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章 前途

第七章 前途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吕西安,你确实得去见见特雷维尔先生了。”

在夫妇两人的卧室当中,躺在床上的朱莉突然说。

“嗯?朱莉,怎么了?”

原本正在摇摇篮的吕西安,被妻子突然说出的话给弄得有些惊愕了,回过头看着妻子。“你是在说夏尔吗?”

“嗯。”朱莉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还能是谁呢?”

因为感觉妻子不是特别高兴,所以吕西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静静地摇着摇篮,等待着她的下文。

说起,今天晚上她好像一直都很奇怪,闷闷不乐的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

“我已经想过了,吕西安,对你的前途说,最可靠的路还是跟着特雷维尔一家人。”以一种听上去是无可奈何的语气,朱莉冷淡地说了下去,“所以,不管怎么样,还是和他们一家保持关系吧。”

吕西安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的妻子。

没错,最近朱莉确实有些奇怪。

虽然吕西安不是一个很敏感的人,但是他也发现了一些很奇怪的情况:自从不知道哪一天开始,在夫妻两人的对话当中,朱莉称呼夏尔就只是用冷淡的“特雷维尔先生”了。

很明显,因为某些事情,朱莉和夏尔已经闹翻了。

也正因为如此,吕西安最近一直很少在妻子面前提到夏尔,更别说什么登门拜访了。

而今天,居然是朱莉本人跟自己说起了这件事,真是不明白什么意思。

“我原本以为最近你在生他的气呢……”想了片刻之后。吕西安低声说。

“生气?生气又能怎么样?一个两个都发了疯……”朱莉的表情变得似乎更加黯淡了,“我难道还能阻止什么吗?算了,算了,随便他们吧,不管了!”

“到底怎么回事?”吕西安不得不追问了起。

“还能是怎么回事呢!”朱莉皱起了眉头。“算了,这事迟早你会知道的,我就告诉你吧。玛蒂尔达发了疯了,她居然……”

然后,朱莉将玛蒂尔达跟自己说过的一切,原原本本地转告给了吕西安。“看吧,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你这下明白了吧?”

而吕西安,已经沉浸在震惊当中,完全说不出话了。

“哦。天哪……这真是……天哪!”

他绝没有想到,那位原本看起文静甚至有些沉闷的妻妹,居然能够干出如此的疯狂之举,居然会背着大家……贵族们真是一群奇怪的生物啊,他不由得再次在心里感叹。

至于对夏尔,他却无法产生像朱莉那样大的怒气,因为从朱莉的描述看,他并没有强迫或者诱骗过什么。因此本着同时男人的立场,他反倒有些理解夏尔的行为……虽然并不打算效仿。

“所以,那天玛蒂尔达去参加宴会的时候。你才会对夏尔那样勃然大怒?原如此……”吕西安总算心里了然了。

“嗯,就是因为这个啊。”朱莉轻轻点了点头,“那个人先跟玛蒂尔达谈笑风生,然后转头就回去给自己的未婚妻亲亲热热,真不知道他的心是用什么做的!”

“那么,他们现在还在往吗?”吕西安低声问。

朱莉的脸。还是如同刚才一样阴沉。

“玛蒂尔达没跟我说过,不过照我看。他们应该还是时有往……”

“天哪!天哪!”吕西安被再度震惊了。

这两个人的胆大妄为的程度,实在已经超过了他的想象。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吕西安涩声问。

“还能怎么办?她要发疯。我劝也不听,我难道还能绑了她不许出门吗?”朱莉用手扶了扶额头,显然是有些头疼,“算了,随便她吧,我也没办法啦!”

然后,她又想起了什么,马上又叮嘱了丈夫。“这件事你绝不能说出去,吕西安。”

就算口中生气,也要顾及到妹妹的名声吗……吕西安心里苦笑。

“好的,你放心吧,这种事情我怎么会说出去呢?”他连忙作出了保证。

“好了算了,这件事现在也没什么好谈的了。”朱莉抬起头,眼神有些闪烁,“我已经仔细考虑过了,现在对你的前途说,还是和那家人保持好关系比较好。”

“嗯?你不是很生他的气吗?”

“生气归生气,我现在还是很生气,但这是两码事。”朱莉貌似理所当然地回答,“如果玛蒂尔达不肯原谅他,要跟他决裂,那我再怎么也不会和他往。但是现在玛蒂尔达自己都不当做一回事,我还能怎么样,一个人去斥骂他吗?况且……我得考虑你啊,吕西安,还有她……”

说完,她又看了正睡在摇篮中的女儿。“吕西安,对你的前途说,现在继续靠在这家人边上很重要,我不说你也知道吧?”

听了妻子的话之后,吕西安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朱莉说得没错。

原本曾经担心过自己第二次服役生涯的吕西安,自从近两年开始,突然有一种自己的前途突然变得豁然开朗了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他特雷维尔一家人飞黄腾达之后,变得愈发明显。

在夏尔的帮助下,原本曾经因为抗命而陷入到了危机当中的吕西安,近乎于毫发无损地度过了危机。更是由于他的推荐,他才得以成为时任远征军司令官的特雷维尔侯爵的副官,参与了那次远征。

那次远征,不仅为他的履历表上增添了一道光亮,也为他提供了一笔可观的额外收入——当然,后面这件事肯定是不能为外人道的。

从远征军回之后,他已经成为了少校,而且当上了巴黎驻防军第一师的营长。

所以。从各种意义上看,夏尔都对他有许多恩惠,所以当发觉妻子很生夏尔的气之后,他的心里才那样忐忑不安,生怕背上忘恩负义的骂名。

现在听到妻子强调说还是要跟特雷维尔一家的人搞好关系。老实说他心里是十分如释重负的。“哦,我明白了,朱莉。”

“虽然心里堵得慌,但是我得承认,现在特雷维尔先生现在正当红。”朱莉面无表情地继续说了下去,“我想。在可以预见的情况下他也会继续当红吧。”

“嗯,确实是这样。”吕西安点了点头,“人人都说他是总统先生最宠信的人之一呢,我看这话倒也不是没道理,总统现在都把他调进陆军部里面去了。可见对他有多么信任。”

“正因为这样,你才更应该交好他啊。”朱莉点了点头。“他现在炙手可热,而且还正好在陆军里面,你交好了他,肯定对你有很大的好处。”

“你说得有道理。”吕西安承认了妻子的意见——说实话他也很少不承认妻子的意见,“那我到底该怎么做呢?”

“你只要体现出自己的可用性就行了,到时候他恐怕还会找你帮忙呢!”朱莉微笑了起。

“嗯?”

“你不是在巴黎驻防军里面吗?总有他用得着的地方!”朱莉压低了声音,“尤其是他们明显还有一些打算的时候!”

“可是……”吕西安好像有些犹豫似的。欲言又止。“我的部队,好像和波拿巴党人关系不大好,要是让他们知道了的话……”

“怕什么!谁说你不能有自己的立场了?再说了。你蒙特雷维尔一家人那么多恩惠,你的岳父也是波拿巴分子,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人家就不会对你另眼相看了?别在乎这个,吕西安。”好像已经下定了最后的决心似的,朱莉一点忐忑也没有。直接回答丈夫,“再说了。就算犯了罪,只要没人制裁那就不是犯罪。只要你支持的人赢了。那么没人会追究你!吕西安,你现在只是面临一个选择而已,尚加尔涅还是路易-波拿巴,难道你相信尚加尔涅能赢过波拿巴吗?那不可能的,他做不到!他斗不过波拿巴的,那你还用顾忌什么?直接做就是了。”

吕西安感觉自己隐隐约约考虑过的东西,被妻子一通话就说得清晰了起。

也对啊,我实际上就只是需要在尚加尔涅将军和路易-波拿巴总统之间做个选择而已。

1848年六月镇压掉了巴黎的暴民之后,在当时的政府首脑卡芬雅克将军的任命之下,倾向于秩序党的尚加尔涅将军担任了国民自卫军的司令,另外还担任了驻巴黎的第一师的师长,实际上掌握了巴黎的大部分军事力量。在议会里的同党的支持下,他隐隐然和政府以及总统分庭抗礼,以前王宫杜伊勒里宫作为司令部,用自己的心腹指挥这些部队,甚至基本不听从陆军部的调遣,专横跋扈的性格已经全国知名。

既然政治立场相左,那么尚加尔涅和路易-波拿巴显然就是敌对的了。

如果非要选一边的话……吕西安自酌自己感情上确实更加愿意选择路易-波拿巴这一边。

“事实上这样对你更好,吕西安。”顿了顿之后,朱莉继续说了下去,“如果没人跟他们对立,那么他们根本就不需要你的帮助,自然也就不会重用你,现在的情况,反而给了你机会,你只需要抓住就好了,只要比别人更早抓住就好了!吕西安,听我的吧,我都已经为你想好了,你按照我说的那些去做就行了。”

朱莉的语气,平静中却带着无比的坚定,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天晓得她在之前,为自己丈夫和自己一家人的前途,做过多少思虑和权衡。

“就该这样,吕西安。作为一名军人,勇敢当然非常重要,但是想要在军队里飞黄腾达,就算我这个外面的人也看得出,只有勇敢恐怕是完全不够的……”朱莉侧过脸,看着吕西安,“你看那些元帅们,哪一个只是留着向上翘的唇髭的赳赳武夫?他们一个赛一个的狡猾!而你想要在陆军里面出人头地的话,也得和他们一样。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不会有什么差错……就算出了什么差错,我也会陪着你的……”

这种平静,这种感人肺腑的话,毫无疑问也感染了吕西安,他心里很感动,但是嘴上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他只是不住地点头。

“好的,朱莉,我会按你说的办的,我回头就去找特雷维尔先生,把事情跟他讲清楚。”

【在法国帝政时代,军人一般都留唇髭,尖尖的髭角往上翘起。但是到了复辟时代之后,这种风潮逐渐衰退,军人们开始留其他样式的胡子,有些则不蓄须,比如设定里的吕西安。

后的德意志皇帝威廉二世则很喜欢留这样的胡子,可以从他的照片直观地看。】

“那就好。”朱莉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喜悦和欣慰交织的笑容,她的脸也不禁贴近了坐在床边的丈夫,“不喜欢这些事情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你不懂这些事,你不喜欢这些事,没关系的,我会为你想清楚的。我会让你得到你该有的一切,因为你不比他们差。”

“嗯……谢谢你,朱莉。”吕西安只感到鼻子有些发酸。“我都会听你的。”

他能够感受到妻子对他的爱,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愈愈爱自己的妻子。只有这个人,才会毫无保留毫无恶意的帮助自己。

沉默了片刻之后。

“吕西安,你是绝对不会背叛我的吧?”朱莉突然抬起头,看着丈夫。

“绝对不会,上帝作证,以我的性命作证。”以自己有生以最诚恳的语气,最真挚的态度,吕西安说出了自己的诺言。

然后,他看向了自己的女儿,“以她作证。”

“吕西安!”朱莉轻叹了一声,然后闭上了眼睛,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丈夫。

她的心里五味杂陈,对丈夫的感动,和对自己逃离了命运、并且选对了路的庆幸,以及一丝对妹妹的歉疚。

但是,最多的是喜悦。

她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没见过这样的爱情,然后她终于靠自己的努力找到了,而且打算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培育它。

“至少你和他们都不一样。”她喃喃自语。(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