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四章 怒火与平静

第一百一四章 怒火与平静


                因为夏尔为自己的疑难找出了一个好主意的缘故,德-博旺男爵似乎心情十分不错,原本就堆满了微笑的脸上不禁又和气了几分,一直在和夏尔聊着天。````

虽然夏尔心里想要告辞,但是碍于礼节也不好提出告辞,只好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这位大银行家。

当喝了几杯咖啡之后,他心里感到时机已经差不多到了,于是就终于打算跟他提出告辞。然而,当他正想开口的时候,男爵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朝夏尔问了起。

“对了,夏尔,听说最近你要和德-特雷维尔小姐举办一个舞会,顺便公布你们的婚讯?”

怎么好像现在每个人都知道这事儿?夏尔心里不禁怔了一怔,但是很快还是点头认可了。“确实如此……毕竟现在也没有其他事情需要忙活了,干脆好好玩玩吧。”

“也对啊,最近你也算是难得的空闲吧。”男爵笑着点了点头,“听说你最近邀请了很多人?”

“是的。”

“哦,那还真是令人羡慕啊,年轻人济济一堂,一定会是充满了活力的地方吧。”男爵意味深长地说。

夏尔先是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很快就反应了过——男爵不是想要自己去,而是想要自己的儿女去。

嗯,也对,虽然家资亿万,但是男爵一家在讲究血统门第这种陈腐信条的上流社会当中,并不特别能够受人敬重。男爵也许不在乎是否被当做上流社会的一员。但是他的孩子们当然不会喜欢这种状况,而如果被邀请到特雷维尔公爵这种名门的府上的话,肯定能够使得他人的观感大为改变。

一想到这里。夏尔忍不住把视线稍微飘到了一直站在男爵身后的萝拉身上,然而,她却仍旧是毫无表情。

也罢,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都已经邀请了那么多人了,就算多邀请两个也没什么。

虽然夏洛特肯定不会喜欢德-博旺兄妹,但是至少掩藏厌恶、热情地接待宾客她还是做得到的——这可是上流社会的必修课啊。

一想到这里。夏尔也不再多想什么了,直接就答应了对方。

“您这样说我才想起呢,我还没有邀请贵府上的两位年轻人呢。不知道他们最近有没有空赏光呢?”

“您这是哪儿的话!”眼见夏尔如此上道,德-博旺男爵也笑着点了点头,“难道姓博旺的,居然会拒绝自特雷维尔的邀请吗?”然后他回头看了看萝拉。“你说是吗?萝拉?”

“是的。父亲,我很高兴能够有机会到特雷维尔公爵府上拜访。”萝拉不假思索地就给了父亲一个满意的回答。

“那么,我衷心期待之后两位的驾临,请柬在我回去之后就会送到。”夏尔朝萝拉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说了一句客套话,“德-博旺小姐,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想同您再跳上一支舞呢。”

说起。虽然之前已经合作了那么久,但是德-博旺一家人好像还真的从没有被特雷维尔公爵一家邀请过到家里去过?

还真是顽固的一家人啊。虽然强装开明,但是心里仍旧是留在旧时代的吧。难怪能够把夏洛特养成那样的性格呢……夏尔苦笑着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然后,他抛开了这样的杂念,站了起,朝德-博旺男爵告辞了。

而男爵也笑着站了起,目送着这个年轻人离开了自己的书房。

等到夏尔已经离开,门重新关上了之后,他才重新坐了下,脸上的笑容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慢慢地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咖啡。

“真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啊,有头脑,又绝不受任何陈腐之见的影响……特雷维尔公爵坚持了十几年的东西,他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就直接扔掉了!”

“他确实不如他的亲戚们那么傲慢?”

“不如?呵呵……他比他们傲慢多了!”银行家冷冷地笑了笑,“蔑视是留在最心底里的,而不是靠各种外在表现出,这小子傲慢得很,我敢说全世界也未必有几个人被放在他的眼里。”

“是吗?”萝拉有些惊讶。“那他对我们怎么看呢?”

“对我他很尊敬,是那种真正的尊敬,但是并不惧怕。至于对你们嘛……那就难说了。”男爵慢慢悠悠地又喝下了一杯咖啡,“所以说,这个家伙确实同年轻时的我挺像的。”

“是这样吗……”萝拉微微皱了皱眉头。

“萝拉,坐吧。”男爵指了指刚刚夏尔坐过的那个座位,示意自己的女儿坐下。

萝拉顺从地坐了下去。

“这次你就过去好好玩玩吧,毕竟机会难得。”一等女儿坐定,男爵就下达了命令,“莫里斯你也给我好好看着,不要让他干出什么让我丢脸的事情,现在和特雷维尔一家人搞好关系对我说十分重要。”

“既然这样的话,不让哥哥过去不就行了?”萝拉反问。

“他总归是要继承我的事业的,现在多认识一些人总归没有害处。”男爵又喝了一口咖啡,“再说了,最近我一直将那么多事压在他的身上,现在找个机会让他放松一下也好。”

一听到“他总归是要继承我的事业的”这句话,萝拉就微微地将视线垂下。

不管怎么样努力,家业终究是要由哥哥继承的,而且对自己,父亲从没有这么关心过。

她用了一秒钟,才让自己心中突然燃起的怒火烟消散。

“好的,我知道了,爸爸。”她平静地回答。

“对了,去了那里之后,你也光顾着玩,顺便见见他的妹妹吧,搞好和他妹妹的关系——你们不是曾经是学画画的同学吗?做到这一点应该不是很难吧。”男爵突然说,“虽然现在意义不大,但是我们要看长期……那位德-特雷维尔小姐毕竟也被哥哥赠送了一个董事席位,虽然我现在不打算做什么,但是现在打好关系总归没错,没准她能够在未给我们带某种出乎意料的帮助……”

“好的,爸爸。”萝拉再次应了下。

虽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她心里却微微有些期待。

如果真的如同自己猜测的那样,那位德-特雷维尔小姐是在暗地里爱恋着自己的兄长的话,那么,当她的兄长当众要宣布婚讯的时候,她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

真是……悲惨到让人期待啊,太有趣了。萝拉的心里忍不住冷笑了起。

“另外,萝拉,你到了那里也可以在那里留意一下,看看有什么适合你的年轻人……你的年纪已经不是很小了,也该留心留心这种事了……”正当她还在沉浸于这种思绪当中的时候,父亲的声音再次将她拉回到了现实当中,“如果有中意的对象的话,尽管跟我说吧,不管是什么人都可以,爸爸相信你的眼光,而且爸爸是不会有任何可笑的门第之见的……一定会给你足够的嫁妆,放心吧,我的女儿,这方面我一向十分开明。说起这个,莫里斯也不小了,也该收收心了,你也帮我注意一下,看看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说起这段话的时候,男爵的语气出乎预料的柔和,显然对自己的儿女充满了慈爱。但是,他的这番话,却比任何东西,都更加能够冷却掉萝拉刚才的热情,也冷却掉萝拉的心。

好像是被一盆冷水迎面浇了过似的,萝拉在那一瞬间只感觉全身都在发冷,甚至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了起。

该的终究会的吗?父亲想要把自己嫁走,然后,自己就会永远失去德-博旺这个姓氏,同时也永远失去继承父亲庞大家业的机会。

用几百万一千万的小钱就想把我打发走吗?然后让莫里斯那种无能的废物继承他没有资格继承的事业吗?为什么我不行?就因为我是女的吗?!

她的脑袋和胸腔里,似乎同时都在鸣响着怒吼。

但是她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虽然不知道费了多少毅力,但是她终究恢复了平静。

“好的,爸爸,我会注意的。”

“嗯,那你先去休息一下吧。”男爵挥了挥手,表示自己接下要处理其他事务了。

萝拉轻轻地站了起,然后一路走了出去,径直地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她原本就毫无表情的脸,此刻更加蒙上了一层阴,苍白中透着煞气的面色,和饱含着怒意的步调,让一路上经过的仆人们都只敢低头前行,连大气都不敢出。

她一眼也没有看这些虫子,而且一路上在思索着。

爸爸说得没有错,我的年纪快到了,莫里斯的年纪也快到了,他终究是会操心我们的什么结婚的事宜的。

也就是说,如果哥哥必须去死的话,现在也该到时候了。

不然,拖着一直不死的话,等到结婚留下孩子就麻烦了,到时候又得再浪费精力多弄死一个。

她心平气和地想。

她的手,紧紧地握住了。

该用什么方法,让哥哥走上他必须去走的道路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