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章 封官许愿

第五章 封官许愿


                当夏尔的马车回到他的家中的时候,天色早已经入夜了,他走下了马车,然后仆人马上走了过,准备将马车牵向马厩。。夏尔刚想直接走回家,但是这位仆人突然朝夏尔行了个礼。

“先生您总算回了,老爷正在餐厅等您呢……”

“嗯?他们还没有吃完吗?”夏尔有些惊奇,因为平常这个时间他们都已经吃完晚餐了,“现在还在等我?”

“是的,老爷和小姐他们现在还在等您一起用餐……”仆人压低了声音,“而且,特雷维尔女士也了……”

难怪爷爷让大家都等着,夏尔恍然大悟,原夏洛特今晚也了啊。

因为还只是订婚的缘故,所以现在家里的仆人们似乎觉得直接叫“夫人”太过于冒进了一些,但是又觉得只是泛泛称为“德-特雷维尔小姐”的话又有些不够恭敬,在他们商讨了一次之后,最终决定还是先用“特雷维尔女士”称呼夏洛特,以便度过夏尔和夏洛特结婚之前短暂的过渡期,虽然夏尔对这种俗礼并不感到有什么在意,但是既然仆人们坚持如此称呼,所以他也只好点头认可了。

“好的,谢谢,我知道了。”他朝仆人点了点头,然后径直地向自己的家走了过去。

接着,在放好了帽子和手杖之后,他直接穿过客厅,然后打开了餐厅的门。然后马上成为了餐厅内众人视线的焦点。

爷爷,夏洛特。芙兰,三个人都在座位上坐着,气氛虽然并不冷。但是好像也并不热烈,从众人脸上的表情上看,好像都有些古怪。

刚才他们在聊什么呢?夏尔心里有些疑惑。

“我回了,抱歉,让大家久等了。”夏尔一边笑着道歉,一边努力不让自己过于引人注目。带着一丝略微的忐忑不安,他坐到了自己惯用的位置上。而夏洛特则坐在他的身边。

当他坐下的这一瞬间,他感觉对面一直垂着头的芙兰,好像微微颤抖了一下。

“夏尔。你可总算回了,我们等了你好久呢。”旁边的夏洛特突然笑着对夏尔说,“虽然我们都知道你现在很忙,但是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嗯。我知道的。”夏尔当然不敢说明自己是因为什么事情才耽误到现在才回。只是含糊地应了下,“因为现在刚刚转过去,事情比较多比较杂,等过阵子就好了……”

“没事,男人嘛,忙碌一点也没有关系……”特雷维尔侯爵满不在乎地给夏尔开脱了,然后招手做了一个手势,让仆人们赶紧将刚才一直在加热的菜肴慢慢端上。

“今天你怎么过了。夏洛特。”在仆人们上菜的间隙,夏尔低声问夏洛特。

“怎么?我不能吗?”夏洛特笑着回答。

“不……当然不是了……”夏尔连忙摇头。“我只是好奇你要给我带什么消息而已。”

“一个好消息。”夏洛特眨了眨眼睛。

也许是十分开心的缘故,夏洛特作出了难得的俏皮的样子,也让夏尔都笑了出。

“什么好消息呢?”

夏洛特凑近了夏尔,贴着他的脸回答。

“我们家派去埃姆斯的使者,已经从那里回了。”

“唔……?”夏尔片刻之后才反应过,“哦,那结果怎么样……?看样子应该是没出问题吧?”

“没错。”夏洛特笑着点了点头,脸上泛着幸福的光辉,“那位先生已经批准了我们的婚事,而且祝福了我们……夏尔,这真是太好了。”

“哦……那就好。”夏尔则不像她那么高兴,只是强笑着不停点头,附和着夏洛特。

所谓“派去埃姆斯”的使者,就是特雷维尔公爵一家派去德意志的埃姆斯,见波旁王室的继承人尚博尔伯爵的使者。除了带去一些法国国内最新的动向消息之外,这一次,他还另外禀报了一件事……那就是夏尔和夏洛特的婚事,希望能够得到这位还在流亡中的“国王”的御准。

没错,在王政时代,贵族们相互间的通婚是需要国王的批准的……而特雷维尔这样的名门贵族,就更加是如此了(不过,一般情况下这也只是一个形式流程而已,国王不会轻易否决贵族们的婚约。)

然而,现在已经不是王政时代了。波旁王室被奥尔良王室取代之后,出于对奥尔良的蔑视,很多旧贵族在结婚时要么继续向流亡中的波旁王室请求御准,要么干脆就不经过请求御准的手续直接结婚,于是这个形式也就渐渐开始式微。

一开始,夏尔也不大乐意,觉得“我要结婚,还需要一个流亡犯批准干什么”,但是在特雷维尔公爵一家人的坚持之下,也只好走了这个形式,好在时间也并不紧迫,倒也没有造成什么不便。今天那个使者终于传回了消息,尚博尔伯爵(亨利五世)果然批准了夏尔的婚事。

如果他不批准的话,真不知道夏洛特一家人该是什么表情啊——虽然知道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是夏尔还是忍不住略带恶意地想。

“是的,夏尔,太好了……”夏洛特笑得眼睛都快眯了起,“现在,一切挡在我们路前的障碍都没有啦!我们可以早点筹备婚礼了,不是吗?”

夏尔突然感觉到脖子有些凉嗖嗖的,好像被什么人盯住了一样。

但是,这件事是没法否认的啊……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嗯……是吧,是这样的……”他含糊地应了下,根本不敢抬头去看那道视线到底从何而。

“夏尔,我知道你最近很忙,没关系,这些事情都交给我吧,我准备,你只需要到时候乖乖听着站着就行啦!”

“啊,嗯……”夏尔只能一个劲地点头。

“腾”地一声,从夏尔对面响起。

夏尔下意识地抬起头,往对面看了过去,发现芙兰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短暂地对视了一瞬之后,他马上移开了视线。

“我吃完了,先回去休息一下。”芙兰低声说。

“好吧,芙兰。”特雷维尔侯爵点了点头。

然后,她转身离开了餐厅。

随着餐厅的们重新合上,夏尔也微微感到有些安心了——因为他知道夏洛特刚才有意在气她,但是在爷爷在场的情况下,又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阻止,现在芙兰离开了,总算不用面对那种难捱的尴尬了。

“夏尔,除了批准了我们的婚事之外,他还另外有些话想要转告给你。”仿佛没有注意到芙兰的含怒离开一样,夏洛特继续在夏尔的耳边说了下去,“一些很有趣的话。”

“哦?他想跟我说什么?”夏尔很快回过神,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

“他想告诉你,其实你没有必要一直跟随着路易-波拿巴那种人身后的……”夏洛特小心翼翼地看着夏尔,好像在害怕他生气似的,“对于你这种前途无量的年轻人,他如果回了也可以重用。只要你能够忠诚于他,路易-波拿巴能够给你的,他也能够给你,还能给更多——他可以给你封公爵甚至亲王,也能够让你当未的首相……”

“噗嗤……”夏尔忍不住笑了出,差点将口中的食物也给喷出了,“我们的‘王上’,这次又准备好了十万具尸体了吗?不过,居然能够这么看重我,当真是让我非常感到荣幸啊!哈哈!”

“夏尔!我在跟你说正经事儿呢!”因为夏尔的玩笑话,夏洛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别开这种玩笑了好吗。”

“哦……好的,抱歉……”夏尔仍旧在笑着,“我只是有些忍不住想要笑而已。”

【在拿破仑发动政变成为第一执政之后,当时流亡的法王路易十八觉得复辟时机到,于是写信给拿破仑,向他许诺只要帮助波旁王族复辟就可以封他做亲王,做首相。拿破仑哂笑之余,给路易十八回了一封充满了嘲讽的信表示拒绝,其中有一句“你不必考虑回国的问题,除非你打算从十万人的尸体上踏过去。”

当然,最后波旁王族还是回了,不过是踏过了超过一百万欧洲各民族青年的尸体之后……】

“夏尔,其实我觉得这个条件也不错啊。”也许是想要做最后的努力似的,夏洛特继续对夏尔说,“你想想看,路易-波拿巴那种人,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吧?他性格很强势,又很阴沉,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记恨上你,而尚博尔伯爵就不是这样了,他的脾气很不错,而且能够宽容人,如果你在他的手里当大臣的话……”

“可是我们不是靠脾气选国王的啊,夏洛特。”夏尔一边回答,一边用餐刀切开了盘中的牛排,“别说我什么都不打算做了,就算我想做些什么,我也没有办法让时光倒转了……除非再发生一次可怕的惨祸,否则波旁王族们是回不的了——既然他回不了,那么给我封官许愿再多又有什么意义呢?”

然后,夏尔抬头看向了主位上的特雷维尔侯爵。

“爷爷,您说是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