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九章 党徒与后手

第一百零九章 党徒与后手


                当两天后夏尔再次到部里的时候,他明显感到碰到的职员们对他的态度有些奇怪了。虽然依旧恭敬如故,但是夏尔总能感觉到他们的视线底下含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而且,在他一路走回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他从感觉旁边有许多道视线在暗中窥视自己。

作为前世也算是在机关当中混过的人,夏尔其实倒也清楚这种情况的含义——每当一位机关大员陷入到离任或者某种不好的传言的时候,他总是会在职员们那里得到这种视线的。

看,部里有关于他即将离任的流言,已经传遍了。

该说干得不错吗?这才两三天而已啊,政府果然什么消息都藏不住啊。

虽然对此有些感慨,但是夏尔并没有纠结在这种无聊事上的打算,径直地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当他到自己的办公室时,他发现自己的专职秘书克莱芒-莱钦斯基已经等在那里了。

“早上好,特雷维尔先生。”一看到夏尔,他连忙恭敬地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夏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走进了办公室。

虽然这样的场景一如往日,但是夏尔总感觉对方的态度里,平静中暗藏着某些忐忑不安。

看也听说了那个传言了吧。

“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吗?”坐上了自己的椅子之后。夏尔直接问。

“我都已经给您整理好了,先生。”克莱芒-莱钦斯基连忙回答,然后将自己手中的一叠公文放到了夏尔面前的办公桌上面。“这些都是比较重要的文件,我已经替您标缀好了主要的要点,到时候您直接作出批复就可以了。”

“很好,谢谢,克莱芒。”夏尔淡淡地点了点头,然后拿起笔开始阅读起文件。

原本的日子里,在这个时候。克莱芒-莱钦斯基就应该安静地退出房间了,但是今天他却没有选择离开。而是一直站在夏尔面前,嘴唇微微张开,好像想说什么的样子。但是踌躇了半天,他也没有说出话。

“还有什么事吗。克莱芒?”夏尔头也不抬地问。

这声问话,终于惊醒了对方。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克莱芒终于开了口,“先生,是这样的,最近……最近我好像听到了一些部里的谣言……”

“哦?谣言?什么样的谣言呢?”夏尔饶有兴致地问。

其实他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只是开开玩笑想要逗一逗他而已。

“嗯,也不是什么大事……”因为有些不安,克莱芒说得还是有些吞吞吐吐。“就是有人谣传,说……总统先生对最近部里的工作不太……不太满意,所以打算将您调职。当然,这种毫无根据的谣言,我是直接驳斥了的……”

“驳斥?为什么要驳斥呢?这是真的啊。克莱芒,我今天还想跟你说这件事呢。”夏尔抬起了头,看着对方,“既然你主动说起了。我就现在告诉你吧,没错。总统先生确实已经决定将我调职。”

“天哪!”克莱芒无法抑制地惊呼了一声。

虽然已经在政府内混了好几年,但是这个年轻人还没有完全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以至于夏尔都能看出他那一瞬间的绝望。

也对,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靠山,结果靠山突然崩塌了,一般人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巨大打击吧。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太不公平了吧?”片刻之后,克莱芒才稍稍恢复了镇定,“您为部里做了这么多工作,几乎可以说是亲自构建了这个部门,结果……结果却得到了这样的回报,先生,太不公平了!”

夏尔对克莱芒的反应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噩耗”刚刚得到证实之后,克莱芒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担心自己的前途,而是为自己打抱不平。经过了一年半的相处之后,这位秘书看已经对夏尔有了一些认同感,而不再像过去那样,仅仅是当做一块跳板而已。

看,我这一段时间的工作还是受到了认可的。这一瞬间,夏尔的心里居然有些一些欣慰。

在这种欣慰感的作用之下,他也不打算再跟对方开玩笑了。

“也谈不上什么不公平吧,总统先生只是对我另外有任用,所以想将我调职而已,并不是将我解职。实际上,对我之前的工作,总统先生还是颇为满意的。嗯,克莱芒,我之前的工作业绩,你绝对也能在其中占有一部分,所以说,对你的工作能力,我很满意,并且十分感激你之前对我的帮助……”

夏尔这番严肃的解说,总算让克莱芒-莱钦斯基定下了神。

“是吗?原是这样?太好了!我就说嘛,总统先生那么英明睿智,怎么会作出这么不合理的事情……看是我白担心了,抱歉,先生……”

“这有什么可抱歉的?”夏尔笑着摇了摇头,“接下继续好好干吧,我很看好你,克莱芒。”

“那么,如果是调职的话,请问您将被调职到哪里去呢?”

“这个嘛……是总统先生说了算的。不过,大概是去陆军部吧。”夏尔低声回答。

“是去那儿?”克莱芒吃了一惊。

“先生,您从没有过从军的经历,那儿可不是个好地方。那里太多人都是从军队里退下的了,他们很排挤外面的人……”

“这个问题我当然知道,不过没有关系,既然我已经从总统先生那里得到了任务,阿么我就必须想办法做好它,困难是必须逾越的障碍,而不是退缩的借口。”夏尔仍旧微笑着,“我相信,我是有办法做好的。”

“那么……”克莱芒小心翼翼地看着夏尔,“您可不可以也将我带过去呢,先生?我想我可以到那边去帮您……”

夏尔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郑重地看着克莱芒。“不,我这次不会带你过去,我另外有安排,克莱芒,我想把你留在部里。当然,我不会亏待你的,我就在审计处留个职位给你……”

听到了夏尔的打算之后,克莱芒睁大了眼睛,整个人都愣住了,他重新陷入到了被抛弃的绝望当中。

没错,虽然去了审计处收入会变得丰厚很多,但是这可能也意味着他被靠山抛弃了,一辈子就只能一直呆在那里。他还年轻,可不想就这么突然就过上熬时间等退休的日子。

“先生,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呢?难道您对我之前的工作不满意?”他难得地惊慌失措了,“我觉得自己还可以继续给您帮助,请不要……”

“哦,见鬼,你想到哪里去了!”夏尔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话让对方误解了,于是就温声安慰了起,“我并不是想要抛下你,恰恰相反,正因为对你的工作十分满意,所以我才作出这个打算。”

“……什么……”克莱芒一脸的莫名其妙。

“克莱芒,虽然我离开这里了,但是我的计划,我的理念还得留在这里,它们必须继续得到贯彻执行,而不能半途而废。”夏尔轻声解释起,“部长已经答应了我,要继续执行我之前拟定的计划,但是只有他答应还不够,我得叫人继续在这里面看着,在这里我最信任的人是阿尔贝和你,阿尔贝现在有很多事务要处理,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再说了,他又不是一直在政府里混的,哪里知道政府的那一套?所以……我打算让你留在这里,给我看着,一有什么问题就报告给我。”

“原是这样……”克莱芒原本的惊愕和沮丧,瞬间被换成了惊喜。

“先生,既然您是这样安排的话,我会执行您的意志的,您放心吧,我会在部里继续看着,帮助部长让您的计划继续执行下去。”

“谢谢你,克莱芒。”夏尔轻轻点头致谢,“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想要告诉你。”

“还有什么事呢?”克莱芒连忙又站直了身子。

“我的堂姐,嗯,也就是德-特雷维尔公爵的孙女儿准备为我的调职举办一次宴会,就在她家。如果你最近不是很忙的话,我可以邀请你去玩一玩……你有空吗,克莱芒?”

克莱芒的心中充满了狂喜,连脸上都有些发红起。这个小官员之前从没想过,自己有被邀请到公爵府上做客的机会,难道这不正是他已经开始出人头地的一种证明吗?

“先生,我最近十分有空……我一定出席,万分荣幸!”没有经过任何的犹豫,他马上忙不迭地答应了下,好像生怕夏尔反悔似的,他深深地弯下了腰,“谢谢您,谢谢您!”

这种激动,并不是因为他有机会出席公爵府上的宴会,而是他明白,他已经被接纳成为了这个人的党徒的一员。

“哦,不用搞得这么拘谨嘛,过得不久我就不是你的上司了,克莱芒。”夏尔笑着耸了耸肩,“时间还没定,不过大概也就在这几天吧,到时候我会让人将请柬送到你家里的。希望到时候能够让你玩得开心。”

“一定会的,先生。”克莱芒同样笑着回答。

“那么,现在没有事了。”

克莱芒乖觉地再度朝夏尔行了个礼,然后带着心满意足的舒适感,轻声地离开了夏尔的办公室。(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