夏尔旁边时,她低声报告,“我现在就可以带您过去,他说可以在那里同您共进午餐。”

“很好。”夏尔马上赞许了一声,“干得很好,玛丽,谢谢你。你先到门外面去等等吧,我马上就出。”

“是的,先生。”玛丽严肃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离开了包厢,轻轻地关上了门。

而这时,阿尔贝和他的那位女伴仍旧怔住了,好像还没有反应过似的。

“阿尔贝,这就是玛丽啊,我妹妹的女伴。”夏尔连忙向他解释了起,“我拜托了她,为我约了德-特里沃侯爵见一面。”

“德-特里沃?”阿尔贝好像终于反应了过。

“对,就是他。那位在陆军部里面负责武器采购的司长德-特里沃先生,就是他的本家,所以今天我才和他一起约好了见见面……”夏尔小声解释了起,“等下我们一起过去吧,把那种新式步枪的事情好好跟他说一说,顺便打听一下那位先生到底想要什么……”

他却没有料到阿尔贝突然起了一种颇为奇怪的反应。

“真没想到啊,夏尔,这不声不响地……”阿尔贝赞叹地看着夏尔,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嘿,我就说嘛,我们的夏尔哪会那么容易就屈从于命运啊!”

“什么?”夏尔先是一阵迷糊,然后才反应了过。

“喂,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没想到哪里去,她长得确实还真不错啊,挺标致的。”在玛丽离开了之后,阿尔贝突然朝夏尔挤了挤眼睛,“朋友,你可找到了个好帮手……”

然后,仿佛是怕旁边的女郎不开心似的,他又伸手搂住了对方的腰,“当然了,宝贝儿,我还是喜欢你这样有情趣的!”

他们两个又是一阵哄笑起。

“别想多了啊!朋友!”夏尔连忙解释了起,“她只是我的助手而已,我请她帮了不少忙,但是也仅此而已了。”

“别骗我了,夏尔,我可是老手了。这妞对你有意思。”阿尔贝直接断言。

“乱讲!”夏尔摇了摇头,“我可没像你那样,整天想着寻欢作乐,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做!”

“别啊,从结果上看,我们还不是一样吗?我喜欢热情的,你喜欢矜持的有情调的……”阿尔贝看着夏尔的尴尬样子,忍不住嗤笑起,“我们不一样是在玩,难道说,你的玩法更加高级一点?哦……不对,也许你的玩法确实比我高级一点,世上女人多得是,有情调的可难找……但是我可不喜欢这样,太麻烦了。”

眼见这两条败类在这里恬不知耻地品头论足,阿尔贝旁边的女人倒也不恼,只是看着他们吃吃浪笑。

“好了好了,别说了。”夏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位好朋友,只好连连摆手制止。“你说到哪里去了?我们应该谈谈正经事!”

“你这么怕干什么呢?我又不会跑去夏洛特那里告状……”阿尔贝摇了摇头。“好吧,你说不提就不提了,我们一起过去吧。真没想到,你这人真是的,明明说就是出玩一下,还要安排这种公事,不败兴吗?”

然后,两个朋友走出了门,带着各自的女伴向德-特里沃侯爵的包厢走了过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