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九章 百折不挠

第四十九章 百折不挠


                

特雷维尔侯爵同德-莱奥朗侯爵小姐那种即使不说惊世骇俗,至少也算得上伤风败俗的私密谈话,此时的夏尔当然不可能知道一点风声。

此刻的他,正端坐在陆军部内的一间会议室当中,忠诚地向国家履行着自己的义务。

因为会议还没有开始的缘故,会议室当中十分嘈杂,但是夏尔的心绪却十分镇定,他手放在桌子上,撑着自己的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大群人围绕在长长的会议桌之前,神情各异,他们依照严格的等级秩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时而同旁边的人低声交谈,揣测着前面的那个人今天将自己这些人叫过,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以及,该怎样才能不失礼貌地将这个年轻人给应付回去。

任由这种嘈杂声响了好一会儿之后,夏尔终于抬起头,然后在众人的视线当中,他拿出怀表看了看,这时,会议室的窃窃私语瞬间停了下。

差不多也该是时候了。夏尔心里嘀咕了一声。

然后,他不着痕迹地转动眼睛,扫视了一圈周围正襟危坐的官员们,将他们的面貌和态度一一记在了心里。

今天正是他为了推动自己在陆军中引入米尼枪的计划,而进行的一次努力和尝试——他将负责军备和兵器管理的司长德-特里沃先生,和他下属的负责武器采购事宜的处长德-希尔洛男爵,还有他们下属的一大群官员都给叫了过。预备进行一次特别的会议。

“各位,现在就开始会议吧。”眼见气氛已经酝酿足了,他向各位官员们点了点头。

在一片鸦雀无声当中。夏尔继续说了下去。

“首先,我表达一下对诸位的感谢。正因为有了之前大家的辛苦,我们在勒芒的军事演习才能进行得如此顺利。”夏尔的语气平静中又蕴含着一点激情,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自己对这些人的敬意,“没错,演习十分顺利,参演的士兵们的表现十分抢眼。给在场观察的军官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眼见他姿态放得这么低而且这么和颜悦色,大家都不禁松了一口气。只有坐在夏尔旁边的德-特里沃先生仍旧保持着刚才那种严肃的姿态。

这位德-特里沃先生大概五十岁左右的年纪。他有一个大而高挺的鼻子,微微弯钩,看上去简直覆盖住了小半张脸。他脸色苍白,脸颊干瘪而且铺满了皱纹。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久经过战场锻炼的军人。反倒像是一个年老的政客。

然而,仿佛是要与这种第一印象作对似的,他穿着一身十分光鲜的制服,铜纽扣在光线的照耀下闪闪放光,犹如要借这种打扮,为自己取回并不曾有的威严。

“德-特雷维尔先生,我们只是做了一些分内事而已,况且。主要的准备工作也并非是我们做的。”也许是平日里对下属们颐指气使惯了的缘故,看着夏尔的时候。夏尔总感觉这个眼神有些尖利,至少并不存在太多善意,“如果您要感谢的话,最好是感谢那些加班加点为您的演习计划准备了日程表和足够的粮秣的那些人……”

听到了这个颇含有冷意的回答之后,夏尔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位德-特里沃先生,是赫赫有名的特里沃侯爵家族的支系成员,虽然和侯爵本人并非亲兄弟,但是关系向十分亲密,因此他对夏尔并不像其他人那么诚惶诚恐,反而隐隐然有些对抗情绪——这也许是因为夏尔处在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年纪时,就得到了如此令人艳羡的高位的缘故吧。

当然,虽然这种态度并不友善,但是夏尔这些日子以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态度,所以他也不以为忤,只是微微地笑了笑。

“当然,我也会感谢他们的,而且已经感谢过了,先生。不过……这并不能抹杀你们的辛劳,不是吗?”

“您能这么体恤我们,那真是我们的荣幸。”被夏尔用这种含而不露的方式回击了之后,德-特里沃先生也只能笑了一笑。

两位官员在不经意间的含蓄交锋,也被每一个官员都看在了眼里,他们这下不敢说话了,只是互相对了对眼色,暗地里看着两位上司的笑话——不过,从他们的本心看,大概是更加支持德-特里沃先生的吧。

夏尔不再看对方,而是重新收回了视线,继续说了下去。

“当然,就像很多事务一样,我们不仅要看到成绩,还更加应该看到不足……至少,从这次演习当中,我,以及很多人,都看到了目前困扰在陆军当中的某些问题。”

这句话,让原本已经放松下的官员们,瞬间又重新变得紧绷了起。

“不知道您这又是指什么呢?”特里沃先生不解地看着夏尔。“难道这就是您今天将我们召集过的目的吗?”

“哦,您不用看得这么严重,”夏尔笑着摆了摆手,“这只是一场意见交流的会议而已,并不是我在向大家兴师问罪。我只是说,我们现在发现了一些军队运行的缺陷,接下我们可以探讨一下怎么解决这些问题。”

“不知道是哪些缺陷呢?”

“您看了就知道了。”夏尔做了个手势,然后他的秘书将一叠叠文件分发给了几位地位最高的官员。

这是吕西安应夏尔之邀,和同僚们在回到了巴黎之后写的关于演习的总结——其中自然有夏尔授意下写就的关于武器的内容。

这篇报告十分长,当然不会有人在短时间内看得完,但是这不是问题。因为有关于本次会议主题的段落并不多,而且早已经被夏尔重点圈出了。

“……虽然士兵们的勇气和战术纪律无需置疑,但是陆军士兵使用的制式武器颇为陈旧。不能适应新时代的兵器发展,很遗憾地使我们士兵的英勇被打了一个很大的折扣,并且让人忧心于未军队对抗压力的能力和实力……”德-特里沃先生阅读着这些被圈出的内容,然后抬起头,狐疑地看着夏尔,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特雷维尔先生,您的意思是。您不满意我们现在士兵们使用的制式武器?”

“这不是我的意见,是参与演习的军官们的意见。”夏尔微笑着回答。

“官员手中的报告,一向是反应官员的意见的。否则它根本不会问世,不是吗?”特里沃先生冷笑着反问,好像是在说‘都是在政府混的,您可别想随意糊弄我们啊……’似的。“那么。我想问问。您对这个报告是什么意见呢?”

“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调查之后,我原则上同意这个意见。”夏尔严肃地点了点头,好像这个意见真的是别人提出然后他进行慎重考虑的一样。

他的话,迅速在会议室当中惹起了一阵喧哗,这下迎向他的视线就不那么友善了。

“现在军队使用的步枪是前几年才定型生产的,我认为它仍旧是一种先进的武器,这个报告反映的问题是荒谬的。”负责武器采购事宜的处长德-希尔洛男爵马上开了口,“先生。您不应该听信这种毫无根据的道听途说。”

作为陆军士兵最近采用的制式步枪,mle1842式滑膛枪确实并不是老装备。自从问世之后就一直在被大量生产。如今已经基本普及到了陆军的所有部队当中。而且,平心而论,它确实是一款颇为不错的滑膛枪。

但是很遗憾,即使如此,它仍旧是该被淘汰的作品。

“在如今这个时代,科学和文明的发展,足以使得几年就代表过去的几个世纪。”夏尔坚定地看着这位男爵,“没错,它并没有问世几年,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它已经过时了,我们理应用更为优秀、更加划时代的武器取代它,以便有效提升军队的战斗力。还是说,先生,您反对陆军使用更加先进的武器呢?”

男爵顿时语塞,这个帽子可谁也担不起。他偷偷瞄了德-特里沃先生一眼,希望自己的上司阻止这位正在发疯的年轻人。

“我们当然不反对陆军装备的更新换代,但是这必须是在有能力有经验的人的主导下完成……”没有辜负他的期待,德-特里沃先生适时地站了出,“而这种重大事务,我们不可能让外行人轻易做判断或者决定,他没有相应的知识,也就没有相应的资格。”

“我们每个人都有义务在需要的时候为国家效劳,先生。”夏尔颇为不善地看着对方,“军事力量是支撑我国的最重要的支柱,它比任何问题都更加值得人们重视,因此,即使是毫无关系的人,也应该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做一些对我**事力量有益的事情,难道您不认为我说得对吗?”

这种毫无掩饰的强硬态度,让德-特里沃先生忍不住微微一怔。

在他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反驳夏尔这番冠冕堂皇的话时,夏尔继续说了下去。

“也就是说,您也不觉得我的话有错,对吗?”夏尔冷笑了起,“我有权、也应该去尽公民的责任,更何况现在我还并非无关人等,所以,我请您再详细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先生。”

沉默了片刻之后,仿佛是感受到夏尔的决心无法更改似的,德-特里沃先生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吧,姑且不说这种指控到底能不能够成立,就算成立了,您又打算怎么解决呢?责成军工部门尽快开发出一种新型的步枪吗?”

“不需要这么麻烦了,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一种不错的选择……”眼见话题终于落到了这里,夏尔禁不住露出了笑容,“在法国,现在就有这样一种步枪,能够使得我们的士兵得到几倍于之前的射程优势,这是一种划时代的武器。”

“这……这怎么可能呢?您不是在开玩笑吧?”德-特里沃先生同自己的下属们面面相觑。

“我当然不会在这种重要的会议上一派胡言了。”夏尔从容不迫地回答,“如果您想要证实的话,其实很简单,我这里有这种新式步枪的图纸,甚至连实物都有,我希望你们能尽快安排一下对比实验,这样就能分析出优劣了……”

“这是对我们工作的粗暴干涉!您无权这么做!”德-希尔洛男爵的脸色已经涨红了,连礼节都不讲,直接怒视着夏尔,“先生,给法**队装备什么样的武器,是我们的责任,而不是您的,您不能因为自己的喜好而干涉我们的事务!”

“这种话完全没有道理,难道发现了一项更好的武器,我连推荐给你们的权利都没有?”夏尔微微皱起了眉头,“问题很简单,我并不想强行按着你们的脖子,逼着你们一定要采纳我的意见,我只是说,我可以给你们推荐一种更好的武器,从实践上看它能够给士兵的步枪带革命性的变化,大大增强军队的战斗力。”

“即使这样,也并不是您的本职工作。”德-特里沃冷冷地看着夏尔,“大家应该各司其责,这才是一个机构保持良好运行的正确法则。”

“也就是说,连试一试都不肯?即使实物我都能摆在诸位的眼前?”夏尔努力抑制着心里的怒气,沉声问。

“不行,先生,您留着自己玩吧,我们自己有自己的工作方式,不用谁指手画脚。”德-特里沃马上回答。

夏尔沉默了,他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位官员,但是没有从中发现任何一个支持者。反而好像个个同仇敌忾,要抵制他的粗暴干涉一样。

看,今天是谈不了这个问题了。

虽然很生气,但是他不能发作,所以他仍旧保持着平静。

“那么,今天先散会吧,我重新考虑一下。”

“再见,先生。”德-特里沃马上站了起,然后冷淡地点了点头,接着带头走出了会议室。

很快,会议室里只剩下了夏尔一个人。

夏尔仍旧沉默着,面无表情地坐在会议室当中。

他遇到了奇怪的挫折,这让他原本就已经十分糟糕的心情,更跌到了一个新的谷底。

但是,他并不打算向这个挫折低头。

原本不就有了心理准备的吗?

你们挡不住我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