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六章 允许与防备

第三十六章 允许与防备


                拿回了钱袋之后,阿尔贝欣然给店家付了帐,而刚才的那个小鬼在被他威吓了一通(当然也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图谋)之后,乖乖地同意了给他当一个随从。

而到了这个时候,夏尔也没有什么要叮嘱他的了,所以就同他告了别,带着一丝残存的醉意走出了饭馆,然后在街角找了一辆出租马车,吩咐了一句之后,他就仰着头坐到了座位上,任由马车带着扑面的疾风向自己的家疾驰而去。

在迷迷糊糊不知道坐了多久之后,马车慢慢才停了下。

“先生,已经到了。”车夫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

夏尔勉强打起了精神,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枚金币,也不管是不是多给了,直接就从座位上跳了下,然后晕晕乎乎地朝自家的大门口走去。

这时天色已经入夜了,夏尔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看清了路面才没有摔倒。门房看见是自家主人回了,连忙打开了门,然后想要搀扶夏尔走进去,但是却被夏尔挥手制止了,然后自行晃晃悠悠地走进了自己的家。

夏尔毫无预兆的回归,很快就在自己家里引起了一阵骚动,但是佣仆们的惊慌夏尔完全无视,只是自己走进到了宅邸当中。

一走进到已经被修茸一新的客厅,踏上地上松软的地毯,夏尔就感觉扑面而的空气都带上了某种甘甜的气息,久违的温馨感也让他突然整个人都放松了下。

接着,夏尔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然后长舒了一口气。只感觉连脑袋都清醒了不少。

之后,他继续向中央的楼梯走去,打算先回自己的卧室好好睡一觉再说。

“先生,您回啦?!”就在他准备踏上阶梯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招呼声。

他抬起了头。然后发现跟自己打招呼的是芙兰。

他的妹妹又穿上了往常的白色连衣裙,脸上也有了一些血色而不像过去那种病态的苍白,神情更加好像轻松自如了许多,最近一直笼罩在其上的阴也好似消散了不少。

“嘿,您好,特雷维尔小姐!”一看到芙兰如此康健的样子。夏尔的心情突然又好了不少。“今天您美得厉害。”

“您……啊,谢谢,先生。”芙兰被这句略有些不正经的回答弄得僵住了,然后尴尬地看了看背后的玛丽,脸上微微有些发红。

接着。她重新转回了视线,看着脸上泛着红晕,眼神有些浑浊的夏尔,“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啊?整个人都好像站不稳了。要不要吃点晚餐呢?我可以让厨子重新做一份……”

一边说,她一边沿着楼梯走了下。

“哦,抱歉。我今天刚回的时候找了个朋友喝了不少,”夏尔微微笑了笑,“而且我们也吃了饭了。晚餐就不用了。”

“这样啊?那也不用喝这么多啊……”芙兰已经走到夏尔面前了,有些担心地看着夏尔,“真是不明白你们怎么会把酒当成好东西的。”

“这可没办法。我们一喝上劲儿了就止不住了。”夏尔耸了耸肩,然后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芙兰,“看样子您的精神最近好了不少。”

“我也不能老是躺在房间里发愁呀……”芙兰苦笑了起,“总得自己振作起。”

“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夏尔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伸出双臂抱住了自己的妹妹。“这阵子我一直很担心你呢,看到你这样我就放心了。”

“谢谢您。一直都这么照顾我……我也会努力的。”虽然夏尔满身的酒气,但是芙兰并没有任何嫌恶的样子。任由哥哥将自己拥入怀中。

只是很遗憾,这个拥抱并没有持续太久。夏尔就将芙兰重新摆回了原的距离。接着他睁着视线朦胧的眼睛,再度看了看妹妹,也看了看已经不声不响跟着走了下的玛丽。

“有什么事情想要跟我说的吗?说吧,只要你能一直像刚才那样,什么要求我都可以考虑。”夏尔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

“这个时候我怎么好说啊?”芙兰皱眉瞪了他一眼,“您先休息一下吧,明天我再跟您说。”

“要说就今天说吧,明天我就没工夫啦,一大早我就要赶到部里去,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呢!”夏尔耸了耸肩,“不要担心,虽然看上去不像,但是你的哥哥现在脑袋清醒得很,不会忘记答应你的事的。”

虽然夏尔的态度看上去还是有些不可靠,但是芙兰和玛丽对视了一样之后,最终还是取得了默契。

“哦,看上去倒是很重要的事情啊……”夏尔看着她们的神情,忍不住笑了起,然后伸出了手,指着旁边的会客室,“那行,我们别在这儿站着说了,一起去那儿说去!”

……………………

到会客室当中,在夏尔勉强坐好之后,芙兰将自己因为萝拉的“指点”而产生的念头,一五一十地说给了夏尔听。

夏尔初时还神态悠闲,但是慢慢地凝重了起。

“也就是说,小姐,你想参与到我们和德-博旺家族的商业往当中?”

哥哥的视线突然变得有些尖利碜人,芙兰一下子忍不住心里打了个突,片刻之后才恢复了镇定。“是啊,哥哥,我就是这么想的。我看您平常事情那么多,那么忙碌,未必有什么空闲管这些事情,作为您的妹妹,我不是责无旁贷地要为您分忧吗?再说了,既然您把我任命为董事,那么我应该想办法作出符合您期待的成绩才行吧?”

夏尔静静地看着芙兰,一直没有回答。

突然,他将视线转到了旁边的玛丽身上,吓得对方连忙摊手表示自己绝没有搀和。

“怎么。不行吗,哥哥?”眼见夏尔的神情有些不对,芙兰有些紧张了起。

夏尔感觉自己的脑袋突然有些隐隐作痛起。

“不是说不行……只是……我亲爱的朋友,这种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玩的,你就好好地当个大小姐。安享荣华富贵顺便画些画不就好了嘛?你想要的,该要的,我都会奉送给你的,何必搀和到这种麻烦事里面呢?这不是什么找乐子……”

“可我并不是在找乐子啊?”芙兰脸上有些焦急。

“好吧,也许你是真心实意的,而且下定了决心。”夏尔叹了口气,“可是这样并不太好吧?你也有你的生活……”

“这就是我的生活啊?我只是想要尽我所能地帮助您,也帮助自己而已。难道,这个想法也算是过分吗?难道,您就是打算让我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花瓶吗?先生。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如果您觉得这样不合适我可以马上收回自己的请求,但是我唯独要求一件事,那就是别用‘你最好什么都不懂’当做理由,好吗?”芙兰以诚挚地目光看着自己的哥哥,“先生,我一直认为我们两个是可以互相信任,互相帮助的。难道我错了吗?在您的眼中,莫非其实根本不在乎我的愿望,只是单纯地当成了一个可以精心打扮的玩偶而已。因为可以不考虑我的想法单方面地宣称一切都是为了我好?不……先生,这样并不是爱我,只是在爱一个您自己心中的幻影而已。”

芙兰的一段话,说得夏尔一时间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哎哟,也不用说得那么严重嘛……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啊。”片刻之后。他苦笑了起。

政商勾结里面有大量的黑幕,甚至有大量的犯罪。我不想让你沾染上这个,丧失了原本的天真——这种话。他想说但是却无法说出口。

看着芙兰渴盼的眼神,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以其他合理的理由拒绝掉。

如果单纯只是玩玩的话,也不是不行吧,只让她接触那些能见光的业务。他的心里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毕竟之前已经让她管家了,现在就算再多接触一些商业往,也并不是很荒谬的事情。

而且,最近她这么忧郁萎靡,为她找点别的事情排遣心情,不也还是挺好的吗?

这些念头次第闪过了夏尔的心头,让他一开始就不甚坚定的心意动摇得越越厉害了。

“先生?”芙兰微微闭上了眼睛,再度低声问了起。

这一声问话,也让夏尔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这也不是不行。”夏尔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不过,到时候你可不许跟我说累啊,这可是你自己选的!”

“好的,谢谢您,先生!”听到了夏尔的允可之后,芙兰大喜过望,脸上布满了笑容,犹如得到了什么想要的玩具一般。夏尔之后的告诫她连连点头应了下。“您放心吧,我既然找到了您,那自然是已经下了决定,我觉得不会为此叫苦的。”

“哎,好吧,希望到时候你不要后悔。”夏尔苦笑着摇了摇头。“好了,你先去休息一下吧,我有些事要问问德-莱奥朗小姐。”

芙兰一听,顿时笑容就僵住了,但是在夏尔的视线下,虽然有些犹豫,但是最后还是离开了。“我会马上着手的,一定不会让您担心,先生。”

带着这样一句话,她小步离开了房间。

然后,会客室就只剩下夏尔和玛丽两个人了。

“说吧,请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好整以暇地问。“我希望我能得到一个如实的答复,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另外,为什么我的妹妹会突发奇想搞出这样一个要求。”

沐浴在夏尔的视线下,玛丽感觉有些芒刺在背,在踌躇了片刻之后,她终于还是敌不过内心中的恐惧。

“先生,这都是德-博旺小姐鼓励的结果……”

“哦?”虽然有些意外,但是夏尔还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接着,玛丽将前几天芙兰同萝拉会面时的情况,一五一十地报告给了夏尔。

“原是这样啊……”明白了原委之后,夏尔终于恍然大悟。

接着,他重新陷入到了沉吟当中。

虽然不知道这位德-博旺小姐在搞什么玄虚,但是她终究是那位男爵的女儿,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好吧,既然现在我已经答应了芙兰,那么之后就让她们去做吧。”夏尔许久之后,眉头才重新舒展开。

然后,他看着玛丽。

“德-莱奥朗小姐,我知道您的心思,能够成为我妹妹的贴心助手确实值得兴奋,毕竟她不认识几个人,遇到事情第一个也只能仰仗您的帮助和指点……而且,您也可以放心,我也无意阻止您的这个想法,您想做就去做吧,对此我乐见其成。但是……”

在不期然间,他突然加重了音量,“我请您搞明白,这一切都是我搭建的,也是因为有我在才能运行的,我妹妹孤身一人什么都做不了。所以,这些东西既然我答应给了,那么我也可以收回,这一切终究是我在主导的……说到底,您最终服务的还是我,对吗?”

玛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所以,就个人而言,我并不反对为自己谋利的想法,但是……我不希望看到背叛,如果,如果我看到有的话……”

“我知道后果的,先生,而且我绝不会那么做。”玛丽连忙低下了头,“您放心吧,我会好好看着的,德-博旺小姐那边,有任何可疑情况,我都会马上对您汇报。”

“那就好。”夏尔点了点头,这才放下了心。“说实话,有你们帮忙其实也可以,反正我确实很忙,没有那么多精力。”

眼看敲打的目的达到了,他的语气也就放缓了。

他知道,这位小姐绝对不会意气用事,在知道谁是主导者的情况下,绝对不会搞错自己该干的事——只是想要顺便给自己捞些好处而已。

说完了这些,他突然感觉更加疲惫了。

“我去休息去了,您请自便吧。”

“可是……可是那位伊泽瑞尔……”玛丽有些担心的样子。

“哦,那个人啊?”夏尔耸了耸肩,“现在别管他。”(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