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一章 三少女

第三十一章 三少女


                

作为巴黎城郊的一个胜地,布洛涅森林的今天依旧游人如织。

初秋的季节凉爽怡人,略带着日温的微风在林间荡漾,从每一个人的面前吹拂而过,让人感到一种秋日独有的舒爽。游人在林间穿行而过,人影和人声在树林间若隐若现,既不让人感到孤寂,也不让人感觉拥挤——也能互相说一些私人的话题。

在这初秋的暖风当中,三位少女在黄昏的微风当中漫步着。她们衣饰打扮都极其精致,显而易见是富裕家庭出身,只是她们的容貌也足够秀丽,才并没有使得自己淹没于华贵的衣装当中。她们在林间悠然漫步着,本身似乎就成为了精致的一部分。

虽然各处都传了若明若暗的视线,但是三位少女都没有过于关注这些,只是慢慢地漫步着。阳光在她们后面播撒下了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好像就连造物主都对她们有所偏爱一样。

她们之中走在最中间的那一位少女,容貌最为出众。她有一头靓丽的金发,都被红色的缎带给束了起,只有一些从额边垂下的头发,在微风当中微微摆动。她打着一把小阳伞,漫步在森林当中,只是神情却有些若有所思,抬着头视线却没有焦点,蹙眉顾盼之间,仿佛有一种莫名的哀愁。

不过,这种淡淡的哀愁感,并没有削弱她的美貌,反而好像又给她增加了一种别样的魅力,让许多人都忍不住暗中驻足注视起。

“特雷维尔小姐。为何您最近总是如此愁眉不展呢?”站在她左边的萝拉-德-博旺小姐,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芙兰,“照您的年纪和地位。明明应该很开心才对吧?”

她的打扮一如往常,穿着满是褶皱花边的丝绸长裙,高高的盘着发髻,傲慢地扫视着周围。她并不看任何人,神态也十分坚定,好像从不被外物所打动似的。

“最近芙兰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精神有些不振。”她还没有答话,右手边的玛丽-德-莱奥朗侯爵小姐突然给了她一个回答。“最近她一直在家里呆着,今天才出散心……”

她的面容同样姣好。淡黄色的卷发盘绕在额边,不过因为经常抛头露面的关系,相较萝拉神情显得有些世故圆滑,不过却经常不经意之中回看着旁边的密友。显得对她很担心似的。

原本按照那些大小姐们的习性。中间这位少女如此出众的容貌当然会引得旁边两人的嫉妒,但是她们两个却好像完全不受这种习性的支使似的,都十分关切地看着芙兰,真诚地为她担心着——只是这种真诚有多少算真心,有多少只是表面功夫,就让人不得而知了。

“哦,那还真是抱歉,这样的日子还把您给叫了出……”得到了玛丽的回答之后。萝拉挑了挑眉,表示了自己对芙兰的歉意。

“没什么啊。反正我也在家里闷久了,早就想跑出透透气了,”仿佛是被惊醒了似的,芙兰的视线重新有了焦点,微微偏过扫了萝拉一眼,“谢谢你,德-博旺小姐。”

“哈,您对我可不用如此客气,我们不是朋友吗?”萝拉笑着回答,然后突然又转换开了话题,“最近您可是出了大风头了,我在好多地方都听说过您,人人都说您是社交界一颗被遗忘的宝珠,然而才被发掘出就已经熠熠生辉……”

“这恐怕是因为,我的家人的权势最近开始熠熠生辉吧……”芙兰微微垂下了眉头,显然并没有显得多高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的话,那就算我打扮得再花枝招展又有什么用呢?”

经过了短时间在社交界的出没之后,芙兰早已经渐渐地熟悉了如何与其他和她一样的小姐们抛头露面。在黄昏的残迹当中,她像模像样地穿着颇为贵重的衣裙,恰如其分地演绎着一位新鲜上市的上流社会明星,足以让绝大多数人在惊艳之余艳羡不已。

在初涉社交界的时候,虽然有所保留,但是她还对别人的恭维话感到有些开心和激动,但是过了一阵子之后,她就和绝大多数的前辈一样,明白这种恭维其实只是裹着糖衣的苦味酸而已——有时候甚至还是毒药——所以早已经可以对再恳切、再肉麻的恭维话都不为所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大小姐们的必经之路吧。

芙兰略带着冷淡的回答,并没有让萝拉感到不快,反而让她的笑容不自觉当中变得更加深了。

“这份清醒倒是更让人觉得佩服啊,美丽的特雷维尔小姐。没错……社会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美貌和才干只是金钱和权势的点缀品,如果没有财势的话,就算再怎么漂亮、再怎么样有才华,也得不到别人的敬重,更别说在社交界占据显赫地位了。正因为如此,我们这些有头脑的人,才不应该像那些脑中空空的松鸡一样,整天只想着怎么打扮得花枝招展卖弄,过个十几年后被人人嫌弃扔到无人问津的角落里,而是应该想办法去积累、去夺取财富,只要我们有这个,只要我们能够占据住这个,我们就是世界上最美貌的人,会有无数人争先恐后地崇拜我们,恭维我们,乐意为我们做任何事情,不是吗?”

芙兰和玛丽悄悄对视一样,对她突然的长篇大论感到有些迷惑不解,但是因为她的这席话意外的很有说服力,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才好。

“也许确实是如此吧……”最终,芙兰还是决定不与她纠缠,直接进入到正题当中,“可是,这不应该成为今天的主题吧?多好的日子,多好的景色,我们不应该谈谈别的东西吗?”

“财富和权势。在任何时代都是永恒的主题啊,难道不是吗?”萝拉的脸上还是那种若有若无的微笑,“其实。今天我叫您过,就是为了这个主题。”

“嗯?”

“正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要想在这个年代活得轻松自在,实现个人财务的独立自主才是唯一可信也可行的办法,占有越多财富我们就越幸福。尤其是对我们这些女子,就更加如此了……”萝拉停下了脚步,抬起头。“如果没有这个东西的话,我们的一生不就是个毫无意义的悲剧了吗?随波逐流的生活着,父母兄弟爱怎么摆弄我们就怎么摆弄。我们一无所靠,只能俯首听命,同时还得跪在地上祈求上帝派个不嗜酒不好赌不喜欢寻花问柳的夫婿给我们——哦,还得父母允许!然后。我们还要祈祷能够有爱自己的孩子。还要祈祷他们平安……我亲爱的朋友们,难道你们不觉得上帝实在太忙了吗?”

“确实是这样,有了钱我们才能有幸福。”玛丽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她猛然又抬起头,疑惑而且防备地看着萝拉。

她本能地感到她的话中隐藏有一些莫大的危险,这个人实在太危险了,几乎每句话都是别有用心。

“就算您这么说,又有什么办法呢?”芙兰的眉头仍旧微微皱着。“我们只能听从上帝的旨意。”

“不,上帝只帮助肯自助的人。特雷维尔小姐。”带着绝对的自信,萝拉一字一顿的回答。

沉默了片刻之后,她又重新开了口,“再说了,您现在也不是毫无自主的机会。相比于很多人而言,您的状况已经足够幸运了,如果不好好利用这种幸运的话,那简直就是令人叹息的浪费呢。”

“这是什么意思呢?”芙兰的脸上带着很深的困惑。

“没别的意思,”萝拉仍旧微笑着,然后突然好像问了一个丝毫无关的问题,“您的哥哥最近不在家吧?真是可惜,我还有好多业务上的问题想跟他谈谈呢,最近爸爸催得好像有些紧……”

从这种明显的暗示当中,芙兰和玛丽都听出了她的意思,然后她们又不安地互相看了一眼。

原本颇为悠闲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紧绷了起,萝拉的视线如此咄咄逼人,以至于芙兰一瞬间都有些畏缩起。

“他只是短时间外出公干而已,迟早是会回的……”沉默了片刻之后,芙兰小声回答,“您到时候跟他好好谈谈不就行了?”

就是因为他不在,所以才能够这样不着痕迹地找上你啊。萝拉在心里冷笑了起。

“芙兰……”萝拉突然叹了口气,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失望,“您难道就没有听懂我刚才的话吗?人贵在自主,空等着别人帮忙是毫无意义的。而您明明有这个能力和机会却不用,那就更加让人叹息了。”

“能力?”芙兰睁大了眼睛。

“您现在不是企业的董事吗?作为董事,就算想要关注自己企业的经营状况也是理所当然的吧?为什么就不能了解一下企业的业务呢?没准您能够从中得到一些利益,也没准您能够发现大家没有发现的风险,使得我们幸运地避免了损失。”

“可是这些东西我贸然干涉不好吧?哥哥他们一定是有自己的安排的……”芙兰的脸上还是有些犹豫,“我是女孩子,而且年纪又小。”

“哥哥,哥哥……事关您的命运,难道您连自己了解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吗?女流之辈又怎么样?年纪小又怎么样?!”萝拉的面孔突然变得有些严厉起,她的声调也提高了不少,简直不像是在跟朋友、而是在跟整个世界宣言似的,“就算是女孩子,难道天生就该低人一等吗?难道就只配当个附属品吗?不,绝不是这样!都已经是这个年代了,难道您还相信这种迂腐之见吗?上帝既然让我有幸可以染指无比巨大的财富和权利,那么除非我死,否则我就绝不会放弃自己的希望!我才不想仰仗谁的鼻息过完余生呢!”

面前的两位少女下意识地退开了一步,让萝拉骤然明白了,自己的面孔突然变得有多么可怕。

不。还不能急,要一步步,不能吓着孩子们。

她的心里恢复了平静。然后重新摆出了刚才那种冷淡的笑容。

“抱歉,我刚才有些激动,我只是在为您着想所以着急了一点而已,请您谅解。”她微微低下了头,“另外,请您放心,我绝不是在唆使您和兄长失和。实际上我反而是在帮助您。您想想看,您的哥哥非常忙,对吧?他哪有时间去照管每一个商业行为呢?还不是得交给最信任的人去处理。这样才不至于吃亏——那么,难道您不能成为他最信任的人吗?难道您对他会有任何恶意吗?您肯站出为他分忧,实际上他应该会感到高兴才对。”

在夕阳的金色光线之下,头发似乎在闪闪发光的萝拉。底气十足地问出了这一连串问题。因为她知道,面前的人是不可能做出否定的回答的——因为,她爱他。那种盲目的爱情,是最为容易牵动的激情之一。

为了给这一腔爱意注入一团嫉妒的火焰,她又故意再加上了一句,“当然,也许那位未的德-特雷维尔夫人才是他最信任的人也说不定,但是我想您的聪明才智。至少应该不会低过那位小姐吧?”

果然如同她之所料,听到了她的话之后。芙兰低下了头,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德-博旺小姐,请您自制一点吧!”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玛丽突然发话了。她打起勇气,直视着萝拉,“我不知道您有什么图谋,但是这样说芙兰也太过分了吧?人都有擅长或者不擅长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扯上什么自主不自主呢?”

她这是第一次如此大胆地正面直斥萝拉——在三年的画室学习中,她可从没有这个胆量。

之所以突然无视了两个人之间的差距,一是因为自己如今多少也算是个有地位而且有财产的人;二,更重要的是为自己之前的行为做补救。

自从玛丽将芙兰私下里同伊泽瑞尔-瓦尔特见了面的事情告诉给了她的哥哥之后,两位好友之间就有了一些说不清的隔阂,也正因为如此,玛丽才会想着尽力修补两个人的关系,至少让芙兰感受到自己是全心全意为她的心意。

这种努力,竟然能够使得她在一段较短的时间里面能够战胜深藏于心的那种对萝拉的恐惧,硬起头皮当面和对方周旋,也是殊为不易的——只可惜,却不知道有没有得到对方的感动。

“图谋,我能够有什么图谋呢?就算有也是为了帮助芙兰啊,不是吗?”萝拉的脸上仍旧是那种从容不迫的笑容,“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我们的特雷维尔小姐越是能够独立自主,就越是能够帮助到自己兄长,因而也就越能够被他所重视,也可以借此得到自己足以一辈子在上流社会立足的资本,我不明白这么一举多得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去做呢?”

停顿了片刻之后,萝拉又微笑看着玛丽,“更别说,这种情况不是对您也很有利吗?您是芙兰的密友,也是她能够信任的人。既然她可以去多多管事了,从结果上说,不也是您被予以重任吗?”

萝拉的话,让玛丽突然一阵语塞,她想要再反驳,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才好。

平心而论,她是支持芙兰,也真心希望她不用背负上和自己一样的倒霉命运的——而无比巨大的财富,不正是能够安享荣华的最大保证吗?

况且……自己也可以借此机会,以密友和最佳顾问的身份,成为能够间接使用她那些财势的人,那可比给德-特雷维尔先生当什么手下更有吸引力多了……尤其是在自己没有办法成为德-特雷维尔夫人之后。

这一切的一切,只要响应这个人的建议就好了……

一想到这里,玛丽突然感到脊背有些发凉。

真是恶心啊,这个人……这个人还真是能够洞悉人心,她的心里突然闪过了一丝莫名的恐慌。

但是即使如此,她也还是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就算数次张开了嘴,她也还是说不出口。

芙兰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好友的纠结,她只是低着头沉思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太阳即将落山,最后一缕残阳即将消失的那一刻,她才慢慢抬起头,眼中闪耀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光彩。

而萝拉也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对方注定会的答案。

“我觉得您说得东西确实有些道理,回头我会跟我哥哥商量一下的……我也希望能够帮到他。”

果然,等到了。

一种莫名的畅快感在萝拉的心头涌动,让她几乎想要笑出,但是她没有笑,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计划还只执行了最初的一步而已,前途还渺茫无期。

但是她的内心毫无动摇,因为她已经立下的誓愿,决不让自己的命运无法自主。

就这样,就在夏尔、阿尔贝、吕西安三个人还在对着夕阳大发感叹的时刻,三位少女之间也达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