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六章 心绪不安

第四十六章 心绪不安


                

“我的朋友,最近你们搞得可真是有声有色啊!”

在餐厅的包间当中,夏尔一边喝下了一口酒,一边带着笑容看着阿尔贝。

“抱歉,夏尔,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为了报私怨所以做得激进了一点。”阿尔贝略带着歉意,朝夏尔笑了笑。“这段时间,你应该为我承担了不少压力吧?”

夏尔突然嗤笑了起。

“要是对别的人,我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他我为他承受了多少压力,是多么不容易,但是对你,朋友,我可以说实话……没关系,你干得很好。”夏尔拍了拍阿尔贝的肩膀,表示自己有多么满意,“干得非常好,我事前都没有想到你能这么快就干出这么大的成绩,还想着万一不行的话,自己亲自出马帮你呢!”

“嗯?”阿尔贝对夏尔的反应感到有些惊奇。

“不就是杀了些鬣狗吗?没什么,杀得好。没人关心他们的死活的,只要剩下的人能听从我们,你的任务就算是成功了,而你已经做到了这一点。”夏尔又给自己灌下了一杯酒,“再说了,对付那些帮派分子,就是得真的,不然他们还不服你……”

接着,他放低了声音,“总统也对你的成果非常满意,他叫我私下里转告你,他支持你的一切行动,叫你不用担心,放手去做,未他会对你的这些辛劳论功行赏。不过……后面半句你可以不用当真。”

“我也没必要当真,反正只要能把心愿了了就行了。再说我原本就没打算从他那里讨什么赏。”阿尔贝随意地耸了耸肩,“只要现在他还能容忍我不就行了吗?”

“既然你这么想,那么我也不用再劝什么了。”夏尔再度举起了酒杯。“,我们再干一杯吧。”

“说起现在你也算是春风得意了啊,一下子成了一个了不得的帮派头子。”带着一种隐含其中的劝诫和警告,夏尔抬起眼睛看着阿尔贝,“不过,我认为你最好不要过于迷恋这样的地位为好。”

“哦,这个我倒也知道。现在我只是沾了你们的光,吓得他们不敢反抗而已,哪天沾不到你们的光了。谁还会听我的啊。”阿尔贝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能够理解夏尔的意思,“所以,我懂你的意思。现在我能够在这些人中一呼百应。只是一种暂时的幻象而已——不过我也不会迷恋这种地位,不用为我担心。”

“你能明白就好了……”夏尔颇为欣慰地叹了口气,“只要人之间还在互相撕咬,就不会缺少帮派的容身余地,他们终究是要互相争斗的,为了抢夺资源,为了瓜分利益,为了打发时间。现在。他们暂时被统合起,只是因为他们对总统先生有利用价值而已。只要总统先生得偿所愿,这些人就没有利用价值了,那时候谁还会去管他们?只会嫌丢得不够远……”

“不管怎么说至少现在我还是能够号令得动他们的不是吗?”阿尔贝无所谓地笑了笑,“至少现在还能帮上你的忙。”

“我也没什么忙需要这些帮派分子帮啊?”夏尔反问。

“你没有,可别的人就未必没有了啊……”阿尔贝的脸上突然划过一道神秘,“朋友,还真别说,现在我就在帮你的忙。”

“嗯?”夏尔不解地看着阿尔贝。

“她没跟你说啊?”

“什么她?阿尔贝,说话不要老说半截啊。”夏尔不禁更加疑惑了。

“怎么,你那位姨妈回了都没有到你那儿去打打转?”阿尔贝也有些疑惑了。

“艾格尼丝?她回巴黎了?你怎么知道的?”夏尔马上回答。

然后,他略有些狐疑地看着阿尔贝,“她没找我啊,怎么了?听你的口气,你碰上她了。”

“我不仅碰上她了,还受托帮她的忙了呢!”阿尔贝用略有些夸张的语气回答,“只不过我们见面的时候,场景有些不大好。”

“那你就别卖关子了,老老实实地跟我交个底啊,到底怎么回事?”夏尔忍不住有些着急了,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吧,别急,我这就说给你听。”阿尔贝给自己灌下了满满的一杯酒,然后带着酒气就跟夏尔说起了那天他和艾格尼丝见面的情形。

在一堆尸体中偶然碰上,然后被她托付以重任,最后决定让孔泽帮忙……听完这些话之后,夏尔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皱起眉头沉吟了起。

“她要你帮忙找人?”

真是一个奇怪的要求,作为一位公爵小姐,她想要找什么人为什么不能去社交场上托朋友去找呢?

到底是想要找什么人,以至于艾格尼丝要冒着危险跑到帮派头子那里去拜托帮忙呢?

除非……除非,她要找的那个人是见不得光的。

是情人吗?还是仇敌?抑或是别的什么?

“夏尔,怎么啦?”眼看夏尔还在迷糊,阿尔贝忍不住催促了一下。

但是,夏尔却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仍旧在沉吟着。

在国外游荡了快有十年之久的小姨,突然回国之后,又突然到了巴黎,然后想要找人帮忙寻找一个人——这件事怎么看怎么诡异,实在太过于不同寻常。

他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干涉。

但是,心底里突然蹿升起的难以言喻的感觉,却又让他觉得这事实在太过于奇怪,不应该完全当做事不关己,最好还是要探究一番。

思酌了好一会儿之后,他终于还是觉得应该稍微过问一下——如果真的事不关己,那就帮艾格尼丝这样一个忙,反正无伤大雅;如果真的跟自己有关,那就另外再想对策。

决定了该怎样处理之后,他重新抬起头看着阿尔贝。

“她要找什么人啊?”

“按她的话说,是一个叫弗朗索瓦-德-拉吉昂的中年人……”阿尔贝马上回答。

“德-拉吉昂?”夏尔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是并没有从自己的记忆中搜寻到任何有关于此的资料,“没听说过这人啊?还是一个贵族?”

“谁知道是不是呢,反正我可没在交际场上听过这个名字。”阿尔贝耸了耸肩,“搞不好就是个化名而已,毕竟我们之前查了一下,发现用这个名字的人在巴黎住过一家旅店,然后没几天就消失了。”

听到了阿尔贝的话之后,夏尔的心头,那种不安的预感不禁突然变得越越浓烈了。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不安,但就是觉得这事太过于不同寻常,所以不能完全置之不理。

“你们已经开始查了啊?现在孔泽就在帮忙查这个吗?”

“嗯,现在就是他在帮忙。他本在警务部门干过,干这事不是特长吗?”阿尔贝点了点头,“你放心,经过这阵子之后,我对现在的业务也算是上手了,就算孔泽没法全力帮我,我也能干得好好的。当然,你要是觉得这样做不合适,我明天就让孔泽重新回吧……”

“不……不用……”夏尔缓缓地抬起手,否决了阿尔贝的提议,“再怎么说人家也是我姨妈,这点忙还是应该要帮的,既然你已经顺手了,那现在就让孔泽帮她找人也没关系。”

话虽然如此说,但是他心里已经暗暗决定,这阵子就把孔泽先召回到自己身边,好好问一下他跟艾格尼丝帮忙时的情形,搞清楚自己的那位姨妈现在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这个决定他不打算跟阿尔贝说,只是私下里问一问而已。

说到底,他决定自己应该还是虚惊一场。

看到夏尔已经打定了主意的样子,阿尔贝也不打算多问了,他连忙换了一个话题。

“夏尔,最近搞了这么多事,我还真有些累了呢,最近我打算放松一下,犒劳犒劳自己。”

“你又打算搞什么名堂了?”夏尔当然明白阿尔贝的意思。“先说好啊,最近我的事情也多,可不会跟你玩太疯的。”

“也不用玩疯啊……”阿尔贝笑了笑,“我想去跑马场玩一玩,试试自己的手气,听说最近那个德-博旺男爵的儿子又给自己搞了几匹好马,风头劲得很呢!到时候我们一起去赌一赌吧?”

“好吧,我有空就和你一起去。”夏尔点了点头。

约定了下次见面聚餐的时间之后,阿尔贝就跟夏尔告了别,然后起身离开了这间包间,而夏尔则暂时留在了这里——依照这两个老朋友历的习惯,这次轮到夏尔付账了。

不过,直到阿尔贝的身影消失了之后,夏尔仍旧没有起身离开,一直坐在座位上。

他仍旧在思索刚才阿尔贝说给自己听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感到有些心绪不安。

艾格尼丝的突然去而复返,然后又作出如此神秘兮兮的举动,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轻松放到一边——虽然直到现在,他也绝不愿意相信艾格尼丝会有什么对他不利的图谋。

直到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抛开了困扰在心中的杂念,跑去跟店家结了账。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弄明白。(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