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九章 解释与质问

第十九章 解释与质问


                

堂兄这无心随意的一问,却在夏尔的心里骤然轰起了极大的波澜。这个名字虽然他并没有听过几次,但是因为印象深刻,所以一直都难以忘记。

“伊泽瑞尔-瓦尔特?怎么回事?”夏尔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怎么你突然问起这个了?”

“看你真是认识这个人咯?”从夏尔的反应看,菲利普断定他没有猜错,“难怪啊……我就说嘛,我爸爸怎么会无缘无故干这种事。”

“老兄,你这样说话说半截可不太好,老实说我根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夏尔又拍了拍菲利普的肩膀,“直接跟我说实话好吗?到底这个人怎么了?”

这时,菲利普感觉夏尔的态度有些不对劲,于是自己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了。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啊,只是我爸爸最近找了个秘书,就是这个人。你也知道,我们家是轻易不会雇不明历的人的,但是奇怪的地方就是,我们家过去从都没有和这个人往过……所以我就想,是不是你推荐过的……夏尔,是这样的吗?”

“当然不是这样了。”夏尔脱口回答。“虽然我确实知道,但是我可从没有向谁推荐过这个人。”

虽然表面上装作十分平静,但是夏尔此刻的心情却颇不平静。

伊泽瑞尔-瓦尔特,这个年轻人到底是怎么和特雷维尔公爵一家又搭上线的呢?而他的堂伯又是怎么想的呢?他陷入到了深深的疑惑当中。

之前和这个青年人见面时他的样貌,和交谈时他漫不经心的态度。渐渐地涌上了夏尔的心头,也让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起。

从之前他就感觉这个人好像很熟悉自己一家人的情况,没想到被自己赶走了之后。这下这个人居然直接跑到了自己堂伯手下当听差——他到底想干什么?

虽然特雷维尔公爵一家可以给自己雇佣的人很高的薪水,对一般人说确实是个值得争取的工作,但是从夏尔之前调查过的情况看,这个年轻人是不缺钱的。那么,他是为什么非要跑过当什么秘书呢?

无论怎么考虑,夏尔都觉得这个人有些心怀不轨。

“不是你推荐的?”这时,他的堂兄开口了。满脸都是好奇,“那就奇怪了啊……爸爸怎么会突然干这种没头绪的事情呢?对了……夏尔,那个人是个怎样的人啊?很严肃古板吗?我听爸爸说。他是打算让这个伊泽瑞尔呆在我的身边监督我的,如果是个死正经,那我可见麻烦了啊……”

“我也不太清楚,我和他往的次数很少。老兄。”夏尔维持着表面上的镇定。低声回答,“总之,你是说,这个叫伊泽瑞尔-瓦尔特的人,现在被你的爸爸雇佣了,然后准备派到你身边?”

“就是这样没错。”菲利普眨了眨眼睛,“当时你在举办舞会的时候,我爸爸还把他也给请了过呢……”

“什么!”夏尔微微睁大了眼睛。

他没有想到。他的堂伯居然暗地里做了这么多古怪的事。

原,在自己当时最为春风得意的一刻。旁边居然有一双眼睛,在冷眼旁观着自己。也许甚至还在暗中嘲笑一无所知的自己。

夏尔想了想,突然觉得有些微微的寒意。

伴随着这股寒意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愤怒。

我不是亲口跟他说过,不要再纠缠我们一家人、离我们远点吗?为什么还要这么不知死活地往上凑?为什么就不能安安静静地消失?这个人是看不起我吗?还是暗地里有什么危险的企图?

花了片刻,夏尔才重新将这股怒气暗自强行压抑下去。

“哦,原是这样啊……我也搞不懂你爸爸在想些什么。”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他的语气里已经有了一种莫名的寒意,“对了,你说那天的舞会他也在场?”

“对啊。”菲利普点了点头。

“那么,他有没有去找过我的妹妹呢?”夏尔压低了声音问,“我当时在忙着和夏洛特一起,可没有注意我妹妹,也没有注意到他。那一晚你不是和她见了面吗?”

“这我可不知道了……见了面之后我们说不了几句话,我就觉得太没意思了,就从她的身边告辞,另外去找了别的女孩子聊天。”菲利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至于之后她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再说了,舞会开始之后大家脸上都戴着面具,我也不知道谁是谁啊……”

“是吗,我知道了。”夏尔轻轻点了点头,脸上十分平静。

接着,他又拍了拍菲利普的肩膀,“老兄,听听你爸爸的话吧,也该收收心了,就算不想娶我妹妹,你这个年纪,迟早不也得结婚的?也不怪他给你找了个秘书,看管住你……”

这种应酬式的场面话下面,到底隐藏了多少冰冷的杀意,当然没有人能够看得出了。

“嘿,怎么连你都跟我说这些大道理了啊?搞得跟我爸爸还有夏洛特似的!难道我们就不能说点儿轻松的事情?”菲利普遗憾地耸了耸肩,“好了,老弟,你说的话我都知道了,我会认真的啊……”

他虽然口中唯唯诺诺,但是话里显然没有多少诚意,看样子还是想和之前那样继续寻欢作乐过下去——不过夏尔并不关心这个问题。

他真正关心的问题是,这个叫伊泽瑞尔-瓦尔特的青年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又到底和自己家有什么关系?

因为没有什么谈兴了,所以草草再聊了几句之后,夏尔同菲利普友好地告别了。然后,他走出了房间,正好在走廊上碰上了夏洛特。

“夏尔,刚才你到哪儿去了?”一看到夏尔,夏洛特就走到了他的旁边,“我可找了你好一会儿呢!”

“没什么,只是和菲利普聊了会儿天而已。”夏尔平静地回答。

“这样啊,菲利普那家伙肯定不会和你说什么正经事,不用管他。”夏洛特直接给自己的哥哥下了一个否定性的评断,然后关切地看着夏尔,“夏尔,时间不早了,要不你去休息一下吧?”

“等会儿再休息吧,我有些事想要找你爸爸谈谈。”夏尔的语气还是平静地可怕,“一些重要的事。”

“发生什么事了吗?夏尔?”夏洛特看着夏尔,脸上也满是惊诧起,“突然这么生气,爸爸又怎么惹你了吗?”

虽然夏尔表面上很平静,但是作为一个和他共同呆了差不多二十年的人,夏洛特当然可以看得出夏尔在平静中所蕴含的惊涛骇浪。

“刚才不还是谈得好好的吗?”眼见夏尔如此表现,夏洛特有些微微惊慌了起,因为她闹不明白夏尔怎么突然就这样发怒了,“怎么突然就这样了?是不是爸爸无意中做错了什么?夏尔,别这样,等下我就去说说他……”

夏洛特连续不断的询问,让夏尔从恼怒当中渐渐恢复了过。

她现在有些茫然失措,眼睛里满是疑惑和惊慌,显然是在害怕自己的未的丈夫和父亲突然闹出什么大矛盾,这样她就太为难了。

我可不能吓着她了啊,这事跟她有什么关系。夏尔心里暗想。

带着这种想法,他缓缓抬起手,抚摸了一下夏洛特微红的脸颊。

“没什么,我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同他问问而已。别担心,没什么大事,我也没有和你们家闹矛盾,为了你,我也不会闹出什么矛盾。”

“是这样的吗?”看到夏尔如此说,夏洛特总算安心了一些,不过还是有点不放心,生怕两个人等下真的吵架。“那么我带你去见爸爸吧,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跟他问,他要是不肯老实回答,我就说他!”

眼见夏洛特执意想要跟着夏尔一起去,夏尔想了想也不再坚持了。

就这样,夏洛特带着夏尔一路到了自己父亲的卧室门口,然后她抬起手就在门口大声敲了起。

“谁啊?”敲门声响起片刻之后,小特雷维尔公爵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显然因为被打搅了而有些不高兴。

“是我啊,爸爸。”夏洛特直接回答。

“我就知道是你,夏洛特……这里还有谁会这样敲我的门呢……”小公爵的语气里,带有宠惯了女儿的父亲所特有的那种无奈,“你就算不这样敲门我也听得到啊!”

“好了,爸爸,别管这个了,快点开门吧。”夏洛特才不管父亲的抱怨,“我和夏尔有事情要找您。”

“什么?夏尔也在?他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里面的声音变得有些惊愕,而且响起了脚步声,“好了,你们进吧。”

他话一落音,卧室的门就被打开了。中年人以一种好奇的视线打量着突然闯过的女儿和准女婿。“你们两个这么气势汹汹地跑过干嘛呢?想要跟爸爸要钱吗?”

“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比钱重要多了,先生。”夏尔朝他点了点头,然后拉着夏洛特直接走了进去。

夏洛特朝爸爸比了个手势,表示“他很生气,小心应付”。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中年人只得摇头叹了口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