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四章 爱意

第四十四章 爱意


                

她不仅是个有趣的人,还是一个英国人,一个居心叵测不明历的人。夏尔在心里默默地回答。

不过,他当然不至于将这些事情也告诉给玛蒂尔达了。

“哦,没错,她确实很有趣。”夏尔点了点头,“希望你们能聊得开心,不过你不至于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她吧?。”

“嗯,那当然不至于了,多不好意思啊。”玛蒂尔达看上去十分高兴,就连语气都较往常轻快了许多,“虽然隐瞒有些不对,不过我想她应该是不会介意的,我们只是偶尔聊一聊文学方面的话题而已。”

以那位蓝丝袜小姐的消息灵通程度,就算玛蒂尔达隐瞒了身份信息,收到信之后,她应该也能从种种蛛丝马迹里面反找出玛蒂尔达的真实身份吧……夏尔突然想。

算了,就算知道,她也未必能怎么样,不管她了。

还没有等夏尔再说话,玛蒂尔达就滔滔不绝地讲起了自己最感兴趣的文学话题,给现在最时兴的作品点评了一番,而夏尔因为早已经离开了原本的文学圈子,所以也说不出什么,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并没有多少兴趣的样子。

“夏尔,您真的不打算再重新写点什么了吗?不需要长篇作品,写些短篇也好呀……”注意到了夏尔的神气,玛蒂尔达忍不住又说了一遍这个提议,“我知道您现在是个大忙人,不过总不至于一点空闲时间都没有吧?抓住空闲写些短文。就算是匿名发表也好啊?”

“一心不能二用,我可没有学习夏多布里昂的爱好。”夏尔耸了耸肩,“再说了。写文章是需要心情的,现在面临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堆积如山,平常想办法克服它们已经够难为人的了,我哪里还有空闲?如果以后有空的话,也许我会尝试一下吧,要说起,如果把我现在这几年经历的、筹划的那些东西发给别人看的话。就算改头换面了,我保管也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呢……”

“政治上或者商业上的才能,虽然也难得。但是只要努力学习他人的经验,终归还是可以慢慢变得熟练,但是文学的才能可不是说有就能有的,您如果就这么扔掉了。我觉得太可惜了……哎。真不明白你们怎么就对这些东西那么乐此不疲。”

“因为我们是男人,我们是天生的猎手,我们生就爱打击猎物、践踏对手,这是我们的天性,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人类进步的源泉吧。”夏尔带着某些感触,低声回答,“好了。不说这些高深的东西了,其实。你并不是只想和我谈这些东西吧?

听到了夏尔的这句话之后,玛蒂尔达的脸微微有些紧绷了起,镜片后的眼睛也有些躲闪,看上去十分犹豫似的。

夏尔也没有催逼,静静地等着她下决心。

“好吧,既然您这么说,那我也就明说了吧。”大概是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玛蒂尔达终于下定了决心的样子,“夏尔,我也不知道这话是不是真的,所以等下如果说得让您不开心,您千万不要生气……”

“嗯,我不生气,当然不会生你的气了。”夏尔笑着点了点头,“我们两个之间,理应是开诚布公的不是吗?”

“好吧……”玛蒂尔达低下了头,思酌了片刻之后,然后骤然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直视着夏尔,“既然您说我们之间要开诚布公,那么,我想请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如实回答。”

“请说。”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是夏尔还是点了点头。

“您,有没有感觉到,芙兰,对您有一种,嗯……”玛蒂尔达迟疑了一下,仿佛是在选择措辞似的。

………………仿佛是经过了半个世纪的停顿之后,玛蒂尔达接上了后面的问话。

“极为强烈的爱意?您明白我的意思的,就是那种……那种超出了……超出了一般界限的爱意?就好像是……一个普通女孩儿,对一个青年人的那种爱意?”

夏尔的表情凝固了。

一瞬之间,他甚至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片刻之后,他下意识地想要否认,想要直斥这个可笑的指责,但是玛蒂尔达看着他的视线是那样的笃定,那样的毫无动摇,以至于他马上失去了强颜辩解的兴趣。

他渐渐地垂下了视线,好像不敢和玛蒂尔达对视似的。

玛蒂尔达点了点头,既像是确认自己的猜测成真,又像是在赞许夏尔果真没有在她面前耍花腔、真的开诚布公了。

“您放心吧,这个猜测我只是刚才才决定问您的,之前没有跟任何一个人说过。”玛蒂尔达放低了声音,好像能够体会夏尔此时的心情,所以略微有些怜悯似的,“就连对姐姐我也没说过。”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不知道多久之后,夏尔终于闷闷地问了出,声音有了些干涩,神情更加没有了刚才的那种飞扬跋扈。

“也没多久,就是在那天您和特雷维尔小姐的舞会上面。”玛蒂尔达回答,“当时我看见芙兰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而且很伤心的样子……后我就跑了过去……”

接着,她一五一十地将那一晚的见闻,转述给了夏尔听。

“真是不幸啊……”夏尔长叹了口气,“没错,确实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说她爱我,说想要和我永远呆在一起,我当时简直惊呆了!就算是现在,我也仍旧很苦恼,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您在苦恼什么呢?”玛蒂尔达问。

不期然间,她已经走到了夏尔的旁边坐了下。

“苦恼什么?这还用说吗?难道这还不算可怕吗?我们是兄妹啊……”夏尔叹了口气。显然有些发愁的样子。

“也就是说,您实际上是不愿意回应她的爱意了?”玛蒂尔达继续问。

“这能谈得上什么愿意不愿意的,我们是兄妹啊。根本就不应该谈这个问题。”夏尔颓然回答,“这能有什么办法呢?”

“那么您到底打算怎么处理呢?”玛蒂尔达再问,好像对这个问题十分好奇似的。

“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只能就这样耗着吧,时间应该会解决这个问题的。”夏尔苦笑了起。“说到底,可能也是因为我小时候对她太好的关系吧,所以她对我过于依恋了。等到长大了之后。她大概就会自己从这种人为编织的幻梦当中醒过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自己的心里突然也有些隐隐作痛。

连他自己也说不清这是什么,难道是在对此感到惋惜吗?

不。不能这么想下去了。

“也就是说,您是把这个当成小孩子的一时冲动,和孩子气的依恋而已?”玛蒂尔达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了。

“难道不是这样吗?”夏尔反问。

“在我看可不一定,芙兰是一个意志十分坚定的人。”玛蒂尔达回答。然后她摆了摆手。制止了夏尔的辩解,“我知道,您和她是兄妹,而且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但是您能够因此就说您完全了解她吗?不,您和所有男性一样,是无法真正理解一个女孩子的,你们看到的只是浮光掠影的表面而已——对于芙兰说。就更加如此了。从小到大,她只要撒娇说几句软话。您就会想办法满足她的愿望,那么这样您又怎么可能真正去理解她的内心呢?您看到的只是一个随时可以跟您撒娇,让您开心的玩偶而已。说起恐怕您不高兴,但是我得说,经过了几年的同学生涯之后,恐怕我比您更加了解她。”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玛蒂尔达的表情有些凝重,“在我看,她可不是一个想法变变去毫无主见的孩子,相反,她的意志反倒比您想象的要坚定许多,认定的事情就一定会走下去。绘画不就是这样吗?虽然有天赋,但是也要大量的练习和思考,需要绝对的专注和热情,那些想法变变去,脑子永远只有三分钟热度的人,是永远不可能拥有和她一样的画技的……所以,在这件事上,她恐怕也是认真的,先生。”

听完这席话之后,夏尔下意识地笑了起,他想要反驳对方的话,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

“您这样说,我倒是不知道是夸她还是贬损她了……”

“这当然是夸奖了,即使到了现在,我还是在为能够同她共处一个画师手下而倍感荣幸,她真的可以成为一位名画家的!”玛蒂尔达颇为认真地看着夏尔,然后又转过了视线,“好吧,回到原的话题,您刚才那些话的意思是,您不打算满足她的愿望?”

“这我怎么能满足呢,我又该怎么满足呢……我们是兄妹啊。”夏尔又叹了口气,“再说了,我现在已经有了夏洛特了。”

“可是有了夏洛特之后,您还是找上了我啊?”

“你不一样啊。”夏尔马上回答,然后骤然反应了过,“这可不行,她理应过上最为优渥幸福的生活,我可不能……”

“她对‘幸福生活’的定义恐怕与你不同。”玛蒂尔达低声咕哝了一句,然后重新看着夏尔,“那么特雷维尔小姐知道她的想法吗?”

夏尔微微愣住了。

是啊,她知道吗?

“应该,应该不知道吧。”

看是知道的。

玛蒂尔达在心里作出了判断。

就算是知道,还是一定要同你结婚,那也确实是真爱啊。她心里微微苦笑了起,然后不期然间又对夏洛特产生了某种难言的情绪——我可是在掠夺本该完全属于你的东西啊。

“好吧,既然你现在都知道了,我也没什么可多说的了。”夏尔颓然垂下了视线,“所以你肯定能够理解我不想提这件事的心情吧?”

“理解是理解,但是只是这样可不行。难道您真的觉得只要闭着眼睛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吗?”玛蒂尔达反问。

“什么意思?”

“您还是不明白我在担心什么吗?”玛蒂尔达轻轻摇了摇头,“芙兰是一个意志十分坚定的孩子,她肯定不会什么都不做,看着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此落空,要是这期间受到了什么不好的影响,做出了什么难以挽回的事情,那可就麻烦了。”

“你是指什么?”

“小心那位德-博旺小姐。”玛蒂尔达看着夏尔。“她一直在想方设法接近芙兰,搞不好是有什么特别的图谋。嗯,没错。我跟她的关系确实不好,但是这可不是我因为一己私怨而说的。”

“连她也知道了吗?”夏尔心里又是一堵。

真是见鬼了。

“嗯,是的。”玛蒂尔达点了点头,“不过看上去她也没有声张的打算。只是好像另外有别的图谋。”

“是吗……”夏尔皱起了眉头。然后又慢慢舒展开,“好吧,我会注意的,如果她胆敢耍什么花样的话,我会让她吃够苦头的。”

“真正值得烦忧的,不是德-博旺小姐啊……可是痛苦的根源,却是一个无法解开的死结,真是让人悲伤。”玛蒂尔达苦笑了起。“哎,我也是考虑了好久才跟您直说的。希望您不要介意。”

“不,我当然不会介意了,事实上我反而有些舒心。”夏尔长长地吐了口气,“啊,难得能够在你这里倾诉一下,我整个人都感觉到轻松了不少。”

“只是您一个人内心轻松了可不够啊。”玛蒂尔达笑着回答。

“哎,是啊,只是我一个人可不够,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夏尔摇了摇头,让自己从这种思绪当中解脱了出,“对了,我现在很奇怪一件事——难道,在知道了这些之后,你一点都不歧视芙兰?一点都不觉得她错了?”

“不,为什么要歧视呢?芙兰爱上一个人又有什么过失呢?不,这没有什么错,只是命运的作弄,让箭只稍微偏离了一点方向而已。”玛蒂尔达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严肃起,“如此强烈的爱意,本身让人反而感到羡慕吧,如此炽烈而又纯粹的爱意,我以前只在书本上见过,如今能够亲眼看到,反倒有些心生羡慕呢。”

夏尔哑口无言。

玛蒂尔达,确实是一个奇怪的人。

不过,因为奇怪,所以才这么富有魅力。

“您能这么想,那真是太好了……”虽然不知道好在哪里,但是夏尔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您以后跟我的妹妹多走动走动,让她早点从迷雾当中走出……”

“您确定吗?”玛蒂尔达抬起了视线,好似开玩笑又好似认真地看着夏尔,“如果您的妹妹知道了她的好友同她的哥哥……嗯,总之就是那个了……您觉得她会作何反应?如果她情绪很激烈的话,那么我应该怎么办?我还有立场一边自称真心为她好,一边继续和她的哥哥往吗?”

这种略带着哂笑的视线,就连已经厚颜无耻到了一定程度的夏尔,都忍不住稍微脸红了一下。

虽然他一直回避思考这种问题,但是现实中的麻烦并不会因为他的刻意回避而真的不会发生,正如玛蒂尔达所言,也许有一天芙兰会发现两个人的私情吧。

甚至,也许,在未某一天,就连夏洛特也会知道……夏尔马上阻断了自己的想法,他不想继续想下去了,简直不堪设想。

理智上说,如果不想惹起未的麻烦,那么最好就两个人悬崖勒马,以后再也不踏过那条线,之前的一切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无论如何,他也不想这么做。

因为,在找到了同伴之后,他再也不想回归到旧日的孤独当中了。

“这是两回事。就算我们现在这样了,难道你对她就不再抱有好意了吗?”踌躇了片刻之后,他重新开口了,“芙兰不会怪你的,如果她一定要生气,我会告诉她一切都是我的错,她不能够因此而则被你,如果她非要这么做的话,我会管教她的。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她负责。”

“您还真是……”玛蒂尔达苦笑着摇了摇头,好像不知道该如何置评他的决定一般,“好吧,既然您这么说了,我之后会尽量跟芙兰多往的,不会让她轻易就受到那些坏影响。如果……如果真的有了什么事,我会帮助她渡过难关的。”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夏尔心情终于放松了下。

然后,他慢慢抬起头,看着旁边的玛蒂尔达。

“玛蒂尔达,不知道为什么,有你在的时候,我突然感到安心了不少。”

“也许这是一种错觉哦。”玛蒂尔达笑着回答。

“那就继续让我错觉下去吧。”

夏尔笑了起,然后突然张开双手,将玛蒂尔达搂在了怀里。

镜片后的视线正打量着自己,微红的面庞是那样让人迷醉。

“我知道这很过分,但是请答应我,永远不要离开我,可以吗?”

“也许吧,夏尔。”她仍旧笑着,然后闭上了眼睛。

“谢谢,我会为了这个‘也许’而努力的。”夏尔也闭上了眼睛。

两个人的嘴唇,再度贴在了一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