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七章 艾格尼丝

第二十七章 艾格尼丝


                

同侯爵夫人交谈了一阵子之后,夏尔就陷入到了一种异样的情绪当中,好像没有什么兴趣再和这家人纠缠了一样。接着,眼见时间已经磨得差不多了,他就径直地向主人提出了告辞。

侯爵并没有做出什么挽留,礼貌而冷淡地跟他告了别。虽然之前他的谦和让侯爵一家感觉他还算不错,但是最后的表现仍旧给他们留下了一种“目中无人”的印象——当然,夏尔对此倒也不是特别的在乎。

不过,阿尔贝却同样也对他的表现大感惊奇。

在两个人离开的路上,阿尔贝看着一直沉默不语好像有重重心事的夏尔,忍不住问了出。“夏尔,刚才你为什么要那样失态,发生了什么吗?”

“啊,没什么。”夏尔低声回答。

……眼见夏尔如此表现,阿尔贝只好将自己的疑惑重新放到了心里,继续跟着一言不发的夏尔往前走。

最近天气一直都比较晴朗,所以到了晚上月光也十分明亮,照得路上都是一片通亮。在仆人的带领下,夏尔和阿尔贝走到了马厩边,然后仆人将一直在休息的车夫也给叫了过。

“先生,是要回去吗?”车夫一边重新套马,一边问夏尔。这是他们临时从当地的车行租的马车,车夫也是雇佣的一个当地人。

“不,我们要去另外一个地方。”一直都沉默着的夏尔终于开口了,语气出乎意料的严肃。“西南方几里外,是不是有一个叫泽格的小庄园?如果有的话,带我们过去吧。我有一点事。”

“先生,这个我倒是知道啊!”车夫一听就嚷了出,“离这里不是很远,我马上就载您过去吧。”

“好的,谢谢。”夏尔点了点头。

接着,马车重新开始奔驰,车厢中的两个年轻人静静地看着窗外。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只有马蹄声在两侧的林间不断回响。窗外的月光十分明亮,照得整个地面几乎都被染上了一层银白。随着马车一路前行,整个乡间的景色都映入到了两个人的眼中。如果他们只是纯为游玩的话,这倒也不失为是一种极好的游览体验。

“在巴黎呆久了,很久没有看到这种乡景。偶尔看一次倒也感觉不错啊。”阿尔贝突然笑了气。“不过,夏尔,你可以告诉我吗?为什么我们要去那个地方?”

“为了见一个人。”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平静地回答,“如果运气好我们得到的消息是准确的话。”

“见一个人?到底是谁呢?你的亲戚吗?”阿尔贝有些疑惑地问,“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德-诺德利恩家族,好像……好像就是你的母亲的姓氏吧?”

夏尔再度沉默了。

“好吧。如果你不愿意回答的话,倒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估计我到时候就能看到了。”阿尔贝轻轻叹了口气。“不过,我们这样深夜去拜访人家,恐怕不大好吧?为什么不明天再正正式式地去拜访呢?”

他没有想到,在他问出这样一个问题之后,夏尔突然长叹了口气。

“我的朋友,我也知道这样不合适……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

“嗯?”

夏尔将视线从窗外转回了过,凝视着自己的好友。

“我不知道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现在她还在不在,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是不是找错人了。但是……我必须跑过去看一下,哪怕希望渺茫,我也想确认一下到底是不是她。”

“她?”阿尔贝敏锐地发现了关键词。

“没错,就是她。”夏尔的表情十分平静,“我想要去找到的人,就是上一代诺德利恩公爵的小女儿,艾格尼丝-德-诺德利恩小姐,哦,不,我现在都不知道她还是不是这个姓氏,姑且就这么称呼吧。”

“也就是你的姨母?”阿尔贝马上反应过,“你母亲的妹妹?”

“是这样。”夏尔干脆地点了点头。

“你平常不是不和外公一家往的吗?”阿尔贝更加好奇了,“至少我不记得你有这么做过。”

“对,没错。”夏尔苦笑了起,“但是她是个例外……我小时候,外公一家都和我们不太亲近,基本上可以说是不相往的,不过这位小姨倒是例外,她时常看我……所以我倒是同她挺亲近的。”

“这下我倒是理解了,”阿尔贝终于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神情,“可是……就算这样,你也不用这么急着连夜跑过去吧?搞不好都打搅别人的休息了,明天我们再一起去拜访不好吗?”

“不……你根本不理解。”夏尔长叹了一口气,“我说了,我根本都不能确定是她,只是听到了一个不确定的消息所以跑过去的而已……上帝都不知道我此刻到底有多么不安。”

“啊?”阿尔贝没有再说话,只是有些担心地看着夏尔,好像要确认自己的朋友没有发烧似的。

“别这样看着我,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夏尔又长叹了一口气,“在十年前她不见了,我再也没有听说过她的音讯。”

“不见了?”虽然夏尔说得还是轻描淡写,但是阿尔贝却仍旧再度吃了一惊。“一个公爵小姐,失踪了?”

“没错,就是这样。”夏尔耸了耸肩,“这下你能体会我的心情了吧?”

“夏尔,你这是……”阿尔贝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确定没有弄错吗?”

“我怎么知道?希望没有弄错吧……”夏尔苦笑了起,“至少,我没有听说我的外公还有个另外的女儿。”

得到了夏尔的解释之后,阿尔贝就没有再问什么了,两个人重新恢复了刚才的寂静,随着马车一路前行。

夏尔的眼睛看着窗外,耳中虽然满是回响马车前行的声音但是他充耳不闻。

那时,也是一个如同今天般的夜晚吧?

…………………………

天空上高高悬挂着圆月,满地都是如同水银一般的月光,一个少年站在庭院的角落里,抬头看着对面的女性。

这个少年虽然身形尚嫌瘦削,但是苍白的脸上表情十分沉静,甚至接近于冷漠,使得整个人看上去比原本的年纪似乎要大上很多。

而他对面的女性早已经成年,而且看上去身形纤细,比他几乎高了一个头。她穿着一件褐色的褶裙,面孔白皙而且姣好,脖子则十分细长。因为面上带着微笑,所以连眼睛都半眯了起,褐色的头发也在月光下染上了一抹奇异的亮色。

“夏尔,恭喜你,就要去上中学了吧?就快成为大人了……”在平静的对视之后,她伸出手,抹了抹夏尔的头发。“以后要在那里好好学习啊,别丢了特雷维尔家族的脸。”

“谢谢您的关心。”少年点了点头,不过神情当中还是有些不太领情,“另外,我现在已经是大人了,小姐。”

他严肃认真的表情,让对面的女性不禁大笑了起。然后抓起他的头发重重地揪了一把。

“哈哈哈哈,你就是这点最讨厌呢!十三四岁的小孩子装什么大人?”

因为头发被抓得很疼,所以少年禁不住眼睛都闭了起。

“早就说叫你别这样了!”他忍不住大喊了起,“很痛的你不知道吗?”

“是吗?”虽然还是问句,但是她手上的力道却没有任何放松。直到许久之后,她才松开了手。

“那么,您今天跑过,就是为了揪我的头发?”少年抬头看着对方。因为刚才被人如此对待,所以他还是有一丝不耐烦。“我亲爱的姨妈?”

对面的女性因为仍旧在微笑,所以眼睛还是半眯着,不过眼中的寒光,却让少年不敢再有任何造次。“叫我艾格尼丝吧,别老是叫姨妈什么的,我也只是比你大个十几岁而已。”

“可是大个十几岁已经是老了很多了啊……”少年低声嘟哝了一句,但在寒光的逼视之下终究还是不敢大声说出,“好吧,艾格尼丝,您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放在他头顶上的手松开了,她往后退了一步,然后重新看着少年。

在这短暂的间隙当中,少年发现对方的表情十分严肃,而且眼睛全部睁开了,里面闪耀的神采让人几乎不敢对视。

“最近我不会再过了。”她的语气,平静然而严肃,“我要离开这个国家一段时间,好好照顾自己的吧,夏尔。”

“嗯?”因为太过于意外,所以少年几乎都忘记了惊奇。

片刻之后,他才明白过对方的意思。“为什么?你要去哪里?是去旅行吗?”

“旅行?哦,也许是吧……”女性重新笑了起,只是这个笑容却和刚才的微笑完全不同,让人完全感受不到温度。然后,她低声加了一句,“我有必须要完成的义务。”

“那你什么时候回呢?”没有听清后一句话的少年又问了一句,显然他对对方的感情,也不像嘴上那样讨厌,“需要很久吗?”

“嗯……不知道。”她轻轻摇了摇头,“也许很快,也许很久,谁知道呢?人生总是充满意外呢。”

“哦,那祝你好运。”明白了对方的意志无可更改之后,少年点了点头。

“嗯,也祝你好运!可怜的孩子!”她叹了口气。

然后,她轻轻俯下头,亲吻了一下少年的额头。“愿上帝保佑你们。”(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