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三章 湮灭

第六十三章 湮灭


                

向看门人通报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对方赶紧跑过去通报,不一会儿之后,面带诧异之色的他马上就赶回了,然后打开了门让夏尔进去。

而在他旁边则另外跟着一个仆人,带着夏尔朝里面走了进去。

夏尔沉着镇定地朝他们点头致意,然后悠然在仆人的带领下走了进去,然后不时地四处扫视,观察这座府邸内部的格局。

虽然两家其实相隔并不是特别远,虽然这座府邸他很小的时候曾经被带过好多回,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已经失去了所有有关于此的记忆。

经过了一段不长的小径之后,他到了宅邸之前,这座宅邸的大门装饰了两根砖砌的大柱子,撑着可以过车马的游廊。门外是十多级台阶,台阶下而有一列柱廊。首先是一座宽敞的前厅,铺了砖石地板,其中有两扇落地窗开在侧边,构成了两扇门,直接通向旁边的花园。

而夏尔就跟着仆人走上了台阶,最终走到了大门之前。

很遗憾,并没有人迎接他。

如果是过去的他,一定会为这种有意的怠慢而感到十分生气,不过,现在因为知道其中的理由,所以夏尔也并不为这种有些失礼的接待而感到不快。

他闷声不响地跟着仆人一路走了进去,然后沿着走廊走到了书房当中。

他并没有等上多久,很快。书房的门就重新打开了,然后,一个穿着便装、留着棕色短发而且身形高瘦、脸色有些虚弱的中年人走了进。

虽然不认识。虽然没有人介绍,但是这个中年人,想必就是母亲的弟弟、艾格尼丝的哥哥,新近承袭了德-诺德利恩公爵的艾尔温-德-诺德里恩先生吧。

小时候应该抱过很多次自己,夏尔心想。

然而,外甥与舅舅的初次见面,却出乎意料的冷淡。互相打量了一番之后,并没有一个人先出声打招呼。

“先生,艾格尼丝有没有跟你们说清楚呢?”沉默了许久之后。德-诺德利恩公爵用这句问话作为了亲人之间多年第一次对话的开场白。

虽然这句话有些突兀,但是夏尔却仍旧保持着镇定。“先生,我不知道您指的是哪些事,但是我已经知道了。您一家人掌握着一些……嗯。一些足以证明我父亲当年干过一些荒唐事的证据。”

“嚯!一些荒唐事!”舅舅略带夸张地喊了出,“你们特雷维尔家族就是这样看待杀人的吗?”

“这是一个意外,先生,没有人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夏尔叹了口气。“而我……今天我过,就是为了给这个不幸的事件画上最后的句号,以免它让大家继续不得安宁的。”

“我们同样也希望画上一个句号,不过却被您给阻止了。”中年人略带嘲讽地回答,“艾格尼丝呢?她没有跟着回吗?”

“她留在我家做客了。恐怕要玩上一段时间才能回。”夏尔冷静地回答。

片刻之后,这位公爵才明白夏尔所说的话的真实含义。

“您……您把她……给?”

“没错。虽然经历了一些无谓的争执,但是她最终还是同意留在我家做客了。”夏尔淡然地点了点头。

当然了,绑都被绑了还能有什么不同意的呢?

一丝恼怒掠过了这个中年人保养极好的脸,他的额头甚至也迸出了青筋。

“倒真是一家人啊!哈!怎么?想威胁我们吗?”他低喝了起,怒气冲冲地看着夏尔,“我奉劝您赶紧把她给放回,不然我就……”

“就将我父亲的那些罪证都给公布出吗?”夏尔反问。

“您都知道了还用我说?”

“恐怕我不能让您这么做。”夏尔冷笑了起,“而且,您真的希望那么做——然后同我成为死对头吗?”

“您觉得我害怕您?!”公爵皱起了眉头,“看没法跟您说话了,您赶紧滚回去吧,把艾格尼丝放回,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

“不不不,就我看,现在的形势反而对我们有利。”夏尔平静地回答。

“最为冲动也执著的艾格尼丝已经丧失行动能力了,所以我们可以心平气和地谈一谈,谈一些男人的话题。妈妈的事情已经是历史了,我们男人应该着眼于未,做一些有建设性的事情,不是吗?”

“您在说什么鬼话?”

“我的话已经很清楚了,我们这样决死斗争,除了两败俱伤,让悲剧更加延续之外,又有什么意义呢?德-诺德利恩家族难道还能经得起这样的斗争吗?”

中年人眼中骤然闪过了一道厉芒,但是却停下了怒吼。

“怎么,您在威胁我们吗?”

“不是威胁,我不想威胁任何人……”夏尔摇了摇头,“相反,我想帮助您,让您,我的舅舅,重振家业。难道这样做了之后,我还不能得到您的原谅吗?”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他的舅舅没有说话了。

“您一直保持了缄默,这说明,和艾格尼丝不一样,我的外祖父,还有您,并没有感情用事,将仇恨摆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您看我说得有道理吗?”夏尔紧紧地盯着对方,“既然这样,现在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就此话题好好谈一谈呢?毕竟,不是我自夸,我现在应该也有了一些帮助您的资本。”

作为旧贵族,这个家族倒也善于审时度势,在路易-菲利普国王赶跑了波旁王家篡位成功了之后,很快就改换门庭投到了新王朝的麾下,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继续维持着富贵,新国王重用了他们,还将外公继续任命为贵族院的议员。

然而。等到二月革命爆发之后,这种审时度势突然又变成了投机错误了——新成立的共和国废除了贵族院,而很快重新得势的正统派贵族和波拿巴党人,自然谁也没有重视过这家人——很明显,他们也就从此失势了。

在路易-菲利普国王已经猝然离世的今天,即使不用夏尔这种后世的穿越者,大概他们也能明白。这种失势状态,恐怕还要延续很久吧。

那么,很明显的。没有一个政治家族会甘心于失势——这个地方倒是可以作为突破口。

或者说,从他的那一刻一开始,他的舅舅就在等着这句话了?

好吧,这种事也不用追究了。

“那您打算怎么做?”沉默了片刻之后。他终于问了出。

“我想我说得十分清楚了……您难道没有听清楚吗?”夏尔微微笑了起。“虽然现在没有贵族院了,但是在法兰西那伟大的官职预算表上,还有不少的星辰可供摘取。而我,您也知道,我追随的那位大人物,在可以预见的将,必将成为这些星辰所拱卫的太阳……”

中年人阴晴不定地看着夏尔,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们是男人。男人之间可以直接一点,先生。我就想问您。要您将这些不愉快忘记掉,把东西交给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星辰?对此,我可以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夏尔盯着自己的舅舅,说出了最重要的一段劝告,“对妈妈的悲剧,我当然也同样感到悲哀,但是……那毕竟已经是历史了,我们要向前看,我们各自都背负着一个家族在前进,需要履行自己的义务,所以,我不觉得我的提议有什么对不住您的,不是吗?”

“您想要用此收买我们吗?”

“我并不是如此想的,”夏尔摇了摇头,“我只是想要铲除掉那些威胁掉我的东西而已——我想您应该不想成为那种东西。至于艾格尼丝,如果她之后想要报仇的,尽管去找我的父亲报吧,只要她找得到就行,我救了我的父亲一次,已经履行完义务了,之后我再也不想管了。”

他的这席话,犹如最后一个秤砣,彻底压下了天平的一端。

“那么,先生,您打算要怎么实现您的承诺呢?”诺德利恩公爵犹疑地看着夏尔,“不要跟我说什么承诺,那种东西,我们都知道,完全靠不住。”

夏尔貌似为难地低下了头。

“现在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星辰能够让您满意,而且我的影响力也做不到让您予取予求……我们约定一下吧,两年之内我会为您谋到一颗您心仪的星辰。”

听到这句话之后,他的舅舅嘲讽地笑了起,他刚想说些嘲讽的话时,夏尔继续说了下去。

“但是,我也知道,这种承诺约束力有限。所以我们不妨这样吧——我给您写一张欠条,约定两年之后还款,如果到时候我为您谋不到这样的位置,我就给您付钱……”

然后,夏尔不再说话了,他让舅舅自己掂量一下。

大家是拼个你死我活,还是按我的安排?

他认为,有理智的男人都知道该怎么选。

沉默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到夏尔几乎以为他的舅舅不想认同。

“三百万。”但是,他最终还是说了出。

“嗯?”

“就按您说的办吧,您在两年内给我某一个职位,我给您那些东西。”公爵紧紧地盯着夏尔,“然后,写一张欠条给我,约定两年之后还款,金额就定在三百万。”

“三百万?这么多?”夏尔对舅舅的胃口之大有些惊奇。“一百万。”

“我可是出卖了自己的姐姐和妹妹呢,先生,难道我不应该为此更多良心上的代价吗?”诺德利恩公爵冷笑着问,“况且,就我个人看,其实我并不想收到这笔款子的,我更愿意您努力,完成您的承诺,这只是一个保险而已。亲人之间不应该过多地讨价还价,您说呢?”

亏你还能一脸正经地把这种话说出口。

“好吧,二百万。不能更多了。”夏尔皱了皱眉头,仿佛是提醒对方不要太贪心,“一百万一个人。再怎么看也够了吧?”

无论从任何方面看,三百万法郎都是一笔巨款,几乎可以让任何人为之动心了。

“先生,我们是在谈感情,您不要这样!”但是,他的舅舅仍旧不依不饶,“况且。这其中还有一个人呢,您的那位未出世的妹妹,不也能算一百万吗?”

夏尔满怀着厌恶地看着对方。但是他心里在筹算了良久之后,却觉得这样的结果倒是可行的。

也就是说,这两家人达成了交易,如果在两年内夏尔不能为他们谋到足以满意的官职的话。他们就要收取三百万法郎的欠款。以抵偿政治上的失意。

我的前途,怎么也不止三百万吧……夏尔心想。

虽然这种感觉并不好受,不过如果能够稍微弥补父亲对母亲所犯下的罪孽的话,倒是也并非不能够接受。

再说了,这样的结果,总比抄家伙杀光舅舅一家然后抛下一切远赴美洲要划算得多。

心里打定了主意之后,他面上还是装作犹豫了许久。

“好吧,三百万就三百万吧。”最后,他厌恶地别开了脸。好像已经羞于讨价还价似的,“不过,我事前也要说清楚,我这样做已经表现出我最大的诚意了,如果你们耍花样,又想要官职又想要欠条,哼,那么我就绝对不会留情了!”

“我还是那句话,希望您不用付出这笔款子,对我们说,职位更加重要。只要拿到想要的东西,欠条我们立马就毁掉。”公爵微笑着回答,“至于您,先生,我们没有理由非要置您于死地不可啊?毁掉您的前途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当年我们都没有做,现在就更加没理由了。”

接着,他长叹了一口气,“哎,当初把事情弄清楚之后,我的父亲十分生气,想要找你们的麻烦,结果被我的妹妹给拦阻住了,她说她会一个人解决这件事,叫父亲不要声张,免得影响到您未的前途。”诺德利恩公爵笑着朝夏尔摊了摊手,“现在,她对您的爱护却得到了您这样的回报,真不知道她此刻的心情到底怎么样呢?”

还能怎么样呢?

夏尔只能轻轻耸了耸肩。

“您说得我都快感动了。再说了,这些东西,现在不是已经产生了在血之外,意想不到的价值了吗?”

“哼,您倒是能说会道啊。”公爵看着他的目光有些复杂。

既有嫌隙,也有厌恶,还有忌惮,但是在最深处,却夹杂着一丝丝欣赏,似乎是对夏尔的行事之果决,手段之大方感到很钦佩似的。

“哼,我就知道,特雷维尔们,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说完这句话之后,他重新走了出去。

……………………

等到公爵重新回到了书房之后,他的手上已经多拿了一个小匣子。

“先生,我们一物换一物吧。”他冷淡地说。“您要的东西都在里面。”

“很好。”夏尔悠然拿过了这些纸笔,然后刷刷刷地写下了一张金额三百万,约定在两年之后了结的欠条。

然后,两个人就互相交换了手中的东西。

舅舅交给他的匣子里面,装着的是一大叠的文件。

夏尔一张张地拿起看,这些泛黄的纸张上面,记载有当时医生的证言,有当时负责调查的警察的记录,甚至还有特雷维尔家族之前雇佣的仆人的供述。

十分详实,也足以互相证明。

也就是说,即使以21世纪的眼光看,这都是足够清晰的证据了啊……夏尔在心里评判了一句。

哼,但是它们再也没有机会重见天日了。

他点起了蜡烛,然后将这些东西当着自己的面付之一炬。

直到缕缕青烟消失之后,他才重新看着舅舅。

“还有一样东西,我也要带走。”

“什么?”

“我母亲的遗骸,或者骨灰。我个人觉得,她还是重新葬回原本的地方比较好……”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加了一句,“还有那一个。”(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