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关切与决心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关切与决心


                “您的妹妹在哪里?好久不见,我想和她聊聊……”

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躲避刚才被夏尔直接求约的尴尬,但是玛蒂尔达此刻确实是想找芙兰聊一聊,毕竟已经多时未见这个当年的同学和朋友了,自然也想趁这个机会去看看她。

听到了玛蒂尔达的这个要求之后,夏尔的心里猛然一动。

对啊,我今天折腾了这么久,倒是把妹妹也给忘记了,她现在在哪里呢?

接着他就沉默着开始从记忆中搜索,但是却怎么也没有在之前自己四处张望宾客们的记忆当中找到妹妹的身影。

她不会不了吧?夏尔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虽然按理说之前她已经答应过自己一定要出席,但是按芙兰最近的精神状态和她一直以对夏洛特的讨厌程度看,就算干出这种事也不是特别奇怪吧。

一想到这里,夏尔心里就微微有些不安了,他连忙做了一个手势,从门口招呼过了一个身穿号衣的仆役头头。

“我的妹妹今晚上过出席了没有?”

虽然这位仆役可能之前没见过芙兰,但是只要在客人的签到名单里有芙兰的名字,那么他就应该知道。

“德-特雷维尔小姐今晚出席了。”果然,思索了片刻之后仆人马上回答。

“哦……”夏尔心里头意外地松了一口气。

“那么,你找一下她。然后带这位小姐去我妹妹那里吧。”他摊手指了指玛蒂尔达,又下了一道命令。

“好的,先生。”仆人躬身领命。然后走到了玛蒂尔达的身边。

然后,玛蒂尔达却没有直接走动,而是一脸迷惑地看着夏尔。

“先生,您之前是和芙兰吵架了吗?”

也怪不得她这样惊奇了,因为夏尔看上去不仅不知道芙兰在哪里,甚至连她到底有没有出席都不知道——这真是同住在一处居所的兄妹吗??

“哦,您误会了。没这回事。”夏尔难得地表情尴尬了起,“只是,最近芙兰确实遇上了一些事。心情不是特别好,所以我也并没有强迫她一定要出席这种过于热闹的场合,再加上我最近一直都是非常忙……”

“原是这样啊……”玛蒂尔达点了点头,对夏尔的解释还是有些将信将疑。“那我更加要去和她谈谈了。您可以告诉我她到底是在为什么事情烦心吗?”

夏尔的表情更加难看了。

“好吧。我告诉您吧,她烦心两件事,第一件是她的妈妈是被父亲失手害死的;第二件是她想跟我一直相处下去,叫我别娶夏洛特。”——这种话是能够说出口的吗?

这些话不仅不能说出口,反而应该一直严守秘密下去,最好永远不见天日。

“嗯,也说不上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总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夏尔无奈之下只能含糊其辞。然后叮嘱了玛蒂尔达一句,“不管怎么说。芙兰已经长大了,能够自己处理自己的问题,我们其他人如果给予过多干涉的话,恐怕只会给她增添更多无关的忧虑和压力而已……所以最近我一直都没有太去管她。”

虽然夏尔并没有明说,但是玛蒂尔达仍然能够清楚他的那种“我希望其他人也不要管”的潜台词,因而变得更加疑惑了。不过,既然身处于贵族家庭,玛蒂尔达从小就明白各家都有各家不愿明言的秘密,自然也就能够对这种事情装作视而不见了。

“好的,我明白了,我会尽量和她聊聊天,帮她排遣一下心情的。”玛蒂尔达给出了一个让夏尔稍微安心的答复。

“谢谢你,玛蒂尔达。”夏尔轻轻叹了口气,“让她心情好点儿。”

玛蒂尔达点了点头,然后跟着仆人慢慢离去。

虽然夏尔的表情和回复都有些不尽不实,但是在偶然的真情流露当中,那种对妹妹的关切和爱护还是没有一丝掺假的,正因为这种偶然的流露是表现在夏尔-德-特雷维尔先生这种人身上,所以才更加显得弥足珍贵。

真没想到这样的一个人,还有某些时刻不是那么冷漠精明呢……背对着夏尔的玛蒂尔达,突然微微笑了起。

………………

在仆人的带领之下,玛蒂尔达沿着大厅的边缘一路慢慢地走了过去,她一边留心注意寻找芙兰的身影,一边在余裕当中看着处于一片喧闹当中的大厅和其中的客人们。

看着衣冠楚楚笑容满面的他们,玛蒂尔达在恍惚当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迷茫。

他们好像很开心,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他们为什么那么开心呢?他们到底开心吗?

随着迷茫的而兴的,是那种挥之不去的疏离感,玛蒂尔达因为喜欢安静,所以极少参与这种场合,因此感到不适应也是很正常的。

然后,她目光落到了正在大厅中央的夏洛特身上。这位公爵小姐正在和几位女友谈笑风生,虽然举止当中未必有多少对朋友的诚意,但是眉目间的喜悦确实是无法掩饰的,而正由于这股发自内心的喜悦,原本就已经十分美丽的她,现在更加好像显得容光焕发,顾盼之间所散发出的魅力,就连身上佩戴的钻石的光辉都似乎无法掩盖。

看着显然已经沉浸到了幸福当中的公爵小姐,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上了玛蒂尔达的心中。

面前的这个女子好像拥有了一切,高贵的出身,美丽的容貌,社交界众星拱月般的追捧,甚至什么都不必做就能有了如此优秀的夫婿……简直耀眼到了让玛蒂尔达感到类似于学校里那种劣等生对优等生的嫉妒感。

蓦地,她很快就从这种情绪当中清醒了过。

我果然也免不了也要庸俗几次呢……她摇头苦笑了一声。然后将视线从夏洛特身上移开了。

在仆人的带领下,过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在另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芙兰。

她正坐在沙发上好像是在休息。而她的密友玛丽-德-莱奥朗小姐,此刻也正坐在她的身边,和她在聊着天。看到这两位旧日的同学,玛蒂尔达的脸上马上浮现出了笑容,撇开那位引路的仆人,快步向她走了过去。

然而,当越走越近的玛蒂尔达终于看清了芙兰现在的样子的时候。原本想要过去打招呼的她顿时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

并不出乎她意料的是,芙兰今晚打扮得非常漂亮。

她的脸白皙而且五官精致,原本就看上去让人心里舒服。金色的头发在精心地梳理过了之后,一绺绺的挂着,底下打着卷,烘托出她微微细长的脸蛋越发显得优雅秀丽。虽然并没有刻意打扮过。也并没有佩戴什么特别显眼的首饰。只是穿着一件锖色的裙子,但是反而给人以一种强烈的美感。

第一次看到如此盛装打扮的芙兰,玛蒂尔达即使身为女性也禁不住被她的那种美丽给深深打动了,这种美丽是如此自然,甚至让她兴不起在刚才看见夏洛特时心里兴起的那种被挫伤的嫉妒感。

然而,这并不是玛蒂尔达停下了脚步的原因。

使她停下脚步的真正原因是芙兰此刻的表情。

虽然表面上十分平静,甚至还挂着微微的笑容,貌似亲切地在和朋友交谈着。但是习惯于察言观色的玛蒂尔达当然可以看得出芙兰的笑容里却没有任何的喜悦存在,貌似是在和旁边的朋友聊天。但是完全的心不在焉,只是在敷衍着朋友而已,似乎把今晚出席这场宴会

而在那双湛蓝的眸子里蕴含的更多的似乎是……愤怒?

玛蒂尔达被自己的发现给吓了一跳。

在这种时候,为什么要愤怒呢?

刚才同夏尔交谈时所产生的疑惑,到现在更加增大了几倍,当时夏尔不尽不实的描述,更是让她感到其中肯定会有一些特别的缘由。

她心里想起了当年和芙兰的同学时代,回忆起了当时那个看上去无忧无虑而且诚心对待每一个同学的少女,再和如今这个似乎每一寸肌肤都燃烧着怒火的少女重叠在了一起,变成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怪异感。

她到底是怎么了?玛蒂尔达不由得思索了起,但是怎么也想不出理由——毕竟如今特雷维尔侯爵一家可以说是正得势的时候,恐怕也没有任何事能够让她如此烦忧吧?至少玛蒂尔达想了半天也是想不出答案。

会不会,哥哥的婚事本身,就是她如此恼怒的源头呢?突然玛蒂尔达脑中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这样夏尔的态度很奇怪也就可以理解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虽然有些妹妹确实会对哥哥选定的对象感到不满意,但是恼怒到如此地步也没有必要吧?片刻,玛蒂尔达又在否定自己的想法。

就在呆立了片刻之后,玛蒂尔达最终还是决定先抛下这些疑惑,先去和自己的两位朋友重新见面。不过她的心情已经大大变了个模样,刚开始的喜悦已经冷却了大半,剩下的却是对好友现况的担忧,以及一种想要帮助朋友的冲动。

带着这种心情,玛蒂尔达轻轻地走到了还在交谈的两位少女身旁。

“特雷维尔小姐,晚上好?”

ps:元旦节玩了两天,好久没有这样好好玩了,真是开心啊……

也祝福大家元旦快乐。

因为几天没动笔,感觉手还是有些生涩,希望接下能够好一点……

谢谢大家的支持,继续求推荐求打赏~~~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