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四章 血光

第五十四章 血光


                

正当载着王妃的那辆马车还在这迷宫般的破旧街巷当中四下穿行的时候,在另一边的巷道当中,另外有一群人也正在慢慢地向马车的目的地走了过去。

他们装束各异,表情也各不相同,但是人人都沉默着,在这种异样的静寂当中,透着一股阴森森的压抑感。而在他们的手上或者衣装的夹缝里,偶尔却有金属的寒光闪现,更让这种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领头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人,不过他们的视线并没有交汇,只是交替着往前走而已。

其中那个男的,正是被夏尔借调给了阿尔贝、目前正肩负着重要使命的孔泽。

他目不斜视地朝前走着,好像除了面前的道路一点也注意不到其他的东西——然而,其实在他毫无表情的面孔之下,他的思绪却异常地活跃。

让他思绪变得如此活跃的原因,正在他的旁边,不疾不徐地以半个身位之差跟随在他的后面。

在黯淡的星光下,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裙子,手里拿着一把收束起的伞,犹如是手杖一般不停地点在地面上,发出沉闷而令人不快的轻响。

虽然并没有有意观察,但是孔泽也可以看得到她的表情十分严肃,甚至可以用严酷形容,眼睛里闪烁着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激愤的光芒。

虽然对方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在有意掩饰自己,但是这种表情、这种灵敏而又不失技巧的步伐,在旁人眼里可能看上去不觉得什么,但是在曾经当过很长时间的警察的孔泽看。却极其不详地充斥着犯罪者的气息。

这位公爵小姐,很可能是要去犯罪了。借助于多年的经验,他在心里断言。

原本他不用在意这种事的,他现在已经不是警察了,并没有制止犯罪的义务——更何况他的雇主本就命令他配合这位小姐的任何行动。但是……一种微妙的感觉,让他不得不在心中保留了一些疑惑。

——德-特雷维尔先生,到底是在担心她的什么呢?

这种沉默的行进,持续了许久,然后,在一个小巷中间。孔泽停下了脚步。

接着,他伸手指了指远处的一幢破烂房子。

“就是那里吗?”艾格尼丝看着孔泽,低声问。

“是的,小姐。”孔泽也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至少根据我们目前得到的情况看。那个符合您所说的一切特征的男人,就呆在那幢房子里,而且他一贯深居简出,现在应该也还在里面。”

艾格尼丝眯起了眼睛,然后握紧了手中的伞柄。

接着,她顺着孔泽的视线,仔细地观察了那一幢斑驳破旧的烂屋。

倒是一个,很适合那个人的。葬身之地啊……

剧烈激荡的激情,让她的嘴角微微颤动着,露出了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表情。

“那么接下我们应该怎么办?”孔泽冷淡地问。

“你们。回去吧。”艾格尼丝低声回答。

“嗯?什么?”孔泽感觉自己好像听错了。“您说什么?”

“我说,你们,回去吧。”艾格尼丝冷冷地复述一边,“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你们要处理的事情了,你们已经可以离开了,剩下的我们自己可以处理。当然。如果又踏了个空的话,我会再去找你们的。”

孔泽陷入到了踌躇当中。本如果真按“配合她一切行动”的指示,他就应该二话不说转身就走的。但是此刻内心中残留的疑惑,却让他无法那样干脆地行动。

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如果真的办坏了事,反倒触怒了特雷维尔先生,那时又该怎么办?

“先生?没听见我的话吗?”因为不耐烦,艾格尼丝的话里又带上了居高临下的冷意。

她的这种态度,让孔泽心里下了决断。

“好的,如您所愿。”他面无表情地躬了躬身。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现在还只是秋天,他却感到寒风在不断地往衣襟里钻,只感到全身都有些发凉。

……………………

在清凉的晚风当中,艾格尼丝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前方,直到孔泽带人离开之后,她才重新开动脚步,慢慢地朝那幢破屋走了过去。

此刻万籁俱寂,一切都光线都好像收束在了这桩破屋上面,除了它之外,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进入她的视线。虽然身后还跟着随从,但是她已经心无旁骛。

虽然刚才那个男人的语气不是很笃定,但是那种似乎属于天赋的直觉,告诉她今天自己真的没有踏空,那个可恶的混账东西真的躲在这里,而且即将迎自己的末日。

是的,就是在这里了,上帝保佑……

一步,两步,三步,越越近了……

她到了门前。

多年的精习,早已经让她的注意力和观察力变得十分敏锐,她集中起精神,仔细聆听着从门后传的所有声音。

从里面传了话语声,模模糊糊的,似乎有争吵,有几个人的声音,其中有一个好像就是那个人的。

这家伙给自己带了帮手吗?

不过不要紧,无所谓。

她的手轻轻地放到了门上面。

居然没关?

连上帝都在帮我吗?

她用极其轻微地力量慢慢地推开了门。

……………………

“小子,说得好!我会……饶你一命的。”

听着这句夹杂着笑意、快意和杀意的话之后,房间里的三个人都瞬间呆住了,下意识地往门口的走廊看去,然后,就在他们的视线下,拿着伞的艾格尼丝和她的一个随从,就这样慢慢地走了过。

随从拿着枪。如临大敌;但是艾格尼丝仍旧从容不迫,只是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姐夫,脸上仍旧挂着笑容。

这样嗜血的笑颜,让伊兹瑞尔和王妃看都觉得不寒而栗,而在当事人看。更加犹如在地狱中绽开的鲜花。

“艾格尼丝!”他禁不住失声喊了出。

“嗯,好久不见啊,先生。”艾格尼丝轻轻地点了点头,一边盯着他一边往前走,她已经观察过了,她所的方向是这间弄堂唯一的出口。所以她一点也不着急。

“诺德利恩小姐!您行行好吧!”眼见已经大祸临头,王妃惶急地朝艾格尼丝喊了出。“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

“闭嘴。”艾格尼丝微笑着回答,“你们虽然很讨厌,但是毕竟不是凶手,所以趁我现在的心情还算好。赶紧给我离开这儿。”

“艾格尼丝……”

中年人又张开了口,好像想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似的,最后还是悻悻然地闭了嘴。

显然,就算机灵如他,此时也想不到什么办法可以让她收手。

“我跟您没什么好说的。”

艾格尼丝抽出了自己的剑,然后将伞扔到了一边。

“虽然您是个卑贱的混蛋,但是看在您曾是我姐姐的丈夫的份上。我仍旧可以恩赐给您一个机会,您可以死在我的剑下。”她看着自己的姐夫,一字一顿地说。“不要试图逃跑,您逃不掉的,那反而会让您被枪打死。年轻人,带着您的母亲离开这里吧,我不想看到您一眼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伊泽瑞尔,终于从艾格尼丝刚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震撼当中回过神了

多么英姿勃发的女子啊!

虽然看上去这个女子似乎会对他们不利。但是他一点也没有产生对对方的恨意。

而且他并没有说谎,他根本没有任何一点为这个“父亲”冒生命风险的兴趣。

“妈妈。我们走吧?”他探询地看了看王妃,“这里这么危险。”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他是你的父亲啊!”他得到了王妃带着眼泪的回答。

然后。她咬了咬牙,挡在了埃德加的面前。“诺德利恩小姐,当年的事情只是意外而已,谁也不想闹成这样的,他现在在外国游荡了那么多年,已经吃了那么多苦,难道还不够吗?求求您了,饶了他吧!”

艾格尼丝没有回答,只是一步步地继续走了过,越越近。

“求求您了,发发慈悲吧……”因为自觉有负罪感,所以王妃根本不敢和对方的视线对上,只是不停地流着眼泪,看上去凄惨可怜。

“死者是无法复生的,大家为什么还要为旧日的仇怨争执不休呢?就算您在这里杀了他,爱丽丝也无法复生吧?所以,求求您了,都放下吧……”

“闭嘴!”因为耐不下王妃喋喋不休的劝告,艾格尼丝皱起了眉头,“姐姐无法复生,我知道啊,但就因为姐姐无法复生,所以我就要放过杀死她的凶手吗?天大的笑话!谁关心他过得怎么样?我只要他死!别挡着我,否则我连您也不放过!特雷维尔先生,您要是有一丝作为男人的廉耻,就从您情人的背后滚出,拿把剑和我打一场!太恶心了,您还想玷污这个姓氏到什么时候!”

然而,回答她的只是“扑通”一声。

她的姐夫从王妃背后扑倒在地,然后打了个滚,直接就往书桌下面滚了过去。

“真是条狗!”艾格尼丝想也没想,就拿着剑向他冲了过去。

但是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腰被人抱住了。

她往旁边一看。

这个婊子!真是不要命了吗?

她暗骂一声,然后拿起左手狠狠地扇到了她的脖子上。

估计从没有受过如此殴打的王妃,一瞬间几乎都双眼翻白,但是她仍旧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死命抱住艾格尼丝。天晓得她哪的力气!

看到母亲被人如此殴打,伊泽瑞尔瞬间睁大了眼睛。

他可以对自己的父亲“见死不救”,但是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母亲被人如此无礼地对待。一瞬间他的热血也往头上涌,完全不顾自己也将置身于危险当中,疯狂地向艾格尼丝扑了过去。

被王妃抱住了腰的艾格尼丝,不得不同扑过的伊泽瑞尔扭打了起,再也无法去追上那个中年人。而得到了这短暂空隙的中年人,很快就从桌子底下滚了出,然后伸手去拿桌子上的那把枪。

看这条狗连最后有名誉的死亡都不想要了。

“开枪!”艾格尼丝果断地阻止了随从过救援的企图,大声喊了出,

然后,她自己拿起手中的剑,狠狠地向埃德加投掷了过去。

此时,这个中年人的手离桌上的枪只有咫尺之遥了,求生的本能让他的动作比原本都要快上了几分,他疯狂地凝视着这把枪,仿佛上面就凝聚了他的所有希望。

“啊!”

艾格尼丝的那边剑带着可怕的风声,几乎刺穿了他的手。

血光绽现。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感还没有传到大脑当中,他陡然看见一个黑洞洞地枪口正正对着自己。

顾不得再去取枪,这个中年人再度蹲下,重新滚到了地上。

“碰!”

子弹从他脑袋刚刚所处的位置划了过去。

“杀了他!”艾格尼丝一边应付王妃和伊兹瑞尔,一边大声呼喝。

而她的随从也毫不迟疑地向中年人跑了过去。

被求生欲所驱使,中年人一边捂着手上的伤口,一边连滚带爬地向弄堂的角落里跑了过去,但是,那是一条死路。

“别留情,杀了那条狗!”艾格尼丝一边呼喝,一边不停地有拳头殴打伊泽瑞尔。

而中年人继续想那个死角跑了过去,看上去已经无路可逃……然后,仿佛是绝望了似的,他疯狂地朝一面墙撞了过去……

“哗!”

仿佛是破布被划烂的声音,墙壁突然裂开了一个大洞。

这是画上去的吗?该死!这条老狗真是狡猾!

艾格尼丝心里大骂。

眼看中年人已经冲入到了这个黑洞当中,那个随从又拿起了枪再度发了一枪。

仿佛是被人大力推了一把一样,中年人几乎跌倒在了地上,但是他很快恢复了平衡感,顺势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继续连滚带爬地往黑暗深处跑了过去。看上去一点也没有在乎被留在这里的情人和儿子会被怎样。

只打中了肩膀?真是可惜。

“快去追,我马上过!他受了伤跑不远!”

带着无限的恨意,艾格尼丝继续加重了对伊泽瑞尔的殴打,而早已经被推开在一旁的王妃,看见情人已经暂时逃脱了之后,终于带着虚脱和无限的惊恐晕了过去。

啊,为了这种人受伤,真是不值啊……带着这个无奈的想法,伊泽瑞尔也在被狠狠打中了脖子之后晕了过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