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一章 计议已定

第六十一章 计议已定


                

某一年,某一天

在黄昏的夕阳下,一位少年趴在了地上,不住地喘息着,一副因过度运动而带的虚脱模样。

他上身只穿着一件衬衣,而且看上去皱巴巴的,好像被水浸湿了一遍一样,可想而知到底刚才进行了多么剧烈的运动,出了多少汗。

而就在这个少年的旁边,站着一位年轻的女士,她手里拿着一柄侧边和顶锋都没有开刃的细剑,正面带笑容地俯视着这位少年。

她的笑容里面充满了嘲讽,但是偏偏又暗藏着某些期许和鼓励。

“夏尔,站起,像个男子汉一样!别趴在地上,再啊!”

“不,我不起!我起你还不是要打我!”少年的回答充满了怒气和抗拒。

“你以为,一直这样趴在地上,我就不打你了吗?”

“……可恨……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报仇的!”

“哦?哈哈哈哈哈哈,我倒是等着看这一天呢!不过,看你这么弱的样子,怕是再过三十年也不是我的对手吧?”女士恶笑了起,然后故意用平薄的剑身拍了拍少年的脑袋,犹如用教鞭教训无知孩童的老师一样。

也许,这种挑衅,并非是恶劣情绪的故意发泄,而是为了刺激这位少年,让他更加奋发努力吧?

“别小看我啊!你给我等着!”少年心头一怒,然后几乎从体内榨出了残余的最后力气,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挑战式地瞪着她。

“很好!”仿佛是赞赏他的勇气似的,她笑着点了点头。

接着,没有丝毫的延迟。她手中的细剑又挥了过。

然后,毫无意外地,他又挨了一顿打。

这是,多么值得珍藏的回忆啊。

……………………

就在这段久远的回忆的末尾,一直都趴伏在桌案上昏睡的夏尔终于清醒了过。

虽然额头还在隐隐作痛,但是他感觉已经好了很多。

他掏出怀表看了看,自己大概休息了三个小时左右——也就是说。现在大概是中午时分。

很好。

他将怀表收入怀中,然后潇洒地从椅子上站了起,然后径直地走了出去。

按理说现在已经午餐时间了。但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特雷维尔侯爵最近一直都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享用午餐,所以夏尔径直地沿着楼梯走上了楼,向他的卧室走了过去。然后轻轻地敲了敲门。

“谁啊?”

“是我。爷爷。”

“哦,夏尔啊,有什么事?进吧。”爷爷的声音稍微有些虚弱,不过精神倒也还算健旺。

夏尔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打开了门。

“夏尔,出什么事了吗?”虽然夏尔已经努力让自己看起很平静,但是特雷维尔侯爵仍旧敏锐地发现了他神态之中的凝重和不安。

“是的,出了事了。”夏尔微微躬了躬身。“而且是很严重的事情。”

说实话,现在他心里是有点气的。因为很显然老侯爵在之前没有将所有的真相都告诉他。但是,即使如此,他仍旧对爷爷保持着应有的尊重。

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老侯爵的神情马上也变得严肃了起,好像瞬间就变成了临战之前的将军了一样。

“那么有多严重呢?详细地跟我说说吧,我们一块儿解决。”爷爷摊了摊手,示意夏尔坐下好好说。

但是,夏尔并没有顺从他的指示,而是仍旧站在床前,直视着对方。

“就在刚才,我们家了一个访客。”他努力让自己的神色显得自然一些,“这个人……严格说还是我们的亲戚。”

“谁?又是打秋风的亲戚吗?那随便应付一下就好了吧。”

“她是艾格尼丝。”夏尔低声回答。

“艾格尼丝……?”老人先是有些迷糊地复述了一遍,然后突然睁大了眼睛,好像恍然大悟了。

接着,他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竟然是她?她干什么?”

“她找爸爸的。”夏尔简短地回答。

老人的眼睛骤然了,眼中迸射出了烈火一般的视线,也不知道是针对艾格尼丝还是针对儿子的。“找那个家伙?找那个家伙干什么?他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上我们这儿找有什么用?她想找的话自己去找!”

从爷爷这么激烈的反应看,夏尔明白了父亲确实没有重新联系他。不过这也很容易理解吧。

他轻轻地咬了咬嘴唇。

“实际上……实际上,爸爸已经回了,而且还因为受伤,落到了我的掌控之下。”

接着,在老人投射过的凌厉视线下,他将这两天所有有关于父亲的事情,都原原本本地说给了爷爷听。

听着夏尔的叙述,爷爷的表情也在剧烈变幻着,由最初的平静变成了阴沉,由阴沉变成了恼怒,最后,当听到了夏尔说到父亲当年离家出走的理由时,他积蓄已久的愤怒,终于如同火山喷发一般迸发了出。

“这个混账儿子!这个混蛋!我早就知道了,他只想着寻欢作乐,一点也没有把其他人放在心上!

我花了那么多辛劳把他养大,算是白费心!我给他优裕的生活,我让他可以随心所欲,我还帮他逃脱了大难,可是在责任面前,他像狗一样地逃走了!逃走了!结果还在那里自鸣得意!”老侯爵一边骂一边抚弄着胸口,显然差点背过气去了,“这个家伙平生只做对了一件事,那就是留下了孩子然后滚蛋!”

因为担心他出事,夏尔连忙走到了他跟前。伸出手轻轻地抚弄着他的胸口。

“真可惜他没被艾格尼丝打死!这样也少给我惹点麻烦!”这个已经对儿子绝望了的老人,犹自愤愤不平地痛骂了一句,然后抬起头看着夏尔。“你赶紧把他打发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他!”

“我也是这么想的,爷爷。”夏尔点了点头,“我打算让他养好伤了就离开这里。”

“这正好,反正他不是过惯了浪荡生活吗?”老人恨恨地挥了挥手,好像再不想谈他了一样,“那艾格尼丝你打发走了吗?”

“不。我没有打发走,我把她留下了。”夏尔平静地回答,“她好像已经知道了很多东西。还掌握了一些证据,所以刚才在威胁我,叫我把爸爸交出去,否则就把这些证据都公布出……”

“那就别让她走了!”老人打了一个激灵。然后看着夏尔。“快去拦住她!这些东西都不能再见天日了,否则对你是个大麻烦。”

“说的对,是个大麻烦,所以,我已经把她留下了。”夏尔耸了耸肩膀,“她现在还在昏迷当中,被绑在了楼上,等下如果您想的话。可以去见见她。”

老人瞠目结舌地看着夏尔。

沉默了片刻之后,他赞许地拍了拍夏尔的手。恭贺他毫不犹豫地又成功地干成了一件坏事。

“干得好,夏尔,果然是我的好孙子。那么,我们接下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在此之前,我也想问您一件事。”

“还有什么事比现在更重要?”老人有些惊奇。

“确实非常重要。”夏尔静静地看着老人,注意着他的所有表情变化,“艾格尼丝说她为了迁走母亲的遗骸,曾经打开过母亲的棺椁……然后,她说她看到了另一具遗骸……准确地说,是一具婴儿的遗骸……”

老人的手猛得一抖。

这个反应……看是错不了了。夏尔在心里叹了口气。

“请问,对此您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吗?就我个人的看法,她好像不是开玩笑的……”因为心里有些气,所以夏尔的语气也忍不住生硬了一些。

老人的表情变幻不定,好像在纠结着什么,最后,他垂下了视线然后长叹了口气。

“夏尔,抱歉。”

“我觉得,在道歉之外,您更应该跟我详细说明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尔仍旧看着老人,不过语气还是放缓了一些,“您要是跟我多说一些,也许我就不会作出一些错误的决定了……当时芙兰也在场,听到了艾格尼丝的那些话,爷爷。”

“什么!”老人顿时大惊失色,然后咒骂了出,“该死!”

接着,他的面孔骤然抽搐了起,好像被这些坏消息打击得不清。

夏尔见状也没有再逼问,只是静静地等着。

“哎,事到如今我还是全说了吧,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沉默了许久之后,老侯爵终于又长叹了口气,“大致的经过我已经跟你们讲过了,没什么再好说的了,那个混蛋失手害死了自己的妻子,确实是失手而不是故意的,而爱丽丝因为一直剧烈的挣扎和早产,所以人连孩子都没有保住……哎……”

“那之后呢?”夏尔心里一紧。

“之后,那个混蛋抱了一个孩子过,说是干脆让她代替爱丽丝的女儿算了。我刚开始是反对的,不过后看他坚持,于是也就同意了……”老人伸手捂住了头。

“就是芙兰吗?那……芙兰到底是什么历呢?”

“那就是芙兰……不过其他的东西他也没跟我说,我问他也不提。我看是个女孩子,不会影响到你,再加上也确实一直想要个孙女儿,所以就同意了。”似乎是想起了当年的事情,老人又叹了口气,“不管婚前婚后,他一直和很多女人有染,没准就是和谁的私生女儿吧……也没准是真的从别人家抱养过的,反正他这辈子净是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谁知道他呢!”

随着老人的叙述,夏尔的心情也一路跌落了下。

“可是这些东西您一直都没有跟我说,要是早说了的话。我怎么会干下蠢事?”最后,他低下头叹了口气,“我个人倒是无所谓。反正不管怎样我都会将她当成妹妹看的,可是现在……现在她该受到了多大的打击啊?!最近她的心情一直都那么糟糕,还要……还要受这样的打击……”

“夏尔,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但是……但是也请体谅一下爷爷吧。”老侯爵颓丧地摇了摇头,“这种事,我当初是觉得。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提的了,芙兰已经是我的孙女儿了,还这么可爱。我怎么舍得……舍得告诉她这些事情?还有,我也是怕……怕你们兄妹闹了矛盾。”

感受着爷爷的眼神,夏尔一时间也没有了言语。这种解释中略带着哀求的眼神,是夏尔之前所从未碰到的。

也许最初他曾经对芙兰抱持了某些疑虑。但是在多年的相处当中。这个老人早已经抛下了其他的顾虑,全心全意地将芙兰看成了自己的孙女儿,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担心夏尔有别的想法,会让孙女儿吃了亏,所以才会对他隐瞒吧。

“可是,您倒是小看我了,我怎么会对她不利呢?现在。就算没有血缘又怎么样,我是绝不会抛开她的。您不用担心。”夏尔苦笑了一声,然后重新捏住了爷爷干枯的手,“好吧,好吧,算了,事到如今再说这些话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们从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上转开吧……现在对我们说,解决艾格尼丝的那些问题至关紧要,不是吗?”

“你说得对,夏尔,我们不要再提这个了。”祖孙两个很快就达成了默契,从这个略有些可怕的话题上逃开了。

情况也确实刻不容缓——艾格尼丝掌握了一个足以让他们不说完蛋、至少也要灰头土脸的炸弹,他们必须马上想个办法,让这个炸弹早点消弭于无形。

“艾格尼丝那个小姑娘,我虽然没见过几次,但是能够看出,她不是个蠢姑娘。”特雷维尔侯爵微微地沉吟了起,“她既然胆敢一个人跑过,那么肯定是有什么依仗的,绝不会说只要我们把她制服了就没有事了。”

她已经不是小姑娘了吧……夏尔在心里苦笑,不过这种问题就没有什么好争议的了。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夏尔也点了点头。

“那么,她肯定是把证据藏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一个至少不用担心被我们强行解决的地方。”

“而且这个地方的人,会敢于、而且有能力冒着得罪我们的风险,将这些东西统统都抖落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夏尔也接上了一句。

接着,祖孙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似乎想到了一块儿去了。

“诺德利恩家族?”他们两个人同时说了出。

“没错,应该就是这样的。”老侯爵马上点了点头,说出了自己想到的一切,“之前,应该是诺德利恩家族收集了那些证据,然后艾格尼丝才会得知这一切,然后……她才会跑出国去追杀那个混蛋。”

“肯定是这样!”夏尔握紧了自己的手。

那就得想办法解决了。

除了母亲之外,他多年跟母亲那一家往极少。只是因为一些社交场上的流传的新闻,才得知自己外公已经死了,现在继承了他公爵爵位的是自己的舅舅——虽然已经忘记了他的名字,但是要查出还是很简单的,随便翻一翻贵族们的年鉴就行了。

而既然之前十几年他们都没有说,那么之后他们也有可能不说出——只要想办法交涉的话。

蓦地,他想起了之前听到的关于外公家的另一个传闻——自从革命之后,七月王朝的贵族院被废除了,而他们家的议员席位也随之消失,家族地位也随之一落千丈。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也不是没有交涉的余地啊……

“等下我就去拜访他们家吧。”打定了主意之后,他低声说。

接着,他的脸上露出了和煦的笑容。

“但是……在这之前,我还是去看看艾格尼丝吧,她应该已经饿了吧?我给她送点吃的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