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一章 自己人

第十一章 自己人


                “德-特雷维尔先生,您到底想怎么样!”

在夏尔位于陆军部的办公室当中,阿历克斯-德-罗特列克子爵皱着眉头,冷冷地看着夏尔。

和昨晚的装束相比,他已经换下了繁丽的裙装,重新换上了军服,虽然还是身形纤瘦,但是整个人看上去并没有多少阴柔之气。同时,他眉宇间的傲慢和冷漠却是一如既往。

从他双眼中的血丝看,他昨晚肯定一宿未眠,但是即使在这个时刻,他也仍旧没有精神崩溃,在得到了夏尔的召唤之后马上就跑了过。

在这凌厉的视线的注视下,夏尔忍不住摸了摸放在办公桌下面的枪——虽然明知道对方不至于蠢到在这里直接动手,而且身上也没有带武器的样子,但是他仍旧下意识地先给自己寻找了武器。

手中冰冷的触感,给他带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也对,在这里他不敢。

重新镇定了下的他,将手枪重新放回到了抽屉里面。

然后,他抬起头,微笑地看着对方。

“只是找你商谈一下而已。”

接着,不等对方回话,他就站了起,作出了一个手势,然后带着罗特列克子爵重新那一天他们交谈时所坐的位置上。

“今天我们试试别的地方的茶怎么样?”他笑着问。

“随便,我不太在意这个问题。”因为明知道夏尔是在有意激怒他,所以罗特列克子爵勉强保持着冷静。“我只是想问问您,到底想做什么?”

“在此之前,您不应该改变一下对我的态度吗?先生?”夏尔冷笑了起。“对于手握着如此重要把柄的我,您居然胆敢如此不尊敬,难道您是想要试探一下我耐心的底线吗?”

罗特列克子爵睁大了眼睛,拳头也紧紧地握了起,显然恼怒已经到了极点。

但是,理智片刻之后还是战胜了狂怒,他只得听从了夏尔的建议。坐到了夏尔对面的位置,只是这一次他,再没有心情从茶壶中倒茶了。

“好吧。我承认我因为一时不慎,以至于被您把握住了把柄,”他紧紧地盯着夏尔,“那么您直说吧。您想叫我做什么?为路易-波拿巴服务吗?”

“如果我这么要求呢?”夏尔反问。

“我可以接受。”罗特列克子爵直接了当地说。“这样您应该满意了吧?”

“哦?居然这么容易就接受了啊?看昨晚没有白白失眠呢。”夏尔略带恶意地又嘲讽了一句。

然后,不等对方发作,他又重新敛去了笑容,“不过,既然您已经想通了,那就好办了。没错,我希望您能够加入到我们的党派当中,为帝国的复兴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不用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吧?最后还不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子爵冷冷地说。“总之。我们现在就是在做交易吧?您不将这件事抖露出去,我就暗中同你们合作。对吧?”

“对的。”夏尔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现在就是同党了。”罗特列克子爵仍旧皱着眉头,“既然是同党,而且知道我有利用价值,那么您也不能对我催得太紧,我只是一个位卑职低的小官员而已,大事我也做不了。”

“当然了,我们不会强行让您去做您办不到的事情。”夏尔带着笑容,给两个人的茶杯都倒上了茶,“不过,先生,您似乎也不用对自己这么谦虚吧?谁不知道您如今前途无量?”

“那您想怎么样?”对方反问。

“嗯,暂时我们也不需要您做什么,反正我们还有时间。”夏尔点了点头,然后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不过我有一个私人的请求。”

“什么请求?”罗特列克子爵一听就感觉心里有些不妙。

“我有几个朋友,以前跟我在国民自卫军里面混过,如今都呆在军队里面。”夏尔重新放下了茶杯,镇定地看着对方,“既然我好不容易到了这里,我总该想点什么办法照顾一下他们吧?我想,既然处在那么机要的位置上,您应该是有办法帮助他们的。”

罗特列克子爵眉头皱得更加紧了,但是夏尔饱含微笑的视线让他明白,这个要求不容他拒绝。

“好吧,等下您把名单给我,我尽量帮一帮。”片刻之后,他无奈地点了点头。

“谢谢。”

“我不需要您的感谢,这是一种侮辱。”罗特列克子爵恨恨地回答。

接着,他小声咕哝了一句。“但愿我不至于成为您野心的陪葬品。”

“什么意思?”

“特雷维尔先生,我们开诚布公地说吧,虽然现在我十分讨厌您,但是我仍旧认为您是一个极有才华、因而也极有野心的人。这样的人,据我的理解,是不会只做一个盲从者的,”罗特列克子爵一脸的凝重和烦闷,“既然这样,我想,您肯定不会只想着怎么帮助波拿巴,您真正想着的是自己!结果果然如此!”

接着,他颓然又叹了口气,“但我却和这样的人绑在了一起,这简直……让人作呕!”

夏尔搞不清对方到底是在夸奖还是在贬损自己,不过他都无所谓,他只是仍旧微笑着。

“您这样说可就说得太过分了,我很遗憾。”他将茶杯中的茶一饮而尽,“其实,我是一个很随和的人,和我相处久了您就会知道的。”

………………

“先生,现在该您去见特雷维尔先生了。”不知道在侯见室里面等待了多久之后,吕西安终于等到了一位前引见自己的秘书,“请跟我吧。”

“谢谢。”带着一种如释重负后的轻松感。吕西安站了起。

借了一个由头陆军部办完了公务之后,他是特意求见夏尔的。然而虽然递上了夏尔的名片,但是秘书告诉他对方现在正在会客。所以他仍旧只得在外面等待,好一会儿之后才能够得以求见对方。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平素里那个和和气气的夏尔到底和自己有多大的差距,也才知道“飞黄腾达”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只有亲眼见到一个人在发达前后的区别之后,旁观者才能感受到这些东西。

不过,当秘书将他带进了那间办公室之后,他就抛下了心中的这些杂念。严肃地看着坐在对面办公桌后面、正在一份文件上面签名的年轻人,笔直地行了个军礼。

不管对方平时怎么平易近人,他现在也依旧是一个自己必须要致以敬意的高官显宦。他已经理解了这一点。

“特雷维尔先生,我了。”

“哦,吕西安!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拘束了啊!”夏尔看着吕西安严肃规整的动作,不由得有些哑然失笑。“是不是他们叮嘱了你什么?别放在心上。我们是朋友,你怎么能搞成这样呢?都让我有些不自在了。”

“先生,现在是正式的场合,我想我应该正式一点。”吕西安有些踌躇,“毕竟,您是……”

“我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希望你这样对我。”夏尔笑着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招呼吕西安走了过。“我的朋友,看你的样子。现在应该还过得不错。朱莉现在怎么样?玛蒂尔达呢?”

“朱莉现在很好,谢谢你的关心。玛蒂尔达……”虽然吕西安知道对方指的是自己的女儿,但是心里总是忍不住突然产生了一些怪异感。“嗯,玛蒂尔达现在也很好,十分健康。”

“那就太好了,我的朋友。”夏尔点了点头,然后做了个手势请吕西安坐下,“今天怎么有空跑到我这儿啦?”

“我是办理一些公务的,顺便才过看看你。”吕西安点了点头,犹豫了一瞬之后,他又加上了一句,“朱莉也要我转达一下对你的问候。”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夏尔有些喜出望外,“她现在不生我的气了吗?”

“嗯……”吕西安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点了点头,“她现在不生气了,所以才让我跟你问好。”

夏尔盯着吕西安,片刻之后,忍不住大笑了起。

“哈哈哈哈,老兄,不是我说你啊,你真是太不擅长于说谎了!这不是一眼就能看出吗?果然她还在生我的气吧?”他一边笑着,一边喝了一口水,“不过,这样也好,朱莉应该也是明白的,所以叫你这样说——她知道我们喜欢看到老实人……”

吕西安不知道夏尔为什么这么高兴,只好先任由他笑完。“夏尔,好吧,我确实该跟你说实话,朱莉现在还是对你有些生气。不过,其实也是很正常吧,毕竟她和玛蒂尔达感情那么深?”

“怎么,她连这个都跟你说过了吗?”夏尔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抬起头盯着吕西安。

这凌厉的视线,让吕西安心里有些不自在,但他还是镇定地点了点头,“嗯,是的,她已经跟我说了,但是也仅限于我而已。你放心,我也不会再去告诉其他任何人。”

“那就好。”夏尔收回了视线,虽然表情没变,但是吕西安明显感觉到对方松了口气。

出于对朋友的关切,他还是忍不住规劝了一句。

“夏尔,我知道你没有强迫和诱骗过玛蒂尔达,你们的事情我也没什么权利过问,但是……但是我始终觉得这样不是特别好。想想看,你有你的光辉前程,还有一个那样的未婚妻;玛蒂尔达也有自己的前程,你们何必这样把自己的名誉和前途置于危险当中呢?这样太冒险了……你是一个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在这种事情上犯错呢?”

“因为乐趣自在其中。”夏尔有些生硬地回答,然后马上反问了对方,“难道你今天特意跑过,就是为了规劝我离开玛蒂尔达吗?”

“呃……不……不是这样,我只是顺便说一下这个而已。”似乎是明白夏尔的决心已定,不想再听自己的建议,吕西安只好不再纠缠这个话题。

他倒是也能够理解对方的想法——虽然他从未想过背叛自己的妻子,但是贵族偷情在这个国度并不算稀奇事,况且又是玛蒂尔达那样一个聪明可爱的女孩子。

不过,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当初又不去向玛蒂尔达求婚呢?吕西安忍不住在心里问,这些人还真是令人难以理解。

他定了定神,重新开了口。“我这里,就是想要想你报告一些事情的,一些我所处的部队的事情。”

“哦?”夏尔饶有兴致地打量起了对方。“什么事情呢?”

“你也知道,我现在在第一师任职,虽然因为刚刚过去不到一年的缘故,不认识太多的人,但是我隐隐约约也听到了一些……嗯,一些不太好的风声。”

因为事情牵涉到了同僚,吕西安刚开始还有些犹豫,但是很快他就抛却了那些杂念。

“没错,我就是想说,在有些部队当中,对政府的藐视和目无法纪的观念正如同野火般滋长,这是一些人有目的的引导的结果,他们看上去是想要煽动大家反对政府。有一些人甚至公然宣传,要大家联合起,为了祖国打倒总统……”

接着,吕西安将自己最近碰到的一些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夏尔。

“也就是说,现在在巴黎的卫戍部队当中,有些人——包括一些军官——正在串联,阴谋反对总统和政府?”听完了之后,夏尔得出了结论,他的表情已经十分凝重了。

“虽然我不想说得这么严重,但是确实有不少这样的苗头,值得认真对待。”吕西安回答。

“认真对待!没错,我们现在缺少的就是认真对待!”夏尔点了点头,有些厌恶地皱着眉头,“我就知道,尚加尔涅将军对总统十分不敬,没想到居然会这么迫不及待!好嘛,我们迟早要把他的人统统清洗一遍!”

怒吼了片刻之后,夏尔重新恢复了平静,微笑地看着吕西安。“吕西安,谢谢你,你给我报告的情况非常重要,我会转告给总统的。同时,还请你在之后继续密切注意一下,看看哪些人可靠哪些人不可靠,我们迟早得跟他们算算账!”

“我会的,夏尔。”吕西安点了点头,然后诚恳地看着夏尔。“夏尔,你和你的爷爷,你们特雷维尔一家对我有过如此多的恩惠,我是会尽力报答的。”

“我就知道,你一直是自己人。”夏尔感动地走到了吕西安的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