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三章 恩义连接

第四十三章 恩义连接


                “夏尔,最近你看阿尔贝闹得声势是不是有些大?好像听说他搞出了很多命案。”在明亮的吊灯下,坐在餐桌边的迪利埃翁伯爵略微有些迟疑地看着夏尔,“虽说死了些帮派分子没人在乎,但是毕竟市民的生活还是不能被打搅的,要不,之后干脆让他低调一点?”

“我倒觉得他这样干得很不错,闹出一点事没什么关系,反而证明他最近在认真做嘛。”夏尔专心致志地用刀叉切割着面前的牛排,貌似随意地回答,“总统要看的是实际结果,只要结果很理想,那就算中间出了一些波折,他也是可以容忍的,您不用担心,目前我看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哦,是这样吗?”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这位保养良好的中年人轻轻点了点头,“只要总统满意,这样就最好了,那么……,夏尔,我们为阿尔贝的业绩干一杯。”

“干杯。”

自从领到了一个清理巴黎帮会的任务之后,阿尔贝十分上心,几乎是从一开始就带着孔泽兴冲冲地干了起,四处收拢那些帮派分子,自然,中间也就酿成了不少血案。

虽然夏尔之前告诫过、并且现在还在担心他未的政治前途,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在不需要考虑未的情况下,阿尔贝的这套办事方法确实卓有成效。那些在刀尖上滚出的帮派分子,确实最吃刀枪那一套。

因为阿尔贝现在是挂靠在铁道部门下的官员的关系。迪利埃翁伯爵觉得自己多多少少也担着一些领导责任,之所以说出那个提议,也只是为了在万一有事时撇清自己未的责任而已。现在。既然夏尔已经为自己的好友兜了底,那他也就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当然,他过去的上司今晚特意将他叫到迪利埃翁伯爵府上吃晚饭,当然也不会只是为了说这些事情而已。

不过夏尔倒也不着急,继续用着晚餐,然后趁伯爵不注意,他突然偷偷地抬起头。看了看对面的玛蒂尔达。仿佛是有所感应似的,这一瞬间玛蒂尔达也突然抬起了头,偷偷瞟了夏尔一眼。两个人视线猝然交汇。

夏尔笑着微微点头,然后故意眨了眨眼睛。

玛蒂尔达脸红了一下,然后骤然低下了头,不敢再与他对视。

夏尔心里暗笑。然后重新将视线放回到她的父亲身上。

虽然当着一个父亲的面和他的女儿眉目传情听上去有些过分。但是夏尔却反而从中得到了一种异常的兴奋感。

“部长下,最近部里的工作还顺利吗?”他好不容易才压抑住了那种兴奋感,平静地问迪利埃翁伯爵,“我最近不在,还压得住底下的人吗?”

“还好还好,最近下面还算听话,没有人跳出跟我们作对。比起往年,虽然大家略微疲惫懒怠了点儿。但这也是人之常情嘛……”伯爵笑呵呵地回答,“说起。这也是你的功劳啊,当初磨刀霍霍,硬生生地砍得他们现在还不敢多话。”

“就算是懒怠也不行,毕竟是新成立的部门,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怎么能这么快就陷入到拖沓萎靡的风气里?这样还怎么能办成事?”没想到,夏尔听到了他的话之后却一点也没有高兴起,反而神情端重地看着他,“先生,压在我们身上的事情还有那么多,怎么能任由他们这么快就人浮于事呢?您最近一定要好好地杀一杀这样的风气。这些人啊,不管就是不行的……”

也许是因为谈到了真正关心的事务的缘故,夏尔的态度变得有些严肃起,几乎像是居高临下的教训语气了。

“好……哦,好……我会……”夏尔这突如其的反应,让伯爵略微有些手足无措起,他一边含糊地应着,一边偏过视线,瞟向了自己的小女儿。

自从玛蒂尔达帮他出了主意,让他保住了之不易的部长职位之后,迪利埃翁伯爵愈发地倚重自己的这个女儿了,不光各种大事经常要和她商量,让她帮忙拿主意,今天把夏尔叫过吃饭,他也让玛蒂尔达陪在自己身边。

“弦绷得太紧是会断的,先生。我们不能总拿着鞭子驱赶,得让他们有余暇休息一下嘛……对于您留下的那些规划,爸爸是会监督他们如期完成的。”玛蒂尔达不负他期望地开口了,“再说了,吃顿晚饭,就不要谈这种没意思的事情吧……”

玛蒂尔达一边说,一边略带不满地看着夏尔,眼睛里好像是在责备“你怎么能这样对我爸爸。”

你自己私下里谈起父亲的时候还不是一模一样?再说了,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打翻他了,这还怎么尊敬得起……夏尔在心里哂笑。

但是,在表面上,他还是恢复了刚才的淡定。

“抱歉,下,我刚才只是有些激动……毕竟您知道的,我跟那些官员过节有些深。”夏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

“哦,当然了,我怎么会介意这种事呢!”中年人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将刚才小小的不愉快给揭了过去,“不过,夏尔,说起这个,我还有有个事儿想要跟你说说呢?”

“什么事?您尽管说吧。”夏尔点了点头。

“嗯……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啊。”伯爵仍旧展现着他那种极其富有魅力的笑容,“就是想跟你说说部里那些债券的事情……”

“嗯?”几乎是下意识地,夏尔微微睁大了眼睛。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呢?

之前,铁道部发行的债券,几乎都是夏尔本人一手策划并且操办的——就算是自己已经离任的现在。负责债券的部门,也还是被他提拔和任用的人牢牢地掌握在了手中。

如果他想抢夺过去的话,那几乎就是摆明要和夏尔决裂了——现在的迪利埃翁家族无疑不会做出这种选择。

那么……转念一想。夏尔就觉得自己想明白了什么。

“嗯,之前在债券的发行上面,你付出了不少辛劳,还为这个吃了不少苦头,我一直都记在心里的。”伯爵轻轻叹了口气,显然是想到了之前那次差点吞噬了他们的风波,“不过。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不用再提。现在,部里眼看就要进行新一轮的融资了……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以便让大家都能够满意,不闹出新的乱子。”

呵呵,这也是我之前挖的坑啊。夏尔心里苦笑了起。

夏尔之前自作主张,为了一己私欲短时间内就搞了三轮融资。结果闹得市场一片哗然。也成了他要离任的一大诱因。解铃还须系铃人,现在的新问题,自然部长也就想着让他解决了——如果不想同他闹翻的话。

“您是部长,这个事当然是该由您主导才对,作为现在的局外人,我只能给出一些建议而已……”口不对心地恭维了一番之后,夏尔马上转入了正题,“不过。当然,这个问题还是十分复杂的。我会之后仔细考虑一下,再同您好好说说这个事。”

说起,现在差不多也是好时机了,市场已经消化掉了之前三轮的过量融资,有很大的空间供新一轮融资所用,毕竟是国家信用在保底,只要时机合适市场还是会欣然吸纳铁道部的债券的。

“既然你肯为这个劳心,那就太好了。”部长的脸上笑容满面,说不清是真高兴还是在嘲讽,“不过,之前玛蒂尔达跟我说,这次的融资她觉得会非常顺利,因此她也劝我,让我们优先也买进一些……你看如何呢?”

夏尔心里马上明白了过。

这一家人显然是不缺这点钱的,与其说是想在里面捞些钱,不如说,是迪利埃翁家族表示想要跟自己站在一起吧……

他转过视线,但是玛蒂尔达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让他捉摸不透。

是她劝说的吗?作为一种巩固友谊的证明?

“这样当然随您的便了,毕竟您是部长嘛。”想明白了这些之后,夏尔恭敬地朝伯爵低下了头。“我会马上着手安排的,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哦,那就太好了!夏尔,你总是这么能干……”得到了这个回答之后,伯爵满意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若有深意地又加了一句,“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吗?在这个凶险的政治场上,我们大家最好是抱在一起,这样大家才能够保住之不易的东西。现在我还是这个看法……夏尔,德-特雷维尔和德-迪利埃翁,难道不应该这样做吗?”

“我当然也还是这个看法了,先生。”夏尔仍旧微笑着,“我一直都是尊敬您,支持您的,正如过去那样。”

………………

在晚餐结束之后,得到了一个满意结果的迪利埃翁伯爵,欣然离开了席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而夏尔却没有第一时间告辞。

玛蒂尔达闷声不响地也离开了自己的座位,然后走出了餐厅,好像不知道夏尔跟在后面一样。

当她打开门之后,犹如是鬼魅一般,夏尔也突然闪了进去,到了他曾经过两次的这个堆满了书架的房间里。

“您别这样好吗?”在把门关好了之后,玛蒂尔达转过头,有些不满地看着夏尔,“有人看见的呢!”

“看见了又怎么样呢?反正我以前也过啊,就说和您谈一些话题不就好了……”夏尔满不在乎地笑了笑。

“就算如此,也不能……”玛蒂尔达还想说些什么。

“唔……”

她突然被夏尔强行抱住了,然后吻了起。

许久之后,两个人的嘴唇才慢慢分开。

“太过分了吧,先生?”玛蒂尔达真的有些不满了,虽然脸还是很红,但是眼睛里却已经带上了些怒气。

“玛蒂尔达?”夏尔有些奇怪。

“您在别人家里这样肆意妄为,觉得很好玩吗?还是说您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只要自己开心就够了,丝毫不用关心别人?还是说,您以为自己想怎么摆布我,就能怎么摆布?”

“我当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情不自禁而已,抱歉,玛蒂尔达。”夏尔连忙道歉,伸手轻抚了她的肩膀,“别生气了,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算了,您明白就好。”他道歉了好一会儿之后,玛蒂尔达才总算消了气。

“今天的事情,也是你的主意吗?”夏尔问。

“是的。”玛蒂尔达点了点头。“如果大家连在一起了,就不用疑神疑鬼了吧。”

“当然,当然了,这样最好。”夏尔点了点头。

“另外,我也要谢谢您呢,”玛蒂尔达笑着指着自己桌上的一堆信,“多亏了您,我和德-佩里埃特小姐可以通信了,她真是个有趣的人!”

所以,你把我叫过,只是为了谈谈这个?

夏尔心里失望地叹了口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