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章 伯爵

第一章 伯爵


                “特雷维尔先生,您也知道,我的公务十分繁忙,陆军的事务只是闲暇之间才有空处理一下而已,所以总统先生将您调任过辅佐,老实说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您的声名我早有耳闻,很高兴能够同您一起共事。”

在陆军部大楼的办公室当中,法兰西共和国的现任总理兼陆军部长奥普尔伯爵,友好地朝站在他面前的夏尔伸出了手。

即使端坐在椅子上,夏尔仍旧能够看出对方的身形十分健硕,盯着他的目光也极其犀利,虽然已经年届六旬,但是他仍旧显得精神饱满。他的唇边和下巴上留着胡子,胡子油光闪亮,显然平时保养甚为得当。他虽然穿着便服,但是他仍旧坐得笔直,举手投足间总带有一种从军多年的人所特有的精悍。

虽然此时正是正午时分,但是厚厚的天鹅绒窗帘覆盖在窗户上,隔绝了外界的大部分光线,以至于房间里面竟然有些昏暗起,给人以一种莫名的压力感。

面前的这个人,从军数十年,历经帝国时代、复辟时代和七月王朝而步步高升,最后成为了伯爵,他正是如今法**事贵族的代表人物之一。

无论如何,都是夏尔必须打起精神应付的那种人。

“我也十分荣幸能够为您服务,下。”他微微躬身。

然后,他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和对方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今天,是他第一天到陆军部。并且得到了部长的亲切接见,看样子似乎是比较顺利,但是他一点也没有掉以轻心。

握手完了之后。伯爵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坐到自己对面。

也许是对夏尔的恭敬态度比较满意的缘故,他的神气比刚才要和煦了一些,“特雷维尔先生,在这里您不用感到太过于拘谨。虽然陆军的传统就是服从上级,但是您不需要对我诚惶诚恐……没错,您并没有在军队服役过。不过这里有很多职员都没有服过役,但是他们都很好地为国家服务着,所以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更别说。您本就算是大家的自己人……”

有意停顿了片刻之后,伯爵友善地朝夏尔笑了笑。

“我认识您的爷爷……虽然他当然不认识我了。在帝国时代,我才刚刚当上上尉,他就已经是将军了。而且是人人闻名的英雄人物。虽然后我到西班牙去打仗,没有机会同他共事,但是他的那些光辉往事可是如雷贯耳。没想到,过了几十年之后,他还能够再度出山为国出征,真是令人敬仰啊!”

“我要替他谢谢您的夸奖。”虽然总理说不要拘谨,但是夏尔当然不敢不拘谨了,所以他仍旧是平静地看着对方。“我的爷爷也同样对您在之前的功绩十分赞赏。”

“哈!这种客套话就不用多说了!”奥普尔伯爵突然大笑了起,“大名鼎鼎的特雷维尔侯爵在当时怎么会知道我这种无名小卒呢?到了后就更加了。我选择为波旁和奥尔良服务,他可不会对我说什么好话吧?”

这通笑言说得夏尔心里微微有些尴尬,但是在尴尬之外,他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如今的法国总理,居然要以这样的口吻对他说话,好像是平等论交的人一样,如此“荣耀”的一幕,哪怕在几年前,他都难以想象得到——仅仅花了几年时间,依靠找对了门路,他就做到了这一点,政治投机真是一项回报惊人的生意!

然而,即使如此,他仍旧保持着异样的平静。

“不过,特雷维尔先生,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党派之见,我并不会因为您是波拿巴党人而对您有什么特别的意见”一边看着夏尔,伯爵一边继续说了下去,“只要能够维护国家的安定和尊严,陆军并不是特别拘泥于某一个人。无论秩序党还是波拿巴,谁能够让国民安全富足,我们就应该支持谁,不是吗?”

伯爵的这番话,让夏尔心中微微一动。

这是在试探我什么吗?

“我这里,也无意于将政治上的纷扰带到军队中,陆军应该在这种变幻不定的政治情势下保持团结,维护国家的安定,而不应该参与到政治当中——这是我和总统先生共同的看法。”他一脸诚恳地说出了自己都不信的一番话。

“哦,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伯爵貌似很相信地点了点头,“没错,军队确实应该游离与政治之外,而不应该干涉政治问题。虽然奥尔良王室封我为贵族,即使到现在我仍旧心存感激。但是就算是这样,身为总理和陆军部长,我也必须维护这个国家,而不应该因为私人感情而影响到自己的判断……”

最后的句子上,他拖长了音,然后停下不再说话了。

他这席话是什么意思呢?夏尔心里顿时充满了疑惑。

他肯定是知道夏尔这个时候到陆军部里的目的,为什么要作出一番“我完全对政治没有兴趣的剖白”呢?

有一种解释是,奥普尔伯爵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完全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这种解释太过于荒谬可以直接忽略。

那么,接下的唯一解释应该就是,他另外有别的深意。

莫非他想要让自己的政治立场变得更加模糊一些,洗掉奥尔良派分子的外衣,以便能够更加靠近路易-波拿巴一些?夏尔心里闪过了一个猜测。

“我想总统先生一定会为国家而感谢您的忠诚,下。”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夏尔有意抛出了一个暗示,“任何忠于职守的军人,总统都是十分佩服和尊重的。”

“哦!毕竟是皇帝陛下的侄子啊!”伯爵笑着点了点头,“,我们陆军的上下官兵们,一直都殷切地希望能够出现一位理解并且帮助我们的国家领导人,我想我们确实不会一直失望的。”

听到了这样的话之后,夏尔的心里骤然松了口气。

从对面的回答看,这位伯爵,这位将军,这位总理看上去确实没有多少和想要和路易-波拿巴对抗的意思,这倒省了他不知道多少麻烦,至少他可以从一开始就投入到工作当中了。

在这种愉悦感的衬托下,夏尔的表情愈发激动了,他的声音都微微颤抖了起,动情地说了下去。

“您完全不必怀疑这一点,正如我们一直所说的那样,我们波拿巴主义者都是军队的朋友。总统先生,是那位伟大统帅的侄子;我,是一位将军的孙子,在我们的党派里,拥有类似出身的比比皆是,我们对军队都有一种热爱的情绪。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渴望谋求政权,一扫国家旧日的阴霾,用法兰西的利剑为国家博取荣光……也为陆军的官兵们夺取荣誉。”

夏尔当然没指望这种口号式的东西能够打动这位将军,他只需要对方明白一点就够了——我们不打算触犯你的利益,相反还打算帮助你,只要您不碍事的话。

他说完了之后,就垂下了视线,房间陷入到了短暂的沉默当中。

“这就太好了!”奥普尔伯爵轻轻叹息了一声,“这个国家确实是需要一个坚强有力的领导人,然后带领整个国家前进!我们终于等到了一个敢于有所作为的党派,真是上帝保佑。这样的话,我们也就可以放心了。”

顿了顿之后,他继续说了下去。

“其实,我认为让我这样的没有多少政治经验的人担任总理,实在是太过于艰难了,只是因为国家在危急时刻征召了我,我才不得不勉强做上这个位置。我一直都认为只要时机合适我就应该离开政界重新穿上军装,回到军队当中,让专业的人士负责专业上的东西……”

接着,他不再说话,而是如有深意地看着夏尔。

两人心里都清楚,话已至此,已经挑得很明白了——大家只要互不碍事,就可以各取所需。伯爵并不想就此从政,他也自知没机会长期担任总理职位,也不想牵涉到两个政治派别的斗争当中。只想要借这段经历之后在军内高升一步,担任更高的位置。而他的回报就是,配合路易-波拿巴和夏尔等人的工作,至少不碍事。

很好,再好也没有了。

“我十分钦佩您对名利的淡薄,我想总统先生也会如此。”夏尔马上回答。“您只需要完成国家赋予您的任务就可以了,至于我们,当然也要去尽我们的义务……”

他马上就作出了这个承诺,因为这确实本就是路易-波拿巴的意思。

伯爵再度点了点头,显而易见,夏尔的这个回答让他十分满意。

不要求你卷进,你只需要在旁边看着,不干涉我们的行动,就可以坐等高升了。

对伯爵说,确实没有更好的结果了。

“那么,特雷维尔先生,我们就不要继续浪费时间了……”伯爵笑着摊了摊手,“祝您在之后的工作一切顺利。”

同样带着笑容的夏尔,慢悠悠地站了起,再度握住了对面的那只手。

“也祝您万事顺遂,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