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章 制服

第十章 制服


                当这位自称为塞西莉亚的“女士”下意识地应下了自己的招呼之后,夏尔就知道自己的猜测完全没有错了。

而且,这位“女士”显然也已经发现了自己露出了致命的破绽。尽管脸上涂着粉,但是这一瞬间夏尔仍旧发现他的脸变得更加异样的苍白。

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您认错人了吧?先生。”他冷冷地说。

即使夏尔,也不禁为这个人的镇定而暗暗佩服。

然而,他的脸上却露出了胜券在握的微笑。

“哦?是吗?那么,您可不可以将脖子上的纱巾解开呢?”

“为什么要听您的……”对方低声回答,然后突然转身跑了起。

嗯,只要能趁我不备溜出这个公馆的话,之后就算发生什么都可以死不认账,这确实是现在的最佳应对了吧?夏尔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不慌不忙地在后面跟了上去。

在公馆的走廊里,阿历克斯-德-罗特列克子爵慌张地向前跑着,几乎几次差点撞上了所经过的仆人和客人,引发了小小的骚动。虽然她身上穿着的裙子却极大地影响了他的跑动速度,但是他仍旧快步地跑到了门口。

此时的他,心里难得地慌张了起,充满了大难临头的危机感。

只要能够逃脱的话……只要能够逃脱的话……下次再也不玩这么大了!他在心中暗暗祈祷。

然而,当他刚刚跑到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此间的主人,卡特琳娜-德-佩里埃特小姐已经带着几位仆人守在那里了。

“德-罗特列克小姐,不跟主人打声招呼的话就离开。恐怕有些失礼吧?”她笑眯眯地看着一路狂奔而的女士。

罗特列克子爵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睁大了眼睛看着对面。

该强冲吗?还是该寻找另外的路线?他心里微微产生了一些犹豫……如果事前带了武器就好了!

“站住!女士!”这时夏尔终于从后面追了上,堵住了他的后路,“您拿了我的东西,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吗?请把它还给我吧?”

嗯?这是什么意思?罗特列克子爵微微一愣。

“卡特琳娜,谢谢你帮我抓住了这个贼!”夏尔又朝蓝丝袜小姐道了声谢,“真是的。长得这么好看居然还要当贼!”

夏尔的解释,让罗特列克子爵恍然大悟。

显然,这个特雷维尔是故意对蓝丝袜小姐说自己是偷了他的东西。才得到了对方的协助,一起抓捕自己——也就是说,他不打算声张自己的秘密,至少现在还没有声张。

一想到这里。他反倒没有刚才那样焦急了。他回过头,疑惑地看着对方。

“小姐,您跟我吧……”和刚才一样,夏尔仍旧微笑着,“我们到僻静点的地方去说,您把东西还给我,大家都不要丢了体面……”

得到了“大家都不要丢了体面”的暗示之后,罗特列克子爵终于暗暗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想干些什么。但是至少现在还没有到达绝境。

“好吧,先生。”他瞪着夏尔。一字一顿地说。

即使现在,他仍旧使用着那种充满了高傲的低沉伪音。

这还真是……专业啊,夏尔在心里冷笑了起。

…………

当他们走进到公馆的一间小房间里时,先开口的反而是罗特列克子爵。

“特雷维尔先生,今天的事情,我们两个就当做没发生过吧。”他抬起了下巴,冷静地对夏尔提议,“您不管我的事情,我也绝不会将您的事情说出去。”

夏尔微笑着看着对方,即使在这种时候,他的女装扮相仍旧好像有些魅力。

“我的事情?什么事情呢?”

“哼,您以为我看不出吗?今天陪同您一起的根本不是那位德-特雷维尔小姐吧?”罗特列克子爵已经换上了原本的声音,但是里面的傲慢倒还是没有减少一分,“您带着情人跑这种场合,难道不应该保密一下吗?”

夏尔沉吟着,没有回答。

“所以说,我认为,我们最好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好。”眼见夏尔似乎有些动摇,罗特列克子爵心里松下了不少,“您放心吧,我保证……”

这时,夏尔突然开口了,语气冷静而又负有压迫力。

“我说,您是不是到现在还没有掌握到情况啊?”

“嗯?”

“您掌握了我什么秘密呢?我和情人跑这里消遣了,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夏尔冷笑了起,“就算您把这个事情说出去,也许外界有些骚动,但是总得说也不过是为我们增加了一笔风流韵事而已……但是您呢?如果您的秘密被曝出去的话……呵呵,原本前途无量的阿历克斯-德-罗特列克先生,就肯定要完蛋了吧!您难道现在还没有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吗?”

虽然曝出去的话后果肯定不会这么轻松,至少夏尔自酌夏洛特是绝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但是这不妨碍他就这么轻描淡写,以便打击对方的心理防线。

果然,听完了他的话之后,罗特列克子爵微微睁大了眼睛。

他知道夏尔说得没错,因为上流社会中对风流韵事的容忍度太高了,以至于夏尔的事情曝出去的话根本不会对他的声名和前途有太多损伤——说到底,谁不是这么干的呢?不沾花惹草的才是稀奇事。

而他,那就不一样了。一旦女装癖的问题暴露,他的前途,他的名誉,他的一切……都将会直接从这个社会上消失,没有一个人会怜悯。得到的只有蔑视和嘲笑。

我究竟为什么要冒险啊,这一瞬间他的心里突然充满了无比的懊悔。

“我也……我也不想这样的。”他突然用手捂住了脸,似乎好像是要哭出了一样。“我的父亲从小就对我期望很高。总是很严厉地对待我,他想让我继承家业,进军队,飞黄腾达……他那么严厉……那么严厉……所以小时候我发现,穿上女装扮演一会儿女孩的话,就能轻松一点,结果后就成了……成了习惯……先生。您就不能宽容一点吗?我也不想这样的!”

“就算您这么说,我也不能……”

夏尔刚刚想回答,却发现对方的拳头已经朝自己挥了过。

好狠!夏尔慌忙急速往后退。躲开了这一拳。

但是,下一拳也很快随之而。夏尔连忙伸出手格挡住了。

是想把自己打晕,然后挟持为人质逃出公馆去吗?确实是个好主意。

夏尔一边躲闪着对方的攻击,一边在心里冷笑。

只不过。你太小看我了。

两个人你我往。用拳头短促的交战了一会儿之后,门外已经响起了重重的敲门声。眼见再打下去已经没有了意义,罗特列克子爵只好收住了手。

他恶狠狠地看着夏尔。

“倒是比想象中厉害一点,不过,如果我今晚不是穿了裙子,你是打不过我的。”

“哦,也许吧。”夏尔耸了耸肩,努力使自己看上去轻松一点。说实话。长时间不锻炼,现在自己的灵敏确实不如中学时代了。

门很快就被撞开了。几个人慌张地看着夏尔,“先生,你们没事吧?”

“哦,没事。”夏尔又耸了耸肩,“我只是和这位女士亲切地交流了一会儿而已……”

这几个仆人看着有些衣衫凌乱的两人,突然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连忙告罪退了出去。

在他们重新关上了门之后,夏尔重新微笑着看着对方。

“现在,我想您再没有其他路可走了吧?”

“好吧,你想怎么样!”罗特列克子爵冷冷地说,他满眼全是恨意,如果此刻他有把枪的话,恐怕早就开枪了吧。

“怎么办?”夏尔仍旧微笑着,然后从旁边桌子上拿过了一支笔和一个小记事本,扔到了他的面前。“帮我写几句话。”

“什么意思?”罗特列克子爵有些疑惑。

“没什么意思,只要您肯写上这几句话,我今晚就可以放您离开,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夏尔笑着回答。

“写什么?”罗特列克子爵倒也干脆,直接拾起了本子和笔,然后走到桌子边坐了下。

“按我说的写。”夏尔的语气十分平静,甚至有些悠然,“第一句是‘我,阿历克斯-德-罗特列克子爵,是一个恶心变态的女装癖,并且已经沉迷于此多年’。”

罗特列克子爵抬起头,目光中燃烧的怒火似乎能够化为实体。

“请快点写,”夏尔一点也不为所动,仍旧微笑着,“留给您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对视了片刻之后,仿佛是已经对局面绝望了,罗特列克子爵带着满脸的忿恨重新垂下了头,然后一笔一笔地写了下去。

按照夏尔口述的话,罗特列克子爵写下了这份自供书,最后在末尾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当他按照要求递过之后,夏尔极其防备地接了过去,然后一边保持警惕,一边快速地扫了一遍。

“我,阿历克斯-德-罗特列克子爵,是一个恶心变态的女装癖,并且已经沉迷于此多年……”他有意故意读了一边,以便抱之前对方的嘲笑之仇,而罗特列克子爵夹杂着极度的忿恨、痛苦和懊恼的表情,更加让他的这种快乐提高了几倍。

当夏尔慢慢读完了之后,他小心地把这页纸收到了自己的衣兜里。

“谢谢您的合作,那么,现在您可以回去了。”他微微躬身,朝对方行了个礼,“美丽的德-罗特列克女士。”

………………

在两个人谈妥了之后,夏尔找到了蓝丝袜小姐,然后跟她说那个女贼已经还了东西,为了风度起见他决定不追究了。

而得到了仆人通报的蓝丝袜小姐,则嘲笑夏尔趁人之危占人便宜(某种意义上她倒是说对了),不过既然夏尔本人都不想追究,她也就直接放走了这个“女贼”,德-罗特列克子爵带着不知道该如何描述的表情,快速逃离了这座公馆。

然后,夏尔也找到了玛蒂尔达,带她一起回去。

在马车上,玛蒂尔达仍旧对自己今天的经历感到十分兴奋。

“夏尔,我果然没有错!这里的主人确实和传闻中一样好客,而且客人们也个个有自己的思想,能玩一次真是太好了!尤其是那位小姐,嗯,您应该知道我是指谁吧?她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呢,谈起英国似乎相当熟稔,而且还很有见解,您真应该听听!”

接着,她将那位“女士”的话又转述了一遍给夏尔。

冷漠,尖利,但是却又有些意外的深刻,还真是那个人的风格呢。夏尔一边听着,一边心里暗笑。

“确实,是个有趣的人。”夏尔点了点头,握紧了衣兜里手中的纸页。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