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六章 落荒而逃

第十六章 落荒而逃


                

尽管事先已经做了不少的心理准备,当看清第一位访者的时候,芙兰还是忍不住大吃了一惊。这位访者实在已经出乎了她的预料。

“殿下?”她忍不住惊呼了出。

没错,这位访者就是她曾在吉维尼的乡间所遇到过的隐居者卡迪央王妃。

先不提这种场合下的尴尬,但是她出现在这里本身,就让芙兰觉得有些难以想象。虽然只见过一次,但是芙兰在自己的印象当中觉得对方确实已经淡薄了名利和虚华,而且已经习惯了乡间的隐居生活,应该不会轻易再跑回才对。

相较于芙兰的惊愕,王妃倒是轻松随意得多,她看着还在呆立着的芙兰,忍不住轻笑了出。“怎么,特雷维尔小姐,您不欢迎我吗?”

芙兰终于清醒了过,连忙对自己的“救命恩人”施了施礼。

“抱歉,夫人……我只是一下子有些惊讶而已,您千万不要生气……快进吧!”

“没有生气啊,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孩子。”王妃仍旧笑着,缓步走了进,“你刚才只是觉得很震惊吧,居然还能在这个城市里看见我……”

芙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谢谢您的宽宏大量……”

趁着对话的功夫,她仔细打量了一下王妃。

她穿着包裹着全身的黑色呢绒裙子,头上还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但是眼尖的芙兰能够发现她的两鬓已经有些发白。在这身黑色装束的衬托下。她密布着细细的皱纹的脸,显得愈发的苍白了,再配合上纤细的身形。在包厢中略显黯淡的烛光的映衬下,简直犹如刚刚飘进的幽灵一样。

暗暗仔细打量一番之后,芙兰心里有些咂舌。

王妃今晚的装束有些……怎么说呢……倒不是有什么不对,只是过于保守,简直就像是她在小说和戏剧里看见的孀妇一样。虽然王妃本人倒也算是这样没错,但是如今这个年代还有哪个寡妇是经常这样打扮出门的呢?难道是在乡间幽居了多年,结果已经跟不上时尚潮流的缘故吗?

暗暗压下了心中的疑惑之后。她重新打起了精神,表现出了适度的热情。

“夫人,您是什么时候回的呢?怎么先没有跟我们打招呼呀?这样就接待您。实在是我们太不对了……”

“没什么,我本是为了一些私人上的事务才回的,一开始就没打算惊动任何人……”王妃笑着摇了摇头,“今天只是在这里无意中看到了你。所以就跑过打个招呼而已。希望没有让你感到不快吧?”

“没有啊!这是哪里的话啊!”芙兰也忍不住笑了起,“事实上您可是帮了我的大忙呢,将我从尴尬当中拯救了出。”

“嗯?”

“我的爷爷,似乎是打算让我多抛头露面一点,然后多认识一些人,”芙兰的笑容里面带上了一丝苦涩,“他说这样我就能在未多一些选择……”

“哦,是这样啊!”王妃先是有些惊讶。然后很快就恢复了镇定,“也对啊。你也到了这个年纪,你的长辈也该去考虑考虑这些问题了……”

芙兰脸上有些发红,但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接着,王妃走到了芙兰的跟前,仔细打量了一下芙兰。

“那也许是我占用了您的宝贵时间了,你今晚漂亮得足以让任何人都相形见绌。”她似乎是以为芙兰对自己的魅力有些信心不足,因而鼓励了起,“我敢说,一定会有不少优秀青年会爱你爱得发狂的,而你尽可以从中挑选一个最适合你的。对自己有信心一点吧,孩子。”

“您这话可说得太让人难堪了。”芙兰的脸更加红了,“我可当不起您的如此赞誉。”

就算你们这么天天夸,可是他却总是装作浑然未觉。

她的心里突然一阵绞痛,但还是很好地掩饰了过去。

“今晚的表演您也看了吧?我现在都还沉浸在回味当中呢……”为了躲开这阵难受的感觉,芙兰有意转移开了话题,“太厉害了,简直美轮美奂!”

“嗯,确实十分不错,我刚才都看得十分投入。”王妃点了点头。“就算是当年也未必有这么好的演出,更何况我都这么多年没有听到了。”

“那您打算在巴黎呆多久呢?”芙兰笑着问,“干脆这次多呆一会儿吧,这样就能多看看这些久违的东西了,而且也可以我们家做做客吧?虽然我爷爷和哥哥都很忙,但是他们一定会很乐意见到您的……”

在她满怀期待的注视之下,王妃不禁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虽然久别之后回能够看到很多很有趣的东西,但是我不打算在这里长待,办完了事情我就打算回去。呼吸久了吉维尼的空气,我总感觉自己在这里格格不入,已经完全被现实抛离了,我还是习惯那里的生活……”王妃的语速很慢,而且一直都看着芙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这样啊?那就太遗憾了……”芙兰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既然对方明言自己回是有些私事,而且从她的态度看是不想告诉自己的,因此芙兰就不打算追根究底。

“确实有些让人遗憾,不过世事大多数不就是如此吗?我们习惯了就好。”王妃依旧微笑着,“不说我那些事情了,多没趣啊?还是说说你这边的吧?我这次回,听人家说你一家人现在可是飞黄腾达了啊,最近很是得意。”

“还好吧,他们的事情我也不大懂,只是好像确实比过去忙碌了许多。”芙兰笑着回答。

她敏锐地发现,对方并没有回应自己刚才“我家拜访一下吧”的提议。

不过这样正常,这位王妃既然会在奥尔良派篡夺王位之后以隐居抗议,那么她肯定是抱持着十分强烈的正统主义思想——而她的一家人不管怎么说也是投了拿破仑的后人,因此可能对方并不能够认同,更别说登门拜访了。

当然,理解归理解,但是芙兰刚才燃烧起的热情,也不禁为此稍微冷却了一些。

“你的哥哥现在倒是被人提及很多,都说是现在难得一见的人物呢,这么年轻就能够在政界当中摸爬打滚,实在是很厉害……”王妃并没有发觉芙兰的态度变化,继续说了下去,“更让人有些吃惊的是,特雷维尔公爵那样政见保守的人,居然也会同意将孙女儿嫁给他——虽然应该有一些亲缘上的考虑,但是这应该主要还是出于对他的欣赏吧?果然,我当时见面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年轻人前途无量呢。”

“老实说,这件事我也很吃惊呢。”芙兰脸上的笑容越越勉强了。“不过我的哥哥那么优秀,就算是能够诸事顺遂,那也是应该的吧……”

王妃有些疑惑地看了看芙兰,她终于发觉到了芙兰态度上的异常,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芙兰突然有些言不由衷。

“你怎么了?不高兴吗?”她奇怪地问。

“没有啊,”芙兰马上摇了摇头,“只是有些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而已……”

“哦,那就好。”王妃重新笑了起,“其实有什么值得不开心的呢?你们这些孩子,别老是愁愁去的,好好享受现在的青春年华吧。”

“谢谢。”芙兰也笑了起。

又轻抚了一下芙兰的肩膀之后,王妃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时钟。

“都已经这个时间了啊?那我得准备告辞了,以后有机会再见见吧?”

“嗯,好的。”芙兰轻轻点了点头。

但是,很奇怪的是,虽然说了要告辞,但是王妃却一直都没走动,站在芙兰面前看着她的脸。

“夫人,您还有什么事情想要跟我说吗?”芙兰抬起头看着王妃。

她感觉对方好像有什么话想要跟自己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抱歉……”王妃的脸上表情愈发古怪了,好像心里有什么事情在挣扎一样,“我……我是想说……”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突然传了一阵轻轻的响动,然后门被推开了。

“小美人儿,今晚你可出名啦,我刚刚……”特雷维尔侯爵带着笑容走了进,然后,他的笑容骤然僵住了。

而王妃也惊慌地看着老侯爵,然后像是触电一样地松开了放在芙兰肩膀上的手。

特雷维尔侯爵面色冰冷地走到了王妃的面前,然后冷淡地点了点头。这个须发都已经花白、刚才还是满怀慈爱的老人,此刻却突然好像又成为了威风凛凛的将军。

“夫人,您居然没打招呼就跑了过,真是让人受宠若惊。”

任何一个人都听得出这话里的真正意思——谁让你跑过的?

“抱歉……抱歉……”王妃的脸上还是有些惊慌,她轻轻摇了摇头,口中一直在喃喃自语,然后突然转身,快步走了出去。简直就好像是落荒而逃一样。

“爷爷,她没事吧?”看着王妃跌跌撞撞跑出去的背影,芙兰忍不住有些担心地问。

“她没事,不用管她了。”老侯爵低声回答,然后重新看着自己的孙女儿,脸上再度布满了慈爱的笑容,“姑娘,刚才可有好多人跟我问起你……”(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