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八章 任务与堂兄

第十八章 任务与堂兄


                “国民近卫军?”听到了夏尔的问题之后,小特雷维尔公爵倒并不是感到十分意外,只是和自己的儿子对视了一眼。!“你想问这个做什么呢?”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夏尔意味深长地拖长了音,“最近我听到了一些不太好的风声,所以我打算跟你们确认一下,了解一下民团里面的最新动向。”

“了解最新动向?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夏尔,别跟我们说得这么弯弯绕绕吗,直说吧。”他的堂伯禁不住笑了起,“都已经关起门了,你还做什么政治家的派头。”

“好吧,实际情况就是,我最近听人说,有人在自卫军里面散步一些危险思想……一些对现政权不利的危险思想。”夏尔笑了笑,直接说了出。

“嗯?怎么可能?”小公爵有些疑惑,“现在难道还有人在里面为暴民说话吗?谁啊?”

他的这个反应倒也情有可原——在腥风血雨的1848年6月,镇压了暴民的暴乱之前和之后,国民自卫军进行了数次清洗,早已经将里面的危险分子(也就是激进主义者和共和主义者)剔除了个干净,他难以想象到了现在还会有些漏网之鱼在里面散播邪恶的造反思想。

作为国民自卫军的一位高级军官,小菲利普-德-特雷维尔公爵自然也在清洗危险分子的工作上出了大力。所以,他才对夏尔的话这么惊奇。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夏尔摆了摆手,“我只是在担心,有些人想要利用自卫军对付我们——也就是总统。还有我这一派人。”

听到了夏尔这个明显的回答之后,小公爵有些惊愕地再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你的意思是……?”

“是的,总统和我如今都有些担心,害怕有人利用国民自卫军生事作乱,威胁到……嗯,现有政府的运行。”夏尔点了点头,继续说了下去。“我不是在胡思乱想,根据一些可信的情报,确实有些人在巴黎的驻军和自卫军里面煽动作乱……”

这下他的堂伯明白了。

“你是怀疑我们的司令?”他的目光有些闪烁。好像在猜疑夏尔等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尚加尔涅将军不合你们的胃口了?”

“也不能说我们一定容不下他……只是他需要和我们更加顺畅地合作才行……”夏尔仍旧微笑着,“否则,从目前的情况看。怎么样都是令人担忧的。”

“哦……”小公爵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声。“夏尔。我一直只在自卫军里面呆着所以不大清楚,尚加尔涅将军现在真的有那么桀骜不驯吗?”

“何止桀骜不驯?他根本不听从我们的任何建议,那么是客客气气的商讨。”夏尔摇了摇头,“既然他拒绝了我们递过去的橄榄枝,那么就只好接受我们递过去的白手套了——一个国家,政令不通的情况是不可容忍的,他必须明白现在到底谁在做主。”

这个再明显不过的表示,让他的堂伯明白了。波拿巴分子除掉尚加尔涅将军及其支持者的决心已经是不可动摇的了。

“那么你们需要我们做什么呢?”

“你们先不要动,在里面耐心收集他们现在的动向。尤其是要看着那些军官们,看看到底哪些人铁心了跟我们过不去,哪些人只是随便附和而已,这对我们很重要,因为我们不可能把所有人统统都清除……”

也就是说,如果操作得当的话,特雷维尔家族可以在之后注定要到的新一次清洗当中保住很大一批人,并且得到他们的感激——当然,也可以得到大笔的金钱。

得到了这个几乎是露骨的暗示之后,小公爵的眼睛亮了起。

“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呢?”

“现在还不能着急,我们得慢点。”夏尔的语气仍旧平稳舒缓,“您先做好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吧。”

“好的好的。”小公爵连连点头,“我会密切注意自卫军里面的动向的,如果真的有什么人打算发动叛乱,我们随时都会报告给你们。”

“好的,那就交给您去办了。”

夏尔说完了之后,朝旁边的夏洛特笑了笑,表示自己已经把事情说完了。

说实话,在路易-波拿巴和他的心腹们眼里,并不担心真的有人从自卫军里面反动叛乱,因为他们都明白,只要正规军不出动,实质上是民团的国民自卫军是难以仅靠自己发动军事行动的。

关键是要保证正规军服从波拿巴——这是唯一要紧的工作。所以,他们把盯紧自卫军的工作交给其他非核心的支持者也可以少费点神。

“夏尔,现在我看也不用太着急,路易-菲利普那条老狗现在既然即将死去,奥尔良派的支持者们暂时也会陷入到混乱当中,他们现在不会有闲暇闹什么大事,你们大可以从容对付他们,所以你也不用那么伤脑筋……”夏洛特一边笑着安慰夏尔,一边递过了自己的手绢,示意夏尔擦擦自己头上的汗,“至少今晚好好休息下吧?我看你好像很疲惫的样子。”

“谢谢。”夏尔向夏洛特笑了笑,然后接过了手绢。

“嗯,要不今晚就在这边休息下吧?”堂伯父附和了女儿的说法,然后突然看向了旁边的儿子,“菲利普,你这样老是东游西荡的也不是办法,最近我这么忙,你干脆也到国民自卫军里帮忙吧?”

虽然语气里是询问,但是父亲的眼神里明显透着一股不容置疑,所以菲利普连忙点头答应了。

“好的,爸爸。”

………………

和公爵一家商谈完了之后,夏尔趁着仆人前收拾的空档,跟在菲利普后面,走进了客厅旁边的一间吸烟室里面。

“菲利普,你有什么事情叫我吗?”夏尔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堂兄。

“嗯,我是跟你道个歉的。”菲利普耸了耸肩。

“道歉?”夏尔有些奇怪。“有什么要跟我道歉的吗?”

站在他对面的菲利普,穿着一件黑色的燕尾服,打着漂亮的蓝色领结,收拾得潇洒而又不失体面,他的笑容从容而又温和,再加上脸上那种总是满不在乎的神气,俨然就像一个年轻版的父亲。显然,他平常肯定也是一个爱说俏皮话和开玩笑的人,那种欢快兔脱的神气太过于鲜明了,和阿尔贝简直一模一样。

他们小时候虽然往并不密切,不过菲利普当时夏尔倒也还算是友好,也并不干涉他和夏洛特的往。

“也没什么……只是我想告诉你,恐怕我和你妹妹的婚事是办不成了……”他看上去有些窘迫,脸上的笑容都变得有些干涩了,“我们两个志趣不大相投……”

“嗯?”夏尔仍旧有些不明白,只是心里却突然涌出一股暗喜。“这话怎么说?”

“哎……这事可真是难讲啊,我该怎么说呢……”堂兄叹了口气,“总之,我不是说你妹妹不漂亮,实际上我觉得她非常漂亮。只是,和她见了几次,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完全谈不到一块儿去,她太严肃正经了,老是看都不看我,也不搭我的腔,让我感觉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要谈画画吧,可是我完全不懂、也没兴趣啊?总之,我们总是说不了几句就完全没话讲了,这可让人难受极了。你说如果我们这样呆几十年,那岂不是要把人逼疯?这事儿还是算了吧……”

菲利普一脸无奈地向夏尔倒着苦水,“再有一个,老弟,你可太让我难受了……”

“我?我又怎么了?”

“你还怎么?”他抬起手,重重地拍了拍夏尔的肩膀,“你没事搞得这么大本领做什么?样样都做得,现在还爬上了那么高的位置,搞得父亲和爷爷天天拿你做例子鞭策我,催着要我赶紧上进,就连夏洛特也几次说我!可是除了你这个怪人之外,大家不都是这样吗?凭什么一定就要我做那些?今天爸爸都打算把我扔进自卫军了,说是一定要我为家族做点事……你说这个该不该怪你?”

“老兄,这也怪不了我吧?到了你我这个年纪,也不能成天只想着玩了吧?总得为家里做点事才好……”夏尔这才回过神,也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好吧好吧,既然你父亲都已经下令了,那就好好听着吧。”

他根本不想结婚,只想着再寻欢作乐几年。

同时,他放弃了娶自己妹妹的机会,但看上去他倒是并不觉得可惜。

真是个有眼无珠的笨蛋。夏尔忍不住在心里嘲笑了起。“至于婚事的事情,既然你不肯,她也不肯,那我们干脆就一笔勾销权当没这回事了吧?反正也不是你们非要走在一起不可。”

“就是这话嘛!”菲利普附和了一句。回头你就跟我爷爷说吧,那样我就可以有个交代了……”

“嗯,我会的。”夏尔严肃地向自己的堂兄做出了保证。

眼见心事了了,菲利普松了口气。

“到时候我请你好好喝一顿!”

突然,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又抬起头看着夏尔,“对了,夏尔,你认识个叫伊泽瑞尔-瓦尔特的人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