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同盟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同盟


                正怒视着夏尔的朱莉,听到了妹妹的话之后,微微呆滞了起。*然后,她慢慢地回过头去,似乎是想训斥一下玛蒂尔达,但是看着玛蒂尔达平静的样子,她最终还是勉强别开了视线。

“算了,你要想这样就随你吧!”她无奈地叹息着,好像对妹妹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似的。

然后,她向自己的丈夫走去,当经过夏尔旁边的时候,她冷冷地在夏尔耳边开口了。

“我原本以为您有些不同,没想到您也不过是和他们一样的货色而已,甚至还犹有过之……太让我失望了,您不再是我的朋友了,特雷维尔先生。”

“我很遗憾。”夏尔低声回答。

但是朱莉没有再看他一眼,径直地朝自己的丈夫走了过去。

于是,只剩下夏尔和玛蒂尔达两个人了。虽然周围仍旧是吵个不停,但是夏尔却置若罔闻,好像身处于荒野当中一样。玛蒂尔达也没有说话,于是两个人陷入到了一种异常的沉默当中。

过了片刻之后,夏尔张开了嘴,勉强想要说几句恭维话当做开场白,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好在,玛蒂尔达总算是先开口了。

“抱歉,夏尔,刚才姐姐说得可能有些过分了,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她的语气十分平静,连带得让夏尔也定下了心。

“不,该道歉的人是我,她并没有骂错我什么。”夏尔做了个手势。示意两个人都坐到沙发上去。

虽然宴会的举办人不管别的客人,反而和一个女孩子腻在了一起,肯定看上去很奇怪。也许甚至还会引起什么流言蜚语,但是夏尔并不在乎那么多。

“现在这件事只有姐姐知道,说起,这是我的失误,事前我还以为挺好瞒的呢!没想到一下子就被姐姐发现了……”落座了之后,玛蒂尔达有些歉意地朝若有所思的夏尔笑了笑。“不过您不用担心,姐姐已经被我关照过了。不会再告诉别的人,爸爸妈妈也还不知道。”

“不,我并没有在担心这种事。”夏尔轻轻摇了摇头。“玛蒂尔达,现在好点了吗?”

“过了这么久了,肯定没事了啊。”玛蒂尔达微笑了起,“倒是您。没事吧?”

“我没事。想必你已经听说了。我已经被总统调职的事情。”夏尔拿起茶几上的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虽然不像想象中那么顺利,但是我终究完成了你的委托,玛蒂尔达。”

“我已经听爸爸说过了。”玛蒂尔达点了点头,然后后怕似的舒了口气,“一开始我还是挺担心的呢,生怕自己猜错了。或者事情出了纰漏……还好一切都没有让人失望,就连您也没有受到总统先生的冷落。这真是太好了。”

“原你也没底啊?那为什么那天如此自信满满啊?”夏尔有些疑惑地看着玛蒂尔达。

“那当然了,如果我要是一脸没自信的样子,怎么唬住您呢?”玛蒂尔达一脸的理所当然,“我当时就想过了,如果万一事情搞砸了,那件事……那件事就当做对你的赔罪吧,也许这样能够让您对我少生气一点儿。”然后,玛蒂尔达的视线就变得有些迟疑了起,“我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过于贵重了呢?”

听着玛蒂尔达的回答,夏尔的表情也变得古怪了起。

最后他忍不住笑了起。

“不,别担心,您就是有那么贵重。”

无视着旁边传的视线,夏尔一直在笑着,玛蒂尔达刚开始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后也微微浅笑了起。两个人之前那种略微尴尬的气氛,也在这笑声当中慢慢烟消散了。

“好了,既然一切都已经过去了,那么我们就别谈这些了吧。”笑了一会儿之后,玛蒂尔达又重新小心翼翼地看着夏尔,“您好像今晚不是特别高兴?”

“也说不上不高兴吧,只是对这种场合不是特别喜欢而已。”夏尔笑着回答,“太闹了,我个人反倒喜欢静静地做事呢。”

“我也是这样,所以我一向也不喜欢出席这种地方,难怪姐姐老是说我呢。”玛蒂尔达苦笑了一声,然后继续看着夏尔,“对了,我可以再您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了,尽管问吧。”夏尔连忙允准了。

“您娶您的堂姐特雷维尔小姐,是临时起意,还是家里老早就做了准备的呢?”玛蒂尔达低声问。

“也算是老早就有了安排吧……”虽然不知道玛蒂尔达这样问的用意,但是夏尔还是如实回答了,“我和夏洛特从小就一直玩到大的,感情很不错。”

“嗯,这个我倒是看得出,虽然您未必真的爱她,但是您无疑地不想伤她的心——对于一个有您这种性格和行事方式的人说,这一点已经很难得了。”玛蒂尔达貌似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好像就陷入到了沉思当中,“难怪啊,原如此……”

“怎么了?”夏尔连忙追问。

“我的爷爷,在世的时候十分推许特雷维尔公爵呢,称他为流亡回国的那些旧贵族中少有的有头脑的人,我之前还很奇怪呢,明明看上去是那样一个死脑筋。现在一想,就能够想明白了……”玛蒂尔达低声说,“这么说,特雷维尔公爵和您爷爷两兄弟的‘不和’,也只是做给旁人看的假象而已吧?所以,特雷维尔公爵一家,不是最近才变得开明了起,实际情况是,您的家族一直都是一个整体?一直以都在暗地里互相帮忙?”

虽然内心中感到十分惊异,但是夏尔还是略感佩服地点了点头。

“没错,就是这样,太厉害了,玛蒂尔达。”

“现在才发现这个,有什么可以称作厉害的?”玛蒂尔达笑着摇了摇头,“还好我们家从没有和你们家结过怨。”顿了顿她又开口了,“您放心吧,以后也不会,我会看着爸爸,让他继续听你的安排的,经过这次的风波之后,他比之前更加重视我的意见了……”

“这样就太好了。”夏尔又喝了一口酒。“另外,我必须说,我对您也尊重备至,您太令人敬佩了。”

“也没必要说到这种地步吧?爷爷过世之前留下的遗愿是要我照看好这个家族,我只是在履行自己的义务而已……”玛蒂尔达苦笑着摇了摇头,“另外,姐姐刚才的话请您也别放在心上,那只是她的一时气话而已,我会让她消气的。我请您继续把她和勒弗莱尔先生当做朋友,爷爷过世了之后,他们现在就更加需要您的帮助了……”

玛蒂尔达注视着夏尔,褐色的眸子似乎能够看穿夏尔的一切所想,“当然,我不是一味在索取您的帮助,我想,这对您并非完全是没有好处的吧?勒弗莱尔先生是一个老实的人,只要您给了他恩惠,他一定会给您以回报的。您既然想要在以后干大事,那么肯定就需要帮手吧?只要有我在,我们家还有姐姐家一定就能够成为您的帮手的。我想,对这样的前景,您应该不会加以拒绝吧?”

夏尔没有回答,而是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女孩儿。

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还是第一次有人明确跟他说要成为他的合作者和帮手。这个女孩儿之前已经给了她一个异样的惊喜,然后今天他发现更加大的意外还在后面。

已经被她看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在惊奇之外,夏尔的心头又涌上了无比的兴奋,正如那一晚一样。

“这个倒也不是不行。”他马上点头答应了下,“但是,我也想请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情呢?”玛蒂尔达有些疑惑地看着夏尔。

夏尔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张名片,然后递给了她。

“这是我用的一个假身份。”等到玛蒂尔达接过了之后,夏尔低声解释了起。“当然,那个地址是真地址,是我买下的房子。明天下午,如果可以的话,您找个借口从家里出,到那儿去一趟好吗,我们好好谈谈可以吗?”

玛蒂尔达先是有些疑惑,但是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瞬间,她的眼睛睁大了,然后脸也很快变得通红。

“那一晚……那一晚只是……只是……我并没有……并没有同您交易”,她颤声想要说什么。

“这个绝对不是胁迫,如果您觉得没有必要,那么不也可以。”夏尔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一直盯着她,“无论您怎样,我刚才的承诺都不会作废。我只是……我只是想和您再好好谈谈……”

在夏尔这种灼人的视线之前,玛蒂尔达罕见地避开了他的视线。

“可是,可是今天,今天您不是……”

“那是两码事。”夏尔再次打断了她的话。

但是,其实他并不像脸上表现得那么毫无顾忌。

在即将和夏洛特宣布订婚的地方直接跟别人约定一起去寻欢作乐,他知道自己有多么人渣,但是……胸中的那股激情,却让他怎么也无法放弃这个念头。

好在,在他退缩之前,玛蒂尔达终于点了点头。

一阵难言的感觉瞬间让夏尔有些口干舌燥,今晚直到现在他才真正兴奋起。

玛蒂尔达仍旧低着头,好像不敢看夏尔似的。

“您的妹妹在哪里?好久不见,我想和她聊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