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三章 举荐

第十三章 举荐


                又是一个夏日的早晨。

骄阳照耀着大地,也将自己的威严展露到了世人之前,阳光不由分说地将整个巴黎都包裹在了其中,每一处民居,每一处宫室,都只能沐浴在这份只属于天父的威严当中,静静地见着时间的流逝。

这是一个极其晴朗的早晨,因而也极其适合于庆典,尤其是军队的庆典。

此时的爱丽舍宫的大厅里,当中造已经喧嚣不断,一大群身穿各种制服的人井然有序地排列着,同时将视线投射到正中央的那群人当中。

而这些人视线焦点,就是当今法兰西共和国的总统路易-波拿巴,此时的他,正穿着礼服,笑容满面地同身边的人交谈着,好像心情十分喜悦。

他确实是有资格喜悦的。

因为,在今天,除了一大堆国王皇帝之外,他的家族又将多上一个法国元帅的头衔。

在给其他到场的军官颁授了勋章之后,整个庆典到了最重要的部分当中,在万众的注目下,一位头发稀疏的老者从行列中走了出,走到了总统的面前。

因为身材肥胖而且笑容可掬,因此即使身穿着一身军服,这位老人一点都没有威严气概——看上去他自己也不想表现出什么威严气概——反而更加像是一个乡间客栈老板。

他面色苍白又有些虚肿,显然年轻时经历过放荡的生活,但是他竭力想要挺胸收腹。以便在他所有知晓根底的同党们面前做出一副国王的样子。

这位老人,就是前威斯特伐利亚国王,拿破仑的幼弟热罗姆波拿巴。在年轻时他放荡不羁而让当皇帝的哥哥头疼不已。但是皇帝出于自己的家族观念,仍旧给了他一个国王的头衔;到了1850年,他却已经成为了波拿巴家族成员当中最年长的一个,以至于仅凭这个就能被侄子封为法国元帅!

他一生乐观开朗,殷勤好客,对每个人都报以热情,所以得到了几乎每个人的喜爱。

因为幸运总是随身相伴。所以他根本万事不愁——不管怎么样,别人都会赠给他以荣华富贵,他只需要活下去然后等在那里就行。

难道还有比这种人生更为幸福的吗?

至少夏尔现在还没有找到——虽然他完全不想过上同这位前国王一样随波逐流的生活。但是他仍旧忍不住有些艳羡对方。

就在这时,作为气氛的最**,总统路易-波拿巴先生将一根元帅手杖递给了他的这位叔叔,而热罗姆-波拿巴亲王笑呵呵地接过去了。眼睛都因喜悦而眯了起。简直就跟一个得到了玩具的孩子一样。而旁边围观的人们,包括夏尔,爆发出了一阵激烈的欢呼声,然后热烈地鼓起掌。

路易-波拿巴将自己的叔叔热罗姆-波拿巴封为元帅,既照顾了自己的家族情绪,又起了一种千金买马骨的示范作用——这相当于就是在对那些野心勃勃的将领们说:“看,就连我叔叔这样无能的人,我也可以封为元帅。还有谁我是不能封的?只要你们肯投奔的话……”

毫无疑问,后的现实证明。这种诱惑是极其有用的。

“简直就跟一个得到了玩具的孩子一样!呵呵。”就在这时,一声略带不屑的置评在夏尔耳边响起。“这家人就知道坐享其成,从老子到儿子都一样。”

他当然不会接口嘲讽热罗姆了,也无意去追究到底是谁在说这些酸话。

他只是往站在自己旁边的总统的兄弟莫尔尼看了看,发现他正面沉如水看着正在亲切交谈的波拿巴叔侄两个——以及,站在这对叔侄旁边的约瑟夫波拿巴。约瑟夫今天陪同自己的父亲一起出席典礼,显然他的心情也十分愉快。

他的愉快,当然不只在于见证了父亲成为元帅的那一刻,很明显,他似乎感觉通过这样的仪式,他的父亲和他自己已经被确认为波拿巴家族的正统继承人了。

“夏尔?”莫尔尼突然开口了,然而视线没有任何一丝偏移。

“什么呢,先生?”夏尔低声问。

“得意忘形的人,通常也是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失败的人。”他冷冷地说。

………………

在典礼完成之后,路易-波拿巴将夏尔叫到了自己的会见室当中。

经过了刚才的辛劳之后,总统的脸上有些显然易见的疲惫,不过精神状态倒是还算良好。

“夏尔,最近在陆军部里的工作还算顺利吧?”没有做过多的寒暄,路易-波拿巴就直接问起了夏尔。

“嗯,一切都还好。”夏尔恭敬地点了点头。“虽然面临的困难比预想的要多,不过总体说,部里的人们还算是挺合作的,至少没有谁故意在找我的麻烦。”

“这样就好。”路易-波拿巴笑着点了点头,“我不要求人人都跟着我们走,不肯追随的,只要不挡路就行。”

“不过……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在陆军里面,最大的问题并非在于陆军部里面,而是在另一个地方。”夏尔谨慎地说。

“什么意思?”总统的表情马上凝重了起。

“从目前的情况看,更大的问题在巴黎,在杜伊勒里宫。”夏尔压低了声音,然后将吕西安之前密告给自己的东西,原原本本地都告诉给了路易-波拿巴。

随着夏尔的叙述,路易-波拿巴的脸色变得越越凝重,眉头也皱紧了。

“这个问题确实十分严重。”在夏尔说完了之后,他冷冷地说。

然后,房间就陷入到了一种令人压抑的沉默当中,虽然路易-波拿巴表情还是没有变,但是夏尔知道对方现在心里十分生气。

“夏尔,我们必须解除尚加尔涅的一切职务,将巴黎的卫戍部队握在手里。”过了许久之后,路易-波拿巴终于开了口。

这是很明显的——既然要在搞政变,那就必须将首都的卫戍部队握在手里,只是……凡事都不是只能靠说说而已。

“但是,就算我们现在想这么做,除非有完全的把握,否则我们也不能这么做,从现在的形势看,我们还没到这么做的时候……”路易-波拿巴的表情有着十足的自信和冷静,“虽然我们现在已经极大地打击了议会的威望,但是他们毕竟还是一个有效的权力机构。我还不能一下子清除他们,所以我要等着他们继续犯错,继续四分五裂……继续沉浸在意见之争和无聊的党派辩论当中……”

他的语气愈发冷漠了,“但是,我饶不了他们的!我绝对饶不了他们的!”

片刻之后,总统重新冷静了下。

“夏尔,你这段时间在陆军里面找到哪些将领肯同我们合作了吗?”

“在达尔马提亚公爵和拉波塔伯爵等人推荐的人当中,我已经同一些将领接洽过了,”夏尔仍旧低着头。“虽然还不能说完全可靠,但是我毕竟还是发现,有些将领是倾向于我们的,只要我们继续和他们接触,很有可能就能够得到他们的支持。”

“比如呢?”

“比如德-圣阿尔诺将军,。”字斟句酌地回答,“虽然他现在人在北非,但是我已经同他建立了私人的信件联系,从他透露出的信息看,他就很欣赏我们的理念,同时也对自己的未有很大的野心。”

【雅克-勒鲁瓦-德-圣阿尔诺,1801年出生贵族家庭,1817年即进入了军队,但因默默无闻而辞职。然后在几个国家当中辗转冒险,1831年七月王朝之后才回到军队担任少尉。

之后,他去了阿尔及利亚并且在那里屡立战功,1843年被升任为将军。1848年二月革命之时他在巴黎当旅长,但是并没有参与镇压,之后又被共和国政府调到北非。

在这之后,为了个人的飞黄腾达,他成为了波拿巴主义者,并且受到了路易-波拿巴的赏识和提拔,1851年路易-波拿巴将他任命为陆军部长,并且他成为了后政变的主要策划者之一,拿破仑三世1852年授予他法国元帅,任命他为参议员。】

“圣阿尔诺?”路易-波拿巴微微皱了皱眉头,将这个姓氏记在了心上。毕竟现在肯投奔他的将军,每一个都很重要。“有野心?没关系,我们就需要有野心,敢跟着我们干大事的!我会用他的!”

“详细的名单,我会在之后给您列上。”夏尔恭敬地说。

出于穿越者的优势,夏尔很容易就可以找出那些在历史上原本就支持波拿巴、并且最后帮助参与政变的将领,然后他就把这些人作为自己发掘的功劳,举荐给了路易-波拿巴。

所以,在不经意之间,夏尔就成为了这些人的举荐者——以后,也理所当然地会受到这些人的感激,也会得到路易-波拿巴的感激。

何乐而不为呢?

“夏尔,做得很好!”果然,路易-波拿巴十分高兴。

“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这次能够封我的叔叔做元帅,那么下次封你的爷爷做元帅又有什么妨碍呢?”路易-波拿巴拍了拍夏尔的肩膀,以示勉励,“好好干下去吧,夏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