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章 结党

第一百六章 结党


                直到走出爱丽舍宫的时候,夏尔也没有从今天所受到的震惊当中恢复过。

在向路易-波拿巴提出自己的方案之前,夏尔心里最期待的结果也只是未的皇帝大发善心,让迪利埃翁伯爵和自己一同留任而已,然而他完全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个结局。

路易-波拿巴接受了迪利埃翁伯爵的留任,同时表示要将夏尔调任到陆军部当中……完全感受不到这其中有任何“恼怒”或者“惩罚”的存在。

反倒可以说,路易-波拿巴在得到了夏尔的这个明摆着会惹怒自己堂弟的建议之后,以一种欣然的态度乐见其成,并且有意鼓励这种局面发生。

这是在奖赏自己在波拿巴家族内部的站队呢?还是希望看到自己的部下们各自倾轧呢?

恐怕兼而有之吧。

在一路上经过走廊从爱丽舍宫走出的时候,夏尔一直在思索自己之后应该采取的策略。

从目前的形势看,自己已经得罪了约瑟夫-波拿巴一把,很快他就会得到消息了吧……他一定会很生气吧,刚刚还和自己谈笑风生,转眼就被自己踢了一脚,那时他该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呢?

一想到这里时,夏尔的脸上突然泛起了一种满怀恶意的冷笑。

既然已经这么干了,再去找他说好话修补关系也是于事无补的,而且也没有意义。

如果已经得罪了,那么也不怕得罪到底。

一想到了这里。夏尔就下定了决心。

“去莫尔尼先生的府上。”上马车之前,他直接吩咐了前面的车夫。

………………

“特雷维尔先生?”

当在会客室中见到夏尔时,夏尔-奥古斯特-莫尔尼先生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惊诧。

当然。即使带着惊讶,他的脸上仍旧平静、冷漠,仿佛永远不为外物所动似的。

这位中年人早早已经谢顶,只剩下两侧的头发还包裹在耳畔,光洁的额头将面孔衬托得更加冷漠,再配上犀利的视线,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阴寒。他平时沉默寡言,让人看不透内心的想法,行事却和兄长一样坚韧果决。

他是路易-波拿巴的母亲奥坦斯-德-博阿尔内的私生子。也就是路易-波拿巴同母异父的兄弟,同时也是波拿巴的同党们当中被公认为最像阴谋家的一个。

而此时,夏尔正承受着他的打量。

明明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他仍旧没有当做一回事。微笑地看着对方。

“莫尔尼先生。我有些事想找您谈谈。”

也许是被夏尔的表情所感染了,莫尔尼也慢慢地抛下了最初的疑惑,认真地看着自己的这个年轻的同党,“看上去似乎是挺重要的,您请坐吧,我有时间可以慢慢倾听。”

“好的,谢谢。”

仆人端上咖啡之后就被他打发走了,房间里很快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人了。我想是绝对安全的。”莫尔尼又扫了夏尔一眼,“这下您可以说说是什么事了吧?”

“还记得上次在爱丽舍宫里面。您跟我说过的事情吗?”夏尔轻轻吹拂了一下热气腾腾的咖啡,“就在我同波拿巴先生交谈了之后,您跟我说过的那些话。”

“哦?”莫尔尼微微皱了皱眉头,不置可否。

“也许您不记得了,但是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夏尔仍旧微笑着,“‘那位波拿巴先生才是总统,您应该优先服务于他才对’,您当时是对我说过一句这样的话吧?”

“好像确实是那样。”莫尔尼仍旧十分平静,“那么您对这句话有什么意见吗?”

“当然没有意见了,实际上我觉得它十分有道理……”

一听到这句话,莫尔尼就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又机警地瞥了夏尔一眼。

“看上去,您好像是跟约瑟夫闹出了什么矛盾?”

这个人果然厉害,一眼就察觉到了,夏尔心里有些凛然。

但是,事到如今,他也不想遮遮掩掩卖什么关子了,他直视着对方,一股脑地将自己目前的处境说了出。

“您说的没错,我可能……非常有可能,要大大地让约瑟夫不高兴了。”

“是吗?为什么?”虽然表现出了恰到好处的惊讶和平静,但是夏尔仍旧在这个人的眼中找到了一丝喜色。“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很好,这样就好。

“恐怕您之前已经知道了,总理向总统先生推荐了要让约瑟夫接替迪利埃翁伯爵出任铁道部部长职位……”夏尔有意拖长了声音。

“这个我知道。”

“但是,我让这个任命作废了,这个传言不会变成真的了。”

“什么!您做了什么!?”

夏尔终于在这个人的脸上到了稍微的一点失态,虽然仅仅一瞬就变回了那种古井无波的平静,这位未的德-莫尔尼公爵,果然不是一个难缠的人。

“我也没做什么,我只是跟总统说了一些我自己的顾虑而已,听完了我话之后,总统考虑了一下,也同意了我的看法。于是迪利埃翁伯爵将继续留任,约瑟夫的念想只能就此泡汤了,真是可惜……”夏尔满脸遗憾地摇了摇头,“可能他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到了明天,甚至今天晚上,他就肯定会知道这一切了。以我对他的了解看,恐怕他会对我的所作所为相当生气吧。”

莫尔尼先生没有说话,他只是轻轻地拿起了杯子。

他借助拿起喝咖啡的动作,有效地掩饰了自己的思索。

“所以。为了避免真的出什么事,我就找您了。”夏尔貌似遗憾地耸了耸肩,然后又叹了口气。“您也知道的嘛,我之所以会这么说,都只是出于一片公心而已……”

喝了一口咖啡之后,莫尔尼慢慢地将杯子放下了,他已经弄清楚了如今的情况,也明白了自己如今处于了一种优越的地位上。

“年轻人嘛,有些心浮气躁也很正常。偶尔闹出点矛盾也没什么可怕的,大家终归还是一个党派的朋友,有什么可以互相置气的呢?尤其是。现在还是紧急关头,我们大家更加还是要以团结为主。”他貌似公正地评述了一句。

然而,仿佛是为了安抚夏尔似的,他很快又扭转了话锋。

“况且。既然肯去直言进谏。那么我们都知道,您终究是为了国家的利益而进言的。约瑟夫纵使再生气,也是要理解的,我相信他不至于为此而对您怎么样。”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加上了一句,“就算他真的怎么样,我相信我和路易都是不会让他任意妄为的……特雷维尔先生,您放心吧。只要您同我们一起用心为国家办事,那么就没有什么势力能够伤害到您。这一点我是可以保证的。”

这个年轻人他本就不讨厌,如今和约瑟夫闹翻了更是合他心意,莫尔尼也没有将他推开的想法,因此话里话外都在安抚,表示这个篓子自己接下了。

条件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夏尔变成他的同党。

“我们党派的宗旨不就是为国家办事吗?这一点是无需置疑的,就算面前有再多困难,我也能够克服……”夏尔也慢慢地拿起了杯子,喝下了已经渐渐冷却的咖啡。“不过,约瑟夫毕竟是波拿巴家族的重要成员,恐怕我也没有办法真的将他拒之门外……”

无论是成为约瑟夫的同党,还是成为莫尔尼的同党,夏尔都无所谓。但是无论加入哪边,他都要看到好处和前景,虽然因为已经和约瑟夫-波拿巴闹翻了的关系,他抬价的资本已经减少了很多,但是也没有到让莫尔尼说句话就要随便投靠的程度。

“您的顾虑我当然可以理解,这没什么,我也并不是说要您和他断绝往啊,毕竟大家还是同党嘛……”不知道是因为喜悦还是因为恼怒,莫尔尼居然微微笑了起,“不过,正如我之前说过的那样,您最应该服务的是总统先生,而不是约瑟夫,我们应该努力的方向是重建起帝国,然后让路易登上帝位……”

“这一点我当然清楚。”夏尔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貌似懵懂地又看着对方,“可是,您也看得到,总统先生并没有合法的继承人……就算我们重建了帝国,如果总统先生发生了什么意外情况的话……我们就得奉热罗姆亲王、甚至约瑟夫本人当皇帝了吧?如果那样的话,我现在就同约瑟夫闹得太僵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太妥当?”

果然如同夏尔所猜想的那样,一听到夏尔的话之后,莫尔尼原本平静的脸上突然闪过了一丝狰狞,整个人都好像要怒吼起了一样。

这个问题是夏尔故意问出的。

作为一个穿越者,夏尔当然知道路易-波拿巴是同欧仁妮结婚之后,生下了一个儿子作为帝国皇太子的,虽然不知道这条世界线里拿破仑三世称帝后是不是还是会走向同一条婚姻道路,但是有一点是很明显的——即使称帝后已经接近50岁,路易-波拿巴仍旧有生育能力,能够为帝国生下继承人,不用担心帝位真的要转移到约瑟夫这一边。

但是莫尔尼不知道,所以他现在肯定在为这个问题而烦扰。

他看不起约瑟夫,或者说他看不起波拿巴家族中的热罗姆一支。即使是在帝国时代,热罗姆亲王也没有多少好名声,性格浮夸,个性骄纵,喜好奢侈,没有勇气和担当几乎是人人公认的标签,热罗姆亲王的儿子虽然比父亲好一点,但是性格中的傲慢和父亲是如出一辙的,对私生子出身的莫尔尼从都看不起,相应的,莫尔尼自然也从没有想过要奉这个人当自己的君主。

“路易现在还年轻,想要给自己增添一个合法的孩子并不困难。只要有一个儿子,约瑟夫的妄想就该自动消失了,不是吗?”沉默了许久之后。莫尔尼涩涩地说,“特雷维尔先生,您不用担心那么多,毫无必要。”

一瞬之间,夏尔依靠这个问题,把两个人的立场掉了个头,原本是他想要变成莫尔尼的同党。变成了莫尔尼需要说服他变成自己的同党,这种立场上的转换,让夏尔开心极了。于是他忍不住又喝了一大口咖啡。

“如果这样的猜测成为了现实呢?”喝完了咖啡之后,夏尔轻轻松松地说,“先生,也许我现在只是在过度担心。但是如果总统先生真的在未没有得到合法的婚生子的话。我们不就应该对约瑟夫俯首称臣了吗?”

“对他俯首称臣?想都别想!”莫尔尼冷笑了起,直接打断了夏尔的话,“我们要对约瑟夫这样的人俯首帖耳?特雷维尔先生,您是个被大家公认的聪明人,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您会让自己忍心这样做吗?您觉得他配得上这样的待遇吗?”

“如果真的别无选择的话,我想我是会这么做的。”沉吟了片刻之后,夏尔含蓄地回答。“毕竟。那个时候他是波拿巴家族,乃至帝国当仁不让的继承人……”

“至少现在我们还没有到别无选择的地步。不是吗?相信我吧,情况不会糟到那样的地步。”莫尔尼继续冷笑着,“况且,即使情况真的糟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法兰西仍旧有多种多样的选择,即使不在波拿巴家族当中……我们还是有足够多的选择。”

他倒真不害怕我多嘴啊,当着我的面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巨大的惊愕,甚至让夏尔一时之间说不出话了。

他震惊不是莫尔尼的打算,而是他毫不避忌自己的态度。

是的,莫尔尼从没有过要对约瑟夫-波拿巴俯首称臣的打算。

在原本的历史上,在1853年法国打算对俄国开战时,那时还没有生下儿子的拿破仑三世问了他,一旦他意外身亡,莫尔尼等人将怎么办,这个人直接对着自己的哥哥、君主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时我们就先把所有的热罗姆派抛到窗外,然后千方百计地同奥尔良王朝达成协议。”

是的,莫尔尼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宁可同奥尔良王室达成和解,将奥尔良王族迎回法国担任皇帝,也绝不愿意让热罗姆或者约瑟夫-波拿巴接掌帝位。他就是这么讨厌约瑟夫-波拿巴。

只不过夏尔没想到,他这种想法竟然会这么毫无避忌,竟然胆敢在1850年,在和一个年轻同党的私下密会当中,就大大咧咧地说了出。

他这是什么意思呢?是觉得我足够守口如瓶,还是根本就不害怕自己的这个想法泄露出去?各种想法占据了夏尔的头脑,让他一时间说不出话了。

夏尔脸上的惊愕,让莫尔尼有些开心了,他当然不知道夏尔到底在惊愕什么,只觉得自己这句话已经震住了这个年轻人。

“您也不用担心,这只是万不得已之下的选择而已,目前您只需要当做笑话听听而已。”莫尔尼的笑容重新变得柔和起,“我这样说,只是为了跟您透一个底而已——那就是我根本没有打算过成为约瑟夫的臣仆,任何一个时刻都没有想过,所以根本不会为了讨好约瑟夫而放弃任何一个同党,任何时刻都不会。这一点,请您仔细考虑吧。”、

看着莫尔尼的笑容,夏尔一时间竟然呆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呵呵,这就是波拿巴家族吗?任何时刻都是如此内斗激烈,任何时候谁也不服谁,个个野心勃勃狂妄自大,就连那位天才一般的拿破仑皇帝,他的哥哥和弟弟们也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时刻都想着挖他的墙角,天知道那些兄弟给皇帝带了多少麻烦!

现在,连路易-波拿巴自己的弟弟都没有将所谓的“波拿巴家族帝祚”看得有多重,我自己那样关心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也对,说到底他只是一个私生子而已,本就没有流着波拿巴的血。本就没必要关注帝位上的人到底姓不姓波拿巴。

那么……那么更加没有沾上任何亲缘关系的我,到底要不要关心这种事呢?夏尔的脑中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颇为危险的念头。

不对,这个问题太危险了。现在不应该再想去了,夏尔很快就掐断了这个念头,强迫自己重新回到了现实世界当中。

他重新取回了平静,然后抬起头,严肃地看着莫尔尼。

“既然您如此说,那么我已经明白了您的意志了,好吧……先生。我必须承认,您给了我继续坚持下的勇气,我现在敢于坚持己见了。谢谢您带给我的勇气。至于您刚才说的那些话,您也放心吧,我是不会跟其他的任何一个人提起的。”

“我带给您的将不只是勇气而已,我的朋友。”莫尔尼也是满脸的平静。“至于我刚才跟您说的那些话。也没关系,您没有必要看得太重……即使是当着路易的面,我也是会这样说的,因为这本就是我们这一群人的想法——我们忠于路易,但是并不会忠于其他的波拿巴,除非是他自己的孩子,路易早就知道了。”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微微笑了笑。“当然,我跟您说这些。还是因为我十分欣赏您的缘故。您别以为我只是在说客套话,我是真的相当欣赏您,在您这个年纪的时候,我还一事无成,而您却有了如此成就,这需要的不仅是运气,还要有勇气,智慧,甚至决断,而这些东西我都在您的身上看到了,在这个年纪就能有这样的东西实在是很宝贵的……所以,对您这样的年轻人,我并不希望成为敌人,最好是能够成为朋友。某种程度上,我想我们大概算是同一类人,我们都有自己的愿望,也同样想在这个残酷无情的世界中杀出一条路。约瑟夫不会把任何人当成朋友,因为他觉得他比别人高贵一头,他觉得他能当皇帝,更糟的是他还把这一点表现了出,他以为他给别人友谊好像是在恩赐一样,所以……”

莫尔尼伸出了自己的手,

“所以,我倒是看不出,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能成为朋友呢?”

沉默。

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过了一瞬间,夏尔也伸出了自己手。

“您说服了我,我想还是和您做朋友比较好。”带着一种谦逊,温和的笑,夏尔同对方握住了手,“请您继续在之后照拂我,我想我也会给您以同样的帮助的,尽我所能。”

这双手,冰冷,细滑,真是和本人一样啊,夏尔在心中暗暗感叹。

“您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莫尔尼笑着点了点头。

“希望如此。”

“说起我有些好奇,为什么您突然非要扫约瑟夫的兴呢?”莫尔尼的脸上闪过了些好奇,“平常我看你们两个关系也还挺好的。”

“因为这是国家利益的需要,在国家面前,我也只能先公后私了。”夏尔认真的回答。

“哦。”莫尔尼轻轻应了一声,显然心里完全不信他的说辞。

之后大概他就会去同自己的哥哥那里旁敲侧击了吧,然后大概就会在路易-波拿巴那里得到“大概是为了那位伯爵的女儿吧”这样的答案,那时候他对我的评价会不会突然降低呢?夏尔心里突然忍不住闪过了这样的想法。

好吧,这也没关系,只要他们认为我爱听女人的使唤,只要他们认为我有个致命的弱点,那么对我说这反而是好处吧……夏尔心想。人,总归还是应该要有弱点为好。

所以,他丝毫不打算对对方的猜测进行任何辩驳。

“您别担心,既然我们能够成为朋友,那么我就不会任由朋友受损,之后我会到总统那里为您进言的。”莫尔尼现在的心情显然十分好,“我明天就过去。”

“关于这个问题,我现在倒不是特别担心……因为总统已经给了我一个处置了。”夏尔貌似不安地看了对方一眼。

“哦?”

“他打算将我调离现在的岗位,以便为之前的事情负责……”夏尔拖长了声音,“然后放到陆军去,大概。”

也就是说,其实从头到尾就没有慌张过吗?然后有意在我面前这么低姿态?

中年人忍不住又看夏尔一眼。

这个年轻人真是有意思。

真是,很有意思……

“啊哈哈哈哈”

他忍不住大笑了起。

“您会成为我的朋友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