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七章 莫名神似

第四十七章 莫名神似


                

就在夏尔还在同阿尔贝举杯痛饮的时候,在同一座城市的另一个角落里,另一场会面也正在同时进行着。而这场会面的主角,正是夏尔所忧心忡忡的那个人。

“最近的调查怎么样了,孔泽先生?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

在某条街道黑暗的小巷当中,艾格尼丝-德-诺德利恩小姐对着面前的男子,貌似随和地问。

随身不离的阳伞并没有张开,而且收拢着被她拿到了手里,然而这件武器的危险性却并不会因此而减小半分。

虽然口中用着尊称,但是她的语气冷冰冰的,并没有任何的热情。

这种冷漠与拒人之外的态度,虽然并不是艾格尼丝刻意为之——她对几乎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却微妙地刺伤了孔泽心中的那种强烈的自尊心。他并不觉得这位公爵小姐有什么可以对他颐指气使的资格。

然而,如果往常那样,他将自己心头微微燃起的怒气,完美地掩饰在毫无表情的面孔之下。

“有倒是有,不过未必能够让您开心起。”他低声回答,语气没人任何的起伏。

“哦?请说?”艾格尼丝微微一惊。

“我们之前确实找到了一些这个名叫弗朗索瓦-德-拉吉昂的人的踪迹。”孔泽微微低下头,“他是在三个多月之前到巴黎的,在一家小旅馆里面住了几天,据老板的回忆看。他当时似乎是从远方回的,神情十分疲惫,而且身上并没有携带多少钱。”

“然后呢?”艾格尼丝不期然间加重了音量。

“在这位客人住了几天之后。某天突然了一位夫人前拜访。”孔泽继续说了下去,“根据老板的报告,这位夫人看上去大概五十岁不到的年纪,虽然打扮并不光鲜,但是从神态举止看,看上去应该是个贵妇人。当时她一,就跑到了那位客人的房间。然后两个人好像攀谈了很久……”

“这个婊子。”艾格尼丝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得清的声音,咒骂了一声。

接着,她继续看着孔泽。“然后呢?!”

“接着,第二天,这位客人就跟老板提出了退房。”孔泽的语气仍旧古井无波,“这时他发现那位客人好像突然阔绰了许多。他当时还以为这位客人是那位夫人的老情人。从她那里拿到钱了……”

艾格尼丝皱了皱眉头,但是没有说话。

“他是乘坐一辆出租马车离开旅店的,我们后去找了那位车夫。根据那位车夫的叙述,我们找到了一间公寓,但是当我们追查到那里的时候,那座公寓已经没有了这个人的踪影了,显然他已经离开了那里。而从旁人的叙述当中,我们并没有得到太多有价值的信息。所以……现在我们暂时已经失去了目标。”

说到这里的时候,孔泽的语气里不禁带上了了一丝惋惜——他们毕竟不是警察。没法动用过于激烈的手段对那么多人进行“询问”。

“也就是说,您想告诉我,现在你们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是吗?”艾格尼丝的语气变得更加生硬了,“这就是你们忙活了这么久之后的成绩?”

“这样说是不公平的,小姐。”沐浴在这种视线之下,孔泽的面孔和语气仍旧没有任何的变化,“为了达成您突如其的的委托,我们可是下了大力气,动员的人力数以百计,几乎将小半个城都翻了个底朝天……”

“然而结果却如此不如人意。”艾格尼丝打断了他的话,好像对他们的辛劳一点兴趣都没有一样。她现在自然没心情安抚这些人了。

这种语气,更加刺伤了孔泽深藏于心的自尊,他绝不容忍有人胆敢在自己的工作上蔑视自己,哪怕是公爵小姐,哪怕是老板的姨母也绝对不行。

“您要这么说的话,就太不公平了,难道只有我们有责任吗?”他抬起了头,看着旁边。“您只给了我们一个名字,然后就让我们在这座大都市里面发了疯地去找,这该怎么找?!情况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这个人已经改用了化名,或者说这个名字原本就是化名,如今已经废弃不用了,再也无法通过名字寻找。而您,除此之外却没有告诉我们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如今,您却指责我们,说我们不够尽心尽力?小姐,这是谁的责任呢?”

虽然孔泽的语气并不激烈,但是这种指责仍旧让艾格尼丝勃然变色。

她紧紧地握住了自己手中的伞,好像就要忍不住动手了一样。

“小姐,如果您希望我尽快帮您把这个人找出的话,我认为,您最好要跟我讲实话,只有这样我才能更好地帮到您。”在这位公爵小姐严厉的视线下,孔泽的脸上仍旧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既然您选择需要我的帮助,那么您就应该信任我,否则,您只是让一群瞎子帮您而已,对实际情况没有任何帮助。”

说完之后,他不再多说了,只是挑衅似的看着对方,等待着她的最后答复。

在这种稍嫌无礼的视线下,艾格尼丝紧紧地抿着嘴唇,内心陷入到了一种颇为踌躇的状态当中。

该不该透露给他更多信息呢?

如果透露给他,那么就要冒风险——他很可能将自己所说的一切都转达给外甥;但是如果什么都不说,那么就难以借助这群人的力量,尽快在这座接近百万人口的都市里面找出那个人。

在这段时间内,她已经看出了这位孔泽的能力,以及他们号令整个巴黎大部分地下帮会的势力,这种势力如果不好好利用。那就太让人惋惜了。

况且,就算什么都不说,夏尔过段时间也没准能够得知一切——那么。还不如尽快找到那个人,然后打一个时间差,在外甥反应过之前,将事情迅速地了结掉。到那时就算他有任何意见,甚至想要报仇,那也无所谓了。

经过了短时间的思索之后,艾格尼丝最终打定了主意。

“好吧。先生,您说得对,我确实应该更加依仗您的能力。”她微微露出了笑容。像是要缓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似的,“我并不是对您有什么成见或者不满,只是性格使然而已,请您不要将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

“我当然没有资格对您生气。小姐。”孔泽貌似恭敬地躬下了身。“我只是认为我们应该用更加合理的方式帮助您而已,很高兴您也能看到这一点。”

艾格尼丝没有兴致再跟他说些虚伪的话了,她直截了当地说了下去。

“我仔细跟您说一下这个人吧,请您好好听着。”

“您请说。”孔泽点了点头,然后竖起耳朵听了起。

“这个人四十几岁年纪,留着金色短发,头发已经有些微微发白,眼睛是蓝灰色。他下巴有点尖,身形有些瘦。背部也微微有些弓,脸色苍白,看上去精神不是特别好。”艾格尼丝抬起头看着天空,不知道以什么样的表情,将这个描述说了下去,“他举止很斯文,一般说南方的方言,不过其实巴黎的话也用得十分顺溜,嗓音有点低沉。他十分低调,现在搞不好在用其他的化名行动,,不过这些是改不了的……另外,他的身边可能呆着一位妇人,那个人的样子你就按那位店主的描述想吧。”

“有没有更加显著的特征呢?”孔泽低声问,“您给出的描述还是稍微空泛了一些,您知道他的本名或者历出身吗?他是从哪里的呢?”

“没有了。”艾格尼丝有些生硬地回答,“这些东西我也不知道。”

她的态度告诉孔泽,想要更多情报已经不可能了。

“哦,是吗……”孔泽低下了头,陷入到了沉吟当中。

按照当年的习惯,他开始在心里为这个人画了一幅人物速写。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人物形象慢慢在他心头成型,虽然还是比较模糊,但是毕竟不是之前的那一头雾水了。

然而,即使只有这点东西,他也有信心可以办到这个委托——因为他现在可以动用庞大的资源;因为,他必须抓住难得的机会,证明自己的能力。

“好的,小姐,我会努力的,下次见面时,我应该能够给您一个好消息。”孔泽再度躬下身,貌似恭敬地向这位公爵小姐行了行礼。

………………

在第二天,孔泽就被夏尔召到了秘密地点。

“我听阿尔贝说你最近正在帮我的姨妈找人?”一见面,夏尔就毫不客气地问。

“是的,先生。”孔泽马上回答。

神情比昨天在艾格尼丝面前要恭敬得多。

“把全部的情况都告诉我。”夏尔盯着孔泽。

“是。”

接着,孔泽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情况都告诉给了夏尔。

夏尔静静地听着,一直都没有说话。

在找一个人,而这个人跟另一个女人交往甚密……是感情纠纷吗?

“你怎么判断,孔泽?”想了片刻之后,他突然问。

“目前还无法判断,不过看上去确实很奇怪。”孔泽低声回答,“那么您想让我怎么办呢?不帮她了吗?”

“不,不用,继续帮她找吧。”夏尔摇了摇头,“不过,如果中途您发现有任何异常情况,都要跟我报告,不要担心浪费我时间,明白了吗?”

“好的,先生。”孔泽马上回答。

“还有别的情况需要禀告我吗?”夏尔轻声问。

“没有了,先生。”

孔泽听出了夏尔的话里所隐含的意思,于是在回答了之后,立马再次躬身行礼,然后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就在转身的那一瞬间,他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夏尔身上。

此时的夏尔,因为忙碌而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再因为心中的烦忧而若有所思,金色的头发都套拉在耳边,显得无精打采而又心事重重的样子。

看样子,最近的麻烦事很多啊,这位老板。孔泽心里暗叹。

接着,他的心里隐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发现了什么异常情况一样。

怎么了?

他问自己。

在那一瞬间,他心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因为,余光中夏尔-德-特雷维尔的这幅样子,突然和孔泽心里那一副弗朗索瓦-德-拉吉昂(姑且现在就叫这个名字吧)的速写,有一种莫名的神似,简直,简直……

就像是在说二十年后的夏尔一样。

多像啊!

片刻之后,他的心里又不禁对这个荒唐的想法逗得给笑了起。

想到哪里去了呢,赶紧找到人才是正经。(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