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八章 开心

第一百零八章 开心


                在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歉疚心理的作用下,夏尔将夏洛特紧紧地抱在了怀中拥吻了起。然而,即使心里带有这种歉疚,他也依旧没有为那一晚上的冲动而感到后悔。

在好一会儿之后,他的嘴唇才离开夏洛特,看着脸色微微发红、连呼吸都有些急促的夏洛特,夏尔突然感觉到心里一阵感慨。

就算和她共度一生,也没什么不好的吧?至少他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妥的。

“夏尔,别闹了!”沉默了片刻之后,依旧红着脸的夏洛特摆开了他的手,“今天我找你,还有别的正事呢!”

“刚才不是说只是看看我吗?还有什么正事?”夏尔有些奇怪。

“没什么,就是一点小事而已……”夏洛特微微笑了笑,不过夏尔总感觉到其中好像有些别的意味似的,“夏尔,我们不是要在我家搞一次大的宴会吗?那干脆把你的妹妹也叫过吧,反正她也到了这个年纪,和大家一起玩玩,多认识一些人也不错嘛……”

虽然她刻意装作漫不经心,不过和她往了这么多年的夏尔仍旧发现了其中的奇怪之处。

一直以夏洛特和芙兰关系都不是很好,一般说如果能够不请上芙兰的话夏洛特绝不会请,然而今天却如此主动,怎么看都有些奇怪。

“你的爷爷,还没有死心吗?还想着那天的事?就是他们提议的吧?到时候真是一举多得啊……又让我们开心,又让他们开心的。”

因为有些不悦。所以夏尔不禁板起了脸。

夏洛特先是有些尴尬,然后又重新恢复了平静。“夏尔,别说得这么难听好吗?什么叫没死心啊?我的爷爷难道是在筹划什么不利于你的坏事吗?这事本就不是什么坏事。如果你不肯也没关系,但是也不要摆出这种态度对我们好不好?

再说了,芙兰年纪也这么大了,你让她多去社交界逛逛又有什么不好的?爷爷只是想给大家一个互相认识互相了解的机会而已,又不是真想逼迫你们什么……我爷爷的意思是,就算不能再搞成第二桩联姻,至少也该让大家当成亲戚再说……”

“这话说得也太古怪了吧?”夏尔有些疑惑。

“当然不奇怪了!”夏洛特点了点头。“你有没有发现,芙兰从没有上过我们的家?就算是平常不怎么往,这样太奇怪了。虽然之前那些年我们两家往不多。但是你总归还是过好多次的,除了……除了那两年。可是,可是她呢?她可从没有上过我们家,更没有拜会过我的父亲和爷爷。简直。简直就好像跟我们一家是陌路人一样……”

夏尔的表情骤然僵住了。

说得倒也对啊,从芙兰小时候开始,他就不记得她什么时候去拜访过夏洛特的家。虽然当年两家的长辈为了避嫌基本不往,但是小辈的往还算是十分频繁的,并没有什么避忌,夏尔和夏洛特都去过对方家许多次。

“你这么说倒是也有点道理啊……”

夏洛特的辩解,让夏尔刚才燃起的怒气渐渐消退了。

“所以啊,爷爷的意思就是。显让芙兰我家看看,让她自己觉得合适不合适。如果他的提议能够成为现实最好。成不了的话也没关系,至少也可以见见芙兰,毕竟这么多年没有看到这个侄孙女儿了,亲近亲近侄孙女儿总不算有什么特别的阴谋吧……?”

夏洛特说着说着,横了夏尔一眼。

夏尔也渐渐地冷静了下。

不管有什么别的居心,至少这话倒是没有说错,他也没有必要去限制自己妹妹的社交生活。再说了,让芙兰见见她的堂爷爷,问个好,有什么不对的?本就应该如此。

“好吧,那你自己去跟她说吧,反正这是你的主意。”考虑了片刻之后,夏尔耸了耸肩。

他这种态度,让夏洛特不禁又皱了皱眉。

盯着夏尔片刻之后,她再度叹了口气。

“夏尔,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啊……”

“可毕竟是你们家请客啊?”夏尔回答。

“不行,反正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宴会,你也要去跟她说。”夏洛特继续坚持着,然后直接伸出手,揽住了夏尔的手,“还是说,你不敢?”

“不敢……?我有什么不敢的。”

“是啊,我也奇怪,你会有什么不敢的呢?”夏洛特冷笑着看着夏尔,“那就跟我一起去说啊?这种事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吧?”

夏洛特的目光让夏尔有些不舒服,他很不喜欢这种被人牵着走的感觉。

就算是未婚妻这么做,他也还是很不喜欢。

“好吧,既然你执意要我这么做,我会去跟她说的,我一个人去。”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平静地回答,“你等下我吧,她现在应该就在家里,我马上去找她。”

夏洛特嘴唇微动,但是看到夏尔的表情,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

“好吧,那你就去吧,我在这儿等着你。”最后,她也笑了笑,“反正只要你能开心就好。”

“谢谢,我很开心,德-特雷维尔小姐。”夏尔站了起,然后朝对方貌似恭敬地微微躬身,接着转身离开。

很快,夏尔就到了芙兰的房间前。

然后,他轻轻地敲了敲门。

“在吗?芙兰?”

门内并没有传出回应,不过很快门就打开了,芙兰和夏尔就这样面对面对望着。

“有什么事呢?先生?”芙兰低声问。

可能是最近睡眠有些不足的缘故,芙兰的面色有些苍白。就连说话声调也轻了许多,听上去就有些无精打采,因为在家中的缘故。她的头发并没有梳理,一头金发飘散白色连衣裙的背后,微微摇曳着,简直犹如刚刚从睡梦中被叫醒一样。

不过夏尔也能够理解妹妹现在的状态——自从得知到了有关于父母亲的一切之后,芙兰的精神状态显然就比以前差了许多,甚至很多时候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个人也消瘦了不少。

看到她现在的状态。作为兄长夏尔当然十分心疼,但是他还是没有过多地干涉,因为夏尔认为她终究还是得靠自己从这种阴影中走出。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夏尔刚才也不肯将夏洛特带过,以免给她带新的刺激。

“不能让我坐坐吗?小姐?”为了让气氛稍微缓和点,夏尔用了尽量轻松的口吻。

“当然可以了,请进。”芙兰连忙回答。然后让开了路。转身往回走。

夏尔也跟着走了进去,然后坐到了她书桌旁边的椅子上,而芙兰则坐到了自己的床上。

书桌上摆着一副未完成的画,显然在夏尔叨扰之前,芙兰刚才正在画画。

也好,用这种方式排遣心情也不错。

夏尔没有细看桌上的画,直接就看着自己的妹妹。

“我有件事想要告诉你。”

“又发生了什么糟糕的事情了吗?”芙兰闷闷地回答。“您只管直说吧,我受得了……”

她的这个反应。让夏尔有些惊愕,以至于一时间都没有说出话。不过。想想倒也不怪她,最近一个劲儿地跟她说一些坏消息,以至于让她变成了惊弓之鸟了……

“别这样,芙兰,不要那么悲观嘛……这次是好消息。”夏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欢快了一些,“我是邀请你去玩的。假面舞会啊,很好玩的……”

“假面舞会?”芙兰有些奇怪。

“嗯,是的,我将举办一次舞会。”

“为什么?”

“也没什么,我被调职了,这个也算是某种庆祝吧。”在现在如此不开心的芙兰面前,夏尔当然也不敢像刚才对夏洛特那样乱开玩笑了,“这次为了玩得开心点,我打算邀请很多人玩,一定会搞得挺盛大的,所以我想你应该也参加一下……”

“是这样啊……好啊。”芙兰突然笑了起,“您要被调职了吗?看样子还算是升职呢,恭喜您,先生,我一定会参加的。”

“也别忙着恭喜,这事儿还没成呢。”夏尔笑着摆了摆手。

“那么,是在什么时候呢?”

“日子还没确定,不过这几天我们都会准备了,毕竟要邀请很多人。”夏尔回答,然后尽量装作不经意地加了一句,“对了,因为预定出席的人大概会很多,所以我打算放在夏洛特家里办。”

“放在夏洛特家里?”芙兰有些惊愕。“您想要同夏洛特一起主办?”

“是的,她家很大,足可以把所有人都给塞进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虽然感受到了妹妹那一瞬间的抵触心理,但是夏尔仍旧微笑着,“话说回,这么多年你也没去过她家看看,总该去看看了吧?她的爷爷都那个年纪了,现在身体又不好,你总该去问声好吧?”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夏尔并没有将特雷维尔公爵的那个打算也一并告诉芙兰。也许他自己也认为这个构想太过于荒诞不经,以至于没有告诉她的价值吧。

在夏尔解释之后,芙兰一开始并没有回答,而是一直看着夏尔。

这种视线,让夏尔感觉有些不自在,但是正当夏尔打算询问的时候,芙兰轻轻点了点头。

“好的,我会去的……如果这能让您开心的话。”

“不是为我或者为谁,我只是想邀请你去玩玩而已。”夏尔对芙兰的回答不太满意,“如果我的这个邀请让你感到为难的话……”

“不,并没有为难,我真的想去。”芙兰马上改口了,“在家里闷久了,能去玩玩倒也不错……”

“那么,谢谢您的赏光,美丽的特雷维尔小姐,我当然会开心了。”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之后,夏尔十分高兴,“不过,我最希望的还是你也开心起……嗯,既然这样,这几天你就挑一挑礼服吧,别担心钱,我付账。”接着,他伸手捏了捏妹妹的脸,“到时候,你一定能让其他女孩子都黯然失色!”

感受着掌心传的温度,和夏尔关心的视线,芙兰不禁微微闭上了眼睛,陶醉于这片刻的温存当中。

“我会开心起的,您放心吧……”

如果您需要的话。

“嗯,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搅你了,你继续画画吧。”如此顺利就邀请到了芙兰,让夏尔心中也开心了不少。

正当他站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看清楚了桌面上摆着的画。

“对了,你这是什么?”

虽然口中这么问,但是这幅画在画什么是一目了然的——就是一副人物画而已。

夏尔俯下身,仔细看了看。

这确实是他的肖像,画中的人正昂然站立碧蓝的天空下,正端着枪看着远方,在他的旁边是一个小湖,一片波光粼粼,若隐若现地闪现着这个人的身影。

“在画您的肖像啊。”

“画得真不错啊。”夏尔赞许地点了点头,“不过……我好像没有这么帅气吧?”

“就是有。”芙兰回答。

ps:几天不写,果然有些生疏了……差点提不动笔,可怕。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