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三章 会面与杀意

第五十三章 会面与杀意


                

在中年人紧张的视线之下,门口传的声音一直不疾不徐地持续响着,好像敲门者笃定里面有人,因而气定神闲地非要见到里面的人不可一样。

中年人的眉头渐渐地皱了起。

“你将我在这儿的地址告诉过其他人吗?”他低声问对面的王妃。

“其他人我倒是没说……”王妃突然有些忸怩起,“就是……”

但是,这个中年人已经没有心思再听她的其他话了,他走到另一边重新拿起了手枪,然后快步向门口走了过去。

他很小心地走到了门口,然后静静地站到了一边,透过门的缝隙观察外面。

接着,他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门口,而他后面,是幽深的黑暗异域。

这是他们的人吗?还是其他什么?

中年人强行压抑住了紧张的心情,然后慢慢地抬起了手。

敲门声再度响了起。

他眉头一皱,然后猛力拉开了门,然后端枪对准了客。

“别动!你是谁?”

一边说,他一边小心地扫视了他身后一圈,并没有发现另外有人过的迹象,因而稍微放下了一点心。

而这时,他发现面前的年轻人好像还是一脸轻松自在的样子,完全没有把自己手中的枪当回事,更加没有答话。

“小子,你到底是谁?”他不由得心里产生了一些恼怒,然后用枪顶住了对方的胸口,“你最好给我老实点!”

这时王妃也从后面追了过,然后看到了他用枪顶住了对方的一幕。不由得吓得脸色煞白,“别开枪,埃德加!”

“嗯?”中年人扭过头,奇怪地看着王妃,不过手中的枪还是没有放下。

“他就是我们的伊泽瑞尔啊!你怎么能够这样!”王妃带着责备走到他的身旁。然后伸起手将他的枪压了下去,“我只跟他一个人说过你这个地方,刚想跟你说你就跑过了……”

“伊泽瑞尔?”中年人微微睁大了眼睛,然后重新转过头,上下打量着这个年轻人,好像不敢相信一样。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就是伊泽瑞尔?”

这个年轻人还是微微笑着,然后轻轻点了点头,“真遗憾,我就是的。”

接着。这两个男人就这样相互对视着,好像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似的。两个人都闪避着视线,尴尬和无奈夹杂。

“伊扎……”王妃爱怜地抹了抹他的额头,然后拉住了这两个人的手。“你们这是干什么,明明是父子……是第一次见面不知道该怎么说吗?可怜,真是可怜……我们进去说吧。”

一边说,她一边拉着两个男人,一边向屋里走去。而其他两个人也顺从地跟着她走了进去。然而,即使走到了屋里面,两个男人还是相对无言。让王妃大为惊诧。

“你们两个倒是说句话啊?难得见一次面……”这种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之后,王妃急的不行了,“怎么搞成这样?伊扎,快叫爸爸啊!”

“不,这不行,妈妈。”伊泽瑞尔抬起了头。“我可以叫您妈妈,但是绝不能叫这个人爸爸。我做不到。”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孩子!”王妃顿时就急了起。“难道你不相信我的话吗,他就是你的父亲啊!伊扎,好孩子,快喊啊。”

“我姓瓦尔特,不姓特雷维尔,夫人。”伊兹瑞尔缓缓地摇了摇头,“从小到大,只有您关心过我,让人将我养育大,对您的恩情我感激不尽。但是,他呢?他在哪里逍遥快活,他什么时候想起过我?像他这样的人,就算偶然赐予了我生命,我也对他毫无感恩,更别说尊敬了。他不是我的父亲,他只是特雷维尔先生而已。”

接着,他视线转到了这个中年人身上,好像斜睨着对方一样,“您怎么看呢?特雷维尔先生?”

“哦,朋友,好吧,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见。”,和他预想的不一样,没有任何的迟疑甚至郁闷,中年人马上回答,“我是十分尊重你的想法的,如果你坚持的话,那就随你咯,不用叫也可以。”

虽然这个中年人的笑容仍旧极具魅力,但是伊泽瑞尔心中仍旧不禁微微一痛。

他真的毫不在乎我啊,一点一点都没有。

“你们别这样!伊扎,别耍脾气了!”眼看两个人一见面就闹出了这样的争执,王妃不由得更加着急了,甚至眼泪都忍不住流了出,“他是你的父亲啊!你们……你们……就不能稍微好好相处一次吗?”

“别哭啦,芙萝娅,孩子们长大了就会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强求也强求不的。”埃德加-德-特雷维尔先生轻轻地拍了拍王妃的背,他的神情里看不出多少遗憾,甚至有些如释重负一样,“至少,我们已经给他足够的帮助,让他长大成人了,不是吗?”

“别说得这么好听,花钱养育我长大成人的人是妈妈,不是您,您没有为我费过心,不要装得这么亲切。”伊泽瑞尔冷冷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至于您,您这些年不就是花着妈妈的钱在外面游荡吗?有什么可以拿自居长辈的?”

“哎,哎,孩子们对我们有多少误解啊!”中年人长叹了口气,然后更加忧郁了。

“别这么说,伊扎,你的爸爸也是逼不得已啊,毕竟当年闹出了那样的时,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说动了阿德莱德女士,让她知会警察们饶过他……”王妃低声说,她的眼角还残留着泪痕,“这些年他在外面,一定也吃了不少苦头,你就不要再伤害他了。”

“吓!我伤害他!看他那个样子,有像受过任何伤害的样子吗?靠您的钱他活得好好的!没准就是当在国外旅游而已吧!”伊兹瑞尔指着中年人,一字一顿地说。“再说了,既然有这么多困难,那么如今为什么又要跑回呢?”

“说起这个……倒是有各种原因啊……”中年人微微垂下了视线,好像有些颓丧的样子,“在国外呆久了。我想回看看,毕竟这里才是故乡嘛,虽然样子变化很大,但是回的第一天我就感到了久违的激动。再说了,家里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总得看看嘛……”

“那为什么你不过去见见他们呢?”伊泽瑞尔反问。

“我已经失踪了这么多年。法律上已经判定我死亡了,万一爸爸出了什么事,孩子们可以直接料理家业。但如果我又重新出现的话,该给爸爸和孩子们带多少麻烦啊……”这个看上去已经有些苍老的英俊中年人长叹了口气,然后又苦笑了起。“况且,他们也未必想要再看到我吧,我又没给他们留下什么愉快的回忆。不,我不想再去添麻烦了,只想静静地呆上一会儿,看看孩子长大成人。”

但是,却一点也不在乎我有没有长大成人。伊泽瑞尔心里又是微微一痛。

这种痛苦,让他不由得再度露出了冷笑。

“恐怕不只是这种原因吧?先生?”

“嗯?”埃德加-德-特雷维尔的脸上。掠过了一丝惊恐。

“刚刚您那么如临大敌的样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一个在国外游历了多年的人,回到自己的国家应该不会是这种表现吧?”他颇为尖刻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毫无尊重之意,“还是说,您是在戒备着什么?有什么人在威胁在您的生命?”

“是这样吗?埃德加?”王妃一听也着急了,连忙转过头看着埃德加。“一定是这样的吧?所以你才会突然换了个地址,还拿着枪……是谁?谁在找你?”

听着老情人问话,中年人一阵阴晴不定。好像是在犹豫什么似的。

最后,似乎是耐不住王妃的诘问了。他终于叹了口气,重新开了口。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有人在追我,为了当年的事情。追我的人是爱丽丝的妹妹艾格尼丝,你应该是知道的,这女孩儿我还真没想到居然那么凶!”他脸上突然微微抽搐,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真是狠啊!当时我在俄国被她找到了,差点就送了命。”

“那位德-诺德利恩小姐?”王妃睁大了眼睛,然后脸上再也没有了任何血色,“她……她怎么会知道当年的事情了?还要跑出追你?天哪……”

“天晓得她怎么知道的,反正就是知道了。”中年人面无表情地耸了耸肩,“她应该是追踪我好久了,就连我回国之后还没有放弃,我前阵子在原的地址差点就被她找着了,还好我躲得快!不过她现在肯定还在发了疯地找我……真是的,这姑娘也太过分了,这么多年也不结婚就为了这种小事浪费青春!”

“我倒不觉得她有什么不对的,甚至我想为她叫好。”旁边地伊泽瑞尔颇为尖刻地插了一句话,“只可惜她失败了,预祝她下次能够成功。”

“伊扎,别这么说呀!”王妃瞪了他一眼,然后又惶急地看着中年人,“那你还这么悠哉干什么?快点逃啊,埃德加!实在不行地话,跟警察去坦白自己的身份吧,请求警察的保护!他们再胆大包天,也不至于敢在警察手里动手吧?”

“不行的啊,芙萝娅……”中年人再度叹了口气,“我要是公开了自己的身份,请求警察的保护,那么他们就肯定不会再顾忌什么了,肯定会把一切事情都公开,到时候我们一家人怎么办?我的父亲和儿子该怎么办?他们好不容易才重新翻身,得到如今的地位,难道我应该去给他们染上那样的污点?不……不能这样的,芙萝娅,我既然没办法给特雷维尔家族添上几分荣光,那就不该再去给它抹上几道污泥。”

这个时候倒是有点气概啊。

看着中年人慨然而谈的样子,伊泽瑞尔有些欣慰地想。

“……再说了,如果公开了自己的身份,她就可以公开向我提出决斗了。她师出有名,还是一个女人,我能不接受吗?我不接受,别人就不会再管我了,难道我还能一辈子缩在警察局里?可是如果我接受了的话,天哪,她剑法那么厉害,我可没信心逃得过……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结果,说到底你不还是只为自己考虑的吗?!伊泽瑞尔在心里怒吼。

尽管他怒视着对方,但是这个中年人依旧神态自若。,好像根本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一样。

也对,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啊,还能对他有什么期待呢?

伊兹瑞尔在心里长叹了口气。

在活了二十岁之后,终于见到了父亲,然而父亲的形象却给了他一种难以忘怀的幻灭感。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的儿子,真是遗憾,我不仅是个私生子,还是这样一个人的私生子。

“那,那你打算怎么办呢,埃德加?”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王妃终于再度开口了,“你就打算一直都躲藏在这里吗?”

“最近大概也只能这样了,没办法,至少等躲过风头之后再跑出去吧……”埃德加悠然回答,并没有看出太多紧张感。

“可是,你一个人呆在这里,也不太安全啊?”王妃微微蹙眉,然后很快下了决定。她转过头,看着伊兹瑞尔,“伊扎,你这阵子留在这边,帮你爸爸看一下,好吗?他现在处于这么危险的境地……”

“不,不行。”

“伊扎!”王妃惊呆了,“他是你父亲啊!”

“那又怎么样!”伊泽瑞尔大声回答。

接着,他颤抖地看着母亲,“我说过了,您生下了我,养育了我——虽然没有亲自养育,所以我承您的恩,尊重您,爱您,为了保护您我愿意付出性命,但是……”

他又转过视线,怒视着埃德加,“先生,你只把合法的孩子当儿子看,这点我不怪你,贵族都这样。但是你休想一边漠视我,一边叫我为你出力——我不关心您的死活。不,在今天见了您的面之后,我觉得,您还是死了比较好,这样可以不给我们,不给任何人添麻烦!”

王妃的脸上再度浮现出了泪光。

啪

清脆的鼓掌声,突然从远处传了过。

“小子,说得好!我会……饶你一命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