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圣诞特别篇 (上)

圣诞特别篇 (上)


                1859年12月24日

在巴黎的远郊,有一座掩藏在一丛丛柏树、水生植物和高高的野草之中的小小的乡间别墅。这座别墅外表用的是常见的红砖,灰缝则抹成白色。门窗漆成鲜绿,木头刷上了接近于浅黄的棕色油漆。楼顶的屋檐往前突起,二楼有回廊环绕,正面中间则伸出了一个小小的阳台。

看上去它并不起眼,位置偏僻而且外表简陋,貌似一座巴黎城中的小商人用度夏的地方而已,不过别墅似乎占地甚宽,以至于放目所及都看不到附近其他的别墅存在。

此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寒风徐徐吹拂,拍得树林哗哗作响,在那被浓厚的乌所笼罩着的天空上,看不到一丝阳光。整个天地都似乎都灰蒙蒙一片,让人觉得分外萧瑟寂寥。

看着此情此景,站在阳台上的人,不由得深深叹了口一切,呼出的气息迅速变成白雾,然后如同青烟般消散到了虚空当中。

这个男人穿着厚重的双排扣大衣,一头金色短发梳理地整整齐齐,他大约三十岁左右,面孔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是仍旧棱角分明且不失俊朗,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天空,似乎整个人都沉浸在了思索当中,冷漠与坚毅混合在了一起,又带有一种莫名的气势,使人不由得想要敬而远之。

然而,即使如此,也仍旧有人敢于接近他。

“在独自一人吞咽失败的苦涩吗?亲爱的克尔松公爵下。怎么样?被皇帝陛下一脚踢开的感觉不好受吧?”

他的背后突然传了一声略带讥嘲的招呼。

已经很多人没有被人当面讥嘲的男人。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嗯,是的。相当苦涩,十分难受。”他慢慢回答,虽然语气尽量平静,但是仍旧掩藏不住深处的失落与愤恨。

“哼哈哈哈哈!”他身后的人大笑了起,好像看到他如此窘迫的样子十分开心似的。“看着曾经意气风发的您,现在却如此颓丧,真是让人喜悦!”

萝拉继续笑了片刻之后。才止住她那种颇为尖利的笑声,重新看着夏尔。

“那么。现在我们的陛下打算怎么处理您呢?”

夏尔转过身,看着面前这个身着华服的女性,然后再次叹了口气。

“他打算,派我去维也纳当大使。新年一过就让我去。”

面前的女性,穿着一身厚厚的白色裙子,衬以纷繁复杂的金线花纹,在晦暗的天空下闪烁发亮,胸前佩戴着的钻石胸饰也闪耀着迷离的光线。虽然年届三旬,但是经过细心护理保养的面孔仍旧十分精致,仿佛根本不受岁月的侵蚀似的。高高地盘起了一个发髻,简直犹如女王一样地傲慢。

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萝拉的脸僵住了。她重新打量着夏尔,然后蓦地爆发出了一声更大的笑。

“哈哈哈哈!太漂亮了!干得太漂亮了!真不愧是我们的陛下,居然能想出这么完美的法子处置您呢!我简直都要佩服他了。”

在萝拉的笑声当中。夏尔丝毫不为所动,只是遗憾地耸了耸肩。

“确实是完美的一击,我也会佩服陛下的。”

在1859年夏天,在帝国皇帝拿破仑三世皇帝陛下的一力坚持下,法兰西帝国带领其盟国撒丁王国,与奥地利帝国开战。在经过了数月的激战之后,奥地利帝国失败求和。并且向撒丁王国让出了大量的在意大利的权益。在打赢了奥地利帝国之后,拿破仑三世皇帝在欧洲的声名到了顶峰,但是法国却没有得到任何实利。

因为极力反对同奥地利帝国开战却没有被采纳意见,时任财政大臣的克尔松公爵、声名显赫的大政治家夏尔-德-特雷维尔先生愤而辞职,经过了几番面子上的挽留之后,皇帝陛下半推半就地批准了他的辞职。

打完了仗之后,皇帝打算把人所共知的亲奥派克尔松公爵派往奥地利去做大使,应该是存了尽快修补法奥关系的心思吧。不过,因为刚刚被法国重重羞辱了一顿的缘故,新任大使肯定要在那里受好一段时间的冷遇——这样陛下也在不经意间对违抗自己意志的公爵惩处了一番。

“要笑的话,尽管笑吧,萝拉,笑完了之后我们就得办正事了。”等她笑了一会儿之后,夏尔才重新开口。

“正事?我可不记得和您有什么正事啊?我只是邀请您这个别墅小憩一下而已……”萝拉冷笑着回答。

夏尔微微一愣,然后很快反应了过。

很好。

“嗯,是的,我只是休息一下而已,那么,萝拉,带我去欣赏一下您这间别墅吧?”

“当然可以,公爵先生。”萝拉冷笑着回答,然后转过身去。“那么请吧。”

于是,两个人一起又向里面走去。

这小巧玲珑的住宅,其内部却与外部十分不协调。客厅全部为硬木地板,在仆人的精心打理下,宛如上了一层釉光的漆一般,煞是好看。在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壁画,黑底镶金框的画面上,是五彩缤纷的花鸟和一片碧草幽湖,绣得活灵活现的神奇图画在其中大放异彩,真不知道在创制过程中消耗了多少心血。

餐厅整个覆以从波罗的海沿岸运过的高级木料,精细切割的木料、再加上周边摆放雕刻,使人仿佛置身于美妙的幻境当中。楼梯过道与楼梯间构成小小的前厅,漆成古老的木料模样,装点成哥特式的风格。

如果单看简朴的外表。没有人会相信这座不起眼的乡间别墅,其中竟然会有如此奢华的陈设、不过也只有这样,才能够配得上成为全法兰西帝国最富有的人的居所吧——虽然一年中她也不会在这里住上多少天。

在萝拉的带领下。两个人并没有停留下自己的脚步,沿着楼梯和走廊一起走到楼下一间不起眼的小房间当中。

这间房间陈设十分简单,只有几件普通的家具,看上去是布置给客人的住处。

然后,萝拉走到壁橱之前,将手放到了把手上,然后轻轻一拉……

“呼……”

一阵寒风吹得夏尔一阵发冷。

在昏暗的烛光的照射下。一级级台阶一直往下延伸,直到幽深的黑暗深处。好像是通往地狱一样。

伴随着寒风,若有若无的说话声和机器运转声也从里面窜了出,直扑两个人的双耳。

“就是在这里了。”萝拉冷冷地说。

“好的。”夏尔点了点头。

于是,两个人又沿着台阶走了下去。

也许是为了遮蔽声音的缘故。通向地下的台阶做得十分曲折,绕了好几个弯,夏尔跟着萝拉一步步地向下走去,而原本的嘈杂声也变得越越大,简直犹如一首进行曲一般。

走到台阶的最后一级之后,萝拉推开了一扇门。

然后,整个地下的场景就统统地展现在了夏尔面前。

走出门口是一个平台,这个平台通过十几级台阶延伸到地面,而整个地下是一个平整而且宽敞的大厅。

是的。十分宽敞的大厅。

这个大厅四周摆着壁灯,地面上摆放着许多机器,正在有条不紊地运转着。发出或高或低的声音,而在这堆机器旁边,也有一些人穿着满是油污的工作服走走去,有些人则坐在座位上,拿着手中的在纸上轻轻地描绘着什么,神情十分专注认真。犹如是身处在美术学院正在认真学习绘画的学生一般。

被照得通亮的地下大厅里,机器和工人紧张有序地运行着。和地面上的任何一家工厂车间内的情景,没有什么不同。

唯一不同的地方只有一样——那就是这个工厂的产品。

正是因为产品极其特殊,所以他们只能把这个工厂设置在见不得光的地下,小心翼翼地维持工厂的运行。

审视了地下车间一番之后,夏尔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萝拉顺着台阶走到了地面上。

立即有一个只穿着衬衣,留着褐色大胡子的中年人迎了过,朝萝拉行了个礼。

萝拉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就当做回礼,然后指着夏尔对他说。

“把做好的东西给这位先生看看。”

中年人沉默地再次鞠了一躬,然后一言不发地领着夏尔和萝拉到了一个小隔间当中。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这个地下车间的产品。

到处都是随意摆放的一堆堆纸片。

花花绿绿的纸片,层层叠叠地码放好了放在架子上,似乎还在散发出刚刚制成后的油墨香味儿,再和地下那种浑浊的空气混杂在一起,变成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

夏尔走上了前去,然后从中随手抽出了一张纸片,仔细地反复端详了起。

纸张的质感,没错。

边角上的编码,没错。

字的字体和签名,没错。

纸上一行大大的de-迷lle-s,让夏尔精神振奋了起。

只剩下最后一样了。

夏尔小心翼翼地看向了这张纸上边缘的画像,在缠绕着双蛇的柱子上,女神正注视着他,她面无表情,但是又好像正在微微含笑,好像是在恭贺这群人辛劳之下的业绩,又好像是在预祝着夏尔接下的成功。

夏尔的双手不禁微微地颤抖了起。

还是没错。

“我们……成功了!”在巨大的喜悦的冲击下,夏尔勉强维持着镇定。

没错,这张纸片,都是仿自法兰西银行所发行的银行券,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钞票。面值1000法郎的钞票。

“同样的机器,同样的印刷方法。同样的制作工艺,甚至是接受过同样培训的人,又花费了这么多时间。不成功才奇怪吧……”在旁边的萝拉,若有深意地回答,“是不是呢,尊敬的财政大臣下?”

“我已经不是了。”夏尔仍旧端详着这些纸片,“再说了,如果没有你那个当过法兰西银行总裁的父亲的遗泽,我也没办法轻易搞成这件事。已故的德-博旺男爵对我的帮助,我是没齿难忘的……”

听到了夏尔提到了父亲这个词之后。萝拉的脸上没由地闪过了一道寒光,连呼吸都稍微停顿了一下,而这也是夏尔故意说这番话所想看到的结果。

但是萝拉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现在没有德-博旺了,只有里卡尼西特公爵夫人。”她漠然回答。“好了,你想要的伪钞我们现在已经做好了,接下你想怎么办?”

“这不是伪钞,只是未经合法程序生产出的钞票而已……换句话说,这是额外给市场注入的流动性。”

萝拉冷冷地看着夏尔,好像是想看看这个男人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但是她失算了,夏尔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的表示,而是继续说了下去。

“大概一个月能做多少?”

“为了按你的构想,尽可能冲击经济和市场。我们不可能只做1000面值的法郎,500和200,100的照样也得做,再加上现在工人们还都是生手。所以做不了多少。再说了,这么小的作坊,就算真的好好运转又能怎么样呢?以后大概一个月只能做一两亿法郎吧。”

“这就够了。”夏尔点了点头。

确实够了。

一个月一两亿,一年就是十几二十亿,如果是在21世纪,这些钱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政府的印钞厂甚至一两天就能供给给市场这么多钱。但是,在还在实行金本位的1859年。这就代表一个相当恐怖的意义——这些纸,这些被胡乱丢弃看上去一文不值的纸,价值数百吨黄金,只要没人发现那是伪钞的话。

甚至,就算发现了也没有关系,如果他们分不出真钞和伪钞的区别,如果完全停止纸币的兑付,只会带更大的恐慌而已。

“接下,你们就小心地把这些钱通过银行系统撒到市场当中吧,然后用这些钱换取真钞囤积起,只要时机一,我们就一起去挤兑!只要有我们带头掀起风潮,国民肯定会产生恐慌情绪,跑到银行去挤兑,市场上突然多了这么多钞票,他们是绝对付不出这么多黄金的,我还不知道他们吗?那时候他们就麻烦了!”

“到时候他们要么就会宣布法郎贬值,要么就会干脆停止纸币的兑付。”萝拉镇定地回答,显然已经摸透了夏尔的思路。

“没错!无论他们选择哪一种方式,他们都只能造成更大的恐慌。到时候人人都会想要把手中的纸币都撒出,帝国的金融系统就会出大乱子了。”夏尔不带任何感情地评述着,“我想他们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

“所以到时候就只能把你给请回?”萝拉半含嘲讽半含敬佩地扫了夏尔一眼。“只有名望卓著的德-特雷维尔先生,才能挽救帝国摇摇欲坠的财政和金融危机?”

“就是这样。”夏尔点了点头,“到时候他只能把我叫回,让我解决这次的危机,我会在维也纳好好等着这一天的,而这一次,我不会再将自己的命运维系在君主的一念之间上了,我绝不会再让自己蒙受这种耻辱了……他休想再绊倒我,我会让他知道代价的!”

这些话里所包含的决心,让萝拉都稍微愣了愣神。

很好,很好……太好了。

“说的没错,说的太对了!”她忍不住再次大笑了起,“即使是皇帝陛下,也无权阻止我们。我们超脱于世俗,当然就不能被世俗所束缚,哪怕是皇帝!”

就这样,两个人初步达成了接下的行动计划。

至于会有多少人在这种被人为制造的风潮当中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他们两个谁都没有想起,甚至谁都没有在乎。

在巡视完了地下的伪钞工厂之后。夏尔和萝拉重新回到了别墅的餐厅当中。

萝拉随手做了一个手势,仆人开始慢慢上菜。

而出乎夏尔意料的是,萝拉的旁边多了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一个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大概四五岁的样子。穿着裙子,留着栗色的长发,皮肤白皙,面孔也十分精致。她褐色的眼瞳只是看着自己面前的餐盘,神情十分淡漠,简直犹如是小号的萝拉一般。

“你怎么把她也带过了?”夏尔吃了一惊。

“既然你也过了,我带我们的女儿过玩玩。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萝拉貌似理所当然地回答。

“可这是玩的地方吗?”

“难道不是吗?”萝拉冷然反问。

萝拉理直气壮的样子,让夏尔一时词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这个小女孩只是在静静地用餐,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两个大人的争论似的。

“丽安娜?”夏尔放弃了和萝拉继续争论的打算,看着面前的小女孩儿,笑着打了个招呼。

但是这个小女孩只是抬头看了夏尔一眼。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像是对夏尔问好,然后她重新收回了视线继续用餐。

看着这个孩子如此表现,夏尔的心里蓦然一痛,一种难言的负疚感,让他的心头十分不好受。

“你怎么把丽安娜带成这样了!”他有些恼怒地看着萝拉。

“这样有什么不好吗?”萝拉冷笑着回答,“丽安娜聪明极了,从就不会浪费无用的感情上,这才像是我的女儿。”

“你……”夏尔一时气结。

不过。暗地里飘过丽安娜带着关切的视线,总算让夏尔心里好受了一些。这个孩子并非毫无感情,只是不喜欢表露出而已。

因为饭量很小的缘故。丽安娜很快就吃完了,在母亲地允可之下,她向两个人端正优雅地行了个礼,然后慢慢地退出了餐厅。明明才只有这点年纪,她居然表现得如同像大人一般沉静,这让夏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一顿午餐吃得不太让人舒心。夏尔强自压抑住了心中的不满吃完了,然后就打算跟萝拉告辞。

然而。萝拉却阻止住了他。

“特雷维尔先生,您好像忘了酬报我为您付出的辛劳。”

“酬报?”夏尔有些疑惑了,“莫非您觉得我只是在为自己做这些的?”

“不管怎么样,至少我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帮您这个忙的。”萝拉仍旧十分平静,“既然我帮了忙,您就应该付出报酬,这是应该的,不是吗?”

“……好吧,那您说说想要我怎么酬报吧。”夏尔放弃了和她争辩的打算。

萝拉微微沉默了片刻,然后露出了一个奇异的微笑。

“这一次,我要一个儿子。”

这个突如其的笑容,和平常冷若冰霜的表情相比极其富有反差性,以至于变成了一种奇妙的妩媚感,让夏尔心里突然也有了一些蠢动。

“你的丈夫正在重病。”他连忙强自压抑住这种突然蹿升起的*。“难道你不该早点回去陪陪他吗?”

“管他做什么?那个老家伙早就该死了,只要把头衔留下了就好。就算在我怀孕之前他死了,我也可以另外去找一个,反正在意大利有的是穷怕了的公爵亲王,只要付出一点钱随便他们哪里在乎什么?”虽然说出的话很残酷,萝拉的笑容一点也没有变,“说到底,这种人也就是虫子而已,毫无进取心也毫无脑力,只懂得享乐,却连怎样把握自己的人生都不知道,只是一个空带有头衔的可怜虫而已。这个国家还有三千万这种虫子,真是让人难受到了极点……夏尔,我们是不同的,我们注定要超脱于他们之上,而我的儿子也和我们一样,将戴着公爵或者亲王的头衔,天生就踏在这群虫子的头上……”

看着萝拉的笑容,夏尔突然再度产生了无法抑制的*之火。

没有什么是比女人的傲慢更为剧烈的催情剂了,他和过去一样,再次忍不住想要将这个自负到令人吃惊的地步的女人,扔到床上好好蹂躏一番,让她的狂言全部化为呻吟。

好吧,也许就连这个,也是在她的预料之中吧。

好了,不管那么多了。

“好吧,那就吧!”他咬牙站了起,然后走到萝拉面前,强行横抱了起,就像拿起一个大号的人偶一样,慢步向卧室走去。(未完待续)

ps:这篇是延时发布的,当大家能够看到的时候,我也在和朋友一起玩……

祝福大家开心,也祝福自己开心。

下篇明天再发。

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