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八章 同心协力

第五十八章 同心协力


                

当夏尔走出房间的时候,他发现孔泽和仆人都等在门外,担心地看着自己。

他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然后重新打起了精神。

“你和人一起守在这里,等候我的指示。”夏尔看着孔泽,“不要让任何人再接近他。”

“好的,我明白。”没有经过任何质疑,孔泽直接领命,甚至也不多问一下他打算怎么处理。

然后,夏尔做了一个手势,让仆人跟他一起离开。

“少爷,这件事要不要跟老爷说?”仆人亦步亦趋地跟在夏尔后面,小心翼翼地问。

“不用了,一切都让我解决。”夏尔生硬地回答,“记得守口如瓶。”

如果说的话,恐怕只会惹他更加伤心吧。

“是。”只犹豫了短短一会儿之后,仆人躬身应了下。

在这对父子之间,到底孰轻孰重,他自然早已经有了答案。既然未的主人已经下了这样的命令,那么就算看上去再怎么不合情理,他也只能服从。

………………

当夏尔重新回到了侯爵的府邸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生理上对休息的渴求、心理上的重大打击,混合在一起变成了难以遏制的疲惫感,让他只感觉眼皮好像有万钧之重。

但是回到了卧室之后,他却怎么也无法入睡,各种思绪都重重地压在他身上。今天碰到的事,听到的“父亲”的那些话。犹如在深湖上投下的一枚枚石子,激起了道道涟漪,搅得他不得安宁。

该怎么办?他不断地扪心自问。

虽然第一次见面就对“父亲”观感十分恶劣。但是确实没有理由见死不救,不过,夏尔的这种报答,正如他自己所说,只想以这唯一一次为限了。

那么,要达到这个目的,至少就要让一段时间内拖住艾格尼丝。让她不要再找上父亲,以便让他有个逃离的时间——而且需要的这段时间恐怕不短,因为父亲需要治伤。

他感觉到了一阵头疼。

但是他仍旧不敢休息。他必须早点想出对策。

发现是孔泽救下父亲之后,没准艾格尼丝就会直接找上门,到时候必须想出一个应对的办法。

那么,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他陷入到了深深的思索当中。清凉的晚风不停地经过窗户吹拂到他的脸上。但是他浑然未觉。

这一夜他通宵都没有睡。

等到第二天早晨时。他匆匆梳洗了一下,然后走到了餐厅当中,而这时他的妹妹早已经在餐桌边就坐了——而他们的爷爷则因为身体缘故,今天没有吃早餐。

这样正好。他心里也松了口气。

“先生,您怎么回事?”看到夏尔这眼圈发红的疲惫样子,芙兰又惊奇又是心疼,“昨晚没有休息吗?”

“哪里还睡得着啊!”夏尔苦笑了起,然后朝妹妹摊了摊手。“快点吃完吧,芙兰。我有件重要的事情想要跟你说。”

没错,他想要将这些事都告诉自己的妹妹。

夏尔昨晚想了半晌,最后还是觉得,如果既不想同姨母翻脸、又想暂时保全住局面的话,最好还是用亲情攻势打动艾格尼丝。

而如果用亲情的话,就只能由自己这种小辈劝说了——那么叫上芙兰一起的话,可以大大增加成功率,毕竟芙兰小的时候艾格尼丝特别疼爱她,如果芙兰流泪劝说的话,艾格尼丝应该会心软那么一点——希望如此吧。

另外,父亲回之后,她总该知道一点东西吧?再怎么说,也是她的父亲啊……

因此,昨晚思虑了许久之后,他最终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

“您想要跟我说什么呢?”芙兰疑惑地看着兄长,她嘴角上还残留着一些面包屑,看上去可爱极了。“很重要吗?”

“嗯,十分重要,所以你赶紧吃完吧。”即使是身处如此重压下,夏尔也还是忍不住笑了起。

“那我不吃了!现在就可以去说了吧!”芙兰拿餐巾抹了抹嘴,然后颇为欢快地跳了起。“走吧,先生……”

“嗯,好吧。”夏尔轻轻点了点头。

但愿你不会怨我。

……………………

接着,两个人一起走到了小会客室当中,然后夏尔将最近的事情——碰到小姨开始,到碰到父亲为止,简明扼要地跟芙兰说了个清楚。当然,具体的细节——比如和小姨、和父亲的那些对话,为了照顾妹妹的心情就没有细说了。

随着夏尔的讲述,芙兰的表情也不停地变幻,从刚刚听到小姨消息时的惊喜、到听到夏尔被她暴打一顿之后的焦急、再到听说父亲后的惊恐,最后变成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茫然。

“上帝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评说一般,她不停地喃喃自语,眼神茫然而没有焦距。

夏尔当然知道这些话给妹妹将带多大的冲击,所以他也有意地放缓了谈话的节奏,以便让她能够快点清醒过。

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他看妹妹的表情慢慢变得平静了下,于是继续说了下去。

“这确实是不令人愉快的事情,但是即使如此,既然发生了我们也只能坦然接受。芙兰,你不要怕,艾格尼丝只是针对父亲一个人而已,对你她不会有什么恶意,毕竟她连我也并没有特别的恶意。小时候她那么疼爱你,现在应该也不会……”

“真的吗?”芙兰抬起头看着夏尔。

“真的,虽然你那时候还小,可能不记得了。但是我可都还记得啊……”夏尔笑着抹了抹妹妹柔顺的头发,小心地抚平着她的情绪,“那时候她整天打我。对你可就呵护有加了,总给你带好吃的,还喜欢像我这样摸你的头发……”

“整天打您?您可说得太可怕啦!”芙兰还是有些焦急,“再说了,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啊,姨妈真的是想要杀爸爸啊!难道您不觉得可怕吗?”

我确实不觉得怎么害怕。夏尔在心中想。

“好了,现在该说的我都给你说清楚了。看上去您也明白了事情紧急。”夏尔拿起了芙兰的右手,轻轻地捏了捏,“所以。特雷维尔小姐,我现在需要您的帮助。”

也许是被夏尔的郑重语气所感染,也许是被那种“我可以帮哥哥的忙了”的感想所打动,芙兰终于从慌乱当中恢复了些许镇定。

“也就是说。您需要我去帮忙劝说姨妈?让她不要再为难父亲?”芙兰终于理解了哥哥的想法。

“至少暂时不要为难。”

“如果我们两个的劝说失败了呢?”芙兰还是有些不安。眼中满是惶急,“那岂不是……”

“那后果就麻烦了。”夏尔点了点头,“所以我希望一定能够成功,帮助我吧,芙兰。”

“天哪!天哪!”芙兰不停地低声感叹,额头上都出现了汗水。

“不要那么担心,表现出你的真心实意就行了。”夏尔拿出了自己的手帕,擦了擦她额角上的汗滴。“剩下的都交给我处理,明白了吗?”

“好吧……好吧。”似乎是明白已经别无他途。芙兰终于点了点头。“真希望我能够帮上您的忙啊……”

“你一定能够帮上忙的,这么可爱,又有谁会忍心伤害呢?”夏尔笑着回答。

就在这时,小会客室的门被人敲响了,夏尔打开了门,发现敲门的是那位老仆人。

一看到开门的夏尔,老仆人马上附耳到他耳边轻轻说了起。

竟然这么快?夏尔心里一惊。

然后,他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妹妹,努力挤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她了,比预想当中还要快啊。”

芙兰的眼睛骤然睁大了,似乎难以置信,然后她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身周,深怕自己有什么没打扮好的地方。

“别怕,我们可以好好解决的。”夏尔看着她那慌乱的样子,于是做了个让她安心下的手势。

接着,他又看着老仆人。

“把她给我叫到这里吧。”

当仆人离开之后,房间陷入到了一种异样的死寂当中。

“哥哥,我好害怕啊!”芙兰的呼吸还是十分急促,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和惊恐当中恢复过,“如果我要是失败了的话,那岂不是……岂不是……”

“不要怕,芙兰。”夏尔走到了芙兰的座位旁边,然后任由她倚靠在自己的怀中,“一切都有我在。”

“可是……可是……”芙兰还想说什么。

但是,到最后,她重新恢复了平静。

坐在椅子上的她,伸出双臂抱着自己的兄长,然后抬起头,仰望着他的脸。

“您说得对,我们能够走过去的,先生,一定能的!”

就在这时,门打开了。

身穿着黑色衣裙、手上拿着一把收束起的伞的艾格尼丝,在仆人的带领下出现在了门口。

她平静中含杂着怒气的视线,不带任何感情地扫过了整个房间,扫过了这一对兄妹,最后停留在了夏尔的脸上。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起。

“您之前给了我一个惊喜,特雷维尔先生。”对视了许久之后,艾格尼丝冷冷地说,“是您的人,带走了那个人对吧?”

“是的。”夏尔干脆地点了点头。

“那么,现在,我想请您,马上把我的猎物还给我。”艾格尼丝的视线变得更加犀利了,几乎让芙兰打了个寒噤,“马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