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二章 善后与利用

第四十二章 善后与利用


                

在有人因为反抗而马上被杀掉了之后,遵照入侵者的命令,所有人都不得不跪在了地上,荒唐的是,直到现在,还没有人弄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别的帮派在火并吗?

如果是的话,这一群人是怎么大摇大摆地跑进的?

这一个街区是富人聚居区,警察们的治安管理十分严格,并且严禁帮派在这里私自殴斗,一旦有违背规矩的都会严惩不贷,因此,这个和警察关系很不错的帮派首领,才会放心在这里私下定居,并且召集手下开会。

那么为什么?为什么这群人胆敢如此肆意妄为?难道他们不怕警察吗?

“都老实点!谁再乱动就打死谁!”一个像是头领的青年人对他们说。

他站在一旁,兴高采烈,看上去神气活现,丝毫不因为己方刚才杀了人而感到有什么不安,反倒还因此感到很开心似的。

血腥味弥漫在整个房间当中,直冲每个人的鼻尖,再和恐惧搅拌在一起,让几乎每个人都心惊胆战。这些已经多少年没有在一线厮杀的帮派首领们,终于有一次尝到了久违的命悬一线的危机感。

没有一个人胆敢再动一下,都在地上乖乖地跪着,再也找不到任何之前作威作福的做派。

眼见这些人如此老实,那个青年人愉快地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做了一个手势,立刻就有人走上前去给这些人一一搜身。把他们带的武器通通都给收缴了。

在恐惧当中,帮派首领终于恢复了一些镇定。

“朋友,你们是哪个帮派的?”他勉强让自己尽量显得平静。但是嘶哑的声音仍旧十分难听,“大家有话不能好好谈谈吗?”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但是也没有新的枪声,这让他稍微感觉有了一点点底气。

“大家只要好好谈,今天的事情我们可以当做没发生,”他稍微抬起头,看着这群黑衣人。“不然的话,你们就这么跑过,犯下这么大案子。警察会放过你们吗?”

又是一阵沉默。

然后,那个青年人突然大笑了起,看着旁边的一个人。

“哈哈哈哈,警察!他跟我们说警察!帮派头子出了事。居然先想到的是靠警察帮忙!哈哈哈哈!”他笑得前俯后仰。好像真的听到了什么很可笑的事情似的。

然后,他重新看着老大,指着那个人。

“你要警察?很好啊,这个人原本就是警察,职位还高得很,有什么事情你就跟他说说吧……”

这满含嘲讽的语气,让老大的嘴角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

“没人救得了你们。”这时,旁边那个一直冷着脸的人也开口了。“警察是不会的了。死心吧。”

他的语气平静得可怕,带有一种莫名的说服力。

警察真的不会管了吗?所有人的心里同时一寒。

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但是看做派应该确实不是帮派分子。

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一滴滴汗水从老大额边渗出,他发现自己对这群凶神的路数居然毫无头绪。

没有头绪,也就不知道他们要什么;不知道他们要什么,也就是无法满足他们;无法满足他们,就代表……不,不行!

该死,为什么在即将隐退的时候还要碰上这种事?

一股莫名的恐惧,笼罩住了他的心头。

他杀过很多人,也早就有过自己可能无法善终的觉悟,但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死法,可绝不是他期待接受的。

“你们谁是老大?”那个青年人突然又发问了。

没有人回答。

“我再问一次,谁是老大?”这个青年人把枪指住了一个人的脑袋。

在这种生命威胁下,那个人哆哆嗦嗦地转过了头,把视线指到了福格-特内纳。

“哦,果然啊,我就说刚才谁那么大胆子敢说话呢。”青年人耸了耸肩,然后转身走到了这位帮会老大的面前。

真是恶心的胆小鬼!

福格-特内纳在心里咒骂了一句,强忍住了内心的恐惧,然后估算了一下两人的距离,打算扑过去挟持对方当做人质,但是那个年轻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好像很精于格斗一样,在一个安全的距离上停了下,然后拿着枪指着他。

“大家有话好好说!”眼见翻盘无望,福格-特内纳决定还是走和谈路线,“没错,我就是帮派的老大,你们要什么尽管说吧,我都能够满足你们的,大家可以和气点儿谈,没必要动家伙。”

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难道他们是……?

犹如是福至心灵一般,福格-特内纳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等等?你们是波拿巴先生的人吗?那就不要误会了,其实我也是总统的支持者啊!”仿佛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他一个劲地说了下去,语速快地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先生,我们一直都十分支持总统的事业,只是一直苦于没有门路,先生,现在只要您给我们机会,我们一定会拼死为总统效劳的!我可以做您的下属,您叫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在所有人的沉默当中,跪在地上福格-特内纳不停喊着,早已经不见了刚才的威严。

他知道自己还有利用价值,应该是不会被人轻易就这么杀掉的,只要留下一条命,帮谁干不是干啊?况且,为总统办事,未必就没有好处……

“砰!”

一声巨响,终结了他的一切意识。

直到睁大眼睛栽倒在地上的时候。这位帮派老大也没有弄明白,自己为什么非死不可……明明他可以为任何人效劳的……

就这样,这位在巴黎黑道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如今已经成为一方老大的大人物,就在这莫名其妙的一天当中,被人一枪击中了脑袋,结束了自己也曾小有辉煌的一生。

“区区一个帮会头子而已,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呸!”阿尔贝冷笑着啐了一口,“想为总统效劳?也不想想你有没有资格?”

在他落魄的时候。有不少黑帮人物因为买下了债权而对他追债,追得最狠的就是这个铁锤帮,几次差点就让他丢了性命。如今他终于找到了报仇雪恨的机会,那种感觉当然是开心得无法言喻。

虽然负责追债的肯定不是这位帮派首领,但是他完全不在乎。

然后,他看向了其他那些仍旧跪倒在地上的帮派首领。目光所到之处。每个人都面如土色,浑身颤抖。

刚才老大直接被杀,但是没有人想过要报仇,只是害怕这位突然毫无征兆就开枪杀人的人突然把自己当成目标。

好在,他好像已经没有动手的意思了,而是和和气气地看着这些人。

“刚才你们已经听到了吧?没错,我们就是总统的人,想要给他找一些能办事的人。我想知道。你们有没有意愿为总统效劳?现在你们的老大已经死了,你们不再对任何人负有义务。只需要代表自己做出决定就可以了!”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不答应的后果。

“我给你们一分钟,马上告诉我你们合作不合作!”阿尔贝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没有再说话了。

让他欣慰的是,仅仅只过了半分钟,所有跪在地上的人就争先恐后的表示了自己愿意归顺的意愿,至于已经躺倒在了血泊当中的尸体,已经没有任何人在乎了。

“很好,我就说嘛,有头脑的人还是大多数。”阿尔贝貌似欣慰地点了点头。

“但是,我还是要给你们提醒一句,别跟我们耍花样,别想着回去了就能反悔!今天能够当着你们的面干掉你们的老大,明天也能当着其他人的面干掉你们!都给我老实点,只要你们乖乖听话,我们就不会把你们怎么样,明白了吗?”

接着,他看也不看这些帮派首领,又走到了孔泽面前。

“朋友,干得好。”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孔泽的肩膀,显然心情甚好,“多亏了你的情报,我们才能在今天把他们都给一网打尽了,这下省了我们多少事啊。”

“这是我应该做的。”孔泽神色木然地回答,脸上没有任何喜怒。

他从阿尔贝刚才的行迹当中看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很显然有公报私仇的痕迹,但是他仍旧一声不吭——他的老板给他的任务是配合这位先生的工作,而不是指导,他当然很明白其中的差别。

“那么,我们就准备收工吧,”突然对方回应冷淡,但是阿尔贝仍旧笑嘻嘻的,显然对今天行动如此顺利而十分开心。“把这群人先带走,好好跟他们谈谈具体的问题,至于尸体的话,先让他们……”

就在他们还在商量的时候,门外突然传了开门的声音,然后是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两个人同时警惕地对上了视线。

不是已经跟警察关照好了,他们不会上掺和这事的吗?还是说,就是偶然路过的路人而已?

他们马上将疑惑压在了心里,然后用枪指着那些跪在地上的人,不准他们发出声音,整个客厅都陷入到了异常的寂静当中。

过了很久,又好像只过了片刻之后,客厅的门被打开了。

早已经拿着枪指着门口的阿尔贝,下意识地想要扣动扳机,但是很快,一个新的神经反应阻断了他下意识的动作,并且让他大喊了起。

“别开枪!是自己人!”

没错,者确实是自己人,更准确地说,是他的好友的小姨,艾格尼丝-德-诺德利恩小姐。

虽然不知道这位公爵小姐突然到一位帮派头子的住处是为了什么,但确实就是她。

………………

“德-诺德利恩小姐。您怎么突然这儿了?可吓了我们一跳啊!要不是我反应快,没准你们还真要惹上麻烦。”

阿尔贝悠然地坐在刚才那些帮会头目坐过的沙发上,微笑地看着艾格尼丝。而她的仆人兼护卫,则站在她的旁边,警惕地注视着这位刚刚谈笑间就杀掉了好几个帮派头目的青年人。

客厅里现在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之前的痕迹已经荡然无存,只剩下了地毯上的一滩血迹,诉说着刚才所突然发生的惨案——过得不久,连这样一点痕迹。也将会被点滴不剩地抹消掉。

那些帮会头目,被孔泽带着人押送着先去小花园挖坑去了,阿尔贝命令他们先把他们的首领和其他死掉的人草草掩埋掉——当然。这只是一种权宜之计而已,过得不久,这幢房子的新主人就会将房子整个推倒重建,湮灭掉之前的一切痕迹。

“你们杀人之前也没有通知我一声啊。先生。”艾格尼丝平静地回答。看上去好像有些不高兴。

当然,她不高兴,并不是因为关心这些帮派头目的生死,真正让她感到困扰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原本的计划被打断了,她再也无法借助已死的人去帮她找人,哪怕花再多的钱也没用。

看只能去找别的帮派了吧。

“这还真是抱歉啊……”阿尔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气势,“没办法。这也是我们的任务,最近总统需要一些支持者帮他做事。这些帮派分子虽然脏但是也有些用,所以大家就派我过,负责把这些帮派清理一下咯。顺便,也给巴黎市民整肃一下治安嘛。”

也就是说,最近几乎所有的帮派都无法幸免?

艾格尼丝微微皱了皱眉头。

但是,如果最近巴黎所有的帮派都要被整合的话,那岂不是更加方便用找人了?蓦地,她脑中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当然,这必须好好操作,不能让人知道那个人的真名。

“其实,我今天跑过,就是想请这个人帮个忙的。”她低声说。

“帮忙?没问题啊,我们也可以帮忙。”阿尔贝马上回答。“需要什么帮助呢?”

“找人。”艾格尼丝干脆地回答,“找一个人。”

“那还真是黑帮能干的活啊!”阿尔贝耸了耸肩,“行,您这样美丽的女士不该为小事烦扰,就算他不在了,不是还有我们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最好了。”艾格尼丝笑着点了点头,这个笑容,几乎能够让人忘记她的年纪,“你和夏尔都很忙,我也无意打搅你们,只希望你能够找个有用的人帮我们找,最好是能够指挥得动那些帮派的。”

“这样啊……”阿尔贝陷入到了沉吟当中。

说实话这个要求有些难办,但是既然提出要求的人是夏尔的姨妈,那就没什么好说了。

片刻之后,他就做出了决定,然后走出客厅把孔泽叫了过。

“这位是孔泽先生,十分精明强干,是我的得力助手,他的话也没人敢不听。”他对两个人介绍了孔泽。

然后,他在孔泽耳边小声补充了一句,“她是德-特雷维尔先生的姨妈,德-诺德利恩公爵小姐,你明白的。”

孔泽微微睁大了眼睛,他确实马上明白了——这个人是他必须好好奉承的人。

“孔泽先生,您好。”艾格尼丝朝孔泽点了点头,看上去温和但是有些距离。

“您好。”孔泽也马上鞠躬见礼。“小姐,您希望我去找什么人呢?”

艾格尼丝沉默了,她在心里估算这样做的利弊。

片刻之后,她做出了决定。

“那个人叫弗朗索瓦-德-拉吉昂,大概四十几岁年纪,前阵子到了巴黎,在一家旅馆住过几天,但是很快离开了那里,现在不知所踪……先生,我希望您能配合我一起去找,一有消息马上告诉我,剩下的我自己办。”

至少现在,他是叫这个名字。

“好的,小姐。”孔泽深深地鞠了一躬。(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