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圣诞特别篇 (下)

圣诞特别篇 (下)


                直到下午,夏尔才乘坐一辆简朴寒酸的马车,离开了这座乡间别墅。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驱使之后,马车回到了巴黎城中,然后夏尔在一处隐秘的地方重新换了一辆马车,这才向自己的家里赶去。

当马车最终停下的时候,长途跋涉与“辛苦鏖战”之后的疲惫,让夏尔几乎都难以起身,经过了片刻的调整之后,他才从马车上走了下。

马车很快就重新离开,向着马厩驶去,而把夏尔一个人留在了宽阔的庭院当中。

宽阔的草坪只有几条小径可以通过,旁边点缀着几株绿树,在隆冬的寒风中瑟瑟摇曳,而视线顺着这几条小径一路前行,就能够看到几级大理石台阶,而在台阶拾级而上,则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大宅。屋子分为三层,正面有一扇大门,似乎是直通底层的客厅,而在门两旁各有一面宽大的窗户,装饰着彩色玻璃。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冬夜即将笼罩整个大地,因而宅邸的房间都已经点上了蜡烛,迎着夏尔的正面,一片灯火辉煌。

这里就是克尔松公爵府邸,也就是夏尔的家。

夏尔并没有停顿,而是慢慢地顺着小径向着宅邸走去,一路上不停地有仆人向他致意,但是他置若罔闻,只是一步步地朝前走。

公爵下一步步走上了台阶,仆人们纷纷列在两旁致意,就在他走上了最后一级台阶之前的一瞬间。大门朝内缓缓地打开了。于是公爵下无需放慢脚步,直接走了进去。

顺着门口的地毯,夏尔一步步地向前走去。直到片刻之后,他才终于走到了长长的大厅的中央。

而在那里,此时正站着一个人。

“夏尔,你总算回了。”克尔松公爵夫人夏洛特,以发自内心的笑容,欢迎自己的丈夫的归。“我们可等你好久了。”

她此时穿着宫廷式的长裙,裙摆蓬松。看上去雍容而又典雅,而她金色的长发也按时兴的样式在两边盘起了发髻,并且在脑后挂上了花饰。看上去尊贵而又不失妩媚。她脖子上戴着的珍珠项链的光芒,将脸和脖子衬托得更加白皙。

然而,这一切在夏尔眼里都不如那个笑容。

在亮如白昼的烛光的照耀下,夏洛特的笑容让夏尔心中增添了不知道多少温暖。碧蓝色的眼瞳中所蕴含的关切。更是让他充满了家的温馨。

他的夫人虽然已经没有了过去的青春,但是却多了几分从容的华贵。

“嗯,我回了,抱歉,让你久等了。”他点了点头,向自己的夫人致歉。

“没关系,夏尔,毕竟现在要做的事情很多。”夏洛特轻笑着摇了摇头。“反正现在客人们都还没。”

“晚上的宴会已经准备好了吗?”

“嗯,准备好了。”夏洛特点了点头。“反正今天邀请的客人不多。”

“虽然不多,但是个个都不是好惹的家伙,得小心应付才好。再说了,我们也不应该搞出太大的声势,让皇帝陛下不要起了担忧才对。”

听到夏尔提起皇帝,夏洛特的脸色就突然阴沉了下。

“夏尔,不要在我面前提他了。”夏洛特的语气骤然变冷,“这样的好日子,我们应该多想一想那些令人愉快的事情。”

接着,夏洛特慢慢地凑到了夏尔的身旁,用只有夏尔才能听到的音量说,“夏尔,我永远不会原谅任何一个波拿巴的,他们居然敢这样对我们……”

“我也是。”夏尔笑着回答,然后将自己的妻子揽在了怀中。“但是我们绝不生气,我们只是报复而已。”

“是的,我们一定要报复,我绝对饶不了他们的。”夏洛特的脸贴到了夏尔的胸膛上,轻轻地呢喃着,“只要我们还在一起,我们就不用害怕任何人。”

“嗯,是的,就是这样。”夏尔轻轻拍了拍夏洛特的后背,“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夏洛特,可忙坏了吧……”

“当然忙死了,有那么多事情需要去做。”夏洛特低声回答,“我要跟着你去维也纳,孩子们和家里的事情也要重新安排……”

“夏洛特,其实……其实你也可以留在巴黎的,没必要跟着我去遭罪。”

“你这是什么话?我是你的妻子,当然要和你同甘共苦了,就算你去了天涯海角,我也要跟着一起去。再说了,维也纳又不是什么很坏的地方,我也遭不了什么罪……”夏洛特温声回答,然后,她的嘴角微微上撇,笑容突然带上了一些寒意,“还有,我要是不看着你,天晓得你又会在那里勾搭上什么野女人,你这个混蛋!”

似乎是因为说了还不解气的缘故,夏洛特突然伸出了右手,抓住了夏尔的耳朵,然后狠狠一揉。

“啊!”夏尔猝不及防之下大声呼痛,然后连忙伸手去抓住了夏洛特的手,但是夏洛特揪得很紧,好像要趁此机会发泄完心中的怒气似的。“夏洛特,别这样……别这样!”

两个人就这样,彷如少年时代一般揉打在了一起,而夏尔的余光则发现远处的仆人们都是一脸古怪的表情,好像想笑又不敢笑一样。

公爵夫妇虽然已经年过三十,但是经常在大家面前搞出一些略带着孩子气的举动,实在让这些仆人感觉有些无语。

好在这时候时钟声突然响起了,总算把夏尔从疼痛和尴尬中拯救了出。因为……

“孩子们就要过了,”夏洛特收回了自己的手,重新恢复了刚才的端庄华贵,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好好跟他们说说吧。”

“嗯,好的。”夏尔点了点头。

就在他们两个刚刚嘀咕了着的时候,大厅侧边的门打开了。三个小孩儿——两个男的,一个女的——在仆人的引领下,快步走了进。

他们的年纪都不大,最大的也不过五六岁,而最小的女孩子才两三岁的年纪,好像走路都走得不太稳一样。

在公爵夫妇的注视下,身着盛装的孩子们走到了他们面前。然后恭恭敬敬地站着,等待着父母亲的祝福。

三个孩子中,最大和最小的孩子都是金发碧眼。然而中间的的那个男孩子却有些奇怪,他的头发是黑褐色的,更为出奇的是,他的眼瞳呈现出了淡淡的紫色。相对于哥哥和妹妹的懵然无知。这个孩子似乎已经懂得了不少东西。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多少童稚,只是用自己奇异色的眼眸,冷静地注视着父母亲。

这种目光,既像是探询又像是评判,让夏尔一时间都忘记了说话。

旁边的夏洛特连忙暗地里扯了扯夏尔的衣袖。

“哦,圣诞节快乐,孩子们。”夏尔这才反应了过,朝自己的孩子们打着招呼。

“圣诞节快乐。爸爸。”三个孩子同时也向他打招呼。

“嗯,这样很好。很好。”在自己的孩子面前,夏尔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一个劲地笑着,“你们今晚可以得到一份礼物,在你们睡着之后就可以得到了,希望你们做个好梦……”

这个年代,圣诞老人穿着圣诞装翻烟囱给孩子送礼物的传说还没有流传开,不过确实是有父母给孩子馈赠礼物的传统。

“谢谢爸爸。”长子和女儿同时向父亲道谢,然而次子却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夏尔并没有过多的注意次子的冷淡态度,而是将目光放到了自己的女儿身上,这个金发碧眼的正崇拜地看着父亲,奶声奶气道谢着,简直就跟个小洋娃娃似的。

因为越看越喜爱,夏尔伸手将女儿抱了起,然后亲了亲额头,然后让她骑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小女孩被父亲逗得咯咯笑,惹得大厅中所有人都笑了起。

玩耍了好一会儿之后,夏尔才将女儿放下,然后颇为严肃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

“你们都听着,爸爸和妈妈最近要出一趟远门,也许要很久之后才能回,你们留在家里一定要听话,不要惹出乱子,明白了吗?”

在夏尔的注视之下,两个儿子连忙点头答应了父亲的命令。

然后,因为接下还有正事,夏尔做了个手势,让仆人们将三个孩子都带走了。

“克洛维斯和勒鲁什关系不大好,经常打架,我们要是不在了的话,这段时间他们可不会闹翻天吧?真是让人担心……”夏洛特在夏尔耳畔低声嘀咕着,似乎有些担忧,“还有,你也太宠女儿了吧?平常都不对儿子笑一笑……尤其是勒鲁什,你对他一直十分严厉,别这样夏尔!难道你还会相信什么紫瞳会带灾难的荒诞传说吗?再怎么样他也是我们的孩子啊!”

“怎么会呢,你想多了。”夏尔连忙笑着回答,“对儿子严厉对女儿宽容不是应该的吗?男孩子要去拼搏,怎么能够在温柔当中培养出?至于勒鲁什,我当然不会相信什么见鬼的传说了,我只是觉得这个孩子平常比较淡漠,学习的时候总是有些漫不经心,管教时就忍不住更加严厉了些……”

“你这样说也对,勒鲁什好像确实是淡漠了一点……我们确实要督促他多学点东西,现在他还有我们帮着,以后他可怎么办?夏尔,我一定要多留些财产给他。”夏洛特轻轻叹了口气,显然对小儿子未的前途比较担心,“不过,也不能完全这样贬低他吧,据我看勒鲁什还是很聪明的,什么东西只要肯用心学,那都能学会。”

“现在考虑那么多东西还早啊,夏洛特。”

“做母亲的当然要考虑这些了,哪能都像做父亲的这样无情啊。”夏洛特有些不悦地回答。“我们的孩子我们不管,谁管?”

“既然这样的话……”夏尔耸了耸肩,然后颇为促狭地放低了声音。“要不最近我们再加把劲,再一个?当然最好是女儿了……”

“我在跟你说正事,你开什么玩笑!”夏洛特脸上闪过了一道红晕。似乎又想伸手拧他的耳朵了。

就在这时,从门外向大厅里传了仆人的唱名声。

公爵夫妇在一刹那间就重新恢复了惯常的态度,脸上摆出了完美的微笑。

确实,正事了。

………………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个客人都赶到了克尔松公爵府上,然后被仆人带到了餐厅。

同克尔松公爵府上过去惯常的宴会一样,今晚出席晚宴的都是名流。从军人到政治家,从商人到官员,几乎可以算作是一个小型的上流社会。

不过。和一般的社交宴会不同,围坐在餐桌旁的这群人,他们的表情都十分严肃,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凝重。

布置奢华的餐厅。在一个个镀金烛台的掩映下金碧辉煌。金质的餐具也尽善尽美,仆人们不断送过的美味佳肴更是足以让任何一个挑剔的美食家望之兴叹。

然而,围坐在餐桌旁的人都沉默着,没有任何闲谈或者笑语,甚至没有多少人用视线交汇,整个餐厅都陷入到了诡异的沉静当中。

克尔松公爵夫妇端坐于长长的餐桌的主位上,而他们的背后的墙壁上,挂着已故的先代克尔松公爵维克托-德-特雷维尔元帅的巨幅画像。身着戎装的元帅。正以坚毅而且严厉的视线看着餐桌边的每一个人,让人心生肃穆。

等到人差不多都齐了之后。夏尔轻轻地举起了酒杯。

“大家干杯。”

“干杯!”沉寂终于被打破了之后,其他人也纷纷附和,然后举起了自己的酒杯,然后喝下了第一口酒,然后开始用餐。

“我想,大家已经知道了,皇帝陛下已经决定让我出任驻奥地利大使。”在悉悉索索的餐具碰撞声当中,公爵貌似漫不经意地说。

“陛下真是厉害啊……”他的好友,大豪商阿尔贝-德-福阿-格拉伊以戏谑的表情笑着说,“这不是物尽其用了吗?让亲奥派去收拾残局,自己坐享其成。”

尽管这种嘲讽语气对陛下十分不敬,但是在座的各位没有一个人对阿尔贝的表现感到惊奇。

“恐怕陛下的考虑不仅仅只是这么一点吧。”政府官员克莱芒-莱钦斯基接口了,“他感到不满的,不仅仅只是公爵下一个人而已,把公爵下调开了之后,接下倒霉的人恐怕会有不少”

“谁说不是啊!呵呵,夏尔现在还没走,他就已经开始了,陆军现在的人事异动很多……我看啊,这次陛下这次真的是打算要搞一次彻底的变动了。”说着话的人是康罗贝尔元帅,虽然已经年近六旬,但是他看上去仍旧精力充沛,并且雄心勃勃。只是现在的表情好像似乎却有一丝颓丧,“哎,依我看,恐怕到时候我也逃不掉。”

接着,他有意无意地瞟了旁边的吕西安-德-勒弗莱尔将军一眼。“这次战争之后,陛下又提拔了一大批人。现在我们好些人恐怕都得靠边站了,谁不知道马真塔公爵才是帝国未的栋梁,嘿!”

马真塔公爵是指帕特里斯-莫里斯-德-麦克马洪元帅,在法奥战争当中,身为军长的他因为作战勇敢,成为了使得法国打赢了马真塔战役的关键人物之一,也成为了皇帝陛下在陆军中的新宠,自从战役结束后,皇帝就直接封他为帝国的元帅和公爵,他也成为陆军一颗新崛起的明星,皇帝也任用着这些新的爱将,慢慢排挤了旧的那些。康罗贝尔元帅当然也在其列了。

德-勒弗莱尔被元帅略带怀疑的视线搅得有些心浮不定,他刚想说些什么,夏尔就直接开口了。

“虽然吕西安也在最近因为战功升职了,但是我相信吕西安是不会投靠那些心怀不轨之徒的,他一直都是自己人,元帅,您不用担心他。”

吕西安给了夏尔一个感激的视线。

不等其他人再说话,夏尔重新又扫视了所有人一圈,“现在。想必大家已经弄清楚了,皇帝陛下将我挤走绝不仅仅是因为我和他在奥地利问题上意见相左,而是有更深层次的考虑。我说得更直白一点吧。那就是我们……我们这一群人已经惹起了陛下的嫌忌,现在大家都已经开始被排挤了。”

虽然刚开始有些骚动,但是大家很快又都重新恢复了平静,显然都认同了公爵的判断。然后,所有人都看着公爵,似乎在打算等他拿出个主意。

“没错,我们都是自己人。现在被打压了,那么就更应该抱成一团,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从暴风雨当中走出。”夏尔平静地说。“虽然现在我们的形势不利,但是我们毕竟都是对帝国有过贡献的人,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被抛掉,对此我有信心。”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呢?”元帅低声问。

“我们现在应该低调。不要再惹起陛下的注意了。只要我们平心静气,陛下就得把视线转移到某些更为令他担忧的势力上。当然,平心静气不代表我们什么都不做……”

夏尔有意拉长了声音。“据我的判断,未几年国际和国内的形势都不会太好,我会让人先收缩经营,把钱积储好,到时候恐怕能够派上大用场。吕西安,你和福斯特他们尽量在陆军里找一些能够志同道合的人。不过别忙着提拔他们,先记好……至于政治上的问题。虽然我去了维也纳,但是有电报,也不至于处理不了事情,你们以后尽量少联系,等待时机。”

“等待什么样的时机呢?”吕西安反问。

“等待我重新复起的时机。”夏尔冷冷地回答。“你们真的以为帝国能够轻易抛掉我吗?不,不可能的,这个帝国的东西,太多是我一手造就的了,没有人比我更能运转这一架机器,皇帝陛下也不行。他现在以为可以远远把我丢开了,但是时间很快就会证明这个想法有多错误,照我看用不了多久市场就会发生恐慌和危机,而财政部有克莱芒和其他人……哼,总之他们是解决不了的,到时候……他们还是得让我回收拾烂摊子。”

夏尔半真半假地说出了自己的考虑,他当然不至于将自己的伪钞计划在这种场合说出,但是这番话仍旧足够有说服力。

“如果是那样就太好了!”在座的诸位好像被打了强心针一样,一时间都笑逐颜开。

“而这一次……”夏尔的表情严肃而又冷漠,“我不会将我们的命运,托付在君王的一时喜怒上面了。”

餐厅重新陷入到了沉寂当中,人人看着夏尔,好像在思考这番话的意义。他们都会明白的。

“干杯!”没有再多说什么,夏尔重新举起了酒杯。

“干杯!”

“夏尔,你先去休息一下吧,剩下的我处理。”喝了几杯之后,似乎是发现了夏尔的疲惫,夏洛特轻声在夏尔的耳边说。

“那谢谢了,夏洛特。”夏尔没有推辞妻子的好意,而是直接站了起,跟其他人告了一声歉。

因为理解夏尔目前的状态,所以其他人当然也不会多加挽留,纷纷向他祝福,夏尔也一一回礼,然后慢步走出了餐厅。

“大家已经久等了吧?”从餐桌边拿出了几个小本子之后,夏洛特微笑地看着旁边的人们,恍惚间居然带上了王后般的威仪。“因为最近的变故太多,所以才拖到今天派息,希望这个圣诞礼物能够让大家感到开心……”

用亲缘和故旧关系作为根系,用金钱作为纽带,才形成了这个庞大的利益集团。而记载着这些秘密的黑账本,除了夏尔之外,就只有夏洛特和另一个人才能够得知全貌。

夏尔不管身后的喧嚣,径直地从侧门走出了自己宏大的宅邸,然后走到了公爵府邸的花园。轻轻地推开玻璃门之后,他到了花园里的温室中,然后就感受到了一种春天般的温暖感。

这个温室占地甚大,几乎比寻常庭院还要宽,虽然现在是隆冬季节,此刻外面还在不断下雪,但是园中开满了鲜花,有玫瑰、大丽花等,都是温室花卉中最美丽最稀有的品种。克尔松公爵府上的这个华贵的温室,一向是在帝国的上流社会当中赫赫有名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公爵夫妇都将精心照管其中的异国花草当成了一大乐趣,经常在这里面照管;而他们的儿女们,也经常在这里面玩,把这里当成了一个极其有趣的地方。

身处于着姹紫嫣红的温室当中,夏尔原本凝重紧绷的心情,突然变得轻松了起。他深深地呼吸着,感受中冬天里难得的芳香。

然后,他走到了温室的边缘。因为内外温差太大的关系,温室的玻璃上现在附着片片水雾,让人看不清楚外面。

夏尔从衣兜里掏出了手绢,然后伸手擦了擦玻璃,接着,他透过勉强透亮的玻璃,看着外面的夜景。

灯火辉煌的公爵府,此时人声鼎沸,但是在温室当中听却宛如隔世,而此时,正有点点白色慢慢从空中飘下。

下雪了啊。

背后突然传了轻轻的脚步声。但是夏尔静静地看着远方,一动不动。

脚步声越越近,最终停下了。

然后,夏尔突然感到背上一沉。

突如其的人紧紧地抱住了他,把脸贴在了他的后背上。

看着外面越越大的雪,夏尔突然露出了笑容。

“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先生。”回答他的声音似乎带上了一点哭腔。

“我和夏洛特走后,这里的一切就都交给你了,抱歉……其他人我都放心不过,只能依靠你了。”

“那就让我和你去奥地利吧,把夏洛特留下!”背后的声音,似乎带上了一些说不清的情绪,“她不是社交界的王后吗?那就让她留下吧,这里的繁华才适合她。”

“这是不行的。”夏尔苦笑了起,“哪有大使上任不带着自己的夫人却带着别人的道理?听我的话吧,替我看好这里,我会很快回的。”

夏尔感觉自己的后背好像有些湿润了。

“好吧,好吧,我会的。”似乎是感觉夏尔决定已下,她不再坚持了,只是语气却变得越越冷了。“他……他居然敢这样对你,我一定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也不用说得这么严重吧,他也只是为了自己而已。”夏尔叹了口气,然后转开了话题,“孩子们也托付给你了,千万不要让他们出什么事。”

“好的,我绝不会让他们碰到什么危险的。您也要答应我,快点回。”

“嗯,我会尽快的。”夏尔点了点头。

然后,他转过了身去,看着面前的女子。

即使已经看了无数遍,这张娇颜仍旧让他怦然心动。

他慢慢地低下了头,然后吻了上去。

外面的雪越越大,温室内模糊的水汽慢慢地再度覆盖住了这些玻璃窗,而在盛放的花卉从中,两个人浑然忘我地激吻着,好像又让温度上升了几分。

不知道多久之后,唇终于分开了。

“我爱您……”她闭着眼睛,喃喃自语。

ps:如果有人因为上篇的内容感到不满,我很抱歉。

但是因为这是预先就设定好的东西,我也无意更改(因为在我看并非什么恶意的内容),所以也只能这样了。

如果能接受,并且看下去,我很感激;如果不能接受,那么就算弃书我也不怪。

但是,不管怎样,请不要书评区或者其他地方攻击作者好吗?作者是个心理敏感而且脆弱的人,受不起太多打击,谢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