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章 灵光一现

第六章 灵光一现


                “爷爷,您说是吧?”

在夏尔的注视之下,特雷维尔侯爵不禁也笑了起。

接着,他用餐巾抹了抹自己的嘴,然后才悠然开口,“夏尔,我年纪已经大了,这个问题你自己把握就好。”

他这么说,在实质上也就是支持夏尔的看法了,只是为了照顾夏洛特的想法而有意说得很委婉而已。

夏洛特听了之后,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黯然——时至今日,她还是难以接受,自己从小到大奉为圭臬的一套准则,在这几位亲人当中竟然如此弃之敝履。

“夏尔,你现在也算是在陆军部呆了一阵子了,现在对那些军内的官员们的政治倾向,应该是有自己的看法了吧?”特雷维尔侯爵又问。

“嗯,是的。简单说吧,就是他们支持某种程度上的君主主义,不太喜欢共和国,但是不打算去冒险,也不在乎坐在王位上的人到底是谁……”夏尔一边继续切割牛排一边回答,“虽然不能说每一个官员都是这样,但是毫无疑问,这种想法才是官员们之间的主流思潮。”

“没错,看你确实有心了。”特雷维尔侯爵点了点头,显然对他的回答很中意,“我带兵到意大利时,发现手下的军官们差不多也是这样。他们大多倾向君主制——因为君主会更加依赖军队,而且可以封他们为世袭贵族嘛——但是却不太关心正统主义,他们不在乎当国王的到底是谁。甚至可以说,他们反对波旁王族,因为它不是那么喜欢新贵……没办法。想要恢复旧制度,至少军队是难以指望了。”

虽然没有摆明,但是这是在向夏洛特解释——如果连军队都没有指望,那么复辟旧王朝又怎么可能呢?

“好的,我知道了。”虽然带着一些失望。但是夏洛特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接受这个结果。“那就这样吧……”

“夏洛特……”夏尔有些惊诧地看着夏洛特,平常以她的性格,至少还要再争辩几句的,今天她怎么这么好说话了。

“别再说了,我只是转告一下他的建议而已。并没有想要逼迫你多做什么,你要是不听就算了。”夏洛特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不想拦着你。我们都要结婚了,还能怎么样呢?”

虽然语气里透着一股无奈。但是却也有一种对现状的默认。

夏尔越发惊奇了,他看着夏洛特,心里却充满了一种异样的激动。

她终于没那么顽固了,我终于稍微改造了一点。

我花了二十三年,才将这位公爵小姐顽固的头脑,稍微转得灵通了一点……天哪!这真是何等的丰功伟绩啊!

一种伴随着成就感和喜悦的酸楚,顿时涌上了夏尔的心头,甚至让他的鼻子都微微有些发酸。

只有和巴黎这些傲慢自大而又目空一切的公爵小姐们呆过的人。才能够体会这一瞬间他心里的那种激动吧。

“你怎么了,夏尔?”夏洛特发觉夏尔突然变得有些怪怪的,连忙就问。

“没什么。只是有些开心而已。”夏尔回答。

然后,不知道哪里冒出的冲动,他突然也凑过脸去,飞快地亲吻了一下夏洛特的额头。

当猝不及防挨下了这个“袭击”之后,夏洛特的脸瞬间就有些红了,然后伸手就揪住了夏尔的耳朵。“你干什么啊!爷爷在看着呢!”

“啊。抱歉抱歉!”吃痛之下,夏尔连声想夏洛特道歉。这才让她收住了手。不管在任何时代,在长辈面前作出这样轻佻的亲昵举动。实在是有些太失礼了。

不过,特雷维尔侯爵似乎完全不以为忤,只是笑呵呵地看着两个年轻人闹腾,悠悠然地给自己再倒了一杯酒。

“抱歉,爷爷,都是夏尔在胡闹,您千万不要生气……”在重新整理了一下刚才弄得有些凌乱的衣裙之后,夏洛特连忙像侯爵道了歉。

“没关系,这有什么?在自家人面前不用讲那么多礼节!我就想看你们这样闹腾呢,感受一下年轻人的活力嘛。”老侯爵摇了摇头,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我们这些老骨头辛苦了几十年,还不是想要看到你们这样?”

“你看,爷爷本就不生气嘛。”夏尔连忙附和了一句,然后却被夏洛特瞪了一眼,连忙住口了。

当晚餐到尾声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因为不敢在夏尔家里过夜,所以夏洛特吃完之后就直接告辞了。

餐厅里现在只剩下了祖孙两个人,而当仆人走进想要收拾的时候,却被老侯爵做了一个手势给先赶了出去。

察觉到爷爷有话想要跟自己说的夏尔,也重新坐了下,然后探询地看着侯爵。“爷爷,还有什么事吗?”

“夏尔,你有没有感到芙兰最近还是有些奇怪?”老侯爵有些严肃地看着夏尔,然后叹了口气,“哎……看还是没有从打击中恢复过啊。”

这不仅仅是因为没有从打击中恢复过吧……夏尔在心里感叹。当然,他也不敢说出真正的原因。

“嗯,看上去她的精神还是不怎么好。”夏尔轻轻点了点头。“不过这也没办法吧,只能让她自己走出了。”

“确实是只能让她自己走出,可是我们也不能干看着吧?”老侯爵反问,“老是看着她这么闷闷不乐,我也挺心疼的。你可能也看出了吧……刚才你之前,这里的气氛不大好。没错,刚才她们已经在吵架了。”

果然如此啊……夏尔突然感到有些头疼。

“吵架?为什么?”夏尔连忙问,“她们有什么冲突吗?”

“其实也没有吵什么……”老侯爵脸上有些尴尬,但是踌躇了片刻之后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就是上次我和菲利普商量的那个事儿……”

“是因为那件事吗……”夏尔心里有些了然。“芙兰怎么说呢?”

自从夏尔和夏洛特的婚事得到了确认之后,特雷维尔两兄弟就想过干脆再一桩,于是就打算撮合一下芙兰和特雷维尔公爵的长孙菲利普。虽然夏尔并不太支持,但是也同意芙兰可以自由选择,于是在上次的舞会之时,安排菲利普同芙兰认识了,之后也让他们见过几次面。

没想到,今天他们居然就在谈这件事!到底是怎么说的呢?

夏尔的心头居然没由地紧张了起,好像很担心芙兰真的说“可以”似的。

“哎,看样子菲利普是不顺她的意了。”老侯爵突然叹了口气。“刚刚在餐桌上我问起这个事的时候,她说她不喜欢菲利普,说什么他太高傲,说没什么共同话题,说他太游手好闲没志气等等等等,一大堆的理由……夏洛特一听芙兰这么数落自己的哥哥,当时就有些不高兴了,然后说芙兰要求太高,接着两个人就这样吵了起,我在旁边看着干着急,也不知道该怎么劝阻才好,还好你回了。”

夏尔心里顿时感到一阵如释重负,当然表面上却还是装作十分平静。

“哦,那还真是可惜啊。不过,如果她不喜欢的话,也没什么办法吧,我们总不能强迫吧。”

“话说这么说,可是她现在年纪也不是很小了吧?也该考虑这个问题了啊……”老侯爵摇了摇头,“就算菲利普不要,也该想想其他人吧?我看她那个样子,好像根本就是谁都看不上的样子。”

“是吗?”夏尔有些吃惊地反问,“有这么严重吗?”

“就是这样。”老侯爵长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看着夏尔,好像是在打趣似的,“夏尔,这都怪你。我看就是因为常年呆在你的身边,所以那个丫头就也变得眼高于顶谁都看不上了,你说这可怎么办?”

“啊……”虽然老侯爵是在开玩笑,但是夏尔心头却突然有些慌乱,或者说做贼心虚般的狼狈。“呃……这个……”

还好,老侯爵并没有注意到夏尔的异常。

“说到底,还是我们关心得太少了。哎,这也不能怪你,这阵子你这么忙,哪有那么多闲工夫呢?这样吧,我这阵子多陪陪她,带她散散心吧。”老侯爵又给自己倒了杯酒,“我这个年纪,就该和孙女多呆呆嘛。”

顿了一顿,他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当然,就算是这样,正事我们也是不能耽误的。我这阵子会跟一些老朋友聚会,到时候你也跟着去吧,多认识一些陆军里的老前辈,对你也有好处。”

“那就谢谢您了!”夏尔大喜,连忙向爷爷道谢。

“谢什么啊!”老侯爵摇了摇头,好像是在感叹什么似的,“哎,你们都这么大了,却还是一个个都不让我省心,我还得打起精神啊。尤其是芙兰,我得多帮忙看看周围有什么合适的人选,不能老是什么都不管了。不然的话要是成了老姑娘,那可怎么办啊?”

夏尔没有回答,而是又给自己灌了一杯酒。

然后,一股莫名的情绪,突然涌上了他的心头。

如果她不愿意结婚的话,我照顾她一辈子,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