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七章 弹冠相庆

第十七章 弹冠相庆


                当芙兰还在同自己的爷爷一起欣赏歌剧的时候,她的兄长此时却呆在他的未婚妻夏洛特的卧室当中,同她最为憎恶的人呆在一起。{

他是今晚特意过拜访的,带着自己刚刚收到的东西,转赠给夏洛特作为礼物。

“夏尔,这些珍珠真的太好看了!”

脱下了手套之后的夏洛特,喜不自胜地将小匣子里的黑色珍珠给拿了出,小心地一粒粒地把玩着,在明亮的烛光下,这些黑珍珠反射着幽暗的光线,好像是染上了一层银色的表面一般。

这些珍珠,都是她的那位在马赛的远亲亨利-德-拉格什-特雷维尔先生给依照诺言,拜托在经过南太平洋的海军里的朋友给弄过的,以作为她和夏尔为自己帮忙的答谢礼。

夏洛特仔细地欣赏着这些从远在天涯海角的地方弄过珍珠,越看越是爱不释手。

“多漂亮啊!我一定要把它们做成项链,到时候肯定会让大家都觉得眼前一亮的!你说是吗?夏尔?”

然而,等了片刻之后,她发现夏尔还是没有回答,她转头看了过去,发现夏尔正在皱眉凝思,好像很出神地在想着什么心事。

“夏尔?”她不由得再问了一次。

“哦,”夏尔这才回过神,连忙用笑容掩饰过了尴尬,“很好看,非常好看……”

“夏尔,你怎么了?今天这么奇怪……”夏洛特有些惊奇地看着夏尔,“发生了什么吗?”

夏尔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我没什么,只是最近的工作太忙,所以有些……有些集中不起精神而已。”

“哎。我可怜的朋友!”听到了夏尔的解释之后,夏洛特忍不住为夏尔叹息了一声,然后靠到了夏尔的怀中,“你可不要太投入,把自己给累坏了啊。”

夏尔没有再说话,只是轻轻抚摸着夏洛特的脸。

哎,夏洛特。真是抱歉。他在心里暗叹。

他刚才那么心不在焉,其实并不是在想什么工作上的事情,而是突然想到了玛蒂尔达——在闲下的时候。突然想到玛蒂尔达,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种奇怪的状态,夏尔自己也感到有些暗暗心惊。

让他心惊的不仅仅是对夏洛特的负罪感(虽然内心深处确实有一点),更让他感到难以置信的事情是。他感觉自己似乎真的对玛蒂尔达产生了一些迷恋。

不。这样绝对不行。他再一次地告诉自己。

也许有些人喜欢那种陷入热恋中的状态,但是夏尔却完全不同——他不喜欢那种不能完全掌控自己的境况,他也讨厌这种“落入他人网中”的感觉。为了给生活增加一点别样的乐趣,他愿意给自己找点刺激,但要是沉迷到了其中无法自拔——那可就绝对不行。

况且,再怎么说,玛蒂尔达也并非完全是他一个人的附属品,也会有自己的其他思想和追求。如果陷入了完全的迷恋的话,那到时候两个人或者两家人真的起了冲突的话该怎么办?

也正是因为如此。像这种经常会不自觉地就想到玛蒂尔达的情况,在夏尔看是难以接受的。

“夏尔,现在好点了吗?要不要喝点酒?”夏洛特眼见夏尔还是有些神思不属,心里就还是有些担心,“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在这里休息休息吧,我让他们都等等……”

“不用,谢谢你的关心。”夏尔摇了摇头,然后轻轻地抚弄了夏洛特的脸。

因为年岁尚轻而且精心保养的缘故,夏洛特的肌肤十分滑嫩,简直犹如是孩提时代一样——天晓得这位公爵小姐为此花出了多少代价!

“别这样啊!”这种亲昵动作,让夏洛特微微感觉有些尴尬了,脸上也有些发烫起,她想拿手拨开夏尔的手,但是却没有用上太大的力气。

她这种欲拒还迎的态度,使得夏尔突然感觉心头一阵兴奋,忍不住揽在怀中俯下头亲吻住了夏洛特的樱红色的嘴唇。

要治疗“玛蒂尔达病”的话,身边似乎也不是没有特效药嘛,而且还是合法的……在两人绵长的亲吻当中,夏尔心中暗想。

良久之后,两个人的唇才慢慢分开。

直到这时夏洛特才睁开自己的眼睛,一边草草地收拾自己刚刚被弄得有些凌乱的衣裙,一边满不高兴地看着夏尔,“你真是瞎胡闹,大家都在等着呢!”

“那就让他们等等呗。”夏尔随意耸了耸肩。

“什么话!都是我们的长辈,怎么能够这么不尊重呢?走吧走吧!”夏洛特横了夏尔一眼,然后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好像刚才那个说‘你要是不舒服就干脆让他们等等吧’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接着,夏洛特将夏尔刚刚转送给自己的礼物小心地放到了梳妆台的抽屉里面,然后带着他离开了自己的卧室。

………………

当夏尔同夏洛特一起到了特雷维尔公爵府上的客厅时,他的堂伯——也许也该说是未的岳父——小特雷维尔公爵早已经坐在那里了。

“哦,我们等了这么久,总算折腾完了啊,两位陛下?”一看到两个年轻人出现了之后,似乎是为了发泄自己等候了一会儿的不满,小公爵夸张地喊叫了起,语调十分夸张。

“如果不是夏洛特一个劲儿催我,我还不愿意这么快呢!”夏尔冷漠地回应了他的调侃。

“爸爸,少说些怪话好吗?都已经这把年纪了,还老是这样……”夏洛特也一脸不满地斜睨着自己的父亲,“我刚刚可不记得你等了多久啊?”

“怎么?靠山了就想顶撞父亲了吗?还没有嫁过去呢就这样……”小公爵一脸的沉痛。

“不用你管。”夏洛特狠狠地看着对方。

因为在场的人都是自家亲戚的缘故,所以夏洛特父女一个个都扔下了平日里那副温文尔雅的架子,有一句没一句地吵了起。

夏尔并没有参与到这种争吵当中,他知道,这对父女只是用这种方式表达互相之间的关心和爱护而已。

他往旁边看去,马上发现在小公爵的旁边坐着的人,是自己的堂兄菲利普——也就是这位堂兄,差点成为了自己妹夫。也许是因为同支血裔的关系,他和夏尔的面部轮廓十分相似——同样留着金色的短发,而且五官端正。不过,他的棱角要更加深一些,而且也许是因为常年寻欢作乐的缘故,他的脸比夏尔要更加苍白许多。

“夏尔,晚上好。”发现了夏尔的视线之后,菲利普朝他打了个招呼。

“晚上好,菲利普。”夏尔连忙也回应了一句。

打了招呼之后,菲利普突然暗暗地给他打了一个‘等下我有事情要和你聊一聊’的手势,然后别开了视线,夏尔也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然后重新看向了小特雷维尔公爵。

“夏尔,你今天是有什么事情要拜托我吗?突然就跑过了。”和自己的女儿互相嘲讽了一会儿之后,小公爵同样也看向了夏尔,“平常可没见你这么殷勤啊。”

“嗯,确实是有些事。”夏尔点了点头,“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在那之前,我先跟你说一个好消息吧……”小公爵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神秘。“我敢肯定,你听了之后会很开心的,会和我们一样开心。”

“嗯,请说吧。”夏尔做出了一个手势。

在装腔作势地清了清嗓子之后,小公爵以一种兴致盎然的语气说了出。

“根据我们刚刚从英国得到的消息,我们的路易-菲利普-德-奥尔良陛下,现在已经陷入到了垂危的病境当中,据多位前去诊治的医生推断,这位可怜的国王现在已经无药可治了,而且恐怕熬不过这个夏天……哈哈,在让他失去王位并且流亡之后,上帝看终于打算给他最后一击了,太好了!”

随着父亲的笑声,他的儿子和女儿也不禁一起笑了起,几乎无法掩饰自己心中的喜悦。

在那些抱持正统主义贵族当中,对路易-菲利普的滔天恨意,不知道有多么深刻啊!

不过,夏尔倒显得镇定许多。

“哦,这倒也很正常吧,到了他这个年纪了,什么时候死去都不奇怪。”

这个结果他并不意外,按照历史,路易-菲利普国王在流亡英国之后,死于1850年8月26日,确实是熬不过这个夏天的。

“如果没有失去权力,他大概还能多活几年,西克斯特不也在成为教皇之后多活了几年吗?上帝保佑我们赶跑了他,然后让他孤零零地死在英国!”夏洛特冷冷地说,“夏尔,这是他应得的报应!我只恨自己无法亲眼看见这条老狗的死去!”

【指西克斯特五世(1520—1590),罗马教皇。据说在被选为教皇之前,这位主教老态龙钟而且体弱多病,走路都离不开拐杖,但是在六十五岁被选为教皇后,他精神突然变得十分饱满,走路健步如飞。】

夏尔没有再说什么,任由公爵一家人欢声笑语地迎接这个喜讯。

直到他们笑够了之后,他才对小公爵重新开口。

“我今天过,就是想跟你谈一谈国民自卫军的问题。”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