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七章 愿望与命令

第三十七章 愿望与命令


                

因为看到自己的妹妹难得心情好起的样子,夏尔心里也颇为感到高兴,再加上确实有些疲惫,因此他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之后,夏尔很快就陷入到了沉眠当中,直到第二天早晨他才醒了过。

一扫昨晚的疲惫,清晨的夏尔只感觉神清气爽,连脑筋都转得快了许多。他起床之后,梳洗打理一下自己,然后吃了一些早餐就离开了自己的家,赶往陆军部他的工作地。

一路上他脚步不停地跟碰上的职员们示意,然后到自己的办公室,而他自己的秘书已经等候在此了,将一大摞需要他处理的文件按照重要程度分门别类地交给了他处理。

夏尔接过了这些文件,然后一份一份地看了起。

同他在初创的铁道部里面可以任意指定秘书不一样,到了陆军部之后,他的秘书是部里指定的——这样既方便让他接触工作,也方便了让他难以真正接触工作,自然的,这位秘书也是那种神情冷漠不苟言笑的中年人,和他的交流总是让夏尔感觉到寡淡和生硬,因此两个人之间在工作之外并没有说过多少话,夏尔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家庭情况。

这种令人无语的上下级互动,不由得突然让他怀念起了以前那个在铁道部里面的专任秘书克莱芒——不过,现在克莱芒作为亲信已经被他另外任用了,因此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整个办公室虽然宽敞,但是也冷清。内外都没有什么女性职员可以调剂心情。

在这个年代,除了去当底层的女工(并且很多还兼职充当流莺)之外,女性出门抛头露面、做一些办公室的工作是极少见的事情。甚至会被看做是一种“抢夺男性工作机会”的恶劣行为而不被社会所接受。

而且,在这个时候,欧洲国家的政府官僚机构还没有庞大到需要雇佣一大批打字员和文职人员处理数量庞大的文档的程度,所以夏尔也只好和他的同僚们一样,忍受这种工作中没有女秘书陪伴的日子,,因此夏尔只好整个人都投入到工作当中了。

然而。虽说需要他处理的文件堆积如山,但是作为一个外行出身的政务工作者,陆军部里里面需要他处理的实际事务其实并不多。军队的人事调动、后勤管理和武器制造等等事务当然用不着他处理,反而是要负责一大堆和政府和议会的文件——也就是说,是一种无关紧要的的文牍工作。

这种被人有意限制的感觉,不由得让夏尔深深地感受到了某种不受重视的感觉。这种感觉他已经久违了。也不想再继续适应。

………………

“我对陆军的排外主义深感不满,明明我已经表现过多少次了,就算我没有服役过,但是我仍旧是陆军的朋友,为什么还要这样呢?”在午后的阳光当中,夏尔轻轻地拿起了面前的茶杯,喝下了其中的红茶,“我感觉自己丝毫没有被你们所接纳。这是不行的,对我们大家都不利。而且会影响到我们大家的工作。”

“这是因为您资历很浅却骤然得到高位,实在太过于让人嫉妒,先生。”但是一抹恶意嘲讽的冷笑,阿列克斯-德-罗特列克子爵镇定地喝下了杯中的红茶,“况且,为什么为什么要听您的呢?您很聪明吗?就我看,您只不过是个外行人而已。您对陆军的了解,只不过是知道一些战役名字,知道荣誉,知道华服和勋章而已,您却不知道军队本质上是一个繁杂的数字工作,而且充满了泥泞和死亡,让您这样的外行人过于干涉陆军事务的话,本身就将是一种灾难。”

“这个外行人至少还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前途无量的德-罗特列克子爵是一个恶心变态的女装癖。”也许是对对方这种神气活现的样子感到有些不满,夏尔突然嘲笑了起。

夏尔突然的嘲讽,让罗特列克子爵瞬间睁大了眼睛,柔和的褐色眼瞳与细长的眉毛构成了一副包含怒气的表情。他脸色变得通红,一副红茶还留在喉咙口憋了气,想咳又咳不出的样子。

好不容易,他才咕隆一声喝下了口中残留的红茶,然后颇有些气急败坏地看着夏尔,“不是说好了不在这里提这个的吗?”

一世情急之下,他都忘记了用贵族尊称的“您”而是用了表示轻蔑的“你”,完全丢掉了平常引以为傲的风度。

“如果您的态度稍微合作一点的话,我是可以这么做的。”夏尔笑着回答,心里充满了某种恶意的畅快感,“只可惜,我觉得您好像还没有感受到,您与我是站在一起的人,而且……我是高于您一层。”

听到了夏尔的嘲讽之后,阿列克斯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细长的手指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茶杯,似乎马上就想要把茶泼过然后动手的样子。

但是,片刻之后,他还是勉强恢复了镇定。

“好吧,好吧,先生,我明白了。”

“这样就好。”夏尔笑着耸了耸肩。

夏尔知道对方对自己的这种“抓住把柄威胁,强行拉上战车”的做法很不满,但是他完全不在乎——手段卑劣不卑劣无所谓,只要好用就行。“所以,现在情况很明白了,我的朋友,我想要交结陆军部上下的欢心,但是现在进展却有些令人失望,所以……您要为我想办法,给我帮忙,这是一个您无法拒绝的请求。”

“难道现在的情况不好吗?为什么非要这么做呢?”罗特列克子爵反问,“就按现在的情况,您可以在这里得到资历和名望,没人反对您,也没人专门跟您作对,您大可以安安稳稳地做下去,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行事,决不妨碍您和总统先生的计划……”

“可是我并不接受仅仅如此的结果,我想要做到更多。”夏尔冷静地回答。“国家需要我做的事情堆积如山,正因为如此,我必须得到陆军更多的支持,而不是……”

夏尔停顿了一下,然后轻声加了一句,“仅仅只把我当成是总统某个无关紧要的跟班而已。”

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罗特列克子爵再度睁大了眼睛——毕竟,无论如何,这都不能算是一种表达忠诚的发言。

片刻之后,他终于冷笑了起。

“呵呵……毕竟是姓德-特雷维尔啊,果然不同凡响……呵哈哈哈……”

夏尔静静地看着他笑,他不怕对方会怎样。

笑了一会儿之后,这位科长终于重新抬起头。

“好吧,好吧,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接着,他又喝了一口茶,然后仔细地思考了起。

“总得说,您到底想要通过我们做什么呢?我们这些官员只是执行者而已……”

“你们是不受约束的执行者,陆军自行其是已经有好多年了。”夏尔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当年就没人能管到你们,现在就更加了。部长现在担任着总理,但是两方面他都兼顾不,谁都知道他干不长。再说了,他也跟我们达成了默契,绝对不妨碍我们的行动,但是也不打算主动为我们做任何事情,所以实际上你们可以做成任何想要做的事情,不是吗?”

罗特列克子爵被夏尔的诘问弄得有些语塞,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

“好吧,某种程度上您是对的,但是……难道您想对此作出什么改变吗?如果这样的话,我要奉劝您一句,这是十分危险的举动,我想您自己也明白。”

“我当然明白了。”夏尔叹了口气。

全面改革整个军队,动作太大,目前也没有必要——至少现在他不想这么做。

虽然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但是如果现在就搞出什么“我们想要握紧军队的缰绳”之类宣言的话,只能将整个军队都推到他们的政敌手里而已。

但是,不能这么做,不代表他不能够、不应该在这一次的任期中,在陆军里面留下自己的某些印记,和一些威望,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阿列克斯,您知道的,最近在我的主导下,我们在勒芒举行了一次军事演习。”

“嗯,是的,我知道。”阿列克斯点了点头。“听说效果很理想?”

“效果倒还是可以吧,”夏尔皱了皱眉,“但是实际上我也发现了不少问题。”

“嗯?怎么说?”

“问题很多,我之后会一一总结的。但是一个最让人头疼的问题是,我们陆军现在的制式武器太过于落后,远远不能适用于如今这个科学技术大大发展的新时代。”夏尔静静地看着对方,“是的,我的意思是我要促使陆军采用一种新式步枪,一种可以大大提高步兵战斗力的新武器。”

“哦?”阿列克斯狐疑地看着夏尔。

“这种武器我们已经有了,只是不受人重视而已,我希望能够在我的任期当中,将这种武器,纳入到陆军的武器采购序列里面,至少让一部分部队使用上这种武器。”夏尔的语气十分坚定,“这是必须要完成的想法,直到完成之前,我绝不会有任何迟疑或者退缩,也不允许你有。给我想办法,阿列克斯。”(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