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一章 初战告捷

第五十一章 初战告捷


                【本书作者推荐:百度搜索閣,免费观看本书最快的vip章节】

正如往常那样,此时的夏尔并没有上床睡觉,而是坐在自己的书桌旁边,处理着今天的信札和文件。

手中的笔不停地在纸上滑动,他的心却并没有随着留在纸上,反而飘到了不知道何处。而因为眉头微微锁住的关系,他神色显得有些阴郁低沉。

他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在给别人的复信上公式化地写着一些套话。然而,直到快写完一封之时,他才发现这封信里面的语句完全漫无边际、离题万里,而且字迹潦草凌乱之极,不得已,他只好苦笑着将这页信纸给扔进了废纸篓里,然后重新拿起一张信纸写了起。

但是写着写着,他又陷入了刚才的那种思绪当中,最后心里一阵烦闷,索性干脆将这封信抛开到了一边,拿起其他的文件看了起。

没错,此时他心情不佳。

他的心情变得如此糟糕,当然不只是因为下午在陆军内部会议上的挫折而已——这事虽然让人烦躁,但是毕竟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还不足以让他如此烦躁,他对此有坚定不移地信心。

真正让他感到烦扰的是那些其他的麻烦事。

隐隐约约之间,他总感觉最近有一团黑影正缠绕在他的身边,让他压抑得喘不过气。然而,他却又说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担心什么事情。

因为思考不出脉络,所以得不出结论;因为得不出结论,所以无法把握事态;而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把握不住事态的状态。

在万籁俱静当中,他又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忍不住苦笑了起。

我是在胡思乱想什么啊?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处理呢。

他只能强行压抑住了心中的烦闷。然后继续写信。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谁?”心情正糟糕的夏尔,语气不善地问。

“是我,先生。”门外传了低声的回答。

虽然因为门缝的缘故,这声音有些失真,但是夏尔仍旧能够听出者是谁。

怎么她跑过了?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吗?他微微皱了皱眉头。

不过,这种事等下就知道了、

夏尔将这些信札收到了自己的匣子里面。然后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

“这么晚了你跑过干什么?”夏尔疑惑地看着门口的玛丽,但还是让开了身。让她走了进,然后自己重新关上了门,“有什么事情要跟我报告吗?”

侯爵小姐没有答话,而是一步步的走到了夏尔的书桌旁边。不知道为什么。夏尔总觉得在她的脸上,看见一片平静下深藏的紧张。

“到底怎么了?”他不由得又问了一句。

这种出乎意料的严肃态度,让他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些担心。

“刚刚……我同芙兰在一起。”玛丽低垂着视线,完全不看他,语气毫无之前的那种轻松,“我们一起把萝拉给她的东西都看完了。”

“哦?”夏尔在微微惊诧之后,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这么快啊。那还真是辛苦你了,芙兰很多东西看不懂。你一定花了不少功夫吧?”

“嗯……还好吧。”玛丽勉强地笑了起。“虽然确实有点累,但是也不是特别辛苦。”

“那么,你是发现有什么问题吗?”夏尔低声问,“还是说,芙兰有什么特别的举动?”

“没什么问题,至少现在没有,一切账目都是十分清楚的,就连我们都能看懂。”玛丽轻轻摇了摇头,“芙兰也没什么奇怪的举止,一切都还很正常。”

“哦,那就好。”夏尔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又变得有些奇怪了,“那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向我报告的话,你这么晚了跑过干什么?让别人看到可不太好吧……”

哼,如果有人看到然后报告给那个老东西,他反而会更加开心吧。玛丽在心里冷笑了。

接着,她的脸上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除了这个之外,难道就不能有其他事情跟您说了吗?”

夏尔再度皱了皱眉头。

现在他可没有心思跟别人玩什么猜心的游戏。

“那么就快说吧,我时间很紧。”他颇为冷淡地回答。“你今天怎么有些奇怪啊?平常可不是这样。”

还不是因为你们。玛丽心想。

虽然她知道这事其实跟夏尔没有关心,但是心里总是忍不住对他有些怨怪。

这种怨怪,因为夏尔此时的冷淡态度而变得更加严重了。

“我最近听说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有关于您的,所以打算跟您求证一下。”因为这种怨怪心理,所以玛丽的语气也带上了一些凉意,“虽然我不太相信,但是因为事关重大,所以就想干脆还是跟您求证一下为好。”

“什么事情?”夏尔的心里突然兴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是有关于玛蒂尔达的事情。”玛丽低声回答,然后暗暗瞥了夏尔一眼。果然发现对方突然色变。

带着心头略微的冷笑,她继续说了下去,“我……嗯,我从别人那里听到了一些传言,说您……说您同玛蒂尔达有私情,嗯,这种毫无根据的谣言我当然不会相信的,只是事关重大,所以特意问一下您而已……先生,这当然不是真的吧?”

虽然此时的气氛并不紧张,但是夏尔心头狂跳了起。

这是怎么回事?她是从哪里得知这些事情的?

还有,除了她以外还有谁知道?

各种想法纷至沓,让他原本就昏昏沉沉的脑袋变得更加混乱了。

也许她只是听了一些臆测的谣传而已,不能让她看出端倪。

“这当然是毫无根据的谣言啊!”他马上大声回答。勉强自己保持着表面上的镇定,“你是从哪里听到这种东西的!这是污蔑!”

“我就说嘛,果然是这样……”玛丽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好像放松了下,“这样就好。”

“谁跟你说的?”夏尔马上追问。

“是一个朋友,她也是在别人那里听到的谣言。”玛丽面不改色地扯着谎,“自从您调职的那件事发生之后,大家都对您和迪利埃翁家族的关系有些好奇,所以私下里就有人发布了这种流言……嗯,先生。请您不用介意,毕竟您这么年纪轻轻就能够得到如今的殊荣,恐怕有很多人心里不满吧。他们只是用这种方式攻击您而已。”

“哼,这些卑鄙小人!”夏尔忍不住怒叱了起,“就是因为这些小人在横行,如今的法兰西才到处充满了嫉妒和造谣中伤。”

接着。夏尔重新看着玛丽。“那芙兰……芙兰听到了这个传言没有?”

“当然没有啊!这种谣言我怎么可能告诉给她呢?”玛丽马上回答,“您放心吧,我绝不会让您和芙兰受到这种造谣中伤的伤害的……这是我应该做的。”

她的语调放得悠长,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暗示。

也就是说,就算是真的,她也不会转告给芙兰,更别说夏洛特了——夏尔一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看,她也并不像口头所说的那样完全不信。而是将信将疑吧,夏尔心里下定了判断。

“谢谢你。玛丽,”夏尔长长地叹了口气,“很多事情我都需要你的帮助,真可惜我没有好好回报你。”

接着,他伸出了手,向对方表达了自己对她守密的谢意。

“您给我的回报已经够多了。”玛丽低声说,然后伸出手和他握在了一起,感受着他掌心中传的热度。“我只希望您不要随意抛开我这个助手,这就够了。”

“那当然不会了,我对您的表情十分满意。”夏尔连忙笑着回答,“也衷心希望您能够继续我们的合作。”

在一阵握手当中,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就这个话题达成了默契。

“说起,先生,您今天好像看起很发愁的样子。”玛丽关切地看着夏尔,“是碰到了什么麻烦吗?”

“嗯,是的。”夏尔干脆地点了点头,“人在事业上总会碰到一些麻烦嘛。”

“那么,请问是什么样的麻烦呢?您可以跟我说说吗?”玛丽不知不觉地凑到了夏尔的身旁,“我想我也许可以给您帮上一点忙?”

“哦,别提了!都是一些麻烦事。”一提到这里,夏尔忍不住就又感到十分心塞,“谢谢你的好意,不过部里的事情你可帮不上忙,这些丘八们个个都不好惹,麻烦极了!你还是按照我原的安排,去看好现在的事情吧。”

“您这么说我可就不同意了,难道事到如今,您还觉得我们女孩子有什么事是做不成的吗?可别小看我们呀!”仿佛是被挑起了好胜心似的,玛丽颇有些强硬地看着夏尔,“您就跟我说说,不行吗?如果真的无法帮忙,对您也没有任何损害啊?”

“好吧好吧……”在对方殷切目光的注视下,夏尔只好叹了口气。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跟她说说这种事情,权当是排遣一下心情吧。

于是,他就将自己在陆军部里面现在的麻烦事说给了玛丽听——当然,艾格尼丝以及其他人的事情,他就不可能说了。

“也就是说,您想要推荐一种武器给陆军使用,但是却被负责采购武器的部门给组织了。”听完了夏尔的叙述之后,玛丽很快就理解了夏尔所面临的烦扰,“所以,您的这个想法现在无法实现,一直僵在了这里?”

“嗯,你的描述很准确,实际情况就是如此。”夏尔干脆地点了点头,“所以,你也能够明白我的心情了吧?”

“嗯,明白了。”玛丽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想为国家做一点事,结果却被一群脑筋顽固的人横加阻挠。这种心情确实很难受……然而,特雷维尔先生,即使在这种状况下。您都没有失去报效国家的热情和决心,这才是最让人感动的。啊,要是我们国家每一个青年的贵族都如同您这样忧心国事,现在国家也不会是今天的这个样子吧……”

“呃……好吧,其实还好。”这种略微过分的吹捧,让夏尔不禁有些尴尬了,她真的不是在反讽吗?

“哈哈哈哈……”看到夏尔尴尬的样子。玛丽忍不住大笑了起,“好啦,我只是在开个玩笑而已。”

她银铃般的笑声。也让刚才略微有些紧绷的气氛变得轻松了下,至少夏尔感觉心情放松了不少。

“所以你也看到了,麻烦事就是这么多,”夏尔耸了耸肩。“不过。我终究会想办法解决的。”

“嗯。您肯定能够想办法解决的。”玛丽的脸上仍旧残留着刚才的笑容,“而且,我也许真的能够帮助您一臂之力哟……”

“嗯?什么意思?”夏尔有些惊奇。

她和陆军能够扯得上什么关系?

“虽然我和那些当兵的扯不上关系,但是我可还是有别的办法的啊!”仿佛是能够看出夏尔心中所想似的,玛丽笑得更加深了,“虽然我不认识那位德-特里沃先生,但是也许我能够让您去碰碰那位德-特里沃侯爵呀?”

“嗯?是吗?”夏尔心里突然一喜,连忙抬头看着她。

“论起。他可是我的远亲呢!而且,我和他的女儿也是朋友。我可以从她那里打探一下消息,看看能不能让您接近那位侯爵。只要您能够说动他,让他为你牵线的话,想必那位德-特里沃先生也会更加好说话吧?”

“嗯,没错!就是这样!”夏尔忍不住拍了拍手,“玛丽,就按你说的做吧?拜托你了。”

“可是我也没办法保证一定能够成功啊?”

“没关系,只要能试一下就行了。”夏尔笑着点了点头。

“那么您看,我能给您帮上忙吗?”玛丽嘲讽地看着他。

“嗯,我错了,抱歉,我小看你了,玛丽。”夏尔马上跟她道了歉。

“您早就该看出了。”玛丽继续笑着。

“谢谢你的帮助,真的非常感谢。”夏尔站了起,严肃地跟她致了谢,“不管能不能做成这事,我都会感谢你的帮助的。”

“那您打算用什么方式感谢呢?口头上吗?”玛丽扬了扬眉毛,直接反问。

“当然不止在口头上而已啊,说吧,你想要什么奖励?”

夏尔隐隐约约感觉玛丽好像已经改变了什么,突然变得更加爱开玩笑起。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她突然产生了这样的变化,但是在最近阴郁的心情中,他也乐得和对方聊得更加愉快一点。

“那么……”玛丽沉吟了一下,然后突然抬起头,看着夏尔。“您就告诉我,对我的协助是不是满意吧?不要吝啬夸赞之词,我受得住……”

哦?只要说好话哄吗?这不是小菜一碟。

“德-莱奥朗小姐,正如我一直所说的那样,您是我得力而且优秀的助手,是给我许多帮助的人,也是我们的事业不可或缺的一员,您的智慧和努力,让我都忍不住叹服。”夏尔故作严肃地回答,“希望在将,您能够继续给予我们同样的帮助,谢谢您,女士。”

“真是好听啊……”玛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重新看着夏尔,“那么,您会无缘无故地抛开我吗?当我还对您忠诚服务的时候?”

“哦,当然不会了,谁会去干这种事情呢!”夏尔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地回答,“将您这样的助手无谓地抛开,这岂不是愚蠢之极?事实上,我反倒要祈求您,在今后继续为我们的事业努力呢……”

听到了夏尔的这个回答之后,玛丽凝视着夏尔,突然一动不动了。

这种奇怪的神态,让夏尔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玛丽?”他一边保持不动,一边低声探寻对方。

突然,他发现玛丽的眼角露出了,犹如璀璨的星光一般闪烁不定,

喂,也不用这么感动吧?这只是客套话而已啊?

星光慢慢沿着脸颊流下,然后滴落到了椅子上。

“玛丽?怎么了?”夏尔关切地问。

“没什么……没什么,先生。”玛丽低声回答,好像强忍住眼泪似的,“我只是太开心了而已……能够追随到您身旁真是太好了。感谢上帝,在被亲人抛弃了之后,我还能找到新的归宿,新的同伴……”

她突然站了起,然后投到了夏尔的怀中。

“我真的是太高兴了!请让我任性一次,好吗?”

一边说,她的眼泪一边止不住的流淌,最后好像泛滥成灾,把夏尔的衣服都打湿了。

“哎,别哭啊!姑娘!”

她暗自饮泣的样子,让夏尔看了都忍不住产生了些恻隐之心。

也是啊,被家人抛弃之后,她也很不容易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夏尔也不推开她,任由她在自己怀中哭泣。

“先生,告诉我,您就像家人一样,永远不会随意抛开我,好吗?”

“当然如此了,放心吧,玛丽,只要我们继续合作,我是绝不会抛开你的。”夏尔连忙说。

“谢谢您,先生。”带着满足的笑容,玛丽闭上了眼睛。

无论在任何年代,泪水总是一个女人最好的武器之一。

在昏暗的烛光中,夏尔像是哄孩子一样,轻抚着她的金发,而在不经意之间,她的手也抚摸到了夏尔的后背,犹如拥抱起了一样。

看上去他对我没有什么反感呢。

玛丽的心里闪过了一次欣喜。

那么,你逃不了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