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八章 质问与解答

第六十八章 质问与解答


                

从堂伯那里得到了一个让自己安心下的答复之后,夏尔原本有些忐忑不安的心终于也沉了下。

带着一种最近极其难得的好心情,他遵照着刚才的承诺,无视着一路上仆人们或惊诧或见怪不怪的眼神,他直接走到了夏洛特的卧室门口,然后一把打开了门。

“夏洛特,我啦!”一打开门,他笑着喊了出。“抱歉,让你久等啦。”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他的话却没有得到回应,整个房间里面一片寂静。

嗯?难道夏洛特不是说在这里等我吗?

这种诡异的寂静,让夏尔的心头稍微冷却了下。

他定下心神,然后走进了这间他已经非常熟悉了的房间,然后,他很快发现,夏洛特原还在里面。

她正坐在窗边,怔怔地看着玻璃窗外。因为只能看到她的背影,所以夏尔并不知道他的未婚妻此刻在想些什么。但是他并没有想太多,只是快步走上了前去,然后从后面抱住了夏洛特的肩膀。

“欸?夏洛特,我刚才在叫你呢,怎么会不回答啊?”

因为此时已经是深秋了,气温稍微有些凉,所以夏洛特穿的裙子稍微有点厚,不过触感依旧柔软。

夏洛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是也没有挣扎,只是依旧怔怔地看着窗外,好像在想什么心事一样。

夏尔顺着她的视线,看向远方的金黄色落日和赤红的霞。

“怎么了。夏洛特,这景色你不是时常可以见到吗?”夏尔将头搭在了夏洛特的肩膀上,亲昵地在她的耳边问。“今天怎么看得这么入神?”

“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夏尔。”直到这时,夏洛特才说出第一句话。

她的语气十分平静,但是夏尔总感觉好像蕴含着什么东西。

她怎么了?刚才不还是挺开心的吗?夏尔有些疑惑了。

“那么在想什么事情呢?”他脸上仍旧维持着笑容,“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夏洛特重新回过脸,略带不悦地看着夏尔。

如同多年一直习以为常的情况一样,他们就这样对视了起。好像谁先开口谁就输了一样。

两个人对视了好一会儿之后,好像是被一直微笑着的夏尔挫败了似的,夏洛特终于嫌恶地皱了皱眉头。

“我只是在想。最近我们好像生疏了许多……”带着一种不确定的语气,她低声说。

“哦?怎么会?我们怎么会生疏呢?”夏尔仍旧笑着,然后亲了亲她的额头,“也许是因为最近见面太少的缘故吧?这个问题我也很抱歉。最近的事情一直很多……不过你放心好了。现在我一有空不是就过找你了吗?夏洛特,别为这个生气啦……”

“不,我生气的不是你老是不见我,我也知道你现在位高权重,有忙不尽的事情……所以我也没有要你天天陪着我,给你添麻烦。”夏洛特微微皱着眉头,显然丝毫也没有被夏尔的软话所打动,“但是。你忙是一回事,有意对我瞒着一些事是另外一回事……”

糟糕。夏尔的心里顿时一沉。

也许是出于本能。也许是因为察言观色的本领,夏洛特敏锐地感觉到了自己有什么事情瞒着她——而这个感觉是真的,自己确实是有很多事情瞒着她。

该怎么跟她说呢?夏尔一下子陷入到了踌躇当中。

艾格尼丝的事情也许能说,但是,玛蒂尔达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说的。

“先生,我的感觉没错吧?您确实有很多事瞒着我。”看着夏尔的表情,夏洛特越发笃定了,“而且这种感觉,从很久之前开始就已经有了。”

夏尔微微张开了口,好像想要解释什么,但是却被夏洛特微微抬手给阻止了。

仿佛是为了强调什么似的,她用的称呼已经换成了略带冷漠而生疏的“先生”。

“先生,我不想寻根究底,也许有些事情您判断我不应该知道,是为了我好,我也能够理解。”夏洛特的语气难得一见的郑重,双瞳中此刻只有了夏尔的倒影,“但是,我希望您的这种隐瞒,是以尊重我为前提的。”

“你想到哪里去了?”夏尔忍不住笑了起,“我怎么会不尊重你呢?”

他的笑声很大,但是夏洛特面不改色地一直都盯着他,直到他自感没趣停下了笑声。

“好吧,对不起,我刚才不该在你父亲面前叫走你……”夏尔垂下了视线,向她道了声歉,“但是,我绝对是没有恶意的,因为有些事情实在是牵连太多,所以我不好说出去。”

“不,我不是为此而生气,你有你的考虑,不告诉我也没什么,谁家没有一些**呢?夏尔。”夏洛特摇了摇头,好像是在为夏尔还没有弄明白她的意思而感到遗憾似的,“我担心的是,你……你因为……因为我们已经订婚了,而不太尊重我。而最近看你的态度,好像确实有些印证了我的担心。”

“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不是这样吗?你好像就把我看成了一个因为某种家族义务而不得不面对的人,除此之外不想接触到更多……爱对我说什么就说,爱隐瞒就隐瞒。就好像……就好像将我当成了一个局外人,可以任你摆布一样。”

“怎么会呢?你这是想到哪里去了?”夏尔惊诧地看着夏洛特。

“是我多想了吗?”夏洛特反问。

在她清澈的目光目前,夏尔不由得一时语塞。

夏洛特的表情,证明她这并不是一时兴起的怄气。也许她心里已经积蓄了很久的疑惑和彷徨了吧。

而且实际情况也确实如同她所怀疑的那样……

“夏洛特,别为这点小事生气了,”他轻轻叹了口气。“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说错了什么吗?如果我说错了我道歉。但是,实际情况不就是如此吗?你爱对我怎样就怎样,而且却心安理得地接受着我全心全意的对待,”夏洛特突然微笑地看着夏尔,只是这笑容好像却让人饱含冷意,“不过,我不怪你。因为我是自愿落到这一境地的,因为……因为我爱你。是的,因为我对你的爱。所以甘愿自己被攥在你的身边,宁愿就这样看着你,为你的成功而喜悦,为你的失败而悲伤。不管你是显赫还是落魄。我都愿意陪伴着你……但是,你却不觉得我为此付出了多大的牺牲,你觉得已经有了随意摆布我的权力,因此可以爱对我付出多少就付出多少,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这样了,我也爱你。”

“爱我,有多爱呢?”夏洛特反问。

“那当然……”

“我不指望你如同我迷恋你一般地爱我,你天性就是个冷静的人。不会狂热。但是……我希望我们之间可以毫无隐瞒,至少。我这边现在已经没什么还瞒你的了……”还没有等夏尔回答,夏洛特就又开口了。“所以,我真的很害怕,你这种觉得怎样摆布我都无所谓的心态,会让你犯下错误。当然,也许你现在没有……”

“我永远也不会这么想。”夏尔突然叹了口气,然后诚挚地看着她,握住了她的手。

见到了父亲的例子之后,他已经痛下决心,再也不要和他一样当一个浮华无行的浪荡子,要好好对待每一个真心对待自己的人。

所以,对夏洛特,纵然无法做到毫无保留地热恋着她,但是至少……他能够下定决心,绝对要给夏洛特最好的生活,绝不会让她遇到母亲的那种遭遇。

那么,玛蒂尔达又该怎么算呢?难道这就不是一种背叛吗?他心里突然有一个声音冷冷地嘲讽了自己。而且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从结果而论,其实我也是个混蛋吧……他无奈地想。

然而,即使他知道这很矛盾,但是却仍旧想要继续和玛蒂尔达的秘密关系。

也许这很过分,但是他已经别无选择了——说也许很可笑,但是,这两个人他都爱,一个都不想放手。

男人,不就是如此贪心的生物吗?我就是要都攥在手里,怎么了?再说了,大家谁不是这样?

一股自暴自弃式的豪气突然从他心中冒了出。

“我……我们已经认识二十三年了,接下我还会与你共度一生,如果你不反对的话……”夏洛特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

“我当然不会反对了!”他沉声回答,声音很大。“好吧,你不就是想要知道我瞒住了你什么吗?那我就告诉你吧!”

他伸手抓住了夏洛特的肩膀,然后强行将她扳了过,面对面地看着她。

然后,他将自己最近碰到艾格尼丝以后的事情,全部说给了她听。

随着他的叙述,夏洛特的表情从疑惑变成了惊愕,最后变成了震恐。

“天哪,竟然是这么回事啊!”她惊呼了出,然后伸出手,怜惜地抚摸了一下夏尔的脸,“这个人……她找你父亲就算了,还这样打你!她还真是狠手啊!”

出于女性的立场,她对艾格尼丝的行为并无太多不满,只是不喜欢她如此打夏尔而已。

“没什么,就算还债吧。”夏尔耸了耸肩,“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这么愁眉苦脸了吧?实在开心不起啊。”

“我明白了,夏尔……”夏洛特叹息了一声,“对不起,真是辛苦你了。”

“没事,我们总是要辛苦点的。”夏尔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不再过问了,我今天得好好想想怎么帮你,今天就在我这儿好好休息下吧。”夏洛特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她紧紧地盯着夏尔,语气有些意味深长,“夏尔,你现在应该没有其他什么事情瞒着我了吧?”

“没有了,就这些。”夏尔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