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二章 旧**

第五十二章 旧**


                

已经是深夜时分了,黑暗已经统治了整座城市。

虽然这座城市很多地方都是通宵达旦狂喝滥饮的烟花之地,但是仍旧有许多地方早已经陷入到了沉眠当中。

在拉丁区的一个四下静谧无人的街区当中,有一辆马车在黑暗的街巷当中四处穿行。

深更半夜里进行这样的举动,看上去本就不同寻常,况且马车的速度很慢,而且赶车人十分注意不让马儿发出声响,更是给这辆马车增添上了几分鬼祟气息。

随着马车行进的地方越越偏僻,街上的行人越越稀疏,直到最后消失一空;而街道上的光亮越越小,使得马车看上去犹如进入了能够吞没掉一切的黑暗洞窟当中。

最终,马车停到了一片衰颓灰暗的老屋子中间。

这种老屋子大概是波旁时代的最后遗留,只是因为房东为了榨取住户的房租钱才勉强苟活着,不过正是因为居住环境恶劣的缘故,因此这儿即使早晨也看不见什么人,更别说现在的时刻。

远处的高堂华屋和这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给这一片地区投下了永久的阴影。因穷困而带的阴暗冰冷的空气,配上这些斑驳的墙壁,把那些旧屋变成了地下坟场,更像是活人的墓穴。

在一阵悉悉索索当中,一位乘客从马车当中慢慢地走了下。

从身形和衣着看,她似乎是一位女子,不过因为黑幕实在太沉的缘故,她的身影显得模模糊糊。她身穿着黑色的裙子。头上还戴着帽子,帽子的前沿还垂下了面纱,将整个人遮掩得严严实实。

无论从任何方面看,这辆马车和这个女子都透着一股古怪的神秘气息。

似乎是在迟疑着什么,下了马车之后。这位女子悄然呆立了一会儿,片刻之后她才前行。然后,她走到了一扇破破烂烂,几乎让人怀疑还能不能发挥作用的木门之前。

这位女子并不忙于敲门,而是左顾右盼好一会儿,确定没有人在旁边注意自己之后。才轻轻地抬起了手。

“砰砰砰”她敲门的声音很轻,以至于不远处就完全听不见了。

没有回音。

在片刻的沉寂当中,她似乎产生了一些紧张,以至于双手都合起了放在胸前。

还好,正当她的心情跌落到谷底之中的时候。门口突然传了一声低喝。

“谁?”

是他的声音,感谢上帝……女子好像长舒了一个口气,然后将手重新放了下。

“是我,埃德加。”她低声回答。

然后,门打开了。

借助稀疏的星光,她发现站在门口的,正是自己牵挂了许久的那个人。

“埃德加,你怎么突然换了个地方了啊!”心里骤然放轻松之后。她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虽然看上去是在责备,但是她的脸上却又有着难以言喻的激动。“还换到了这种地方!”

然而,就在这时。她发现对方手里还拿着一把枪

“埃德加!”她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失声喊了起起,“这是怎么回事!”

“嘘……小声点,芙萝娅……”对面的人看上去有些紧张,不过确认外面没有别的人之后,他拿着枪的手放了下。而另一只手则突然揽住了女子的肩膀,将她顺势拉在了怀里。“走吧。我们进去说话。”

刚刚被这只手拉住的时候,女子挣扎了一下。但是还是拗不过对方的力气,只好顺从了事,然后,他们一起走了进去。

这栋破房子里的每一件物事,当然和外表是极为相称的,每间屋的窗帘都是给烟和灰熏黑了的,随处无人处置的木料,显然几乎从没打扫过。而在几间邋遢的房间里面,还摆着一些画布和颜料,更让这种凌乱增添了几分。

在男子的带领下,他们走到了一间小弄堂里面。

“芙萝娅,看吧,现在这里就是我的创作室,怎么样?”仿佛是开玩笑似的,他笑着摊开了自己的手。

女子掀开了自己帽子上的面纱,然后扫视了一圈这间房间的环境。

这间弄堂,不用说也是和其他房间一样肮脏破败的,不过稍微要宽敞。家具很少,也跟房间一样黯淡破落。室内到处杂乱无章,旧袜子挂在马鬃坐垫的椅背上,而灰尘则已经把椅子上的花纹重新演绎了一遍。而就在弄堂的中央,摆放着一张充满了裂纹的书桌,上面还点着一盏油灯,正发出昏黄模糊的光线,而就在桌面上,正摆着一张画布,上面已经被颜料染上了丝丝纹路,显然在被打搅之前,这个住客正在即兴作画。

借助这种半明不暗的光线,这个男子的形貌,也得以完全地展现了出。

和房间的穷酸形象不同,他身穿英国面料的深色外套,系了个颇为潇洒的低领结。看他外表大约是四十几岁左右。

他留着一头分发,头发盖过了耳朵,在灯光下显出了晦暗的金色。他的面孔带上了一点多年奔波的黄色,也因为年纪在眼角和额头产生了几丝皱褶,但是却方方正正而且非常洁净,棱角分明得如同精雕细刻出的一般,看得出,他年轻时是个美男子,即使到如今也仍旧保存着几分俊俏。

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一双镶嵌在椭圆形眼眶里的亮晶晶的淡蓝色眼睛,这双眼睛特别有神,而且似乎带着一种淡淡的忧郁感。这种忧郁表情,正好能够激发很大一部分女性的那种……源自母性的保护欲。也正是依靠了这副表情,还有一手精彩绝伦的画技,才让他当年在社交界得意通行无忌,让那么多人为他如痴如醉。

而在时光给他的面孔刻上几轮刻痕之后,这种忧郁则更加增添了几分。

至少。他给访的女子带了难以言喻的触动。

“你怎么让自己住在这种地方了呀?”看到对方身处于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女子蓦地感到一阵心酸,然后有些痛苦地看着对方。“是缺钱了吗?那怎么不跟我说?”

“不,芙萝娅,别担心我。”去除掉了刚开始的那种紧张感之后,男子的声音变得更加轻柔动听了许多,“你上次给了我那么多钱,现在还不缺啊。”

一边说,他一边抚弄着对方的头发,好像十分亲密似的。

好像发现了对方的动作实在太过于亲昵。女子略带紧张地挣脱了他的怀抱,向后退了退,然后继续用那种关切地眼神看着他。

“既然这样,为什么非要让自己住在这种地方吗?难道没地方可去了吗?”她突然低下了头,“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就去卡迪央公馆吧,我会让仆人们放行的,反正现在那里也没人住……”

“住在这里才不会有人盯着啊……芙萝娅……”这个中年男人微笑着耸了耸肩,“如果跑到你那里的话,早就被人发现了……”

“什么意思?有人在盯着你吗?是强盗吗?还是什么人?”这个中年女人吃了一惊。

然后,她的视线飘到了被中年人随手放到了桌子上的手枪,因而也就愈发担心了,“你跑到这里是因为有人在追你吗?是谁?到底怎么回事啊?”

因为对方一直没有回答。她也就越越急,最后眼角都渗出了一点眼泪,“埃德加。为什么你什么都不肯跟我说啊?就这么突然跑回……”

“我只是怕你白白担心而已,没事的,芙萝娅。”中年人仍旧保持着笑容,然后缓缓地凑近了对方,“有些事,是我因为自己的缘故而造成的。那么就只能自己承担后果了,我不会有事的。只是一点小问题而已。”

还是完全不明白啊……夫人抬头看着对方,然而他也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自己,一时间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最后,她颓然叹了口气,“那么,你这次回国,打算呆多久呢?”

“这个我还不太清楚,不过想还要再呆几个月吧,嗯,应该还有几个月。”男子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又伸手拉住了对方的手,“,过看看吧,我刚刚画的画。”

还没有等对方答应,他就把她拉了过去。

“这是……?”看清楚了画的轮廓之后,她发出了一声惊咦。

“嗯,这就是你啊。”中年人拉住了她的右手,然后一起在画布上面未上色的部分上滑动起,“看,这完美无暇的面孔,这若有所思的神情,这纤细婀娜的身段……不正是你吗,芙萝娅?你再看看这衣服,就是当年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穿着的裙子吧?我还记得你在上面戴着的花饰呢……”

“没错,是我……”随着对方的解说,女子脸上翻出了激动的红潮——又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这样热烈的赞扬呢?当年她会被这些话迷昏头,现在自然也还是逃不过去。

不过片刻之后,她的表情又重新变得低沉下,“可是,现在我已经老了,埃德加,再也没有当年的美貌了。”

“不,你还同当年一样美,芙萝娅。”这个中年人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然后顺势摘下了她的帽子,随便放到了一边,“时光永远无法消磨我对你的眷恋,所以我回了。”

尽管明知道这些话不尽不实,芙萝娅——或者说卡迪央王妃——的心仍旧难以抑制地颤动了起,那只在自己脸上缓缓滑动的手,好像在滑动中发出异样的热力,好像能够烧灼一切一般。

就在那双湛蓝的眼瞳的注视下,她感觉脸被血液和激情所燃烧,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当年……不。

“不!别这样了!埃德加!”仿佛是从梦中惊醒过一般,她突然急速后退,离开了那只手。

“怎么了?”男子十分惊诧地看着她。

“别这样了,不行的!我们都已经这个年纪了,已经不能肆意妄为了……而且,而且……当年还犯下了那样的罪孽,我们不应该再这样了!”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给触动了,泪水从她的脸上缓缓滑下,好像想起了多少往事似的,“埃德加,以后我们就像朋友那样互相对待吧,以前的一切我们都只封存在记忆里面,再也不要继续犯错了。”

一边说,她一边哭泣,“我这次过,只是因为你突然改变了地址,所以想要确认你的安全,并没有别的意思,埃德加,我得告辞了,以后有什么事的话,你就写信告诉我吧。”

这么多年还是没变啊,还是这么天真……中年人在心里冷笑了起,男人和女人之间,还谈什么朋友?

一边在心里冷笑,他的脸一边紧绷起,眼皮也微微垂了下,严肃的面孔变得更加忧郁了。

“哎,我就知道……我怎么还配得到你的关心呢,像我这样人,肯定早就被你抛在脑后了吧……”他伤心地摇了摇头,犹如是在咏叹的诗人一样,“没关系,看到你过得还好,我就一切都满足了,我以后不会打搅你,会一辈子在无人注目的角落里为你祈祷的。好吧,芙萝娅,你先走吧,等我了结了心愿,我会自觉地消失的,不会给你造成任何妨碍,愿你幸福……”

听到他这种隐含指责的悲叹之后,王妃有些慌了手脚,茫然无措地看着他,好像想要解释什么。

“不,埃德加,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怎么会这么想呢?我的意思只是……我们以后不要越矩……只是……可是……”

看到她如此慌乱的样子,中年人心里大定——果然还是老样子。

“所以,你不是要遗忘我吗?”他悲伤地看着王妃。

“不是,怎么可能!”

“那太好了……”他一边如释重负地笑,一边凑到了卡迪央王妃的旁边,然后重新揽住了对方的肩膀,认真无比地看着她,“这段时间,我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你,恨不得一直呆在你的身边,芙萝娅!”

仿佛无法承受这种视线一般,王妃闭上了眼睛。“可是……”

谁还管你可是啊。

中年人的脸,自然而然地凑了上去。

然而,正当两唇重新要交贴的时候,突然门口传了一阵轻响。

该死!

他的身体僵住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