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七章 提携与安心

第六十七章 提携与安心


                

就在和艾格尼丝达成协议、让她留在自己家里的第二天,夏尔就前往特雷维尔公爵府上拜访。

因为他和大小姐的事情人尽皆知,所以他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就直接被带到了公爵府内的会客室当中,而仆人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夏洛特——而夏洛特虽然对夏尔没有预先告知而突然登门拜访感到有些惊诧,但还是马上去迎接了夏尔。

只是,一看到夏尔现在的这幅模样,原本的满脸笑容突然之间就变了个颜色。

“夏尔,你这是怎么回事啊?”看着鼻青脸肿的夏尔,夏洛特有些惊诧和惶急地问。

“没关系,只是不小心弄的而已。”因为无法告知给她具体的原因,所以夏尔只好含混地糊弄过去,“不要担心,很快就会好的……”

夏洛特皱了皱眉头,走到了夏尔的旁边。

“别糊弄我了,不小心的话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她满心的关切,甚至还有些恼怒,“一定是和谁打架了吧?是和谁?”

这个问题当然夏尔是不敢据实以告的。

“也没什么啊,真的只是一些小事而已。”夏尔摆了摆手,叫她不要再追究这个问题,“好了,别谈这个了,好吗?”

他的态度让夏洛特有些疑惑了。

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和人起了冲突吗?

还是……和谁在社交场上争风吃醋然后打了架?所以不敢跟我提?

这个事真得好好看看。

虽然内心如此猜测,但是她表面上仍旧不动声色。只是有些心疼地看着夏尔脸上的那些淤青。

“真是的,好不容易到了现在的地位还要老是跟人寻衅滋事,你还真的是一点自觉都没有啊?”她略有些责备地拿起了手。抚摸了一下那些仍旧肿起的地方,“你看你闹成这样,怎么去办公事?”

“这样当然没法去办公事啊,所以我已经跟部里告了假了,这几天都不用去……如果有什么重要的公文,我的秘书会直接带过给我的。”夏尔微笑着回答,尽量淡化她的担心。“所以我今天才跑过了啊。”

“那你以后就小心点,别老是闹出乱子。真是的,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老是不正经。”夏洛特微微皱了皱眉。“你要是有了什么闪失,那得给大家添多少麻烦?”

“好好好……我明白。”因为心里知道夏洛特责备得有道理,所以夏尔只能不停点头。

“对了,你今天突然跑过是有什么事情?”数落了夏尔好一会儿之后。夏洛特总算问起了夏尔今天的意。

“啊。我就是想找你父亲。”夏尔马上回答,“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问问他。”

“重要的事情?哦,那好,正好他现在还在家,我等下就带你去找他吧。”夏洛特点了点头,然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她突然又看着夏尔。“夏尔……对了,有件事……有件事恐怕……恐怕我得跟你说说。”

“嗯?什么事情呢?这么欲言又止的。”夏尔有些疑惑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之前是想过阵子再告诉你的。”夏洛特又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下定了决心,“你还记得那个叫伊泽瑞尔-瓦尔特的年轻人吗?就是卡迪央王妃的私生子。”

夏尔的笑容微不可查地僵住了。

“啊,我还记得他,”片刻的滞涩之后,他貌似正常地点了点头,“他怎么了啊?”

夏洛特的表情一下就有些神神秘秘起。

“我从哥哥那里听到了一点消息……嗯,就是爸爸跟哥哥透过一点风声,然后他转告给我了……”她凑到了夏尔耳边,轻轻地说,“那个伊泽瑞尔啊,搞不好,就是你父亲的私生子……”

夏尔骤然睁大了眼睛,转过头看着夏洛特。

两个人四目相对,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一时间都有些尴尬。

“好吧,夏尔,其实这个事也不是很意外……”也许是为了安慰夏尔,夏洛特的语气放轻柔了许多,“我前阵子就已经在怀疑了,那位王妃看上去跟你的父亲渊源很深,而她又把自己的私生子托付给了我们家,看上去里面肯定有什么隐情……只是因为当时不太确定,所以才没有跟你说而已。”

夏尔没有回答。

“好吧,其实你太在意,我只是因为担心搞出什么怪事才跟你说一声而已,你不用管他……一个私生子影响不了你什么的,你如果不喜欢就当他不存在好了。”夏洛特继续安慰着,“在社交界混迹了这么久了,这种事我们不是已经见多了吗?虽然发生在自己身上有些难受,但是也不用过于放在心上,我爸爸也说了,他告诉我们只是为了让哥哥不要欺负他而已,顺便给他提携照顾一下,绝不会让他妨碍到你……”

“这个我倒并不担心。”沉默了许久的夏尔,终于开了口,但是神色明显凝重了许多。“这件事我现在已经知道了。”

“什么?你知道了?所以,今天你是为了这事找爸爸的吗?”夏洛特十分惊诧。

“嗯……也算是一部分原因吧。”夏尔苦笑了起,“好了,快带我去吧。”

“那好,我们赶紧过去吧,爸爸中午还有事要出去,我们得抓紧时间。”夏洛特拉起夏尔的手,不管不顾地在府邸当中穿行而过,一路向自己父亲的书房走了过去。

……………………

和夏洛特一样,一看到夏尔现在的这幅模样,小特雷维尔公爵也是一副大为惊诧的样子。

于是夏尔也只好和之前一样糊弄了过去。

“夏尔,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不再关注夏尔的伤势之后。堂伯问起了他的意。

而夏尔突然却有了些迟疑。“嗯……”

“我不能留在这里吗?”夏洛特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夏尔,今天说的事。是我不能知道的吗?”

这种略带着质疑和震惊的眼神,让夏尔心里一阵不好意思,但是因为这件事只能保密,所以他也只好带着歉意笑着拍了拍夏洛特。“夏洛特,今天的事情特别重要,而且……而且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才不想让你知道。请谅解一下好吗?好吧,你先去等等我,回头我过找你。我们好好聊聊……”

夏洛特歪了歪头,还是闹不明白夏尔到底在闹什么——难道我们一家人干过什么好事吗?

不过,看到夏尔的样子,她也就不再坚持了。“好吧。我先回去了。等下你过找我吧……”

她故作轻松地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今天的夏尔好奇怪啊,看上去有很多事情瞒着我的样子,这可不行……她心想。

“夏尔,到底有什么事啊,居然这么郑重?”等到门关上去了之后,夏尔的堂伯满腹狐疑地看着夏尔。

还没有等夏尔回答,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是菲利普还是夏洛特把那个伊泽瑞尔的事情告诉你了吗?真是的,这些小孩子到底急个什么……我又不是不肯告诉你。”

“是的。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夏尔摇了摇头,“不过,不是他们告诉我的。”

“不是他们说的?那是谁呢?”小特雷维尔公爵有些惊奇,“难道,王妃自己告诉你的吗?”

“不,是另外一个人……”夏尔轻轻叹了口气,“是艾格尼丝告诉我的。”

“艾格尼丝?”先是有些迷惑,但是他最终还是反应了过,“是爱丽丝的妹妹,你的那位姨妈?那个小姑娘告诉你的?怎么连她都知道了?”

连堂伯的这一连串反应当中,夏尔终于能够确定,看他也不知道太多内情。

顿时,他心里松了口气。

“是的,就是她,她现在在我们家做客,然后告诉了我很多东西。”夏尔点了点头,“就是她告诉我,卡迪央王妃是我父亲的旧情人,而他们有一个私生子……”

“哎,确实是这样啊……当年他们的关系十分亲密,让人羡慕极了。”小特雷维尔公爵长叹了口气,好像在缅怀过去的时光似的,“那时候,我们大家都很仰慕王妃,而最后只有你的父亲把上了手,所以当时我们都嫉妒死你父亲了……哎,没想到一晃就这么多年过去了啊!”

“所以,你才会那么看重那个伊泽瑞尔?”

“是啊,我怎么能不看重呢?虽然刚刚得知的时候吓了一跳,但是转念一想……他怎么算都是她和我堂弟的儿子啊,难道不应该提携一下吗?”堂伯干脆地回答,“就算不姓特雷维尔,他终究也留着我们一家的血嘛,稍微帮下忙也是应该的。当时我就是怕你多想,再加上王妃再三叮嘱,所以我就没有跟你们说了,这还真是抱歉……”

如果一早就告诉我这些事情,有好多事情就都可以避免啊……夏尔在心里长叹了口气。

可是,对这位完全懵然无知的堂伯又能多说什么呢?

“所以,他其实是我的弟弟了?”带着一种茫然,他微微皱了皱眉。

“怎么,你不喜欢?”堂伯有些不解,然后拍了拍夏尔的肩膀,“好吧,孩子,这种事没什么的,如果你要是觉得不能算兄弟,那就不用当做兄弟看了,只是一个和我们家有点关系的普通人而已……还是说,你觉得他很碍眼,不想让他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不,不用这么做,你就继续帮他的忙吧。”夏尔连忙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是对这个“弟弟”有什么恶意,“你先提携一下他吧……如果可以信任到时候我也会帮他忙的,毕竟多一个可用之才也没什么不好。”

虽然并不能完全不当做一回事,但是他对那个人确实没有多少感情,当成亲弟弟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没有感情是一回事,在不妨碍到自己的前提下帮一下忙,又有什么不行呢?

“你要是能这么说那就太好了,我还真怕你想不通呢。”堂伯又笑了笑。

然后,他的笑容马上僵住了。

“我,主要是想说,我见过父亲了。”夏尔突然抬起了头,盯着自己的堂伯父,“就在前天。”

“你父亲!?”对方失声喊了起,“你见到了他了?这……这怎么回事?”

“在之前,你已经和他见了面了吧?”夏尔仍旧逼视着他,“但是没有告诉我们。”

“可是这是他要求的啊!他说不想打搅你们的生活!”小特雷维尔公爵马上回答,无意中承认了自己曾见过了堂弟的事实。“我倒没想到他却自己主动跑去见你了……对了,他现在跑哪儿去了,我好久没有见过他了啊?”

他倒不是主动跑过见我的……夏尔当然不至于将这句话讲出了。

“嗯,我们兄妹两个都和见了一面,”他努力以淡定的语气回答,“然后谈了一下,最后他好像感觉心愿已了,所以决定再度离开法国。”

“又要离开了吗?”虽然有些意外,但是堂伯到并不感到特别惊奇,“好吧,他反正就是这么喜欢浪荡,随他去吧。这样也好,也不用给你们造成什么麻烦。”

“是啊,这样也好。”夏尔点了点头。

他终于放心了。

经过了这么多的试探之后,夏尔终于心里有了断见——看特雷维尔公爵一家,确实和父亲、乃至父亲当年的那些事牵涉不深,了解的情况也并不多。他的未岳父,只是基于当年的堂兄弟感情,才帮助了父亲并且对自己隐瞒而已,对其他的事情都知道得不多。

也就是说,他们威胁不了自己。

一种莫名的轻松感,终于让他紧绷的精神松懈了下。

“如果以后再有什么事,只要牵涉到我,一定要先告诉我,好吗?”带着一种虚脱的神情,他无力地叹了口气,“不管是谁要求隐瞒,一定要告诉我,不许再隐瞒了!”

“有必要说得这么严重吗?”他未的岳父哑然失笑。

“就是有这么严重。”夏尔严肃地回答。“否则,我下次绝对不会原谅您了。”

看着夏尔如此严肃的神情,小特雷维尔也慢慢凝重起。

“哎……真是不宽容的孩子,好吧,你说了算。”

这样就好。

夏尔终于笑了起。

“谢谢,再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