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春节特别篇(上)

春节特别篇(上)


                【本书作者推荐:百度搜索閣,免费观看本书最快的vip章节】

1859年12月31日

就要到新年了啊。

在从走下马车的那一刻,年轻的加斯东-路易-德-舒瓦瑟尔-普拉斯兰公爵轻声感叹。

促使这位穿着考究的黑色外套、戴着呢绒帽子的翩翩青年发出如此感叹的,并不仅仅是今天的日期,还有面前的新奇景象。

没错,此刻的他,正好像身处在一个奇妙的地方。

在他的右侧是一个宽阔的庭院,而在他的左侧是一个巨大的花园。花园的花除了温室的那些,此时当然都在沉眠着,但是里面散布的精巧的雕刻和栏杆,尤其是中间那个雕着缪斯女神像的大理石喷泉,仍旧让人看得大感新奇。而在庭院里面,则有一些佣仆所居住的小房子,而花园里的车库和马厩与之遥遥相对。在高高的门房两侧是一对漂亮的能通车辆的大门。

就在他的旁边,穿着合体的红色制服的男女仆役们目不斜视地四处穿行,也正是他们制服上别着的金色丝带,让这位青年的公爵更加感受到了新年即将临的气氛。

而就在他的面前,是直通到面前宅邸的宽阔的石子路,和路的尽头矗立的一栋大宅。

这栋大宅看上去并不宏伟,但是却构造颇为精巧,显然是经过名家的设计,这栋白色的石质建筑,连同各处的雕刻一起,处处都散发着路易十五时代那种纤巧的洛可可气氛。

虽然他不是建筑专家,不知道这样的建筑到底算是别有风韵还是落伍过时。但是他完全知道,在巴黎近郊搞一栋这么大的宅邸,到底需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

正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这位年轻的公爵一下了马车就乖乖地站在原地,毕恭毕敬地等待着。

他没有等待多久,一位穿着精致的中年妇人走到了他的面前。

“请问是德-普拉斯兰公爵吗?”她低声问加斯东。

“是的,夫人。”加斯东连忙像这位仆役长点了点头,毫无一丝傲慢的神气,“请问女士现在有空吗?我之前给过预约的,但是不知道……”

“您十分走运。她现在并没有别的事务,可以很快就接见您。”这位中年妇人以平静的语气回答。

“啊,那就太好了……”得到了这个好消息之后。一直都心情紧张的加斯东,忍不住松了口气。“那您现在就带我……”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又打开了,一阵马蹄声传到了两个人的耳边。

两个人同时转头看了过去。

当看清楚了马车上面的徽识之后。这位妇人平静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些遗憾。

“抱歉。先生,可能您得等一等了……”

就在这时,加斯东也看清了这辆马车。

“啊,没办法,我们国家毕竟是女士优先嘛。”

加斯东耸了耸肩。虽然无奈,但是也只能面对了现实。

因为……这辆马车的主人,是他只能退避三舍的人。

就在这时,马车慢慢地在他们面前停了下。然后车夫下了马放下了踏板。

车厢门打开了,然后一只粉红色的鞋子落到了踏板上。接着,一个穿着黑色的蓬松呢绒厚裙的女士从马车上走了下。

她身形纤细,容光焕发,打扮得十分入时,犹如是最时髦的贵妇一般。她金色的头发也被精心地盘在了脑后,再加上脸上被精细地装扮过,简直看不出年纪——不过,这边的两个人倒恰好知道这个答案。

她就是德-莱奥朗女士,此间主人的好朋友。她访当然不需要预约,而且参见顺序明显要高于加斯东——加斯东自己也明白这个事实。

“哦,今天真是难得啊,居然还有客人访。”一看到这边的两个人,这位夫人挑了挑眉头,然后看着年轻人。“加斯东,今天你怎么跑过啦?”

“我有些事想要同德-特雷维尔女士商量一下……”加斯东犹豫了一下,比较含糊地回答了对方。

“哦,那我还真得不是时候啊?”看到加斯东这种矜持的态度,玛丽也没有追问,只是微微笑了起,“那么您恐怕要好好等等了,因为之后我要和女士好好商量一下事情呢……”

这个混账女人!不就是和他多睡了几觉吗?居然拽成这样!

一瞬间,怒火涌上了这位年轻贵族的心头。

但是,他只能把这股怒火压在心里,丝毫无法表现出。

因为,这个女人和他的大哥——那位人人都敬惧三分的德-克尔松公爵——的关系,实在是人所共知的亲密。

“怎么了呢?加斯东?”好像故意要惹他更加生气一样,玛丽-德-莱奥朗女士继续追问。

这种笑容配上这副精心的装扮,实话说确实十分美丽。

作为一位常年混迹在社交界的青年人,加斯东当然知道一个女子到了年近三十还想保持这种程度的美貌,当然要付出多大的艰辛和努力。

她必须每天全副披挂地穿着由花朵、钻石、丝绸以及金属制成的硬挺挺、闪亮亮的“盔甲”,每天穿梭于各种场合直到深夜,有时候甚至需要一直坚持到次日凌晨两三点。为了使自己的纤腰引人注目,她必须吃得很少。晚间实在饿得受不了时,便喝几杯减肥茶,吃点甜食,吃些能产生热量的冰激凌或者几片不易消化的糕点。

只有毫不放松地坚持这些,才能在社交场上维持住这样娇滴滴、弱不禁风的美态,才能……继续得到他的宠爱。

“哦,没什么,我们年轻人自然有耐心。”加斯东微微躬身,面上带着微笑。恭敬地回答。

这是他精心模仿的笑容,和克尔松公爵那种闻名遐迩的笑容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的——温和,冷漠。毫无感情,但是却彬彬有礼。

自从爷爷、元帅拉波塔伯爵死去之后,少年时代的他就按爷爷的遗嘱,托庇于特雷维尔家族。他也从一出山开始,就跟随克尔松公爵,成为了他的亲信的一员。

没错,他是克尔松公爵的崇拜者。几乎一举一动都想模仿他。那个人在普拉斯兰公爵的眼中,简直可以说是一种被盲信的偶像。

这种崇拜,不仅仅是自于对多年接触中所产生的对他的恐惧。更自于对他的敬佩——在这位青年公爵的眼中,德-克尔松公爵的形象,几乎就是他最想成为的那种形象:理智,温和。谦逊。谋略深远,以及……必要时毫不留情,意志坚定得让人只能叹服。

正因为他崇拜那位偶像,所以即使是他的情妇,加斯东也不想过于开罪。

“德-普拉斯兰先生,您还太年轻,所以有时候可能有些不明白情理,这不是您的过失……”玛丽的脸上还是带着那种淡淡的笑容。但是语气里却似乎暗含着什么刺人的尖刻,“但是。我还是得告诉您,有时候您刻意想要装得更加成熟的话,反而可能会起反作用哦……”

加斯东的表情骤然僵住了。

片刻之后,他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讪笑。“啊,抱歉,不过我并没有对您不敬的意思……”

“这个就不重要了。年轻人,脾气大一点很正常嘛,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反而不好……”玛丽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解释了,“刚才我只是跟您开个玩笑而已,等下您先去见芙兰吧,让您这样时间紧的年轻人等下去,可是我的罪过啦!只是,请您稍微快一点,让您可怜的朋友少等一会儿,可以吗?”

加斯东有些惊奇地看着玛丽,但是从她的笑容里看不出任何东西。

这位女士还不是完全不可理喻嘛……带着这样的想法,加斯东如释重负地再次朝她躬了躬身。“我全听您安排,女士。”

……………………

在女总管的带领下,两位贵人都走进了宅邸当中。

遵照之前的诺言,德-莱奥朗女士去侯见室等候去了,而普拉斯兰公爵则继续跟着人沿着厚厚的地毯走了进去。

虽然看上去外表并不宏大,但是当到里面之后,却意外地能够让人感觉一种扑面而的富贵奢华。

巴黎那些富于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设计师以及工人门精心雕刻的门窗,以及仿中世纪或威尼斯宫殿的天花板,处处安置外表为画幅的木制壁橱,时时打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忠实地反射着鎏金烛台上面的烛光,再加上各处的流苏和帷幔,重重陈设用各种方式宣示主人的富有,简直可以称其为现代资本主义的圣殿。

而就在这圣殿的中央,摆放着犹如御座一般的、高于地面的座位,这个座位被贴上了金箔,再加上镶嵌着一些彩色的宝石,所以闪耀着别样的亮光。

而在这些亮光的包裹下,一个穿着蓬松的白色宫廷长裙的女子正端坐在座位当中。

加斯东最初只能看到那双套着棕色薄呢高帮鞋的小脚。

这双脚虽然被裹在丝绸袜子里面,但是却能够看得出那个纤细的形状,而这双脚此时正微微颤动着,透露着主人此时百无聊赖的心情。

加斯东的视线慢慢向上滑动,然后看到了他此行拜访的目标。

金色秀发犹如瀑布般散落在肩头,姣好的五官白皙中透着微微的红色,碧蓝色的双瞳正打量着自己。她的神情十分沉静,似笑又不像笑,就在这个**不清的笑容当中,少女的纯情和妇人的优雅被完美地统一在了一起,令人心神荡漾。而在脸的下面,裹在连衫裙内的优美身段和从绣花绉领中微露出鲜嫩肤色的脖子也同样能够吸引住任何人的视线。

而她纤细白嫩的右手,此时正拿着一柄木制的折扇,心不在焉地把玩着。

如果说刚才的那位德-莱奥朗女士已经很美的话,面前的这位女士则更加要美上几分。好像本身就成为了一件艺术珍品一样。

努力抑制住了心头的颤动,加斯东恭敬地躬下了身。

“德-特雷维尔女士,遵照预约。我过了,希望没有让您久等。”

犹如冰块融化了一般,她的脸上露出了既欢快又含蓄的笑容。

“加斯东,在我面前就不用这么拘谨啦。”女士的声音十分轻柔,简直听不出年纪,“今天跑到我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嗯……实际上女士。我是请您帮忙的。”加斯东并没有沉醉于这种声音当中,而是保持着应有的清醒。“我现在遇到了某些困扰……”

“困扰?”女士的表情稍微认真了一些,好奇地看着加斯东。“什么方面的困扰呢?”

“是这样的……”公爵再度朝他所敬爱的特雷维尔女士躬了躬身,然后向她详细地解释起。

原,作为克尔松公爵的亲信部署,自从公爵被皇帝陛下任命为财政大臣之后。年纪轻轻的加斯东就出任了巴黎信贷银行的董事。在公爵事务繁忙的情况下,他就成为了这家银行的实际负责人。

正因为年轻,所以加斯东想要用实际成绩击垮所有人的质疑,年轻气盛、背有靠山的加斯东,一点也没有把银行其他的“老朽”放在眼里,自顾自地执行他从自己的偶像那里学的经营策略,一心想要在他心中得到更高的评价。

在初期,他的经营确实十分顺利。高风险的投资也获得了高利润的回报。

但是,正当他为自己的成功深感得意的时候。政治风向突然的变动给了他难以言喻的打击。

就在今年,在皇帝陛下的坚持下,法国和奥地利和奥地利开战,金融市场一片动荡。

如果仅仅是如此的话,那还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在年中,最为致命的一击了——因为和皇帝陛下在内政和外交上面产生了意见分歧,克尔松公爵骤然辞职。

作为公爵的助手之一,加斯东知道这是一种何等巨大的打击。

政治打击很快就蔓延到了经济层面,而因为过于追求高利润,加斯东这边也最早面临到了危机——他陷入到了资金链薄弱的困境当中,虽然苦苦支撑,但是局势已经危如累卵,如果再不想办法挽救的话,恐怕过不了多久巴黎信贷银行的困难状况就要成为市场上人人皆知的事实。

坐在座位上的特雷维尔女士单手支颌,静静地听着,直到最后她低声问。

“也就是说,您面临了严重的资金问题?如果这样的话,您去找我的哥哥不就好了吗?”

加斯东白净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痛苦。

“别担心,加斯东,这不是您的错,只能说现在的时局太坏。”女士的声音仍旧十分平静,仿佛是在安慰他似的,“我哥哥那么看重您,不会因为这样一点小事就责备您的,再说了,您需要的钱也不多。”

唯独不想在他面前显得无能啊……年轻人在心里长叹了口气。

这些年中,克尔松公爵一直教导着他,带领着他,既像兄长又像是老师,唯独在他面前,加斯东不想失败。

虽然女士口中“钱不多”,但是这是一笔巨大的资本。而正因为如此,他才找上了这位女士。

自从上一代克尔松公爵维克托-德-特雷维尔元帅过世之后,承袭了爵位的克尔松公爵就与自己的妹妹分了家,上流社会当中人人都说公爵特别宠爱自己的妹妹,甚至在分家时将超过一半的家产都给了这位特雷维尔女士——而在靠近克尔松公爵的人,比如加斯东眼中,这种传言应该完全属实,甚至可以说还估计得太过于保守。

也就是说,自己面前的这位德-特雷维尔女士,是克尔松公爵一手创办并且扶持成长的那个庞大的企业联合体的拥有者之一,同时,自然也是全国最有钱的人之一。

无论是出于公爵的那一方面,还是出于金钱的那一方面,他都必须给予这位女士以最大的敬意。

“女士,我恳请您不要告诉他。这个问题是我能解决的,不需要劳烦他。”加斯东的语气变得愈发恭敬了,“我这里只想请您。看在我的情面上,给予我们银行一笔资金支持。我可以向您保证,这笔资金绝不是毫无回报的馈赠,而是一笔极其明智的投资,只要能够得到这样一笔资金,我们就可以撑过这段最为艰难的时刻,到时候一切就都会好转的!”

女士静静地看着这个年轻人。

就在她的面前。这个年轻人昂然而立,他的语气里带着青年人特有的那种笃定与不容置疑。

——简直,就像是当年的哥哥那样。

“可以。没关系啊,这点小钱。”她的脸上笑容不变,“您什么时候要呢?”

年轻人的心里,瞬间涌过了一阵狂喜。

这一瞬间。面前的女士犹如向女神那样。充满了慈爱和美丽。

多好的人啊!

“如果可以的话……越快越好……”他颤声回答。

“哦……越快越好吗?”女士陷入到了沉吟当中,片刻之后重新抬起头,“这样吧,两天内我就为您筹集好钱,您到时候确认收款就行。”

“那真是太好了,女士,我……我真的无法用语言表达对您的感激。”

一股得到了拯救的感觉,让加斯东整个人都有些虚脱。虽然他努力想要控制情绪。但是他额头上都泛出了汗水。

“真是可爱呢,年轻人~~好啦。打起精神吧,都要新年了,不要这么哀愁呀?”

“嗯!谢谢!谢谢您!”

“不过,”女士面上的笑容还是那样温和,“您也不必这样辛苦自己吧?毕竟您是一个古老世家的承袭者,明明可以过得更加轻松自在的。”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低垂着视线的加斯东,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

他最恨被别人当成“空有爵位的糊涂虫,只配呆在家里享乐”,而这位女士在无意当中却触碰到了这种禁忌。

然而,最让他难受的是,即使被她刺伤,他也无法回击。

此时他的心里只有感激。

“您说得对,”花了片刻之后,他勉强压抑住了自己的心情,“但是……我还是想要为自己,为特雷维尔家族,贡献出自己更多的力量,女士。”

“噗嗤……”特雷维尔女士用扇子遮住了自己的嘴唇,“那么,我替我哥哥谢谢您啦,可爱的朋友。”

……………………

在年轻人离开宅邸之后,玛丽-德-莱奥朗女士到了她好友这里。

“看他走的时候那么欢快,看样子已经从你这里得到新年礼物啦?”她笑眯眯地问,然后走到了芙兰身边。“哎呀,我们的年轻人居然被折磨成这样啦。”

“嗯,是呀,都已经那样了,怎么能不帮……那不是太可怜了吗?”芙兰还是保留着刚才那种温柔甜美的笑容,轻轻把玩着扇子。“虽然有些冒失,但是毕竟还是个自己人,总不能就这么见死不救吧?”

“瞧你说的,好像这股风潮不是你弄的一样……”玛丽哑然失笑,然后伸手抚弄了一下她的金发,“他陷入到这种险境,还不是因为你害得啊?”

“话可不能这么说呀?”芙兰挑了挑眉头,“我又不是针对他的,只是不小心波及到了而已……不过,你还真别说,他还是有几分硬气的,我觉得他肯定能挺过去。年轻人嘛,现在吃点亏也正常,以后就知道怎么做了。”

顿了一顿之后,她又抬头看着玛丽,“好啦好啦,我们不说他了,今天你跑过是为了什么呀?”

“不为什么就不能过看看你了吗?”玛丽笑着反问。

“哎呀,总是说不过你!”芙兰无奈地笑了起。

两个人说说笑笑,一时间竟然都像是又回到了当年那个在画室求学时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刚才在年轻的普拉斯兰公爵面前的那种矜持和成熟。

“好吧,不开玩笑了,我只是新年过想要看看你们而已。”笑了一会儿之后,玛丽重新恢复了刚才那种端庄的神态。

“我?我当然很好呀,只是最近有些无聊而已,你要是有空就多陪陪我吧。”芙兰低声回答,片刻之后,她的脸上又泛出了那种恶作剧似的笑容,“至于另外那位嘛……哼,你今天得好,你的爱丽丝现在简直淘气得过了分啦,下人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都管不住她啦!你赶紧把她带走吧,不然简直要闹翻天了!”

说是我的孩子,明明不就是你的,拿我掩人耳目吗?我要是真把这个宝贝女儿带走了,你会肯吗?玛丽忍不住在心里讥嘲——不过她当然不至于说出了。

“小孩子淘气一点很正常吧,有什么办法呢?”她小声的叹了口气,“玛丽安娜还不是一样的淘气?整天跑跑去一点都管不住,我都烦死她了!”

“哎,这些孩子个个都是魔王,跑过就是为了让我们伤神的!”芙兰恨恨地说,好像不知道自己也是从孩童长大似的。“迟早我们会为他们折寿,结果他们却从不感激!”

话虽然说得这么狠,不过她眼中闪动的光泽,和暗藏的笑容,却让这句话变得毫无说服力。

“好了,不说这个了。”玛丽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芙兰,听先生说这段时间他不在这里,把一切都托付给你处理了?今后可是辛苦你了啊……”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芙兰也不禁有些黯然。

“这有什么可辛苦的呢,反正还有你们帮我。只希望他早点回吧……”她一边说,一边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扇子,“反正我是饶不了波拿巴的,一个都饶不了!”

“嗯,我们绝饶不了他们!”玛丽也点了点头。

“我们明天去看看他吧?最近他心情一定很糟糕,需要多安慰。”芙兰突然说。

“嗯?可是……他一直在家里啊。”

“那又怎么样呢?”芙兰满不在乎,“我要见自己的哥哥,她有什么资格拦我呢?我哥哥过不久就要去奥地利了,难道我不能在此之前多陪他散散心吗?哼,她还真以为有人想看见她呀?”

芙兰的脸上露出了一些冷笑,“况且,就算那家伙再怎么不讲理,我看也没人敢拦着我。我圣诞节时就过去了,也没人敢拦着嘛。”

“……”玛丽无言了,这倒也是啊,谁拦得住你呢。

“好了,别提她了,让人扫兴。”芙兰挥了挥手,然后又转过头看着玛丽,“玛丽,我等下要去选一件衣服,你在我旁边看看吧,我要选一套最漂亮的过去。难得过去一次,可不能让人看笑话啊!”

“嗯,当然可以了,”玛丽一边点头应下,一边在心里决定等下一定要最快地帮她随便选一件衣服,“我敢说,到时候你一定会漂亮得让每一个人都目眩神迷的!保准儿让夏洛特给气得发疯!”

要是让她在数以百计的华服里面挑选一套,天晓得要花上多少时间。玛丽自己也有一样多的衣服,所以自然深深地明白其中的厉害。

“你总是说得这么好听。”芙兰慢慢地从座位上站了起,脸上带着完美的笑容。

“那么……我们走吧。”(未完待续。。)

ps:时间线延续圣诞特别篇。

上一次有好多人大呼受不了,所以这一次将是全部的正能量……大家一起恭贺新年。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做人,最要紧的是开心……

没有肉戏,新年应该清淡一点的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