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九章 完败

第二十九章 完败


                

夏尔躬下身行礼的时候,对面的女子还是一动不动,正当阿尔贝以为她可能是在生气的时候,她蓦地抬起头发出了一声大笑。

“哼哈哈哈……你倒是还记得我的叮嘱啊,果然还是个好孩子!”

这笑声虽然有些不成体统,但是确实十分动听,也让刚才那种紧张凝重的气氛随之烟消散。

然后,她又慢慢地走到了夏尔的面前。

“你倒是已经长高了不少了呢。”

虽然站在高一级的台阶上,但是她很快发现两个人还是差不多高,于是貌似欣慰地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脑子和个头有没有一起长?”

“我想还是长了的。”夏尔抬起头,微笑着回答。

“是吗?我可没看出啊,”姨母的笑容里面带上了一丝嘲讽,“晚上大咧咧地跑到不知道情况的地方,还差点被人乱枪打死……这就是你的头脑吗?”

“这是因为我得知到了您的消息,而且一定要跑过见您,就算为此要冒一些风险我也在所不惜。”夏尔诚恳地看着她,“事实证明我没有做错,也不需要后悔。”

“啊哈哈哈……确实长了脑子了啊,”她突然伸出,又揪了一把夏尔的头发,“都学会怎么哄女人了!看这些年应该没少浪荡吧?”

“这……这话从何说起?别开玩笑了好吗?”因为阿尔贝和其他人正在旁边看着,所以夏尔觉得微微有些尴尬。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您倒是还没有变啊……”

“为什么要变?”艾格尼丝仍旧微笑着,“这不是很好吗?”

“可我已经长大了啊,我不是孩子了。不是自夸。现在我是个人物了……您总不能在大家面前老是这样吧……”夏尔低声抱怨了起。

突然,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急迫地要赶过了——他想要走到对方的面前,告诉她自己已经取得了什么成就,告诉她自己已经成长了多少。

真是孩子气的举动啊。

一想通了这一点之后,连他自己都忍不住在心里苦笑了起。

“这个我倒是知道呢,一回国我就知道了,你已经是个大人物了。”艾格尼丝轻轻松松地收回了自己的手。“但是就算如此,难道你就不是夏尔了吗?”

“这个……”夏尔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最后他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随便您吧。”

看,确实还是和当年一模一样啊……

“我倒没想到你自己跑了过,居然在这种地方!”艾格尼丝仔细地打量着夏尔。好像是在抱怨似的。“你刚才可是把我吓了一跳,我都要睡觉了。”

“感到意外的人应该是我才对,您当年一声不响地就跑了出去,回国了居然也不跟我说一声。”夏尔马上反驳,“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老实说我现在还是什么都不明白,您能不能发发善心告诉我呢?难道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不明白不是很好吗?”艾格尼丝笑着回答,似乎想要回避什么似的,只是在夏尔一直的盯视之下。她终于认真了一些。“好吧,你放心吧。我可不是对你有什么不满的,我是准备在事情完成之后再找你……”

“事情完成?什么事情?”夏尔追问。

“这个嘛……”艾格尼丝突然握紧了一下伞柄,然后又轻轻摇了摇头,“我可就无法奉告了。”

两个人又对视了片刻,最终夏尔败下了阵,低垂下了视线。

“好吧好吧,这个不重要,您当然有自己的行动自由,我也祝福您一切顺利。不过,这次事情办完了之后,应该就不至于再不声不响地又消失十年了吧?”

“嗯……不会了。”艾格尼丝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了,她微微抬起头,注视着天空中的月光,神情有一种异样的严肃,“必须履行的义务,就要完成了……直到那时,我就可以重新回到原本的生活了……”

虽然不明白所谓“必须履行的义务”是什么,但是夏尔却仍旧感受到了她语气里的魄力,和不容置疑的决心。

当年也是在这种决心的驱使下,她才会不声不响地跑出国外吧。

而夏尔在这位姨母身上最为倾慕和佩服的地方,也正是这种不输于男子的决心和气魄。从小到大,只要她说要去做什么,那么就一定会去完成,不管碰到多少麻烦也决不退缩和放弃。

既然如此,那就不需要再多问了,静等她做完自己的事情吧。

“这么晚了,您不会打算让我们在这个地方就站一夜吧?”夏尔笑着问,“难道您就不能让我们进去,招待我们一下?”

“招待?哦,当然可以了。”艾格尼丝挑了挑眉毛,然后突然又笑了起,“不过夏尔,你做好准备了吗?”

“准备?”夏尔有些疑惑。

“怎么?已经忘了当年我教给你的东西了吗?那可不行。这么多年了,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什么进步。”艾格尼丝的笑容里面,带上了一些摄人心魄的含义,“夏尔,如果等下你让我失望的话,你可能会哭得很厉害哦。”

这种饱含恶意的笑容,让夏尔瞬间就感觉自己回到了当年。

在那时,她就是一边带着这样的笑容,一边让自己吃足了苦头的。

是啊,就是这样,从小就是这样!这位公爵小姐,让人佩服的地方可不仅仅是意志。

他体内的血液都好像流速加快了几倍,体内充斥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

也许自己这么兴冲冲地跑过,也就是为了这样的一刻?

“那你就想错了。我这些年都在进步,一直在变得更强。”他直视着对方,目光里满是挑战。“我在学校里的成绩,可是全校第三。”

“真不知道第三有什么可吹嘘的,我可是感到很心寒呢……”艾格尼丝仍旧冷笑着,然后跳下了最后一级台阶,“我那么耐心教导过的孩子,居然只能拿到第三……我改变主意了,等下你不是可能。而是一定会哭得很厉害!”

一直站在旁边的阿尔贝,眼见亲人间的叙话突然变成了这样诡异的言语交锋,心里感到莫名其妙。

“夏尔。怎么回事?”他连忙也跑到夏尔的身边。

一阵沉默。

“我的朋友,你不奇怪吗?为什么我喜欢用细剑。”半晌之后,夏尔一边看着自己的小姨,一边头也不回地对阿尔贝说。

“嗯?”

阿尔贝微微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起这个,我倒确实挺奇怪的呢,毕竟也没人特意教你这个啊,怎么用得那么熟。”

夏尔在学校里的剑术课上成绩斐然,拿到过全校第三,而他的好友阿尔贝-德-福阿-格拉伊,则是当时的全校第二。当年他们两个不知道互相交手了多少次。

而令阿尔贝十分奇怪的是,明明在学校里剑术教师们主要偏向于重剑的教习。但是夏尔却好像对细剑更为精熟也更为喜欢——要知道这两种剑的使用可是有许多不同之处的,想要用好非要下一番苦功不可。

当时他以为是夏尔自己家里的人教的——毕竟用剑是多少个世纪以贵族家庭的传统习俗。就算特雷维尔家有什么家传的剑法也很正常,他自己家就是这样。

然而……他今天终于得到了答案。

因为,就在他的面前,那双纤细白皙的手移向了伞柄的尖端,然后,轻轻动了一下,动作之快几乎让人完全无法看清。接着,好像水光波纹一般的金属光线掠过了他的眼睛,面前的这位德-诺德利恩小姐拿着一柄细细的剑,巧笑嫣然地看着自己的外甥。而那把伞已经被扔到了一边。

原这把伞的伞柄里面藏着一把剑啊,怪不得这时候了还拿了出——换句话说,夏尔喜欢使用细剑,应该也就是面前的这位公爵小姐教的吧。

虽然难以置信,但是看上去应该是真的了。

“夏尔,你难道不应该多一些紧张感吗?如果刚才我想的话,你已经死了……”

锋刃忠实地反射着银色的月光,几乎都有些刺眼。这些寒光也让这令人轻松愉快的笑容,多上了不知道多少冷意。“可要先说好……就算是外甥,一旦动手我也不会留情的啊!”

月光下,她紧紧地盯着夏尔,虽然没有做出别的动作,却让人感觉好像马上要扑了过一般。月光让她的脸显得白皙透亮,其人本身就好像一柄出了鞘的剑一样锋利,让阿尔贝微微打了个寒噤。

确实是玩真的,而且确实很厉害——作为一个用了多年剑,并且决斗过好几次的人,他在心里做出了判断。

难怪裙摆只到足边,原就是为了用剑方便啊。

等等,还是不对,为什么两个亲人一见面就要用刀剑交流啊!

“阿尔贝,你就为我们做个见证吧。”夏尔拿起了自己的手杖,表情十分沉静,“她趁我还小的时候,欺负过我这么多回,今天终究该得到一些回报了……”

“你……”阿尔贝刚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放弃了。

算了,毕竟是一家人,不奇怪才是怪事。“好吧……好吧……祝你们玩得尽兴。”

他一边说,一边退了开。

台阶下的空地上,只剩下夏尔和艾格尼丝两个人了。

好像证人一样,他和刚才押送他们过的人都站到了远处,远远地看着对峙着的两人,一种决斗般的气氛弥漫在两个人之间,让人几乎都难以想起他们原本应该算是至亲。

难道在过去,这位小姐也是这样教夏尔的吗?阿尔贝脑中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然后又不禁想象了一下夏尔当时的样子……算了。还是给朋友一点面子吧。

而此刻的夏尔早已经无视了旁人,眼中只有面前的老师和对手一个人而已。

而她却好像丝毫没有感受到压力似的,月光下的她仍旧如此优雅美丽。悠闲轻松得犹如在林间漫步一样。

你会后悔的。

夏尔轻轻地从手杖里抽出了细剑,然后将手杖扔到了一旁。

和小时候不同,此刻他们都是用真正的兵器交战,这当然十分危险,但是夏尔却不可思议地毫不担心两个人的安危。

我们两个谁也不会刺伤对方的——他就是如此坚信。

两个人就这样拔出了剑,隔着几步的距离对视着。

“准备好了吗,夏尔?”艾格尼丝平静地问。

“嗯。准备好了。”夏尔回答。

艾格尼丝抬起左手,轻轻做了个手势。

“开始!”阿尔贝和另外一个人同时都喊了出。

仿佛是听到了发令枪似的,一听到这声话。夏尔就提剑冲了上去,直刺对方的肋部。

虽然看似有勇无谋,但是这是夏尔一开始就想好的战略——在细剑的使用技巧和步伐的掌握上面,他自酌是没有办法胜过这位“老师的”。但是同样他也知道成年男子和女子。在力气上有绝大的差距,所以他打算使用逼近战略,尽量用近身缠斗消耗对手的力气。

看着夏尔直刺过的这一击,艾格尼丝脸上的笑容还是没有改变,微微向旁边一闪,然后手中的剑向夏尔的腹部划了过去。

夏尔连忙将剑改变了方向,格挡住了这一击,然后顺着剑身向下划了下去。却被艾格尼丝反手压住,然后又退了开。

两剑相交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交鸣。

夏尔当然不会让对方就此脱身。继续提剑刺了上去,一定要以缠斗击败对方。

艾格尼丝不停地以巧妙的步伐和精熟的剑术格挡着夏尔势大力沉的攻击,虽然夏尔的攻势猛烈,但是她的神情却没有任何的不安,好像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其中。

随着剑身地不停碰撞,叮叮当当地声音不绝于耳,犹如不停弹奏的乐曲似的。

月光下,穿着裙子的女性如同舞步一般的剑技,令人目眩神迷。

然而夏尔却没有精神欣赏这样的舞步了,他发现自己反而陷入到了不利状况当中——因为他使用的是不停进攻的方法,却没有压垮对方,反而让自己消耗了大量的气力。

技巧确实超群,他不得不在心里感叹——当年就算学校里的剑术教师,也未必能够躲得过他如此投入的进攻。

为了挽回局面,他不得不收敛了攻势,放慢的脚步,试图微微向后退,以便赢得喘息机会。

“就只能到这种程度而已吗?”姨母的嘲笑落到了他的耳中,然后波纹一般的剑光向他的脖子划了过。在夏尔格挡住了之后,细剑突然又刁钻地向腹部刺去。

夏尔连忙一边格挡一边向后退,他知道现在已经进入了艾格尼丝的节奏。

这种左支右绌的格挡,然后无法抵抗住艾格尼丝的攻势。

终于,夏尔在格挡开刺向自己肋下的一剑之后,然后这剑突然顺着自己的剑身撩了下,眼看就要削中自己的右手。

就是现在!

然而,夏尔此刻却只是感受到一种难言的欣喜。

他用力沉下剑,然后然后用自己最大的力气狠命一绞。

如此重的沉势,让艾格尼丝都难以掌控,一瞬间两把剑都猛地向下沉了下去。

然后,夏尔趁势向前倾,以手掌向艾格尼丝的脖子挥了过去,重重地击向了艾格尼丝的脖子。

虽然这种战法近乎于是耍无赖,将比试变成了街头厮打,完全没有了“贵族比剑的优雅”,但是夏尔此时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为了一场从没有得到过的胜利,他根本就不在乎所谓的优雅。

在艾格尼丝略微惊讶的视线的注视下,夏尔的手掌毫不留情地向她纤细白皙的脖子劈了过去,越越近……

只差这一下了……夏尔的心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狂喜。

然而,就在他的手掌即将打中艾格尼丝的时候,让所有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艾格尼丝放下了手中的剑,然后突然往后仰去。

夏尔这势在必得的一击挥了个空。

然后还没有等他收过身势,仍在后仰中的艾格尼丝抬起了自己的一只脚。

夏尔没有时间为这种舞蹈中的高难度动作而喝彩,几乎是让夏尔难以看清的速度,艾格尼丝重重的一脚踢中了夏尔的腹部。

“噗”得一声,连站在远处的阿尔贝都皱起了眉头,想象着自己好友该承受怎样的痛苦。

如此重重的一击,让夏尔痛得几乎失去了力气,他感到喉头突然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低下头只想呕吐。

然后,艾格尼丝已经恢复了平衡,站在了他的侧面。然后,他就看到了迎面而的白色光线。

但是,他已经不及闪躲了。

洁白的袜子离他的脑袋越越近,越越近……

“砰!”几乎是完美的一击。

就差了这么一点……可恨……就差了这么一点!

在晕眩之前的最后一刻,夏尔脑中只能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我可是说过的啊,你会哭得很厉害……哈哈哈哈!”

在这句话、这声大笑的伴奏之下,脑部受到了重击的夏尔,陷入到了昏迷当中。(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