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章 倾诉

第一百一十章 倾诉


                在夏日的傍晚,久违的风终于开始四处吹拂,给人们带了难得的清凉,而就在这习习微风当中,一辆出租马车停到了迪利埃翁伯爵府上。$()(w)(x)()

当守门人发现是这一家已经出嫁的大小姐朱莉之后,连忙鞠躬致敬,然后将大小姐让了进去。

到了庭院当中时,穿着简朴的朱莉才走下马车,然后一步步地向自己曾经住过了二十年的宅邸走去。

因为养不起私人马车,所以朱莉一向是通过这种方式过的,也许是为了这种面子上的考虑,她也很少回到自己的娘家。

不过,从她的表情看,倒也看不出对现状有任何的不满和尴尬,反而微微显得有些焦急,加快脚步走进了自己的家,连旁边的仆人向她致意都没有回应。

很快,她就到了自己妹妹的房间门口。

当她敲了门之后,门外很快就响起了玛蒂尔达的回应。

“是姐姐吗?”

“嗯,是我,可以进吗?”朱莉连忙说。

听上去确实有些虚弱,看真的是病了吧,她心里暗想。

“当然可以了,门没有关,赶紧进吧,姐姐!”玛蒂尔达马上回答。

朱莉马上推开了门,然后快步走了进。

然后,她就看到了站在窗户边的妹妹。

看着妹妹那略微苍白的脸,和没精打采的样子,她心中的不安就更加重了几分。

“玛蒂尔达,现在怎么样了?”她走上了前去。握住了妹妹的手,“听说你身体不舒服,我就过看看你。”

“嗯。我现在还好,谢谢你!”玛蒂尔达微笑着回答。

虽然这个笑容有些无力,但是总算让朱莉稍稍定下了心。

“是感冒了吗?如果生病了的话,就好好休息一下吧,不要辛苦自己。”然后,她又瞟了一眼书桌上摆着的书,有些不悦地看着自己的妹妹。“费精神的事情就不要去做了,好好养病,等身体好了什么事情不能做?”

“嗯。我知道了,姐姐。”在朱莉略带责备的关切之下,玛蒂尔达的笑容也越越安心了,“谢谢你过看我。”

“我过看你有什么稀奇的。这么惊喜干什么……”朱莉嗤笑了一声。然后拉着玛蒂尔达坐了下,“说起这个,抱歉,玛蒂尔达……”

“抱歉?怎么了?”玛蒂尔达有些奇怪。“你做了什么吗?”

“我正是因为我没有做什么才道歉的……”朱莉微微叹息,“前阵子的风波真是够你们难受的吗?帮不上你们的忙,太抱歉了。”

“哦,这个啊……”玛蒂尔达笑着摇了摇头,“这个没关系的。我们自己会把问题处理好的,你安心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了。”

“话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好歹也是爸爸养大的。”朱莉再次叹了口气,“好了,事到如今说这个也没有意义,总算爸爸化险为夷了,这个也多亏了特雷维尔先生吧?我都已经听说了,当时总统先生好像都已经打算让爸爸辞职,最后是夏尔是亲自跑到总统面前,努力劝说总统,最后还搭上了自己,才让总统回心转意……这可真是难得,我们真得感谢他。”

让朱莉有些疑惑不解的是,听到了夏尔的名字之后,玛蒂尔达突然脸色一僵,然后不自然地垂下了视线。

“嗯,真该谢谢他呢!”迟滞了片刻之后,玛蒂尔达也附和了姐姐。

“这么有能耐的人,还这么热心肠,真是让人感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朱莉忍不住笑了笑,“不过真可惜,他成不了我的妹夫了。”

“嗯?”

“你还没听说吗?现在社交场上到处都传遍了,连我这个现在极少涉足其中的人都听说了,”朱莉笑着看着妹妹,“特雷维尔现在已经打算跟自己的堂姐,嗯,也就是那天我们在歌剧院里见过的夏洛特-德-特雷维尔公爵小姐订婚了……哈,真是可惜,就算到现在我还觉得你们两个挺般配的呢。”

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玛蒂尔达的脸上变得更加苍白了,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别这么说啊,我们不是看过了吗,那位公爵小姐确实很漂亮。”

“也就是漂亮而已了,‘漂亮’这东西,在社交场上不是到处都有吗,有什么可稀奇的。那位特雷维尔小姐我虽然相交不深,但是听朋友说过,虽然表面和气但是内里十分高傲,以后恐怕真有得夏尔受的。”也许是为了妹妹打抱不平的缘故,提到了夏洛特之后,朱莉的语气稍微有些刻薄,“真正有价值的是头脑和才情,这些东西你哪样没有?只可惜他不识货,去找了这样一位大小姐,也许是贪图公爵一家的嫁妆的缘故吧?”

“千万别这么说了,太让人丢脸了。”玛蒂尔达脸上有些微微发红了。

“反正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了,有什么不能说的?不过没关系,虽然夏尔没了,但是法国又不是找不出合适的人,我们还可以慢慢再找。”说了几句刻薄话之后,朱莉又朝自己的妹妹笑了笑,“话说回,就算是钻石也得打磨一番才能耀眼,不让怎么让人识货呢?玛蒂尔达,我又得说你了,平常你也太闷了,到了现在这个年纪了也该学学那些小姐们的手段了吧?别觉得人家浅薄,就算真浅薄,只要能达到目的也是好的……”

姐姐这一番老生常谈,说得玛蒂尔达根本不敢回嘴,只是低着头静静地听着。

“哎,老是这样教训你也没有意义,你总得听进去才行。算了,今天是看望你的。我就不说这些没意思的事情了。玛蒂尔达,早点恢复身体吧,这样才能享受享受生活嘛。对了。你收到请柬了吗?”

“请柬?”玛蒂尔达先是有些疑惑,但是很快就明白了过,“你是说特雷维尔先生将要举办的宴会吗?”

“嗯,是的,听说是为了在自己调职之前扫扫晦气,夏尔打算举办个舞会,好像请了很多人。连吕西安和我都收到了请柬呢!”片刻后,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她又有些不安地扫了妹妹一眼。“不过,玛蒂尔达,如果你觉得尴尬的话,那就别去了吧?”

“尴尬?”玛蒂尔达怔了一怔。然后摇了摇头。“不尴尬啊,我打算去出席。”

“嗯,那样的话,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吧?我和你坐一辆马车去,也给吕西安省了一笔钱啊,哈哈哈哈……”朱莉边说边笑了起,后面一句话当然是为了逗乐妹妹而故意说的了。

但是笑着笑着,朱莉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因为她发现妹妹的反应很奇怪,或者说是有些呆滞。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平常那个机敏锋锐的玛蒂尔达。

到底怎么了?朱莉心里越越疑惑了。

然后,她仔细看了看自己的妹妹。

脸色苍白,但是表情好像有些奇怪,总感觉,总感觉有些怪……

下意识地,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玛蒂尔达反应不及,当想要后退时,那双手已经放到了她的额头上。

根本没有发烧,说话也没有嘶哑。

也就是说,根本没有发病。

再看看玛蒂尔达急速躲闪时微微皱眉的样子,朱莉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十分可怕的念头。

“玛蒂尔达……玛蒂尔达……玛蒂尔达!”她睁大了眼睛,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你该不会……?”

“啊,事前我还以为很好瞒呢……”玛蒂尔达放弃了挣扎,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过,爸爸妈妈到现在不也还是没发现……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会去注意呢,别担心,姐姐。”

“……别担心?你疯了吗?”朱莉抓住了妹妹的肩头,狠狠地摇晃了一下,“是谁?是谁?!”

片刻之后,她的脑中闪过了一个答案,然后睁大了眼睛。

“是他吗?该死的,是他吧?我早就该想到了,他怎么会平白无故地给你帮这么大的忙?这条发情的狗,我要杀了他!杀了他!”巨大的怒火,让她眼中渗出了眼泪,也让她完全忘记了从小所学的风度,她继续猛烈地摇晃自己自己的妹妹,“玛蒂尔达,你怎么这么傻!爸爸那种人,值得你这样干吗?!”

玛蒂尔达任由姐姐这样怒吼,直到姐姐慢慢恢复理智之后,她才低声回答。

“爸爸不值得,这个家族值得。再说了,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哪样?你疯了!明明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被男人这样骗呢!不管他跟你说了什么,不要相信!社交界你还不知道吗?最不缺的就是男人的花言巧语!”朱莉继续怒叱着妹妹,眼泪一直在流,“这条狗……我不会饶过他的,我不会!他休想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安安稳稳地娶那位小姐,我会让他……”

“所以我就说了,你想错了,一切真的是我自愿的。”玛蒂尔达叹了口气。

接着,她将那晚的一切说给了姐姐听。

朱莉听着听着,脸上的表情渐渐地从愤怒变成了迷惑。

“为什么?”

“不是说了吗?看着他比较顺眼而已……”玛蒂尔达微笑着回答。

“你疯了!”

“那要我怎么说?因为你跑了,所以我没法跑,因为你比较走运,那么我的逆反就只能走到这一步——你想听这样的话吗?”似乎是冲破了理智的堤防一样,玛蒂尔达突然大声回答。

朱莉看着自己的妹妹,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玛蒂尔达低下了头,显然对自己刚才的失言有些后悔。

“姐姐,好了,好了,别说这个了,事情已经做下了,那就没有后悔的必要。况且,我真的不后悔……”然后,她握住了自己姐姐的手,“即使这样,即使这样我也爱你,好好生活吧,我一定会帮助你的。”

朱莉还是没有回话。

“别这样,其实……其实那一晚感觉很不错。”玛蒂尔达突然笑了出,“难怪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放浪形骸……”

“对不起……”朱莉喃喃自语。

“别说这个了。”玛蒂尔达紧紧地握住姐姐的手,“我们谈些有趣的事情吧?比如到时候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去特雷维尔公爵府上……”

新的震撼,让朱莉无话可说,她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你……这样你都要去?”

“这有什么不能去的吗?我确实想去看看。”玛蒂尔达点了点头,“老在家里呆久了,偶尔出去散散心也不错嘛。”

朱莉动了动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颓然叹了口气。

“你……你真是太奇怪了。”

“也许吧。”玛蒂尔达笑着点了点头。

ps:发现之前的特别篇好像还让人有所误解……

我说明一下,二儿子这个只是作者恶趣味想要玩玩鲁鲁修的梗而已,他们毫无疑问都是夏尔同夏洛特的孩子……另外,芙兰没有嫁人。

不要把我想象成那么可怕的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