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章 如释重负

第二十章 如释重负


                

似乎是被夏尔的态度给惊到了,他的堂伯父意外地配合,直接就让夏尔和夏洛特走了进去,然后他才小心地关上了门,然后示意两个人都坐到自己的书桌旁边。

因为还没有到就寝的时间,所以他身上还是穿着刚才的便服,倒也省了重新换了衣服的事。房间里也只有他们三个人,夏洛特的母亲并不在这里——因为他们夫妇一向都是分房而居的。

“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啊,夏尔?”他探询地看着夏尔,然后自己也坐了下。“这么大大咧咧地闯进,到底是为了什么啊,你们?”

“刚才我和菲利普聊了聊,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夏尔的表情还是十分冷峻,目光一直都放在书桌上,并不和他对视。“所以我想过跟您求证一下。”

“那个混账小子!”一听到这个,小特雷维尔公爵以为是菲利普刚才对夏尔不敬,惹怒了夏尔,马上嚷了起,“他跟你说了什么蠢话吗?别放到心里去,回头我就教训他,夏尔……”

“不,不是这个,菲利普和我很谈得,您不用担心。”夏尔摇了摇头,然后又重复了一遍,“我只是想要跟您求证一件事而已……”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怎么搞得这么凝重啊,夏尔?”因为觉察到有些不对劲,小公爵终于也变得严肃了起,

“您是不是最近雇佣了一个名字叫做伊泽瑞尔-瓦尔特的年轻人?”夏尔不想拖延时间,所以直接就问了出。

一听到夏尔的问题。小公爵的眼睛微微睁大了,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显然是十分惊愕。

嗯。看是真的了,夏尔在心里暗暗确认,然后一股怒气不期然间从心头升起。

我给过你机会的。他心里暗想,就连拳头都紧紧地握了起。

他之所以这么恼怒,第一是为了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另一个原因是,到了如今,他很难容忍别人不把自己的话当回事了。

“夏尔。你认识他吗?”沉默了片刻之后,小特雷维尔公爵低声问夏尔。

“算是……认识吧,不过不熟。也不算朋友。”夏尔一字一顿地说,“重要的不是我这边,而是您这边,他是谁?”

“他就是他啊。”堂伯父有些疑惑地回答。“怎么。夏尔,以前你们往过?他得罪过你?”

夏尔当然不想将自己家的那些秘辛就这样都抖落出了,哪怕对面的人是如此的至亲。

“这个问题以后再谈,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您要聘用他呢?您认识他吗?什么时候认识呢?他是什么人呢?”

“就算你一直这么问,我也没法回答啊……”中年人苦笑了起,“老实说,就在一个月前。我都不认识这个人……”

“啊?爸爸,这是怎么回事?”他这个回答。让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夏洛特也迷惑了,“既然不认识也不知道历,那么为什么还要雇佣他呢?我们家现在这么缺人吗?”

在夏尔和夏洛特的注视下,中年人却陷入到了意外的沉默当中,一直都不做声,低着头好像在想什么心事一样。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决定先不说话,等着他把事情说明白。

过了不知道多久,小公爵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缓缓地抬起头,看着旁边的女儿和准女婿。

“虽然不认识,但是,对历的话,我还是稍微知道一点的……不过,夏尔,你真的有那么需要知道吗?”

他的这种态度,让夏尔心里不禁也有了一些微妙的感觉,不过因为事关重大,所以他还是硬起头点了点头。“这十分重要,请告诉我吧。”

“那么,你们两个要答应我,对我接下要说的事情绝对要守口如瓶,绝对绝对不能再告诉其他人……”小公爵的声音十分低沉,想已经带上了某些觉悟,“因为,这事关一个人的名誉,你们能答应我吗?”

小特雷维尔公爵如此郑重其事的态度,让夏尔和夏洛特愈发感到疑惑了,他们再度对视一眼之后,达成了默契。

“嗯,好吧,我可以答应您,绝不对外声张。”夏尔点了点头,“我不是一个喜欢饶舌的人,而且也不喜欢干涉别人的事,但是这次是牵涉到我了,所以我不得不过问一下,也请您谅解。”

“这样就好。”中年人长叹了口气,显然对女儿和准女婿已经无可奈何了,“那好吧,我就跟你们都说了吧……其实这事儿还得从一个多月之前说起……”说到这里时,他有沉默了,好像在踌躇到底应该怎么说一样。

“好啦,别卖关子了,爸爸,快点跟我说吧。”似乎是已经被激起了好奇心,夏洛特忍不住开始催促起父亲,“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呀?”

“哎,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收到了一封信……”她的父亲轻轻摇了摇头,“是卡迪央王妃寄过的。”

“卡迪央王妃?!”这下连夏尔都不由得陷入到了惊愕当中。

“信上说了什么?爸爸?”夏洛特立刻追问。

自从在吉维尼见了面,并且倾谈了一番之后,夏洛特对那位王妃倒也有些敬重,因此愈发好奇了起。

“那封信……怎么说呢,除了一些叙旧话和客套话之外,只说了一件事,就是想让我帮帮她儿子……你们都知道的吧?自从卡迪央亲王过世之后,卡迪央家族现在已经绝嗣了,没有人能够继承王位。所以,我当时很震惊,真的很震惊。”

夏尔和夏洛特面面相觑,虽然之前两个人就猜测过卡迪央王妃应该有个私生子,但是没想到这个猜测居然是真的,而且是以这么奇怪的方式被证实了。

“我说得不是什么夸张的话,我真的很震惊,你们当时根本无法体会到我震惊!”小公爵又强调了几遍,描绘自己当时的心情,“如果不是看到了那个笔迹和签名,我真的不敢相信信上面说的任何一个字!”

“也就是说,王妃要您照顾一下自己的私生子?”夏洛特低声问。

“是,就是这样。一开始我完全不敢相信,但是……最后还是不得不接受了现实,”中年人长叹了口气,“这个现实就是,年轻的时候所崇拜和仰慕的女人,在你步入中年之后突然写信告诉你她有一个私生的儿子,还请你照顾他……我真的不想让你们也有机会体会一下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夏尔看着唉声叹气的堂伯,心里则觉得豁然开朗。

“也就是,那个伊泽瑞尔-瓦尔特先生,其实就是卡迪央王妃的私生子。”

“对,就是这样。”小公爵点了点头,“王妃恳请我,念在旧日情谊的份上,照顾一下这个年轻人,让他慢慢出头,有个能够在社会立足的身份。”

“这是什么意思?”夏洛特有些不解。

“这个意思还不明白吗?她想让我带着这个年轻人,让他出人头地,以后当个小官儿或者外交官,然后她再将自己大部分财产慢慢地暗地里转移给他,免得到时候落到某些远亲手里。”小公爵叹了口气,脸上难得地出现了一丝惆怅,“在信里,她说她感觉自己年纪大了,所以一个劲地恳求我抓紧时间帮忙,那言辞哀婉凄切极了,看得我心疼得想要掉眼泪……你们说,她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不答应这点要求吗?”

“你们男人就爱吃这套,只要说几句软话就什么都肯答应。”夏洛特突然横了夏尔一眼,显然不止是在说父亲。“我算是看透你们了。”

“别这么说啊夏洛特,这就是我们的风度!”她的父亲苦笑了一下,“总之,我答应了她的请求,然后把那个年轻人叫了过,见了面之后就雇佣了他,准备以后提携提携吧。”

原如此,夏尔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虽然初听的时候有些震惊,但是仔细一想的话,王妃这样做倒也不算离奇,特雷维尔家族现在财雄势大,王妃将自己的私生子托付给自己堂伯,应该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了。

另外,既然那个年轻人是卡迪央王妃的私生子,现在又在仰仗小特雷维尔公爵的恩惠和帮助,应该不至于会对他们一家有什么威胁,所以夏尔暗暗地也放心下了不少。

也许,当初那番接近自己一家的作为,只是因为这个年轻人的好奇心而已?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没事了。”考虑了片刻之后,夏尔点了点头,“好吧,先生,对您的侠义风度我无可置评,也不想干涉,看刚才只是我白白担心了,现在没事了。另外,您也可以放心,这些东西我是绝不会跟任何一个人说的。”

“嗯,那就好,我刚才还深怕那个人得罪了你呢。”小公爵看上去也松了口气,“如果那样的话,那就只好把承诺放在一边,辞退他了。”

“看上去不用那么多做了,只是我白白担心。”夏尔耸了耸肩。

“对了,那位私生子的父亲是谁呢?”夏洛特突然问了一句。

她的父亲皱了皱眉头,然后垂下了视线。

“我不知道,她没说,我也没问。”(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