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三章 祝福

第三十三章 祝福


                热门推荐:、、、、、、、

虽然玛丽的视线十分尖利,而菲利普也面色不善,但是伊泽瑞尔-瓦尔特仍旧丝毫没有感觉到似的,亦步亦趋地走了过。

身穿着一善服,使得他看上去和过去稍微有些不同,原的散漫多多少少地被端正所取代了,不过面上仍旧带着微笑,显得十分随和。另外,他的脸色有些微微泛红,可能是因为刚刚好跑了一通的缘故。

“您可叫我好找啊,先生。”一走到大家的面前,他就朝菲利普说了出,又像是在抱怨又像是在叹息,“不管怎么说,今天也是有正式活动的日子,您在活动中突然消失可不好吧?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种略带着盘问的态度,让菲利普更加不爽了。

“我有我的安排,先生,我不认为您有资格管束我。”他僵硬着脸回答,“话说回,您现在不也是擅离职守?”

“这是为了找您。”伊泽瑞尔平淡地回答,“既然您的父亲特地雇佣了我,并且希望我帮助您,我就必须尽到自己的职责。”

一听到对方提到自己的父亲,菲利普就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个父亲给自己指派的跟班实在是有些让人厌恶,但是偏偏又没有办法处置他。

还没有等他再说什么,伊泽瑞尔突然偏过了~头去,然后看到了远处那位正在好奇而又焦急地顾盼着这边的女子。

“啊,多漂亮的小姐啊!”他有意夸张地喊了出。然后转回头,笑眯眯地看着菲利普,“原您就是为了那位女士而偷偷跑了出的吗。先生?哎,这样可不是太好吧……”

这个饱含着戏谑的视线,让菲利普一时语塞,然后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拳头。

紧盯着对方片刻之后,菲利普才重新开口,“听着,我想做什么是我的事情。你,一个跟班,最好跟我闭嘴。别以为你可以跟我父亲告状。我就会怎么样,告诉你,我有的是办法……”

虽然在几位小姐的注视下,如此几近于谩骂的行径。实在有失“贵族风度”。但是为了不在之后享受到父亲的雷霆之怒,菲利普只好硬起头皮威胁对方了。

“先生,你们两个这是怎么回事呢?”一直没有说话的芙兰,终于开口了,“现在毕竟是大庭广众,可不要吵架啊。”

“真是抱歉。”菲利普重新镇定了下,走到了自己的堂妹身边,然后低下头小声说。“这小子是我父亲雇佣的,也不知道他给我父亲灌了什么药。我爸爸居然打算提携他,让他谋个好出路。我爸爸现在还在帮他运作,暂时先让他当我的跟班,这可就苦了我了,他有事没事就跟我父亲打报告,让我什么事都做不了,烦都烦死人了。还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子脾气犟得厉害,完全好像不知道上下尊卑似的,你看看刚才他什么态度……”

“原是这样吗?”在堂兄许絮絮叨叨的话当中,芙兰陷入了沉思。

这时,菲利普重新走了回去,看着伊泽瑞尔,“好了,混蛋,记住我跟你说的。如果我要是从父亲那里听到了一个字,到时候你自己知道后果!”

“可是我并不打算跟他报告今天的事情啊,先生。”伊泽瑞尔突然回答。

“嗯,什么?”菲利普有些诧异地看着对方,不知道今天他突然怎么变了个模样。

“我不打算跟他说今天的事情。”伊泽瑞尔再度重复了一遍,“不过,我也有件事想要拜托您。”

“什么?”

伊泽瑞尔没有再说话,只是转开了视线。

……………………

正当芙兰和玛丽打算离开的时候,她的堂兄突然在背后叫住了她。

“芙兰,可以稍微再给一点时间吗?我有点事情想要跟你说说。”

“可以啊。”芙兰马上点了点头,“什么事?”

“嗯……”菲利普的表情有些迟疑,“你可以过一下吗?我们到那边去说。”

看着站在他旁边的伊泽瑞尔-瓦尔特,玛丽陡然明白了对面的用心,连忙伸出手拉住了好友的手。

“我们回去吧,芙兰。”她的表情有些紧张,“先生不是跟你叮嘱过了吗?别再跟那个人有任何牵扯了。”

芙兰的眼睛半眯了起,看不出任何感情。

“我哥哥的嘱咐我当然记得,可是如果只是说几句话的话没关系吧?毕竟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有给他答谢一下……再说了,毕竟是我的堂兄叫我,我总不能置之不理吧?”

说完,她慢慢地又朝菲利普那边走了过去。

“上次的什么事啊?”——玛丽当然不敢问这个问题了,但是心中对那个人的恐惧,使得她不敢怠慢,连忙追了上去。

不管怎么样也要跟在她旁边,决不能再搞出任何事故,否则到时候承担怒火的还不是自己?真是可怜。

“好吧,那你就说几句吧,不过不要太久,我们等下就该回家了。”玛丽一边跟在身后,一边在芙兰耳边告诫,“这个人历不明,先生上次找他的时候他也是十分古怪,我看他肯定有问题,你千万不要过于接近他了,最好离得远远的。”

“好的,我知道了啊,玛丽。”芙兰头也不回地地回答,“你越越像管家婆了。”

这种暗含着指责和揶揄的回答,让玛丽不禁呆了一呆。

总是这么任性,还不是因为自己不用承担后果,你以为大家都是为了谁啊!

即使脾气再好,这一瞬间她心里都忍不住闪过一丝怨气。

但是一瞬间过后,她还是叹了口气。然后跟在了好友的后面。

…………………………

就这样,在落日的最后余晖当中,芙兰和伊泽瑞尔漫步在林荫深处。而菲利普和玛丽两个人都小心地不远不近地跟在了他们后面,深怕真的闹出了什么事。

“特雷维尔小姐,上次的事情,没有给您带麻烦吧?”没有走几步,瓦尔特低声问了起。“您还有别的什么想要问的吗?”

“没有,现在我已经没有问题了,想知道都已经知道了。”芙兰的语气里面没有任何的起伏。也看不出喜怒,“谢谢您之前的辛劳,瓦尔特先生。”

伊泽瑞尔看着芙兰。目光中饱含关切,但是芙兰却一直看着前方,没有和他对视。

也就是说,剩下的都已经不想再知道了吗?伊泽瑞尔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也对啊。这是正常的选择吧。有的时候确实是不知道比较好……伊泽瑞尔心里苦笑了起。

既然这样的话,那也确实没有必要再跟她说任何其他的事情了。看着她长长的睫毛不断地上下翻腾,伊泽瑞尔在心里下定了决心。

现在的生活,对她说不就是最幸福的吗?

“本我是想另外找个机会再找您的,但是现在陡然撞到了一次机会,所以就直接利用了。请原谅,我没有事先做准备就叫上了您,希望没给您惹上麻烦。”伊泽瑞尔苦笑了起。“您的哥哥,似乎很不喜欢我。”

“我的哥哥有他自己的考虑。请您理解一下。”芙兰低声回答。“您也不用为我担心,不过就是说几句话而已,没关系。”

“嗯,我十分理解,他毕竟也是为了您好,不愿意让您牵涉太多。”伊泽瑞尔马上点了点头,“事实上他对您的关心,让我十分感动……也正因为如此,我觉得您是十分幸福的。”

“幸福……”芙兰喃喃自语。

也对,在旁人看,自己确实足够幸福了吧,虽然丧失了双亲,但是还是有关爱着自己的亲人,现在自己的家族也声势赫赫,想要得到的东西也能得到手……当然,除了那一样。

一阵刺痛突然涌上芙兰的心头,让她觉得自己好像突然与世隔绝了似的。

“特雷维尔小姐,很抱歉之前干扰了您的生活,我们以后最好装作互相不认识吧。”模糊的话音犹如从遥远的天空中传,慢慢地掠过她的耳边。“我会遵从您哥哥的要求,远离您的。”

片刻之后芙兰才理解了对方的意思,然后缓缓地转过头,诧异地看着对方。

“我知道这个要求很奇怪,不过我想对您说,这个应该不难办到吧?甚至可以说反而是让您更加轻松了也说不定。”伊泽瑞尔的脸上露出了明朗的笑容,然后潇洒地耸了耸肩,“给人带噩耗的人,总是不会讨人喜欢的。”

芙兰还没有反应过,伊泽瑞尔继续说了下去。

“之前我找上您,现在看那是一个错误,我可以为这个错误向您道歉。”伊泽瑞尔放低了声音,“但是,请您相信我吧,我对您没有任何的恶意,除了希望您过得好之外也别无他想。”

“我还是不明白。”芙兰微微蹙眉。

“不明白是一件好事,总之,我想说的就是这么多了。”伊泽瑞尔的脸上仍旧保持着明朗的笑容,“我们之后还要面临重大的考验,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但是,一切都跟您没有关系,这是我们应该承担的义务……”

说了一通这样让芙兰不明就里的话之后,伊泽瑞尔突然深深地沉下腰。

“祝您幸福,特雷维尔小姐,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最后一次对您说,但是请永远,永远不要怀疑我的诚意,不管身处何方,我都会为您的幸福祈祷的。”

看着无比诚恳的伊泽瑞尔,芙兰突然感到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谢谢。”半晌之后,她端重地回答。(未完待续……)r1292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