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章 心意已决

第五十章 心意已决


                

“啊,玛丽,真没想到有这么多啊!好累人!”

在明亮的烛光下,伏案许久的芙兰终于停下了自己的手,然后蹙眉凝视着桌上的一大堆凌乱的文件。\

“应该说,‘我们已经努力解决了这么多,好不容易!’才对吧?”坐在她旁边的德-莱奥朗侯爵小姐带着鼓励的笑容回答。

然后,她伸手指了指自己这边的一堆被整理好的文件,“看!这就是我们的辛劳成果呀!”

芙兰顺着她的手指,也看向了那一堆文件,然后自己有些怀疑一样地眨了眨眼睛。

“是啊,我们居然已经看完这么多啦?”

“你没有看错哟,确实已经看完这么多了。”玛丽眨了眨眼睛,“怎么样?感觉自己很厉害吧?”

“……好像,确实有一点厉害吧……”芙兰低声自语。

然后,她的脸上露出了疲惫与欣慰交织的笑容,好像对自己的辛劳成果十分满意一样。

因为,她真的在帮助自己的家人了。

遵照之前的约定,在得到了芙兰的回复之后,萝拉果然将特雷维尔和博旺两个家族的商业往的材料,都送了过给她过目(当然,仅限于自己能够负责的那一部分而已)。

刚刚收到这一大堆的材料的时候,芙兰都有些傻了眼,担心自己能不能看完。

虽然已经得到了家长的同意,但是这种商业往芙兰却看不太懂。所以只好拉着自己的好友一起看这些文件和票据了。

她们花了整整一个白天,才将这些文件整理审阅了大半,也只有少女的细心和耐心。才能在平静中完成这么精细的工作吧。

在烛光下,两位少女金色的头发闪耀着柔顺的光泽,再配上脸上专注温和的神情,简直可以配到画中一般。

“先看到这里吧,我们也要休息一下!”芙兰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从旁边的茶几上拿了一杯茶,一仰头。毫无仪态地给灌了下去,“哈,真没想到居然会这样累人啊!”

“想要承担重任。累一点也是应该的嘛……”玛丽笑着回答,然后自己也从旁边拿了一杯茶,“这不是你自己想要的吗?”

“也是呢,这不是我自己想要的吗?”芙兰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事到如今怎么能够嫌累……那不就是最没用的人了吗……”

“不管怎么样。人总是要休息的,好好休息一下,等下再把剩下的整理完吧。”玛丽捏了捏自己好友的手,好像在为她放松筋骨似的,“怎么样呢?看完这么多,有什么感想?”

“感想……倒也不是没有啊。”芙兰垂下了视线,“真没想到,我们家居然欠了他们那么多钱!”

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整理之后。两位少女这才发现原两家人的牵扯比想象中还要深入许多,在几个项目当中。德-博旺一家都投入了大量资金。

“怎么能说是欠呢?我们这边也是付出了代价的……”玛丽继续揉着这双细滑的手,犹如在学画的时候两人的嬉闹一样,“权力也是资本,也能换成股份的嘛,如果没有你的爷爷和哥哥,他们才不会出这么大的力气呢。更何况,我们这边也没有亏待他们啊。”

“你这么说倒也不错……”芙兰轻轻点了点头。

无意当中,两个人谁也没有察觉到她口中的“我们这边”有什么不妥,好像在自然而然之间,这位侯爵小姐已经成为了特雷维尔家的一员一样。

“玛丽,真是多亏你,没你帮忙的话,我哪儿能这么快就把这些东西看完啊……”任由好友揉捏了一会儿之后,芙兰轻轻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正色看着玛丽。“能够得到你的帮助真是太好了,玛丽,还请你以后继续帮我,好吗?”

她的表情十分诚挚,满心是对朋友的好意和感激。

然而,听到了这句话之后,玛丽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了,她连忙微微别开了脸,以便掩饰自己心中的动摇。

原本能够得到这个承诺的话,自己应该是多么开心啊!一阵绞痛瞬间让她喉头有些发干。

就在今天早晨,这家的主人特雷维尔侯爵将她给叫了过去,然后给了她一个艰难无比的选择。

毫无疑问,如果自己选择不顺从他的意思的话,就算芙兰再怎么依赖自己相信自己,自己也将不得不离开这个家庭。

没想到那个老东西居然能够提出如此提议!怒火再度涌上了这位侯爵小姐的心头。

可是,现在再怎么生气也没有意义,他应该已经打定主意了,绝不会因为自己而再更改。

那么,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如果正常看,是应该保持尊严然后离开这里吧。

然后呢?回到之前那种空有一笔钱财,但是却只能孤苦伶仃毫无依靠的生活吗?好不容易才想尽办法摆脱了这种处境,结果现在却要重新陷回去吗?到时候是一直呆在那种烂泥里面,还是另外再想办法……?

重重心思,如同梦魇一般缠绕在玛丽的心头,让她一时之间甚至忘记了身处何方。

上帝啊,我到底应该怎么做?她再度问起了自己。

“玛丽……你怎么了?”正当她还沉溺在这些纷乱的思绪之时,旁边的好友关切的问候声传到了她的耳中,“怎么突然发呆了啊?”

“哦,没什么,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而已,”玛丽总算清醒了过,然后略有些慌乱地摇了摇头,“不用管我啊,我很好。”

“哦,那就好。”虽然玛丽的表现看上去有些奇怪。但是既然她已经这么说了,芙兰也就不再追问了。“如果累了的话,你先去休息一下吧。反正剩下的东西也不多了,等下我一个人整理完……”

“不,没关系的,我不累,我们等下就开工吧。”玛丽马上回绝了她。

“好吧,听你的。”芙兰眨了眨眼睛。

少女如此俏皮的表情,原本是可以让玛丽瞬间笑起的。然而现在却反而让她的心里更加难受了。

难言的歉疚感让她再也不敢直视对方的脸。

之所以她心里有些迟疑不定,芙兰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这位特雷维尔小姐,对自己的兄长持有怎样的感情。别人看不出,难道她还看不出吗?她知道,如果她真的按照那个老东西的话做了,那么这就成了双重的背叛——既背叛了自己。也背叛了好友。

纵使芙兰所持有的那种感情本就无法得到回应。但是她如果那样做了的话,无疑也是给她已经伤痕累累的心又划上了一道新的刻痕。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嘲讽的声音突然在她的心里响了起。

“这个时候还充什么好人?如果真的有那么歉疚的话,之前不就直接回绝了吗?”

一瞬间,她的心情沉到了谷底,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实在太过有道理了。

我还真是一个过分的人啊,凡事只考虑到自己。她忍不住在心里苦笑起。

在这种歉疚感的驱使之下。她忍不住抬起头,出神地看着墙壁上的一幅幅画。

这些画。好像都是她的爷爷从意大利搜刮一通之后带回的,结果这些被精挑细选出的画作,却被她不当一回事般地随意挂在了墙壁上,犹如街边的画师的作品一样。

“这些画你不是看了好多遍了吗?玛丽?”芙兰不解地看着好友,然后禁不住又笑了起,“这样吧,哪一幅你喜欢的画我就送给你吧,反正我这里还有很多。”

这种不经意的语气,突然之间就暴露出了两个人之间的地位差距。

她肯定不觉得是炫耀,然后玛丽听后心里却微微感到有些刺痛。

“哦,不用啦,我只是随便看看而已,”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十分自然,“按我说啊,芙兰,难道对这些画你不该更加珍视一些吗?就这样摆着,恐怕会大大损耗它们的寿命吧……这些画怎么说也是名作,不好好保存的话可不行啊。”

她们一同在一个画师手下学了几年的画,自然也对这种知识了如指掌。

“没关系啊,弄坏就弄坏吧,反正我的箱子里还有那么多,到时候可以换一批嘛。”芙兰无所谓地笑了笑,“这种二流画家的东西,我们也不用多稀罕啊。之前刚拿过之后,我还学了一阵,不过之后就感觉没什么可看的啦,也就是挂在这里当个摆设吧,反正也没办法挂出去或者展览。。”

“就算是二流的画家的作品,也挺值钱的呢,好好保存下不是更好吗?”玛丽再度劝解了一句,“芙兰,你看,从最近的趋势看,艺术品以后会越越值钱的,再说,到时候这些画还能算古董了,也没人会追究原主人和得手方式的问题……到时候转手的话,你肯定能够赚很多钱的吧?所以,我觉得你还是更加小心保存为好。”

“钱什么的,也不用那么特别在意吧?”芙兰小声咕哝了一句,然后在好友认真的眼神下,又好似告饶地笑了笑,“好了,好了,就听你的吧,明天我就把它们好好收藏起。玛丽,你还真是越越像个管家婆了呢,以后肯定能把家当都管得好好的。”

她的语气漫不经心,而且也毫无贬损的意思,以至于她完全不会想到,自己的话会在好友心里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听到了后面的话之后,玛丽微微低下了头。

这一瞬间,她的心再次感受到了抽痛。

管家婆……管家婆!又是这个称呼!

你以为真的很好笑吗?开什么玩笑啊!谁也不是天生就想这样的啊!

我也想像你那样万事不用愁,做什么都有人照看啊!

芙兰这个不经意间的表露。却再次伤到了玛丽心中那积蓄已久的怨意,以及因为如今寄人篱下的状况而受挫的自尊心。

以及,虽然从未表露但是却一直深藏在心的嫉妒心。

以及。想要成为和她重新变得同样地位平等的……

好胜心。

你说得对,我确实能够做好一个管家婆。

那么,我就做个真正的管家婆给你看看吧。

就这样,在经过了十小时四十分钟的犹豫之后,她做出了一个决定。

玛丽沉着脸,以那种空洞无物的视线看着芙兰的背影,而此时的芙兰却毫无所觉。

因为命运的作弄,她不得不跑到了这位好友的身边,成为了她的女伴。

虽然看似亲密。虽然从没有人明确表示出,但是她知道,两个人中,她的地位始终比对方卑下一层。

如果是旁人。也许能够忍受住这种结果。但是她……确实难以忍受。

她想要成为和这位好友一样,能够享受到莫大尊荣的人。即使命运让她无法自然而然地得到这些光辉,她也想用自己的头脑和其他一切,重新将这种光辉夺回到自己的手中。

哪怕要因此伤害到别人,甚至伤害到自己最好的朋友。

就在这一刻,她的主意已定。

“芙兰,对不起。”

她低声说。

“对不起?”芙兰睁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玛丽。“怎么了啊?”

“如果以后我让你生气了,你会不会原谅我呢?”玛丽低声问。“比如在我犯下了什么过失的时候……”

“当然不会生气了。我们是好朋友啊!”芙兰睁大了眼睛,显然搞不懂玛丽突然说这个是为了什么,“你刚刚还在帮我呢,就算以后犯下了什么过失,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的,你放心吧。”

得到了芙兰这样的回答之后,玛丽重新垂下了视线,心情重新镇定了下。虽然她知道这种话并没有任何的意义——芙兰这么回答,只是不知道自己将会犯下什么样的过失而已——但是她仍旧得到了一点稍稍的心里安慰,让自己心中的负罪感减低了一点点。

当然,即使得不到这样的回答,已经做好了决定的她也绝不会改变想法。

“是这样吗?那真是太谢谢你了,芙兰。”

“总感觉你今天很奇怪啊,怎么突然胡思乱想了?”芙兰有些摸不着头脑,碧蓝的眼睛里满是好奇,“你是真的不舒服吗?如果不舒服的话就不要勉强自己吧……”

“没事,我很好,真的没什么。”玛丽勉强自己挤出了一个笑容,“吧,我看我们也休息够了,我们接下把剩下的东西赶紧扫完吧?”

“嗯,抓紧时间!”芙兰点了点头,然后小声打了个哈欠,“我们早点扫完早点睡觉吧……”

接着,两位少女强打起精神,将剩下的这些文件和票据都对完了,芙兰还在自己的小账本上将一些重要的事项都给记了下,以便到时候随时查用。

“啊,玛丽,我们真的做完了!”当写完了最后一笔之后,芙兰满面喜色地扔掉了自己手中的笔,“这下我可把事情搞清楚啦!搞不好哥哥都没有我弄得明白呢!”

“嗯,我们总算搞清楚了。”玛丽也满怀疲惫地舒了一口气。

虽然之前一直在为这家人服务,但是直到这时,她才知道,经过一次带兵远征和在铁道部的一番工作,特雷维尔一家现在的财势变得有多么煊赫。

还只是现在而已,以后呢?

以她对特雷维尔先生的了解看,以后,只可能会变得更加厉害吧。

也就是说,这棵大树将会变得更加枝繁叶茂,更加……值得抱紧。

一想到这里,她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现在已经是深夜时分了。

“唔,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啊?我们终于可以休息休息了。”芙兰一边打哈欠一边说,“玛丽,晚安吧?”

玛丽从座位上站了起,然后镇定地点了点头。

“嗯,我回去睡觉了,晚安。”

然后,她转过身去,一步步地向门外走去。

步伐虽然细碎,但是却带着异常的坚定,显然她已经完全镇定了下。

主意既然已经打定,那么她就不会再有什么迟疑了。

此时,她的心里已经是一片平静,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不想给自己找借口,虚伪地说“都是因为你!是你逼我这么做的!”,不,没有任何人逼迫自己,是自己做出了一个选择。

是她自己选择了背叛朋友,而对方甚至没有任何对不起自己的地方。

她不奢求原谅,也不打算再道歉。

一旦做出这个决定,以她的性格,就一定会坚定不移地执行下去,直到最后的成功——而这这种成功,是确定无疑的,她对此有绝对的信心。

在她的后面,芙兰不停地打着哈欠然后换了衣衫,打算穿上睡衣去洗漱,她并没有注意到朋友一步步的离开——天晓得这几步路对她和她的朋友说意味着什么?

………………

走出了芙兰的房间之后,玛丽并没有如同之前所说的那样回自己的房间睡觉,而是沿着走廊,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她的脚步声很轻,但是却出奇的坚定。

月光透过窗户照射到她的脸上,犹如为她敷上了一层晶莹薄粉,让她的表情变得愈发模糊起。

然后,她停下了脚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