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二章 托付

第十二章 托付


                “爷爷,我们到了。”当马车在拉波塔伯爵府上完全停下了之后,夏尔恭敬地对旁边正在闭眼假寐的特雷维尔侯爵说。

“哦,到了?”老侯爵睁开了眼睛,神情还是微微有些疲倦,“那我们就下车吧。”

夏尔先走下了马车,但是当他伸出手想要搀扶老人的时候,却被他做了个手势制止了。

“夏尔,我还没那么老,不用这样。”

说完,他自己直接走了下。

还真是刚强啊,夏尔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然后跟在爷爷身后,走向伯爵的宅邸。

没错,今天夏尔是陪同自己的爷爷,一起到拉波塔伯爵府上拜访的。

虽然此时正是夏天,但是两个人都穿着十分正式,所以都感觉有些炎热难耐,好在现在天空乌密布,倒也没有使人难以忍受。不过,此时的空气十分沉闷,压得每个人都有些心沉气闷

“等下怕是要下雨了吧?现在天气这么闷热。”夏尔看了看阴密布的天空,下意识地说。

“压抑总该有被释放的时候嘛,”老侯爵在夏尔旁边低声回答,又好像若有所指地加上了一句,“就好像死亡也将使人解脱一样。”

“他的病真的这么严重吗?”夏尔低声问,努力不让前面带路的仆人听见祖孙两个的对话。

“一个人都已经快要八十岁了,身体怎么可能好得起呢?”特雷维尔侯爵苦笑着回答。“不过也许还能再撑个一年半载吧。”

只能再撑一年半载了吗?夏尔心里微微一楞。

这就代表着。对方的利用价值可能已经所剩不多了,而且会越越少,必须要抓紧时间。

没错。今天他是陪同自己的爷爷一起前拜访前陆军元帅,奥拉斯-塞巴斯蒂亚尼-德-拉波塔伯爵的,这位伯爵是爷爷旧日的好友。

虽然早已经淡出军界在家颐养天年,但是不管怎么样,一位曾经的陆军元帅都会在军队里拥有不小的影响力,因此争取到他的支持的话是十分有好处的——尤其是夏尔此时正好就在陆军部当中任职的时候。

也正因为如此,听到爷爷说对方只能再活一年半载之后。夏尔心里不由得稍稍有些失落。

“一年半载还不够吗?年轻人?”似乎是看出了夏尔的心中所想,侯爵轻轻摇了摇头,“已经够用了。”

“确实够用了。”夏尔连忙端正了态度。“我只是觉得这位元帅有些可怜而已……毕竟遭遇到了那样的事情嘛。”

没错。就在三年前,这位元帅唯一的的女儿,却被他的女婿普拉斯兰公爵杀死,这种晚年境遇也确实值得旁人感叹。

“如果你真的怜悯他。那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吧。”老侯爵突然转过头。颇为严肃地叮嘱了夏尔,“我了解奥拉斯,他不是那种喜欢受人怜悯的人。”

“好的,我明白了,爷爷。”夏尔连忙点头应了下。

祖孙两个在会客室当中并没有等多久,一位头发已经全部花白了的老人拄着手杖走了进。看样子就是元帅本人了。

因为是在家中,这位老人穿着随便,上身只是穿着一件衬衣。他脸上有些疲惫而且密布皱纹。露在外面的皮肤也皱巴巴的,看上去老迈衰朽。也许是因为年老生病的缘故。他的眼神暗暗,动作也十分迟缓,需要依靠手杖才能在屋中走动。

但是即使如此,他的表情里,似乎还残留着不少几十年戎马生涯所积累出的刚毅之气。

“维克托,你总算了。”一看到特雷维尔侯爵,老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然后将手杖放到了一边,“我可等了你很久了。”

“奥拉斯,别这样说,我这不是了嘛!”特雷维尔侯爵连忙走上前去,伸出双手拥抱住了自己的老朋友,“看上去你还挺精神的啊。”

“哪里啊,只是勉强撑着而已,”元帅苦笑着摇了摇头,“都已经这把年纪了,还能怎么样呢?倒是你,现在还是精神得很啊,让人佩服。”

“哈,我也只是勉强撑着而已,谁不老啊。”特雷维尔侯爵也笑了笑,然后指了指他旁边的夏尔,“这就是我的孙子,夏尔。”

元帅将视线转到了夏尔身上,夏尔连忙向对方躬身致意。

端详了一下夏尔之后,元帅满意地点了点头,

“喔!还真是一表人才啊,难怪能够这么出名!维克托,恭喜你……能有这么优秀的孙子。”

“哈,你这是哪儿的话!”侯爵摇了摇头,但是显然并没有多少谦虚的意思,“他还只是个年轻人而已,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也需要我们这些老辈人的指点和帮助。”

“指点和帮助……”元帅哑然失笑,“维克托,就算关心孙子,你也不用这么快就进入正题嘛……”

接着,不等侯爵回答,他就坐上了座位,然后示意祖孙两人也坐下。

“年轻人,因为我和你爷爷的关系,我就叫你夏吧?不介意吧?”

“当然可以了,这是我的荣幸!”夏尔连忙回答。“元帅,我的爷爷跟我说过您的许多光辉事迹,因此从小我就对您十分尊崇,您千万不用跟我讲客气,随便支使我就行。”

“这话说得,总统先生的大红人,现任的国家要员,这样的人怎么能够随便支使呢?”元帅又摇了摇头,“不过,即使拥有了如此的殊荣,您还能够如此谦逊谨慎,倒是让我有些吃惊,您前途无量啊,年轻人。”

“谢谢您的夸赞。”

“现在在陆军部里面适应了吗?里面那么多大老粗,跟他们呆在一起的话。可要学会忍耐一点儿啊。”元帅又笑着看着夏尔。

“嗯……现在工作还算顺利,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问题。”夏尔连忙回答。

“奥拉斯,你我都在陆军里面呆过。大家还不明白吗?陆军里面最讲派系的,夏尔是半路走进去的,能够和他们稍微相处好关系就不错了……”特雷维尔侯爵笑着插话了,“所以我倒也想请你帮帮忙,让夏尔以后做事的时候也轻松一点。”

“这当然是应该的了,我们是朋友嘛,你们还帮了我那么多的忙。”眼见对方如此单刀直入。元帅也不再准备躲闪了。“虽然不知道我在旧部那里还有多少影响力,但是我会尽量去跟他们说的,让他们配合你的工作……夏尔。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虽然现在形势有利于你们,但是并没有到完全成熟的时候,你们不能急于求成。现在不要搞出太多名堂。按部就班做就可以……”

“这个我们当然知道。”夏尔点了点头。他说得没错。波拿巴党人现在也确实没有政变的把握,“不过,有一件事,我们也想请您帮帮忙。”

“什么事情呢?”

“虽然总统先生现在并不打算要一举解决问题,但是他也看到了处理陆军指挥问题的紧迫性和必须性。”夏尔放低了声音,“所以,他决定要找出一些靠得住的将领,以便在接下慢慢地重新塑造陆军的指挥体系。他特意想要我问一个问题。您有什么靠得住的将领人选吗?”

元帅低下了头,陷入到了沉思当中。他对波拿巴党人想要快速寻找合作者、以便掌控军队的决心和执行力度有些暗暗咂舌。恐怕自己不是他们唯一找过的人吧。

“这个问题事关重大。我现在还没有办法给出回答。”沉默了片刻之后,他低声回答。

“没问题,我们也不是必须叫您在现在就回答。”夏尔连忙摆了摆手,“总统的意思就是,请您在之后尽量看一下,有什么符合心意的人,尽管可以推荐上,我们会想办法让他们为国效劳的。”

“好的,我之后会注意的。”元帅点了点头。

接着,他似乎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啊,人老了就是老了,才说了这么一会儿正经事,脑袋就有些发晕了。”

“奥拉斯,要不你再休息一下吧。”眼见老朋友有些精力不济,老侯爵连忙建议元帅。

“不要紧,只是有些疲乏而已。”元帅伸手撑住了自己的下巴,勉强定住了心神,“维克托,你们要求我的事情,我会做的……希望能给你们帮上忙。”

看着疲态尽露的元帅,特雷维尔祖孙两人对视了一样,再次在心里感叹对方已经时日无多。

“那么,我可不可以也请你们帮我一个忙呢?”沉默了片刻之后,元帅又抬起头看着侯爵,“一件私人的事情。”

元帅看着老侯爵的视线里,充满了一个人对朋友的信任,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对世界最后眷恋。

“尽管说吧,奥拉斯!”特雷维尔侯爵忍不住心里一酸。“只要我和夏尔能够办得到,我们绝对会办的!”

“谢谢你,维克托。”元帅感激地点了点头,然后伸出手,摇了摇桌上的铃。

“把加斯东叫过。”当仆人进了之后,元帅给仆人下了命令。

等仆人领命离开了之后,元帅又转过头看着侯爵。

“加斯东就是我的外孙了,自从承袭了那家伙的爵位之后,就住在了我的家里。他现在在中学上学,今天正好回了。他还有一个弟弟安东尼,不过现在不在家,芳妮……芳妮在世的时候,非常喜欢他们两个……两个孩子现在都长大了,要是芳妮还在的话……要是芳妮还在的话……”元帅突然伸手遮住了眼睛,仿佛要借此掩饰自己的泪水似的,“一定会很开心吧。”

特雷维尔祖孙两个再度对视了一眼,心里也隐隐约约地明白了元帅的意思——他大概是感觉自己命不久长,又对外孙们的前途感到担心。所以就打算将自己的外孙们托付给特雷维尔一家人代为照管吧。

因为老人正在心伤自己过世的爱女,所以祖孙两个没有说话,直到仆人将一位少年带了过之后。会客室的寂静才被打破。

“这就是我的外孙加斯东,”元帅重新打起了精神,向两位客人介绍了自己的外孙,然后又看着少年。“加斯东,快点给两位德-特雷维尔先生行礼。”

这位少年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里面套着马甲,然而在这幅成人的打扮的衬托下反而更加显得青涩;他白白净净。头上的棕色头发也梳理得十分整齐,一看就是个中学生,不过嘴唇上微微长出了胡子。表示他已经在成人的阶梯上走了不小的距离。

自从进之后,虽然动作小心,但是他一直在暗自打量两个客人,他的视线既好奇。又有少年人式的不知天高地厚。

这位如今年纪仅有十五六岁、看上去斯文腼腆的少年。即是元帅的外孙,这一代的普拉斯兰公爵,加斯东-路易-菲利普-德-舒瓦瑟尔-普拉斯兰。

听到了外祖父的命令之后,他连忙躬身向夏尔两人行了礼。

“还真是一表人才啊,想弟弟也不会差吧?”特雷维尔侯爵赞许地点了点头,“奥拉斯,看我也应该羡慕一下你了。”

元帅只是笑着,没有搭话。显然对自己的外孙也十分满意。

“现在正在亨利四世中学读书?”夏尔也开口问了起,“那可是我的后辈啊。我当年也是从那里毕业的。加斯东平时的成绩怎么样?”

“还算是过得去吧。”元帅在旁边回答,“好几门课都得了优。”

“那还真是不错啊!”夏尔看着这位年轻的公爵,笑着点了点头,“加斯东,虽然已经毕了业好几年了,但是我总归还认识里面一些教工,以后有麻烦的话尽管跟我说吧,我会尽量帮忙的。”

“谢谢您的关心,先生,不过我想我可以自己解决困难的,”这个少年人对夏尔保持着合乎礼节的恭敬,但是显然也有所保留,并不打算对夏尔毕恭毕敬。

“哦!很好!”这种少年人的傲气,让夏尔忍不住笑了起,感觉甚至像是看到了当年的阿尔贝一样。

“好了,加斯东,你先回去吧。”介绍给了客人认识之后,元帅又挥了挥手。

等到少年离开了之后,他重新看着客人们。“维克托,你也看到了吧?我已经老了,也自知时日无多,我不担心自己,只是放心不下他们而已……”

“可怜这天下做爷爷的啊!”老侯爵长叹了口气,“我也是个祖父,我理解你的心情,你放心吧,奥拉斯。”

然后,他指着夏尔,“夏尔,向奥拉斯保证吧,以后一定要照顾加斯东两兄弟。”

显然,这是一个交易条件,更是一个爷爷的请求。

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

“伯爵,您放心吧。我可以向您保证,我以后一定会尽我所能地照顾公爵兄弟两个,让他们拥有一个美妙的前程。”夏尔再度向元帅躬身行礼,“只要我自己的前程还在,我就不会让他们吃亏。”

“那就好,谢谢你们。”似乎是感受到了特雷维尔祖孙两个人的诚意,元帅欣慰地闭上了眼睛,“前程什么的也就算了,你们只要不让他们长大之后走上歪路就好了……我们留给他们的东西已经够多了,我只要他们能够安稳地度过一生就好……加斯东现在就是公爵了,长大之后就能使用那么大的遗产,我真担心他变成一个肆意挥霍的浪荡子弟,把家产败光也断送了自己;安东尼也是,他平常就那么淘气,如果没有人管着,长大了还怎么得了?夏尔,干脆就这样吧,以后就让加斯东跟着你进入政界,他听你的,你给他领路;而安东尼的话,就让他进军队,只要有你们看着他们,他们就不会有事吧……拜托你们了……”

直到两个人离开的时候,元帅刚才的那些絮絮叨叨,仍旧好似在特雷维尔祖孙两个耳边回荡,元帅那充满了慈爱的表情,让他们两个人内心里都有些触动。

“夏尔,答应我,刚才的承诺,不要只是说说而已,以后一定要照顾他们。”在离开的马车上,特雷维尔侯爵突然吩咐了夏尔,“奥拉斯恐怕真的是时间不多了,他这最后一个请求,我们得帮他完成。”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会尽量的。”夏尔低声回答。

这也是他能做出的最大承诺了。

“那就好。”老侯爵松了口气,“这样他也就能安心离去了吧!”

感叹完了之后,老侯爵就一直坐着,看着窗外的景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夏尔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一路都保持着沉默。

“实际上还有哪种爱情,能够超过祖父对孙辈的爱呢!”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老侯爵终于又感叹了一句,“夏尔,赶紧和夏洛特结婚吧,让我和菲利普在死之前能够看到曾孙子。”

夏尔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看样子,元帅的表现,也勾得这位祖父对孙辈的牵肠挂肚了。

“还有芙兰,我也很担心她,你们真是让我不省心啊……”老侯爵又叹了口气,“你们就不知道吗?只有看到你们两个都得到幸福,我才能够安心过去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