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五章 拯救

第五十五章 拯救


                

当一切重新陷入到沉寂之后,整幢房屋只剩下了一个清醒的人。

短短一分钟,一切都已经变换了个模样。一个原本就处在黑暗之下的“家庭”,在黑暗当中重逢,然后又以一种奇特而又危险的方式,重新归于到黑暗当中。

艾格尼丝从容地站在原地,不慌不忙地注视着一切。尽管她心里比谁都急切,但是她仍旧不慌不忙,调匀了自己的呼吸,让自己恢复精力。

接着,她慢慢地走上了前去,重新拿起了自己的剑。随着剑柄那冰凉的触感,信心和决心又重新回到了她的心中。虽然右手因为刚才的搏斗还隐隐有些发疼,但是并没有大碍。

你跑不掉的。她冷冷地想。

接着,她转过身准备离开。

在不经意间,她的视线放到了地上那对仍在昏迷当中的母子身上。

王妃的脸色白得可怕,似乎刚才冲过抱住她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精力,所以已然虚脱。

而他们那个刚才跑过阻拦自己的私生子,也已经昏迷倒伏在她的身旁,不过虽然看上去鼻青脸肿,但是呼吸还算是平顺,并没有收到太大的伤害。

也就是说,不用管的话,他过不久也会自己醒过,然后带着母亲离开。

哼,坏种的儿子,果然也是个坏种。

确认了所有事态之后,已经完全恢复了精力的艾格尼丝,一脚踏在了伊泽瑞尔的身上。激起了他一声无意识的痛呼,然后不管不顾地从那个被画出的墙壁所遮盖的缺口离开了破屋,重新投入到了黑暗当中。

………………

而此时的埃德加-德-特雷维尔则没有这种从容的心情了。

在黑暗阴森的巷道当中。他呛呛踉踉地朝前跑着,求生欲和恐惧感给他一种莫大的激励,让他在这种情况下仍旧勉强保持着平衡,以一种还算过得去的速度,从刚才那可可怕的地方逃离。

肩膀还在流血不止,带一种火辣辣的痛感,但是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东西了。他不知道自己的妻妹是怎么发现当年的事情的。但是他无比清楚地知道,只要自己落到了她的手中,就将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

伤口的疼痛和身体的疲惫让他的状态变得愈发难堪。甚至不可抑制地喘息了起,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悠闲。

虽然借助这段时间内对地形的熟悉,他仍旧在小巷当中四处穿行,但是他耳后一直都能听到急如鼓点的脚步声。显然艾格尼丝带的人还在追着自己。甚至她本人也肯定会在之后跟。

尽管靠着预先的布置侥幸逃脱,但是他的心情仍旧极度紧张,死亡的阴影还是没有从他身边离去。因为他知道,从自己肩膀流下的血是最好的指引物,甚至只需要循着气味,别人也能紧紧地跟在后面,直到在自己因为筋疲力尽而脱力之后,再度站在自己的面前。

而那时。恐怕再也没有生还的机会了吧。

即使是在受伤中,即使是在紧张地逃跑中。这个中年人脑子也还是转得很灵光,对自己的命运也愈发悲观起。

当然,虽然心里知道这些东西,但是他仍旧没有放弃希望,仍旧在拼尽全力往前跑着,直到最后一刻他仍旧在渴盼着奇迹的发生。

是的,渴盼着运气再度拯救自己,就像……就像18年前那样,自己再度从深渊的边缘被拉了回,重新回到人间。

我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做过,怎么能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不,不行……太荒谬了,太荒谬了,谁救救我?谁都好啊!

疼痛和恐惧,让他的眼泪几乎都流了下,原本俊朗的面孔也变得稍稍有些扭曲。

然而,事与愿违,奇迹还是没有发生,这位中年人很快就发现,自己居然在惶急当中跑进了一条死巷当中,前面是一堵砖石构筑的墙壁,光秃秃的犹如像是一个嘲笑自己的面孔一般。

混蛋!

在黑暗当中,这位侯爵之子、天才的画家大声在心里咒骂。然后他转身就打算换个方向逃跑,但是在焦急当中却不小心踩中了一个地上的小坑,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唔……”他忍不住低声痛呼。

一股带着一种污泥和煤灰混合后的臭味的刺鼻气息冲到了他的鼻尖,几乎让已经十分虚弱的他给熏得晕了过去,而原本裁剪得体的高级外套,此时已经被污秽所渲染,并且在刚才的争斗和逃跑当中已经变得破破烂烂,再也看不出原的材质。

无意,这是埃德加-德-特雷维尔这一生最狼狈的时刻。

但是,比起接下的这一刻,之前所受的一切苦痛都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因为,那个一直在追逐着他的、面孔犹如死人般毫无表情的高大男人,走到了半跪于地的他的面前。

因为刚才已经开了枪不及重新填装子弹,所以他已经把枪扔掉了,手里只拿着一把小匕首,但是对此时的中年人说,这样已经足够危险了。

他想要勉强自己站起,但是已经没有力气了,只得放弃了这个打算。

而这个追兵则一步步地走了过,虽然步伐很慢,但是却毫无怜悯。他手里紧紧地握着匕首,目光十分凶恶,显然是打算在这里就了结掉这个仇敌。

他的小姐在之前给他下达的命令是“杀了他”,他完完全全地记得这个命令,然后打算执行到底。

“别这样!”埃德加捂着胸口一边咳一边低喝,他感觉全身的精力都好像在随着血液流失,“朋友,别这样!”

对方一言不发,眼见已经走到了埃德加的面前。

“别这样!你知道的吧?我是特雷维尔家族的人,你要是杀了我,你自己也跑不掉!”带着一丝惶急和一丝哀求,这个中年人强忍着剧痛,快速地说了起,“而且你现在在法国也知道的吧?我家现在很得势,我的儿子很有钱,只要你救了我……我就让他给你一大笔钱,一大笔钱!这样你就不用屈居人下,给艾格尼丝办事了?是吧……如果你想要别的,我儿子都可以给,你看怎么样?怎么样?”

一边说,他一边小心地注视着对方,心里祈祷对方真的听进了这番话。

然而,在他带着哀求的眼神当中,这个人终于开口了,不过说出的内容却让埃德加如坠冰窟。

“亏你还姓特雷维尔?死都要死得这么难看……”

接着,他抬起了匕首,狠狠地向埃德加扎了过去。

自知死到临头的埃德加,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真是不甘心,居然死在了这种地方……

“啪!”

一声重重的闷响传到了埃德加的耳中。

不过,却很奇怪地没有传那种被利刃刺破身体的剧痛。

是因为太痛了所以感觉不到疼痛吗?

不,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啊,因为自己的意识很清醒。

这时,又是一声巨响,好像有什么人摔倒了地面上去一样。

这个中年人终于睁开了眼睛,然后骇然发现那个一直追逐自己的人,摔倒到了一边,挣扎着呼痛,好像遭遇到了什么袭击一样,而另外则有一个人则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个人大概三十岁不到的年纪,面孔苍白,鹰钩鼻子,神态冷漠但却专注,穿着一声黑色外套,犹如不过看上去他却对自己没有恶意。

一股无法言喻的狂喜终于涌上了他的心头。

难道,奇迹终于发生了?

“救我,先生,我是……”

“不用说了,我知道了,先生。”这个人平静地回答,然后伸手抓住了他的手,强行将他拉了起。“还好吗?还能跑吗?”

“可以。”他点了点头,然后瞟了一眼旁边那个还在不断摇头晃脑、显然已经在恢复当中的追杀者,眼中突然充满了愤恨,“不杀了他吗?”

这个人突然冷笑了起,好像对中年人刚才还在哀求现在立马变脸感到有些可笑似的。

接着,他拉着中年人,突然快速跑了起,牵动得中年人刚刚凝结的伤口突然变得更加

“现在可没有那个时间了,难道您觉得等下那位小姐您可以解决?”一边跑,他一边说。

“说的也对啊,艾格尼丝……”中年人的嘴角都抽搐了起,好像还是心有余悸,“我们快点跑吧!”

黑夜当中,两个人快速地奔逃起,而后面则是失手的人的怒吼。

“先生,谢谢您,我一定不会忘记您的恩情的……”

在一辆疾驰的马车中,埃德加-德-特雷维尔带着无比的感激,向对方致谢,“您可以留下您的姓名吗?我会让人报答您的。”

虽然他说得这么恳切,但是对方并没有丝毫动容,仿佛只是完成了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不用谢,这是为特雷维尔先生服务,是我应该做的。”

然而,虽然表面上十分平静,但是他内心里的激动却犹如惊涛骇浪。

他仿佛看到了一条金光闪闪的大道,就这样铺设到了自己的面前——就因为自己在怒火中做了一个决定。

我救了他的父亲,他该怎么感谢我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